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霸道总裁 >

落地窗前抵弄h 又黄又刺激的同志小说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安小志

高裴沉默了一下,不动声色地问道:“怎么回事,谁骂你了。”赵珂暧看看周围,一堆人在瞧好戏,他把食盒塞给其他同事,“送你们了。”然后快步走出食堂,找了僻静的地儿委委屈屈地把刚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说我剥削她们,真是气死我了!都怪你...直接送我办公室不就好了,给食堂师傅干嘛,丢死人了。”赵珂暧嘟嘟囔囔地埋怨着。

“那你吃了没。”

“吃什么吃啊,好多人都在看我跟泼妇吵架,我不吐就算好的了,下次不要搞这些花花,乱七八糟的...”

“那我再给你订一份。”

赵珂暧发了一通脾气,高裴却一直只听不说,十足的24孝好老攻,赵珂暧老脸有些挂不住,不好意思地说:“不用了,我去外面随便吃点好了,你吃饭了没啊,要不我去找你吧。”

...

高裴低头看了看自己刚刚打好石膏的手臂,说:“吃过了,我再给你叫一份。”

“不用了,我想喝奶茶了,我去外面买杯奶茶随便吃点就好了...”

俩人腻歪了一会挂了电话,高裴神色凛冽下来,扫视了一眼站在自己周围的几个警卫,目光在一个低着头腿打颤的的高个子警卫身上停下来。

高裴的眼神太凌厉,高个子终于撑不住上来要抱高裴大腿,“裴哥!我错了!我不是想在食盒里制造点惊喜让嫂子感动么,你想啊那么多人食盒一打开所有人能都听到——”

“滚!”高裴一脚把他踢开。

他们一行六个人,高裴加爷爷派过来的警卫现在都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小诊所里,高裴右手臂打着石膏,正一脸阴沉地坐在小病房的床上。

另一个健壮的大汉上去把高个子拉开,顺便在他脑壳上扇了一巴掌:“叫你自作主张,下次再犯错就给我滚回抚安京!”

坐着的这位虽然年纪尚幼,那可是端着□□上过战场的小阎王,平日里冷情冷性少言寡语,真得罪了他没好果子吃。

“小军长——啊不裴少爷,您看您这胳膊...”

高裴微微抬了一下石膏手臂,想了想道:“待会你给珂暧打个电话,就说我训练时不小心摔伤了手,注意点语气,别吓着他。”

“是!”

“记住你们都只是普通保镖,谁敢在他面前透露一个字,”高裴面无表情地说:“我就让他永远留在蓝娜希尔。”

众人齐齐应道:“是!”

赵珂暧买了两大杯珍珠奶茶和一桶乌鸡汤,营养又美味,也不算亏待了自己和肚子里的小家伙,同事们估计都在食堂享受那一大食盒的好东西,他一个人难得清静,悠悠哉哉地喝完了所有的汤汤水水。

“宝贝,乌鸡汤好喝不拉?”吃饱喝足,赵珂暧惬意地靠在椅背上,摸着肚子和尚未成形的小蚕豆聊天打屁。

老实说他现在依然对肚子里的小东西没什么具体的感情和概念,相对于母婴论坛里那些倾诉自己怀了孕以后就怎么怎么爱孩子想孩子时时刻刻都关注自己肚子的孕妇孕夫们,赵珂暧觉得自己就像鸡窝里捡了颗鸡蛋随随便便地孵着。

毕竟这小东西除了前两天有点动静,平时他真是好人一个,什么孕吐啊想睡啊不舒服啊水肿啊他通通没有,小东西安安静静的从不彰显自己的存在感,赵珂暧想多多关注他都无从下手。

赵珂暧研究了一天的孕期常识和育儿准备,得出的结论就是现在先就这样吧,网上无数红豆树人发帖说因为孕期太过受关注和照料,一点点自由都没有,结果得了抑郁症的帖子也是怪吓人的。

赵珂暧决定平时多和小蚕豆聊聊天,提升一下父子感情。

“周六带你去找哥哥姐姐玩好不,带小爸爸一起...”

这周去孤儿院,正好把高裴介绍给院长,她昨天还发短信问自己和周翎羽相处得怎么样了,幸好手快删了,不然给高裴看到浑身是嘴都说不清。

赵珂暧心想他和周翎羽相过亲这事得给院长通个气儿啊,不然去院长那被院长捅出来就完蛋了。

他拿起手机刚要给院长打个电话,同事突然给他发来一段小视频,点开以后几个同事挤在镜头前一脸兴奋地说:“你看你看珂暧这个餐盒是你老公送的唉!你老公真是太浪漫了!”

然后镜头转到大餐盒里面,最下面居然是是一大圈水晶红玫瑰,仔细看每朵玫瑰上都刻着裴&珂,中间放了个按压启动的音乐盒,缓缓地在放着喜树国很流行的一首歌:亲爱的爱上你,从那天起,甜蜜的很轻易,一整瓶的梦境全都有你,搅拌在一起...

这是去年他们黄星和亿万光年外的地球进行长距离信息交流后带来100首歌其中之一,因为旋律简单歌词甜蜜,传到黄星后突然在许多国家流行起来,是告白必备曲。

赵珂暧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表情,就是觉得十分囧囧有神...无法想象如果自己在现场会是什么反应。

高裴...从哪里学来的这种土掉牙的手段啊!只是吃顿饭鹅已啊!真是丢死人了...

赵珂暧不停抚着胸口,庆幸自己走的早,否则整个场面真是尬得不行。

至于心里的那点小甜蜜嘛...

这时后勤主任突然带着几个穿着警服的人进了办公室。

“小赵啊,别站起来你坐你坐,这几个警官找你了解点情况。”

赵珂暧愣愣地站起来:“什么情况...”

其中一个警察还是那天他们学校请来做顾问的,赵珂暧是个已孕的红豆树人他们都知道了,怕吓到赵珂暧他连忙出来说:“就是关于那个女孩的事,您别怕。”

后勤主任打了个招呼就出去了,还贴心地关上门。

“我们在检查钱莉莉手机的时候发现她曾经和你有过联系,想先向您了解一下,您还记得您在上个星期四的时候和一个网名叫莉莉的人联系过吗?”

赵珂暧回忆了一下,想起来上周四他不放心,和那个打胎的人又联系了一次,对方给了自己一个联络社交群,加进去以后都是一群十几岁的小孩儿,他还私信了其中一个叫莉莉的小女孩,想劝一下她,被她怼了回来。

原来这个莉莉就是前天出事的小女孩!?

赵珂暧觉得全身发冷,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了。

赵珂暧缓缓地点点头:“记得,当时我加了一个群——”赵珂暧不知道怎么坦白,说自己是想要打胎吗...这好像不仅是犯法的而且也会连累那个提供服务的人。

事实上对于禁止打胎这种灭人欲的法律全世界大部分地区的人民都是反对的声音,各种藏匿于地下的提供堕胎服务的诊所也屡禁不止,赵珂暧对此说不上支持也说不上反对,他觉得人应该有决定自己肚子的权利,胎儿没有思想谈不上是不是个健全的人,只要有足够的判断能力和责任心,胎儿的去留就该由孕者本身决定。

国家规定16岁以后就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所以对于群里那些年纪尚幼就在讨论堕胎的小孩子赵珂暧虽然于心不忍,但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赵珂暧咬了咬牙还是直接说:“我之前有一点情况,所以加了一个地下诊所的群,那里面都是一些要打胎的人...”

几个警员互相看了一眼,其中有个头发发白的老警员开口道:“放心,这种事不归我们科管,您继续说。”

赵珂暧回想了一下,“我记得莉莉当时说他老公身份特殊,不能要这个孩子什么的,我就私信她想劝劝她离开这种渣男,但是她直接骂了我我就没说什么退群了。”

他提供的信息太少,几个警员不甘心又追问道:“就这些?您再好好想想,还有其他的么。”

赵珂暧努力想了一会,摇摇头说:“真的没有了,我这边短信里还有那个群号和那个人的电话,你们要么?”

警员失望道:“谢谢,不用了,这些信息我们都有。”

赵珂暧小心翼翼地问,“警官,莉莉不是说是自杀的么...”

警员笑了一下,“呵呵。”

知道他们有保密的要求,赵珂暧也不再追问,心底止不住地为那个早早逝去的花季生命惋惜。

警察前脚走,酒店后脚就又送来一个大食盒,赵珂暧一肚子鸡汤奶茶,对着美味佳肴只能暗骂小败家鬼。

他估算着高裴现在应该也在休息了,给高裴打了个电话,结果接电话并不是高裴而是另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

“喂,你是赵先生把,我正想给您打电话呢,我是高先生新请的保镖,他刚刚打球手受伤了——”

“什么?怎么受伤了哪里受的伤?”赵珂暧一下子急了,连声问道。

“您别急,不是很严重,医生说是轻微骨裂,已经打了石膏,现在在忘返区医院三楼这里了。”

赵珂暧红了眼睛,一边打电话一边胡乱把东西塞包里往医院赶,“都打石膏了还不严重!不要骗我!他现在休息了么你让他接电话不对让他休息,我现在就回去!”

“您别急啊!我让人去学校门口接你了,估计已经等着了,您到学校门口找那辆车牌号是wl4537的...”

赵珂暧心急火燎的到了楼下,冷风一吹吹出点理智来,他略有点警惕道:“不行,你把他摇醒让他接个电话。”

他突然想到昨天高裴说自己家情况复杂让他多加注意,这种情况怎么有点像电信诈骗常见的你家孩子出车祸快把5000块打进xxxxxxxxxxx账户...

电话那头的人愣了一下,噗嗤笑出来,这小赵老师还真是好玩。他环顾了一下空荡荡的病房,心说我上哪给你找人接电话去,“您别担心,要不我把我的工作证给您发过去?高先生已经睡沉了,医生说他要多休息。”

赵珂暧疑心更重了,连走带跑的到了学校门口,果然看到一辆wl4537的车,看到他来了还特意把车开得近了一些,他走近一看,高裴右手吊着石膏,正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高裴...”赵珂暧心疼得声音都变了,赶紧拉开车门坐进去,看着高裴的石膏手臂,想碰又不敢碰,眼泪一会儿就蓄满了眼眶。

高裴睁开眼睛,左手覆上他苦着的小脸儿,轻轻擦掉他的眼泪,温柔道:“没事,就撞了一下,医生说三四个月就好了。”

“三四个月,这么久,还没事!”赵珂暧生气道:“谁不长眼睛撞的你啊!是不是刻意报复啊,撞的那么严重,你痛不痛啊...”

赵珂暧低下头凑近他的手臂,心疼地虚抚着:“一定很痛...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还说我,你就这一会儿功夫就受伤了!”

高裴有些后悔用这个方法骗赵珂暧不出门,他没想到赵珂暧反应那么大。

高裴手足无措地将他抱在怀里,赵珂暧气性上来,推了他的胸膛一下,“别乱动了,还嫌自己伤的不够重啊!”

“真的没事...”高裴不知道怎么安抚他。

赵珂暧擦擦眼睛,质问道:“你跟我说到底怎么受伤的啊,还有刚刚你的一个保镖跟我说你在医院,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受伤了还不知道好好休息四处乱跑,你真是气死人了...”

赵珂暧絮絮叨叨说个不停,高裴亲亲他的发顶,语气中带着无限的宠溺和爱怜,老实道:“中午我想给你个惊喜,没弄好让你生气了,想重新给你个惊喜。”

赵珂暧破涕为笑,点点他的胸口道:“还惊喜呢,惊吓还差不多!有你这么给惊喜的么,吓死我了,一会儿不见石膏都打上了...”

开车的司机是看着高裴长大的,裴少爷从小就沉稳,全家上下哪个不对他恭恭敬敬,除了高军长,司机还真没见过有谁敢这么絮絮叨叨地埋怨这个小阎王的。

车子直接开到了他们住的忘返区医院,赵珂暧训夫也训了一路。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sp办公室打pp的故事潇湘溪苑 舔胸吸奶小说

  • 待到那人抬起头直起腰来,他们才发现这还当真是个熟人。稻香村民兵队长王大石。叶正阳看到王大石这模样觉得有些古怪,在稻香村的时候,他们虽然只不过是村子里面自发的民兵,没什么整齐的衣服,
  • 超级乱婬小说老师 小东西里面的好湿洄

  • 老宦官听了叹息,说:“王爷不晓得,万岁最早是亲自来祭奠皇后的,每年都来三四回,老奴们跟着沾先皇后的光。这几年,万岁非但不再驾临,而且宫内拨给皇后的祭祀费越来越薄,只够维护修葺皇陵了
  • 当鸭子的工作怎么找 被几个老伯伯吸

  • “wuli素珍又开创历史先河了!她还有什么做不到的?!”“wuli素珍出道三年就成为国宝级歌手了!!现在又进军欧美那么成功,还有谁?!”“wuli素珍签了环球唱片就可以更进一步了!!”“啊啊啊
  • 小妖精一天没摸就想了 唐朝太监系统

  • 金碧辉煌的大厅,处处都透着古朴的感觉——那是他从未见过的富丽堂皇。空气中弥漫着灼热的感觉,空气都因为这这股热气而变得扭曲起来,皮肤能够感受到那种温度,然而奇怪的是,太宰治并没有觉得
  • 我的媳妇闫欣 All27虐玛丽苏虐守护者

  • 时间一晃,三年过去。今天城里分外热闹,一年一度的觉醒日到了。现在唐乐安三岁,唐舞麟六岁了。今天是唐舞麟武魂觉醒的日子。斗罗大陆上的人们,都拥有一种叫做武魂的存在。武魂是他们身体的一
  • 爸爸真好吃小说 在男朋友家洗澡

  • 剑气破空而至,直指鬼脸面具身下的树木,寒光掠影瞬间而至,泯灭在了远处的深林深处。咔嚓一声三人合围才能勉强环抱的大树发生了错位,稍许时间的延迟后,鬼脸面具脚下所在的大树,在轰的一声中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玩熟妇的小男人 我分开老师的两瓣肉

  • 一波打过,双方都不算亏,只不过司楠这边经济要领先对面一点,早在刚刚对面打过的来的时候,狄仁杰犹豫要不要回来帮忙,司楠直接和他说不用。    果不其然,司楠一个火球就逼退了对面,看她
  • 和男朋友啪啪啪过程 我还没用力你就倒下了图片

  • 和燕王的第一次交涉,以失败告终。关于苏姝所说的自己是当今皇帝之女的话,让燕王露出了半信半疑的神情,但他并没有对此表态。同时,这位早年曾率族人征战四方,宁国唯一以异姓封王的枭雄,对“
  • 错上腹黑军少 严厉的sp训诫师

  • 与裹成一个粽子的库洛相比,弥迦伊一身单薄的轻装从容不迫。尽管如此,库洛还是冷得站不住脚。我好像……已经不能再脱了吧。弥迦伊看了看自己身上仅剩的最后一件衣服,再脱就成雪地裸.奔了……
  • 活好的女人就是会夹吗 夜里儿子要了我

  • “哈~喵~”“喵?”“喵!!!”一只只有成人巴掌大小的橘猫,在不知名的街道角落里炸毛了,洛十七表示十分懵逼,在一滩水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圆圆的小脸,尖尖的小耳朵,亮黄色的柔顺毛发,
  • 出轨的肖奈np 女朋友被别人撑大了

  • “没想到你那么早就来了,格雷斯,你什么时候到纽约的?”刚抵达办公室的弗吉·尼尔森打开事务所的大门惊讶地看到方才按门铃的人是格雷斯,兴奋地将格雷斯迎了进来,“来,参观一下我们的新办公
  • 总裁强占h 黑熊精的来历

  • 那是发生在黄泉彼岸的事情。有一个实力不错的人类在生死交关召唤出一半以上的神将,神将现世的灵光驱散周遭的黑暗,为漆黑压抑的氛围带来仿佛曙光的明亮,也为召唤者争取短暂的喘息时间。——真

最新文章

  • 小乖我会轻的 灌满了一肚子浓浆

  • 林子里,苟不同左瞅右看的走在前面,吴涯懵头懵脑的跟在他身后。“额?我们不该跟着你的追踪符吗?找什么东西吃啊。。。”吴涯搞不懂苟不同的想法,张口问道。“你不饿吗?”苟不同说着,随手摘
  • 自己玩自己给别人看 我的女友小茵

  •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的头快裂开了。有一千只野猪在我脑袋里横冲直撞,践踏花园。紧接而来的是麻木和刺痛,我的脑袋恰似被长矛给扎穿,陈列在恐怖堡的城门之上。痛!尤其是后脑勺上方的部位,痛
  • 怎么解内衣 bl文库尿柱

  • 此刻,厅中只剩明路、惜日、田双三人。田双上前一步,当先叩拜道:“明郡王恕罪,方才奴婢一时心急,不顾礼数,在门口冲撞了明郡王,请明郡王责罚。”来时路上,惜日大略与田双说了一下方才门口
  • 厨房征服贵妇美妇小说 我想要的是你想我

  • 沢田纲吉将毛毯轻轻盖到支撑不住睡过去的库洛姆·骷髅身上。窗外曦光轻盈地洒落到窗台上,昭示着新一天的降临。他取下鼻梁上顶着的眼镜,将手中原本分散开的文件一一复位,又将从雾守手上新入的
  •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我4年级这胸正常吗

  • 还有一大段篇幅长比较影响阅读的作话,就直接删掉放评论区了,有兴趣可以一起讨论一下!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邱;煎炒烹炸小雪鹅;格格ikz_;日朝阳;早;吃土鸭脖少女;沉迷盗笔且不打算
  • 屁股磨蹭公交 我还不够满足你吗

  • 军营肃穆宁静,铁画银钩的旗幡在夜风下寂寂鼓动,不时一队队执戟士兵迈着齐整的步子巡逻而过。    中军帅帐中。周瑜挑帘而入,又驻足回头看了一眼门口,摇了摇头,边走进来便道:“伯符兄,
  • 艳妇的情欲 老公快一点好不好

  • “娘子,你答应吗?”猪刚鬣小心翼翼的问,害怕妲己不答应,又立马说“你放心,你修妖的时候我会一直待在你身边,直到你修炼成功。”    苏妲己看了他一眼,抱住了他的脖子,直接就吻上了他
  • 和影后隐婚后gl 研磨着两人结合的地方

  • 戈德里克山谷。埃菲亚斯·多吉捧着花束在街道上走着,这个平凡的麻瓜小镇从来没有如此多的巫师出现在这里。他和其他巫师走近教堂,巨大的悲伤痛苦压着他的脊背,他低着头,神情恍惚,没想到却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