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霸道总裁 >

巍澜奶涨play 少妇好活的哎呀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苏佳怡

开心是一种很好的情绪,健康美好的心灵少不了它的帮助。

世界上有不少守恒定律,能量守恒、质量守恒……总有人开玩笑说,开心、喜悦、幸福感之类的东西也是守恒的。照这种说法,有一个人开心那么就得有另一个人相对的不开心喽?

这种荒唐的说法,厌从来只当是玩笑。从科学的角度上来说,这种理论根本站不住脚。就算是从超自然方面来说,也没有哪个主流教派的教义是“我开心你就不能开心”的……

一成不变的事有一天或许会突然改变,冰封万年的冰川有朝一日也会因为全球变暖的气候轰然倒塌。

如今让厌对那说法印象发生改变的情景就在天骋学院一年十八班的教室内上演。

纪燕再第二节课下课后就回到了教室内。

步子迈地大大的、几乎可以说是蹦回来的她脸上带着像中了几百万彩票的笑容,笑得傻傻的……

进入教室后,纪燕直接回到了她的座位,班级里的其他人都成了她笑脸下的一团团空气。

要说她与之前有何不同,最明显的就是她的手中多出了一个小小的、类似于证件的东西。

不管那是什么,纪燕对于这小东西是相当珍视,说是母鸡护犊似乎都不足以形容。

在其他人都不大敢接近纪燕的时候,陈雅似乎是看不过眼、上前去想和前者说说话。结果陈雅只是靠近,往那小东西看了一眼。

“看什么看什么?!这可是我代表咱们班参加学生会的通行证?!可不是能让你们玩的东西!都给本班长小心点!”

就是这样,纪燕的反应吓了陈雅一跳。本来出于好意想接近纪燕向其他人表达“纪燕也不是那么难相处”信号的陈燕最终也放弃了尝试……

纪燕仿佛自带隔绝力场,就连她的左右前后桌都自觉地远离她。

已经明显被其他同学疏远的纪燕一点也没有在乎自己的处境不妙。她把自己的桌子清空,把那小小的像证件一般的东西端端正正地摆在桌子中央。

“呵呵~呵呵呵~”

挺直腰板、双手叠放于桌上,标准的好学生坐姿,配上痴呆般的笑容与笑声,纪燕做的就只是盯着那东西看。

仿佛那小小的东西会动,能跳舞、能做出绝无仅有的精彩表演。

但实际上,就如纪燕自己所言,那是一份通行证。不必定做、根本不需要有使用者照片在上面,只是一份“批发”的通行证。

持有这份通行证,寒门生就可以获得仅一次的出入名门区的资格。纪燕及其他被选出来加入学生会的寒门生被告知在下午上学时携带此通行证前往位于名门区的学生会总部。

这么重要的东西,纪燕当然要好好看着了!只要看着它,纪燕就像已经加入了学生会一般开心……笑容无时无刻不挂在她脸上。

“啧!”

如果说纪燕像是开心上了天,那么坐在纪燕左后方的苏娟黎就像掉进了地狱,后者咬牙切齿地瞪着前者,她的愤怒纠结了周遭空气、不过她最想撕碎的还是被她瞪着的纪燕!

按照那所谓的喜悦守恒,纪燕有多开心,那么苏娟黎就有多愤怒。

而且经过纪燕和她那么一吵,那些被她“大小姐”身份吸引而来的迷弟迷妹们也多少对她身份的真伪产生了怀疑,所谓大小姐、除了装腔作势的派头和平常使用的昂贵文具之外似乎就没有别的“豪门体现”了。

——难不成还真是守恒了?

厌见此情景,觉得颇为有趣,而还有令他更觉得有趣的东西……看纪燕这模样,进学生会就像要进世外桃源一样。可从来都是“寒门生禁地”的学生会居然公然发通知招收二类生?

用脚趾想都知道事情不单纯!厌判断这些被招去加入学生会的寒门生肯定会被卷入“大手腕”的掰扯中,正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就是不知道这些屁颠屁颠的寒门生会有多遭殃了……

反正厌是高高挂起喽~

“荀同学……”

“嗯?”难得啊,居然有人会跟厌搭话?

“叫我?”

“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们班上还有谁姓荀的吗?”陈雅的声音是那么的富有亲和力,如果是她的话、主动来搭话一点也不会让厌意外。

“陈同学,找我何事啊?”厌看着坐在他面前转过头来的陈雅说道。

“呵……我们可是同班同学,而且就坐前后桌,非要有什么事才能说上话吗?”陈雅露出和善的笑,并不做作、能让人感到她的真心,或者说她就是随性而为、却能表现出真实。

“倒不是啦~怎么?陈同学要和我闲聊么?更好的人选有很多吧?”

“话不是这么说的啦……说实在的,‘姓氏加同学二字’,荀同学很喜欢这样的称呼啊……”

“有什么问题么?”

“不是……只是觉得这样太正式了,像我、我喜欢直接喊名字,或者昵称。”

“那是你啦……我,不大喜欢跟别人来往……”

“看得出来,刚才那一下是你自开学的自我介绍以来头一回吸引全班人的视线。”

“啊……当时只是心血来潮……”

“不论如何,跟我交个朋友呗。”

“哈……”轻易就说出了“朋友”二字,厌知道并非是陈雅口中的朋友分量轻,只是她的性格使然、容易和接触的人成为朋友。

厌也有朋友,不是他的女妖们,而是真正的朋友……对于朋友的理解,厌或许和陈雅有些不一样,他对于朋友的理解是更加深刻、更加沉重的……

“啊,好厉害……你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好沧桑啊!”

“欸?”有些陷入往事回忆的厌经陈雅的声音一闹便回过神来。

“怎么了?我以前向很多人说过‘我们交朋友’这样的话,也见过各种反应,像你这样愣神了还眼神变沧桑的还是头一回见!”

“啊、啊……请不要在意,这是我自己的问题。”

“我知道,毕竟开学那会你自我介绍的时候,那沧桑的眼神可是把全班都震惊了个遍!虽然之后好像就没怎么见过了……不过也是因为荀同学你不怎么活跃啊。”

“啊……”

“不说别的,总之,交个朋友吧。”

陈雅爽快地笑着伸出了手,厌不能说很乐意但也伸出了右手……结果陈雅压根不是想握手而是把手放在厌的脑袋上抚摸起来。

厌僵住了,头上传来的感触有些舒服、但也仅此而已,厌呆呆地看着面前那脸上微微泛红的陈雅,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才好。

“啊,抱歉……”陈雅赔笑着收回了手,“你太可爱了,情不自禁……话说像你这样娇小可爱的男生居然不引起班上女同学的疯狂涌动还真是奇怪呢……”

“呵呵……是啊……”厌撇开视线。

“怎么说呢……感觉好像大家都见怪不怪了一样,明明你还是蛮特殊的例子……”

“呵呵……我是天生矮小啦~”

厌的目光闪烁躲避……他没有克制,放任自己因撒谎而产生的羞愧自由地表达。陈雅不会将其理解为心虚,而会认为那是厌因述说自己的缺陷而产生的害羞与自卑。

“啊,抱歉,我无意冒犯……”陈雅马上道歉。

厌嘴上说着没事,其实心里在偷笑——得手啦~

但陈雅还是认为话说到这不可能不给厌带来伤害,她索性将错就错、说道:“欸?荀同学啊,你说,那学生会招人的要求,说要‘出众的’、就是‘与众不同的’!你这么娇小、这么可爱,别说我没班了,就是全校估计也只有你一个!这也算与众不同了吧,我是指好的方面……”

“那边的!的了吧!”陈雅话音还未落,厌也没说什么,与这场谈话没半毛钱关系的纪燕耳朵倒是灵光、隔着一整列的距离都能插个嘴进来:“就他那样十五岁上下了还跟小毛孩子似得身形和闷着有啥话都不愿多说的家伙哪能代表咱们班去参加学生会啊?!也没必那个小白脸和假小姐好多少!”

“呦呦~班长你这是公然给同学起绰号啊!身为班长不是知法犯法吗?”杜语莲也插嘴了,动作语气依旧那么轻浮,勾起的嘴角说明他完全是来凑热闹的。

“你懂个什么?!”纪燕猛地转头看向杜语莲,“我身为班长会做‘起绰号’这么没品又有伤班级和谐的事吗?!我用这种方式称呼你们是为了让你们更加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好加以改正!我可是为了更好地把你们改造成合格的好学生!好心当成驴肝肺,不过本班长不计较!”

全班人都像吞了苦虫一样,“小白脸”姜远帆和“假小姐”苏娟黎更是动容,但没有谁多说什么,现在的纪燕拿着鸡毛当令箭,现在跟她理论什么,怕不是要左一个“班长”右一个“校规”地把人压死……

“哼!”随即纪燕便转回头去继续她的“看证”大业去了。

“额~哈哈……”陈雅尴尬地挠着脸,笑声一点也起不到破除尴尬的作用,好不容易想到的话题也因为纪燕的插嘴而不怎么适合推进下去了。

“陈同学啊……如果你没别的事,我就先睡一下啦~”

“哈,叫我‘阿雅’就好了,朋友们都这么叫我。”陈雅爽朗地说道。

“嚯……”有些敷衍地回应着,厌心里想——意思是直接那我当朋友对待喽?明明我好像没有答应过做你朋友啊……

“欸,这么说来,我要是还叫你‘荀同学’就不大对劲了,我能叫你‘小厌’吗?”陈雅的笑容如同阳光般能温暖人心。但厌有些吃不消……

说陈雅有些自来熟的嫌疑或许不错,但厌也有自觉,毕竟他和陈雅坐前后桌,陈雅这么开朗好人缘、厌就坐她后边却一句话都不和她说就很奇怪了。

而一旦说上话,以陈雅的性格是不可能止步于偶尔唠一两句嗑的……

嗯……额……不想在班上被孤立或边缘化,也不想表现地太活跃……厌一直打着这样的算盘,但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想要做到这样、其中的平衡很难掌握啊……

“啊……如果你不愿意的话……”

“没事,开学的时候我就说了,想怎么称呼我,你们请随意……”

“嗯!”陈雅开心地笑着,“好啊,小厌!”

“哦……哦……”厌表现出的是尴尬,陈雅眼中的是害羞和不知所措……

叮铃铃~

上课了,陈雅向厌道了声:“下课再聊。”

纪燕恋恋不舍地把通行证收回课桌的抽屉中,但接下来的课程中,她却是比平常上课的时候更加热情投入了。

本来就很热情投入的她能让别人觉得明显更加投入了,可见她投入地多厉害……

不过厌注意到,纪燕超级投入上课的表象下、她那时不时摸进抽屉中的手,被老师点名起立和坐下的瞬间她也都有把手摸进抽屉……

——这是有多谨慎?她不会下一步就把那玩意吃进肚子里吧?

厌心中吐槽道……

然后下课,陈雅如约转过头来搭话了。

“小厌,你家住多远?”

“欸?”——一下子问这个啊?“额……大概一个小时吧……”

“欸?!还挺远的呢!”

“哈……”厌讪笑着。他说的基本没错,从教室到东门需要个十分钟左右,坐公交车需要半个小时,下了车走回家也要十来分钟,一个小时也差不多了……

“不是吗?一来一回两个钟头了诶……”

“也不会啊,午休三个半小时,就这样算的话我也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休息,下午四点五十分放学、我回到家也才五点五十分左右……”

“欸!”陈雅愕然一惊,“你中午还回家的吗?!”

“是啊……”

“走路?”

“搭一段的公交车……”

“这么麻烦干嘛中午回家?!”

“我家里有人做好饭等我嘛……”

“欸?还真好啊,你爸妈吗?”出声的不是陈雅,而是坐在她右手边的男生田然。

——果然,只要和陈雅多说几句话就会招来其他人嘛……毕竟陈雅和很多人都聊得开啊。

厌:“啊……是我姐姐啦……”

“欸?厌同学居然是有姐姐的吗?果然也和厌同学一样可爱吧!”陈雅左手边的女生凑了过来。

“哇~仔细一看厌同学的皮肤真的好棒哦~不敢相信是男生耶……能问一下你平常时怎么保养的吗?”厌左手边的女同学也加入“战场”……

厌:“喂~等等……你们……”

很快有一堆人围了上来!大部分是女生……她们基本都是先被陈雅吸引视线、凑上去之后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厌身上了。

“好可爱~”

“一开始就发觉了他可爱啦~怎么会忽视他怎么久呢?!”

“啊!不能忍啦~”

“吸溜~哇~我能抱抱你吗?”

“不、不行啦!我、我要~额呵呵~”

——喂!后面那几个好像很危险啊!

围在厌身边的女生一个个动手动脚,厌感觉自己的脸蛋被不知哪里伸来的柔荑给摸了一遍又一遍……

“呜欸~噫!”——谁、谁摸了我的屁股?!

厌惊慌得如同一只炸毛的小猫一般左顾右看!

“呜~哇!!!”

女生们见状爆发出一阵惊叫!厌似乎从她们的眼眸中看见了一颗爱心在怦怦直跳!

——糟糕!让她们“习惯我”的能力在失效啦!!!

陈雅被挤在几个人中间,发觉情况不对、有些慌张地喊道:“欸!各、各位……冷、冷静!”

但是陈雅的话语如同一滴微不足道的水滴,滴入众女生尖叫喊声的**大海之中……

“等等!别、不要~别摸啊喂!”厌的挣扎也徒劳无功!

“你们这些家伙像什么样子?!小心本班长让你们全都写检讨记大过!”纪燕锤着桌子大喊,但要是她再过来些的话效果可能会更好……可她就是把一只手放抽屉里死活不肯离开座位……

“呜呜呜~”厌已经要被这些女生掩埋了!她们的手也肆意地抓到各种地方……

“不~呜……不要……呜~”

厌深感自己体型娇小、手短腿短的无力……现在的他甚至连一群普通人类小女生都抵抗不了?!

——没办法了……

为了脱身,厌终于打算动用能力了……但是用个什么能力好些呢?!

“嗯!”恍如迷失沙漠的旅者仰望天空时正好看见指明方位的星辰一般,厌感知到自己现有的精神网络中多出了一位女妖!就在一瞬间有一位女妖踏入了他半径十公里的范围内!

——就知道把一公里扩展位十公里是正确的选择!

厌紧咬着牙感受着那位女妖的能力……那是被他命名为【量子时代】的能力!

——好嘞!借你的能力一用喽!凌伊!

“请尽情使用!我的主人!”

脑海中响起一道语调高昂的女声,厌完全能想象出凌伊一收到厌的联络就不管自己身处何处、不管自己在干嘛就直接朝着空气臣服下跪的情景!

但现在顾不上许多了!

“嘻嘻嘻~”

“真的!怎么前几天就一直忽视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呢~”

厌已经危在旦夕了!

只要使用了【量子时代】,厌就有办法变成《格列佛游记》中描写的那种巨人、或者小人,就像“蚁人”一样……

厌打算把自己缩小,尽管那绝对会引发搔动,就算凭厌的能量估计也得花费一番功夫才能把事情摆平……但厌没得选择了!

看看这群如狼似虎、口水都要滴到他嘴里的“美少女们”吧!厌要是再不做点什么真的会被生吞活剥的!

“啧!”

别无他法!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啊!

某只手就要碰到超、超、超危险的地方了!!!

厌的双眼一缩!眸中瞬间流过特异的光芒……

叮铃铃~

喝啊……就像鼓足了气运功的大师被老伴的一声吼给吓得功力尽失一般,厌瞬间泄了气!

他从没像现在一样觉得上课铃声这么悦耳……

众女生纷纷像吃了药后猛然惊醒一样,依依不舍地盯着厌、然后返回自己的座位……

现在厌才发现其他人都在看热闹!

——真有你们的!不过我也是懵了……居然因为被陌生女性化身的**围攻就连上课这一最应该想到的脱身之法给无视了!啊……至少逃过一劫了……

不过厌纯属高兴地早了些……再到下课的时候……

某位娇小男生的“娇躯”不由地一震,如狼似虎的捕食者眼神并未从他身上脱离……

——————

“呵呼……”

厌在桌上咸鱼趴,这回是从内到外都散发着一股咸鱼味……上一个下课,他好不容易借尿遁大法躲过了又一次女生们的包围。

但试想一下,被一群女生喊着名字堵在男厕所里出不来的场面……

——这绝对要成为话题了!绝对要闹得沸沸扬扬了!

一想到明天,不、或许下午来到学校就要被人指着大喊:“啊!那就是被女生堵在厕所里的家伙!”。厌就隐隐觉得胃痛……

——这也是……校园生活的一部分……吧……

叮铃铃~

下课铃声响起,这也是放学铃声……

厌抓起书包就是无限米冲刺!得亏这不是沙土地,不然就要留下一路的沙尘暴了。

——感谢你在附近啊!婖驰!

“还好啦主人……我本来想送凌伊姐过来的,但是……”

——没接到是吧?她就是这样的性格啦,不用在意,你已经做的够好了……

“小厌!”陈雅还坐在座位上没反应过来,厌就已经跑没影了……

“哎……至少今天说上话了,也算是有突破……不过他还真是厉害啊,一下子就引起那样的搔动。话说他一直好像不起眼一样,是不是有什么诀窍、他故意这样的?为了避免像今天这样闹出麻烦?总不会吧……”

咯咯!

“嗯?”陈雅的桌子被重重地敲了两声。

只见秦梳兰站在陈雅的桌子前,非常冷漠地俯视着陈雅,口吐冰冷的语句:“你最好离那家伙远点……”

冰冷、甚至带有恶意,如同警告般的语言。

说完之后秦梳兰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欸、欸……”陈雅懵地都拖长了尾音,这莫名其妙啊!

“话、话说……这位秦梳兰同学……我记得她好像不止一次敲过小厌的桌子、然后小厌就出去了……呜!该不会!”

陈雅一下子想通了!随即露出坏笑,“嘻嘻~秦同学也不容易呐……”

——————

“唉……”

不自觉就一路跑回来了,就算有婖驰的【风驰电掣】加持,也花了一个半小时……

厌在自家门前、扶着门,气喘如牛……往常会在靠近门口之际猛地开门扑上前来一个“柔软的拥抱”的鼎钰没有开门。

这倒是绑了厌一个大忙……

——啊……话说回来,最近我都养成一回家就把学校发生的事说给她们听的习惯了……今天这事要是告诉她们会不会有有点不妙啊……可遮遮掩掩貌似更不好……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有什么就说什么吧!她们还能吃了不成?!总之想些别的事吧……别的事……别的事、别的事、别的事……啊!说起来是该让暗耀去那一趟了……

找到个别的事情转移注意力的厌,推开了门……

“鼎钰……姐?”

一进门,站在玄关处的厌还未拖鞋便看见了客厅中坐在长椅边上、手里还提着电话听筒的美妇人鼎钰。

“哎呀?主人回来了?有些晚了呢……我先挂了哦~”

放下听筒之后,鼎钰站起身、晃着一双沉甸甸、迈动一双肉感十足的玉足朝厌走来,“主人~没有去迎接你十分抱歉!”

——呵呵……该来的还是躲不过啊……

“鼎钰姐,你刚才在和谁打电话啊?”

“小婠刃哦~”

“为什么?”

“告知她一些小事而已~”

“你与我生活的报告不是这时候提交的吧?”

“一点小事而已~不捞主人费心~”鼎钰温柔地笑着将厌抱入怀中,似乎是不会松口了……

真正会危害厌的事,女妖们不会做,厌对她们绝对信任所以就算了……鼎钰姐说是小事就真的是小事而已吧……

“话说暗耀呢?我应该让她留下了吧?”

“嗯~她的话~”

问出口的一瞬间,厌其实就找到了答案。鼎钰刚才在打电话,而他进门时发觉厨房内有一阵奇妙的动静……

“报告主人!我在这!”

果然暗耀的声音从厨房内传出,听见主人的召唤她立刻冲到厨房门口踢掉厨房内用的拖鞋然后赤足奔到厌面前。黑瞳的美丽少女把一头银丝扎成马尾,身上围着围裙、手上的锅铲似乎忘了放下,满满的家具少女气息……

“主人有何吩咐?!”暗耀迫不及待地凑到了厌跟前。

“哦……喂、等等!等一下!你除了围裙之外的其他衣服哪去了?!”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两个小丫头稚嫩紧窄代罪 宝宝我忍不住了 给我

  • “裁判?”艾薇儿有些疑惑:“陛下,您的意思是?”魔帝笑了笑,回答道:“简单的来说天命之人就是协调人族与魔族之间的平衡的存在。”艾薇儿依然不明白:“可是天命之人为什么要协调两族之间的
  • 我被黑人草晕了 少爷,不要用跳蛋塞了

  • 露琪亚还是难掩内心的紧张,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陌生的环境和面孔?如果今天来的是利塔、夜阑,绯蒂尔他们几个,估计就没那么紧张了吧。“那么,还等什么,跟我走。”艾文对露琪亚招手示意和她
  • 好大好痛慢点 我要你 给我

  • 火影的名头毕竟不是白给的,无论是实力还是头脑、手段,都是必须要有的。大蛇丸再清楚不过实验的内容,既然猿飞日斩不可能不知晓,不点明也不戳穿,说是默许团藏做这种事都可以。从心底上讲,大
  • 男子公交车上勃起照片 重生之哑妻

  • “看吧佛爷,人家二爷都说我没说假话了!不是...二二爷你这话的意思夫人难不成真是真是...”“请八爷慎言。”老九门平时做的都是下墓的活,那些牛鬼蛇神都是信一些的,那些业障报应是他们最担心
  • 腰一挺啊进去了 小米佩婷日记在线阅读

  • 长枪横扫,腐尸的脑袋飞了起来,后手一拉一拍无头的尸体被妙婷一把扫到一边,化为气泡消失雷光一闪,紫色的雷电擦着妙婷的头顶扫过,三个朝妙婷飞扑而来的腐尸被穆&8226;洛维拦腰高温截断“武装
  • 出去太撑了太大了要破了h 宝贝儿就来一次好不好

  • 赫尔嘉不寒而粟,舌头僵住了。女人的尖音攻陷她的大脑,连呼吸都变得艰难。举着魔杖的手微微颤抖,咒语在她的喉咙里堵住了。她是谁?“快看这儿!蠢货!”排在最后的德拉科带着狂妄的语气,大步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男生总是进不去是谁的原因 splorch产卵器视频

  • 欧阳克也只能在游戏光板中提炼制作,虽然药性有些缺失,但用在王重阳身上已是绰绰有余,除非有解药,否则绝不可能恢复力气。王重阳的意外出现令他的信心一瞬间崩塌,一失手差点将椅子给捏碎了,
  • 伪装学渣各种塞笔 老太爷用力丫鬟肉肉

  • ——这里是……米花大学的戏堂?  厅顶高耸,夜空情境的装潢显然可让观众更易入戏;空荡的座位浩浩排开,容纳千人的剧场堂皇而立,四面八方回音壁的构造亦堪称完美。  自己尽全力去塑造的舞
  • 一边写作业一边给爸爸草 硕大上面布满青筋

  • 零侍以相同价值的事物进行交换,这就是等价交换。看到林式和莉莉露被困在这所洞穴之中,我确实是产生了要去帮助她的想法,但是却又想不出什么理由来。我也是一个别扭的家伙啊。不过这个家伙倒是
  • 小雪婷的性欢日记小说 大学502宿舍王山炳目录

  • 第九十四章到了客栈,佟惠就一声不吭的回房了,我也没力气的拖着沉重的脚,回房间去。“你这是做什么?”洛玮的声音响起。我惊讶的回头,没想到他居然跟了进来。心情很是消沉,不想理任何人,我
  • 全村性奴小兰 村花让我在玉米地要了你

  • &8216;乐乐,你没事吧!&8217;刚从漩涡中掉到地上的西弗勒斯将白乐拉进怀里担心的察看着。&8216;我没事,西弗&8216;白乐摇了摇头,想试着将刚才漩涡中导致的头晕甩掉。两个人这才抬起头开始打量
  • 火热贯穿律动巨大王爷 双性害羞受and霸道总裁攻

  • “我说白鹿你啊,你从那个什么地方来着,时间尽头的世界树的时候,平时都在做些什么啊,怎么净占卜这些有的没的。就算给你占卜出来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长特点,你也不可能,长得跟别人一模

最新文章

  • 高冷禁欲受被各种play 小东西,跪着含着它

  • 小清人虽小,却是个手脚麻利的丫头,不仅帮程曦照顾福元还帮我料理家务,牧先生教辰儿读书她偶尔得了空还在窗子下面偷听一会儿,牧先生见了干脆将她叫进屋去,嘱咐她一有空就可以去听。我本想既
  • 好硬好深再深一点m 受身体里长期放着道具

  • 做了元子均多年的女婿,对于尚书府的密室他还是很清楚的,自己也来过很多趟,但却从没见过戒备这么森严的守卫。若不是有上辈子的记忆熟悉地形,再加上身手还算不错,宇文护绝对不可能在这样的防
  • 好大好深啊别停3p 李洁的一天四十三章

  • 雪女看着奴良理久说:“我会一直呆在少主身边,一直守护着您的!”“话说雪女,你们是一出生就会使用妖力的吗?”奴良理久看着雪女好奇地说。“不是啦,也是学了挺久才会的...欸嘿嘿嘿”“这样
  • 挺入好深粗嗯游泳池 忍着点拔出时会有点疼

  • 海滨路近海岸的水深其实只有三十米左右,同时海面也相对平静,浪虽有,可是却不显凶猛。如果水性好的话,是完全可以自行游到岸边的。可双眼失明的李灵霄,从「走马灯状态」中清醒过来之后,虽然
  • 啊哦用力操快点 热铁搅弄子宫

  • 差点滑到,并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这背后表达的特殊性,让悠田非常的担心。不会真的人,偷偷摸摸潜入了自己的家中吧。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像悠田家这种普通人家,家里根本不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存
  • 校服 蓓蕾 揉捏 讲述我与女友啪啪

  • “小京,你的国中以后怎么好像还是很闲啊,每周都有空回来。”嘉儿见小京又来学校报到了,便笑道。  “我不是听说今年有球赛嘛,当然不能错过啊。”小京穿着国中的校服,也显得成熟了不少。“
  • 宝应十大混子 老师我哪里痒你帮帮我

  • 那猴子精扫视一下柳梦昕,只不过是一介女子而已,能干什么呢。况且美人计是对他无效,是无法让它泄露自己机密的。“柳姐姐啊,不准对一只猴子用美人计啊。”“呵,需要吗?”柳梦昕轻笑着,凑到
  • 作者玻璃上的全部小说 冷少辰口舔童若

  • “于是,美人鱼就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完了,睡觉吧。”讲完自己改编的故事,羽由盖上被子合上了眼睛。姆……明明还那么早。最近羽由总是老早的就睡觉了,也不多陪陪我。我坐在床上一如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