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霸道总裁 >

攻往受里面放红酒冰块play 打死家蛇的后果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醉逍遥

这间公寓,是夏油杰他们通过盘星教的渠道,隐瞒身份租赁来,专门当做藏身之地的。

所有人都挤在这里自然是不可能也不舒服的,于是,身为海洋咒灵的陀艮,平日里都会将公寓大门和自己的领域融合,让所有的人都待在他的领域——也就是一片宽阔、干净又永远阳光充足的海滩上。

这间公寓平时是根本不会住人的,初华也从来都没来过这里,直到今天,才第一次被夏油杰带过来。

【和谐】

【和谐】

【和谐】

她给夏油杰插入的书签是恋人。

所以她不可以拒绝他的求欢。

所幸恐惧和兴奋的表现在某种程度上相当相似,男人完全没有怀疑。

【和谐】

“放心吧,这具身体很棒,你会喜欢他的……”

这一瞬间,初华只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快冻结了。

这——是什么意思!?

这、这这不是夏油杰吗!?

这具身体的一切,明明都是夏油杰的——初华是见过夏油杰的,在一年前的东京高专,百鬼夜行之前,他来挑衅之时……她便作为辅助人员,在五条悟的身边,亲眼见过他的。

明明眼前的男人和夏油杰的气息是一致的,残秽也是一样的……可是男人此时口中吐出的话语,其言下之意,似乎……这具身体里的灵魂……并不是夏油杰?

那这人是谁!!!

初华惊恐极了,连身体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眼看男人的动作突然停了一瞬,她连忙低头,赶紧补救,主动吻上了男人的嘴唇。

男人很是满意她的主动,立刻配合地夺去了主动权,加深了这个亲吻。

可是初华却觉得自己恶心得就快吐出来了。

【和谐】

被不接受的男人触碰就已经够难受了,更别说这个男人或许现在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根本就不知道是个什么可怕的怪物……初华觉得,自己还能勉勉强强绷得住,不顺从本心大叫着推开男人逃跑,完全是因为身体已经习惯了演戏。

又或许是因为理智上清晰的明白,一旦露陷,等着她的必然是死,而对死亡的恐惧足以压倒一切。

【和谐】

【和谐】

【和谐】

【和谐】

【和谐】

总算是坚持到了男人餍足地沉沉睡了过去。

确认男人已经睡熟、不会轻易醒过来之后,初华拖着酸痛得不行的身体,从床上爬了下来,捡起了被男人随手扔在地上的衣裙,顾不得腿间干涸的□□,胡乱的套在了身上。

把自己收拾得勉强能见人之后,她终于轻摸了一下男人的皮肤——在她的概念里,这个男人,现在已经不能被称之为夏油杰了——收回了记忆书签,然后头也不回地拉开了公寓门——

然后,她看见了一片阳光灿烂的海滩。

沙滩上,留着奇怪挑染妹妹头的女性僧侣——里梅,正坐在铺着的野餐布上吃点心喝茶。

听到门口有动静,她转过了头来,见是初华来了,她侧了侧身,指着身边的座位,示意初华可以坐过来,“你不是和夏油私会去了吗?”

这一瞬间,初华面上血色全无。

失败了……她的瞳孔猛地一缩,整个人都摇摇欲坠。

里梅眨了眨眼,单手轻轻撑地,只是一瞬间,就已经闪到了初华的身前,飞快地扶住了初华的身体,温柔地搂住了她,“……没关系,现在没有别人,在我面前,你可以不用掩饰的……我明白你的付出,这一切都是为了宿傩大人……宿傩大人也一定会理解你的。”

“……”初华僵硬地点了点头。

又是一个惊天大秘密啊……

初华给里梅插的书签是志同道合的密友。

这半个月间,里梅并未表现得太过亲近她,她还以为这位性格清冷的诅咒师或许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地方,所谓的志同道合,也不过是在追随夏油杰的理念上。

初华是真的万万没想到,她们所谓的志同道合……竟然是复活两面宿傩啊!!!

冷静下来,不能慌……初华深吸了一口气,仔细分析一下里梅说的话。里梅似乎是以为……她是在为了复活两面宿傩而同“夏油杰”虚与委蛇,以为她现在这幅仓皇的模样,是不希望被好友看到这样狼狈的自己?

似乎很合理啊……

她叹了口气,决定抬手,回抱住了里梅。

总之……人设不能崩。

里梅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你看上去很累,还是睡一会吧?”

初华点了点头,“……那,拜托你送我回公寓吧,我想洗澡。”

里梅没有拒绝。

=

初华在花洒下站了很久很久,久到水汽彻底的覆盖了冰冷的镜子,缓缓凝结出水珠,滑落,直到镜子再一次光亮了起来。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脖子上新鲜的红痕点点,总是下不去手去擦——她恶心得简直都想把这一层皮干脆剥下来算了,可是……不行。

刚才她已经回卧室,把“夏油杰”的书签给插了回去,既然暂时跑不掉,那也只能这样了。

所以现在,她不可以表现出太过于抗拒的模样,以免他起意。

哪个世界的女朋友会在和男朋友缠绵之后恨不得把自己洗掉一层皮的?

所以她什么都不能做。

不但不能做,吹完头发之后,她想了想,还是咬着牙,躺回了“夏油杰”的身边。

很快,沉睡中的“夏油杰”就再一次翻过身来,将她搂回了怀中。

初华在最近的距离上,仔细地观察起了“夏油杰”的脸。

要说他哪里和她印象中的夏油杰不一样……就是额头上的那道奇怪的缝合线了吧。

最初她并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可是现在,初华觉得自己已经隐约的明白了——这就是一具尸体,而控制尸体的是怪物。

真是逼真啊……她触碰过这句身体很多次——手指,脸颊,肩膀,那属于人类的温度让她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这并不是一个活人。

可“夏油杰”先前的话,可以说根本没有隐瞒的意思,或者说,在“夏油杰”的观念里,初华也应该是知道这件事的。

面对这过于明显的信息,初华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她刚刚和怪物控制着的尸体做了,以后或许还会做很多次。

真是恶心啊……

初华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再一次计划起了逃跑。

没关系的……随便找个机会,只要离开领域,能够去外界,只要联系上五条悟,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初华努力地自我安慰了无数遍,终于逐渐冷静下来,放弃了抵抗疲倦,在她最厌恶的怪物怀中,成功地沉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夏油杰”已经醒了。

像是所有情人都会做的那样,他躺在她的身边,注视着她醒来,然后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了宠溺的一吻,“早安,初华。”

“……早安。”初华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

唔,感觉比刚睡下时清爽了不少……床上的被褥已经被换过了,他似乎也已经洗过了澡,身上满是和她同款沐浴露的味道,亲切又居家的香气,甚至一时间让初华都忘了眼前的男人只是一具被怪物控制着的尸体。

=

很快,初华就找到了新的出逃机会。

为了收集由东京高专保管的宿傩的手指,“夏油杰”决定在京都高专和东京高专的交流会上,展开突然袭击,以夺取宿傩的手指,以及调试他们研发出的,针对五条悟的帐。

初华抱着膝盖在一边乖巧地听着。

没人认为应该对她有所隐瞒,她就这么把整个作战会议从头听到了尾,一个细节都没有漏,甚至可能比有些参与者本人还要认真不少。

这都是情报啊……

可惜,在领域里并没有手机信号,无法把这些发送给五条悟。

听到最后,初华忍不住拉了拉夏油杰的衣角,问道:“大家……是全都要去吗?”

“也不是。”

“哦?谁不去?漏瑚真人花御和里梅都要去吧?”

“你不去。”“夏油杰”宠溺的捏了捏初华的鼻子,“你呀,就好好的呆在陀艮的领域里吧,你去了,大家还要分心保护你呢。”

“……”初华在心底爆了个粗。她撅起了嘴,拍开了夏油杰的手,“……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那还有陀艮不去。”

“……我的意思是,谁能留下来陪我玩!”她佯装娇蛮的模样,撅起了嘴,“你们都出去了,我一个人在这里多无聊啊,陀艮又不会说话,也不能陪我玩……”

她表面上看着不满,可是心里却兴奋极了。这是个机会啊!

只要说服“夏油杰”能在他们外出期间,让她离开陀艮的领域……那她就可以逃出生天啦!

可是,“夏油杰”一句话就堵死了初华的希望:“那让菜菜子和美美子进来陪你。”

“……”

看她直接气成了个包子,“夏油杰”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那让菜菜子和美美子陪你出去逛街怎么样?”

“好!”初华答应得毫不犹豫。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摄政王的替嫁男妃萧楚奕 有个小男孩说想和我做

  • 诸葛琳琳这个名字,她可是好久都没有听到过了呢………诸葛琳琳是她的好朋友。只不过诸葛琳琳是就校在读生,而她却是走读生。在她穿越的那一天其实是灭绝师太——班主任拖堂好好的下午五点放学,
  • 污小说教练学车 爽,深点,对,顶住,受不了了

  • “齐晟,烦人!讨厌!不分好坏!”张芃芃恨恨的使劲跺脚,好像这样就能把齐晟踩在脚下一样。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啊,上赶着凑到心机婊面前让人家利用,好气哦!“芃芃乖,别气了。”温柔的齐翰安
  • 迷奷系列小说 好烫我要尿在你里面

  • 吃完早餐,二叶依然没有给她的烦恼得出了结论。天野约了宫部今天会再次和他比赛游泳,所以已经先一步去了海岸。美九和二叶也正在前往沙滩的林间小路上。“在想什么呢?”美九轻轻得牵起了走在她
  • 她边做边给男友打电话 黑人大肉棒猛烈进出

  • 后面补番外。  我睁开眼的时候,眼前一片昏暗,头疼的厉害。    陈旧的家具散发着腐朽的味道,伴随着巨大的恐惧,笼罩着我。    “啊!!!!!!!”我撕开嗓子,大声叫唤,“凯蒂!
  • 放学后的体育器材室 明日方舟r18能天使无能狂怒

  • 睁开眼的瞬间,我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这里……是?】我茫然的盯着天花板上的污渍,大脑不知道为什么一片恍惚。总感觉缺少了什么,总感觉忘记了什么。明明周围的一切都是如此熟悉,但却带着
  • 暴露女友在胡同被老头 50多岁的女人 阴道

  • 等到衣服洗干净,晾在了阳台上,煎的牛排已经冷掉了。    秦一端着准备倒掉说:“我重新做别的……”    “不用了,就吃牛排。”周演拉着他的手腕。    叶羞羞也跟着点头,“秦哥,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呜两根一起会坏的 前列腺 湿透 好爽 啊 淫水

  • 夏目贵志说完,单膝跪下抚摸小狐狸的头,暖阳则是半俯首的在夏目贵志的身后看着小狐狸,暖阳说:“夏目说的对呢,与其这样,还不如说我们是另一种关系呢。”后来,夏目贵志把手伸了起来,最后他
  • 让狗一夜插四次 舌头舔下面 边叫边被捏

  • “唔,扑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不要笑了好吧。”自从今天早上。。。哦,不,应该是上午,这里完全被埋在地下,不知道外面的时间,我也只能通过他们送饭的次数来确定时间,当
  • 总裁被下安眠药 心肝白小也百度云

  • 当初牌桌上决定这个事情的时候,叶佳楠就一直反抗:A城飞开罗的直航一周只有三趟,节假日还特别贵,于是四个人定的从卡塔尔转机到开罗,省了接近一半的机票钱。抵达开罗的时候,已经是开罗的深
  • 女友在摄影棚被啪 李家嬷嬷作品集百度云

  • ——头好痛    转了转头颅,纲吉拿脸蹭了蹭桌布,也不管是否卫生,摊在桌面上就是不想起来,他的左手现在依然麻麻的,碰什么都没有感觉。里包恩下手实在是太重了,但该死的偏偏很有分寸,害
  • 老师办公室里做好紧好爽 啥叫不安分得手

  • 远远看到神田和纪秋携手走来,元帅和特夏的目光都显得格外微妙,嗯,马里目不能视,一般都是隔空闻音,耳朵灵敏致极,甚至能通过特殊的助听器,辨出来袭的恶魔数量,但即便如此,此时他也只能听
  • 我的真实3p经历自述 师傅乖乖有肉吃

  • 【啊啊啊啊啊!!!!气死我了!!!!郑吒你个混蛋啊啊啊!!!!!(==&9580;)】随云抓狂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真的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白痴暴力的家伙……  {……你说它是混蛋简直就是侮辱&82

最新文章

  • 经典强奷描写很细腻小说 下药玷污班主任

  • 羽生结弦和表哥都没有上场,代为上场的是町田树和雷诺兹。雷诺兹第三个上场,顺利完成三个四周跳,很可惜三周跳的时候深蹲,单手扶冰,没能完成预定的4-3-2。他这一个赛季都没参加国际滑联的比
  • 重生之香途48章 别怕不痛的坐上去

  • “哇,下雪了。“我双手接着从天上飘落下多白色雪花,屋子内传来声音。“喂!炭治郎哥哥。“一个小孩从屋子冲过来扑入我的怀中。“哦!茂叶啊怎么了找哥哥什么事。”我宠溺地模了摸茂叶的头说着。
  • 承受他每一下猛烈贯穿 粗暴强迫np书包

  • 弘历一脚刚踏进长春宫,就看到了坐在石桌旁的魏璎珞,对方刚要出声通报便被拦了下来。弘历对他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只带了李总管一人,其余只让其等候在宫外。好不容易能见一见这个被乾隆誉为
  • oo后的粉粉小木耳 家公好硬插得我好爽

  • 易祺娜听说陈文君向宁林表白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她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够了解陈文君的无耻程度了,却没想到她看到的仅仅是冰山一角,这货破廉耻跟吃饭似的,简单地不行,易祺娜觉得自己的小心脏有点
  • 电影院塞东西play 顾延霆苏绵全文免费

  • 第六十四章告别晚宴距离皇宫主殿很远的一间大偏殿内众多的红烛照亮了整间偏殿四角点燃的檀香木此刻也散发着幽香的气息!柳玉霜眉眼含笑的看着周围布置的一切以及桌子上散发着香气的众多美食!她
  • 机关城内雪女欲仙欲死 对准直接整根没入妻子

  • “罗恩怎么了?”纳威问。哈利耸耸肩,跟着钻到罗恩的床上。床帏里的罗恩看起来吓了一大跳,然后转身背对着哈利躺下来。“嗨,兄弟,你到哪里去了?我在寝室里等着你都快饿死了。”哈利在后面用
  • 为什么我想上女儿 大掌护着她凸起的小腹

  • 格莱恩穿好衣服,然后将旁边的凳子拉过来,坐上去:“这样一来,你讨厌我的这件事,肯定就会盖过你之前的所有想法。”“昨天听完你说的,我就知道,没办法的,不管做什么,肯定不能让你觉得这个
  • 小网红的情欲史NPh 老汉开花苞子凡

  • 因为是第一次让星海出门独自做任务,皮夏夏选择的任务在众多分化期弟子可选任务中是最简单的那一批里头的。虽说是想让星海独立,但是皮夏夏还做不到一上来就给星海一个高难度任务把他往死里操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