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都市异能 >

睡女友闺蜜视频在线 再深一点再快点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华生

花淇淇下意识脱口而出:“别,吃它会拉肚子!”

萝卜的缨子被揪着,凶残地抖动身体:“吃便吃了,给吾个痛快,士可杀不可辱!”

妙灵拎着萝卜晃了晃:“此物虽灵气稀松,但于你来说,却是最易吸纳的补养。我方才将其从紫昆派带出。你可先从它试起,待灵魄再精固一层,再寻觅其他灵元,循序渐进。”

花淇淇摇头:“不了,这种方法……对我来说太激进了。连吃香油灯都是鬼道,这种更不能做,对吧?”

妙灵道:“吞香油冥钱乃鬼道不入流之术,纳灵补元却是道法一种,属以灵化虚的一个旁支。看你自己想怎么做。”把萝卜朝花淇淇一丢,消失不见。

萝卜在地上滚了几滚,花淇淇蹲下身扶住它的身体:“喂,你还好吧?”

萝卜一声嘶吼:“毒妇,休要碰我。落于你手,吾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但不容你污我清白!”

花淇淇耸耸肩,挪开手指:“放心,吃你我怕拉肚子。守着你的节操吧。”

她现在只想笑,看着萝卜只有开心的感觉,不是一个人了真好,有说话的了真好。

她在萝卜旁边坐下:“你怎么也会被抓来?好像都过了一百多年了,这些年你都待在哪里?你知道我们现在所在的是什么地方吗?”

萝卜滚远一些,冷冷道:“妖妇,休再装神弄鬼。吾不会理你的言语。”

花淇淇叹气:“对不起,因为我,妙灵才把你抓来了。现在你我算是狱友了。已发生的事情无法改变,不如想想以后怎么办。”

萝卜不吭声。

花淇淇接着说:“你之前见我梦游过,现在也知道缘故了。但,有些话,这里不方便多说。你懂的。”

每句话,每个场景都在妙灵掌控之内,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能是自讨苦吃。

“对了,这里不只妙灵和你我,还有其他人。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小孩,紫色眼睛的?”

萝卜粗声道:“什么小孩,疯妇你在乱语个甚?”

“就是……”花淇淇突然停下了说话,因为她又听到了别的声音。

行走声。

踩踏着乱草,拨开枝叶藤蔓。

周围混沌翻腾,渐渐变得稀薄,又露出其他景象。

还是那个山洞,但不如之前那么清晰分明,如果隔着纱帐薄雾,花淇淇向前爬了爬,朦胧中,有两道影子闪进了山洞。

“哎呀,这里怎么有个死人!”

女人的惊呼声。

花淇淇揉揉眼,雾障似乎薄了点,她依稀能看清楚这两人的模样。是一男一女。女人一身绫罗衫裙,头戴珠翠,看打扮发式是个妇人,颇为妖娆。她身边的男子几乎比她矮了一个头,身形浑圆,几乎看不到脖子,四肢格外短小。

女人拿帕子掩在口旁,上下左右打量山洞内。

“这里还有供桌香烛,难道张春骗奸了哪家的小丫头,不小心弄死了,藏尸在此处?”

男子摇头:“不像。”伸头向草铺方向,嗅了几嗅,“这女子不是尸首。那张生好艳福哪。”

女子绕过供桌,走到草铺边:“不是尸首,难不成昏着?看这脸,一个寻常的土丫头,倒和张生合衬。”伸手到花淇淇的鼻子下,烫到般把手缩回,“啊呀,你这个死鬼,还说不是死人,都没气僵挺了!”

男子亦凑到草铺前,再嗅了两嗅:“绝非死尸,这女子身体非同一般,似人非人。且是元阴之体,简直是绝佳的炉鼎!”

女子挑起双眉:“炉鼎?死鬼你在说甚?”

男子抬手涎笑:“美人息怒,我且就这么一说。确实这女子来历不一般。”

女子伸指戳了一下花淇淇的脸,一脸嫌弃擦擦手指:“恶~~这冰渗渗的。是不曾听闻哪家丢了丫头。你倒说她有什么来历?”

男子咂咂嘴,亦想伸手,被那女子一瞪,立刻缩回:“此女似凡胎而非凡胎,且有仙气……我竟也看不大破。”

女子再看看香烛供桌,甩了甩手帕:“仙气,你说她是个仙女儿?难道张春也是把这妮子当仙子来拜?哈哈,我活了这么大岁数,是没见过仙,但仙女不至于这个样子罢。”

花淇淇陡生一阵惭愧,妙灵姐姐,既然帮我重塑身体,就不能顺手赠送个整容服务么?我的要求也不高,脸再小一点,鼻子再高一点,睫毛再翘一点……

妙灵姐姐丝毫没有心灵或语言的回复。

男子忙识趣地道:“跟美人一比,当然是美人比她更像仙子。”

女子啐了一口:“我可不敢做什么仙子,只是个残花败柳的寡妇,怎比得上什么元阴之体?”再四下看了一圈儿,“没什么,走吧。”

男子一愣:“走?”

女子瞪眼:“怎么,你舍不得?”

男子道:“美人你莫多心,只是我觉得,这女子身体放在此处,微有不妥。”见女子的神色微变,忙再道,“美人你想,这女子定有来历,才会被张生当宝供在此处。看这架势,是意欲求仙。此地灵气本就稀薄,再多添一些,对你我得道不易。又则,这女子的容貌虽然比不上美人一根指头,但无魂无魄,躯壳如生,毫无腐坏,想来可能有什么法门……”

女子哼道:“你个死刺猬巧舌如簧。即便有驻颜之法,她这副模样,怎么说出来?她不说,难道你要我吃了她?老娘可不敢吃人肉。”一甩手,“我倒知道该怎么做。走吧。”

男子忙快速挪动两条短腿跟上:“嗳嗳,美人,要如何做?”

女子甩了甩帕子:“那两个小道士,应该还在县里。去把这件事说给他们。是祸害呢,他们除了,是宝贝呢,他们带走。左右都省心。”

男子又一怔,女子一指点上他额头:“果然,瞧你这样儿,还是揣着花花肠子。”

男子忙又谄媚地笑:“我的美人,我哪敢?只是,那两个小道士虽道行不深,到底是紫昆派的弟子,万一察到你身上的气味……”

花淇淇心中一震。

紫昆派?

来不及多想时,又有异样袭上心头。

是又有人来了,脚步极轻,缓缓靠近。

那圆球样的男子忽而也一顿:“有人过来了。”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老头吸着我的奶头睡觉 悸动的青春(H) 润枂

  • 楚留香表情古怪,张口结舌道:“这也太,太……”他一脸纠结,道:“李姑娘的性子怎会变化如此大?”无花冷笑道:“本性如此罢了。”楚留香静默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李琦就是石观音?”无
  • 燥热 进入 药性发作 爸爸操完妈妈我来操

  • 听到k博士正在和维达不停的争吵,现在卡洛斯也看不下去了,他立刻就劝阻了两人,随后直接起身穿起了鞋子直接跑了出去。可是这时候卡洛斯却发现有一个更加震惊的消息正在出现,听教授说,那已经
  • 月经期间的调教奴 求求你不要够了太大了

  • 原本的四张长桌子都被堆在了角落里,各个学院的级长在清点人数和维持纪律,所有人都在猜想这么晚被召集到这里的原因,场面一时间十分混乱。邓布利多带着教授们匆匆赶到。“他们该不会让我们睡在
  • 少女穿纸尿裤尿裤子 把女皇按在龙椅

  • “我怎么了?”奥里里亚挣扎着要坐起来,但是被庞弗雷夫人一把按回床上:“你发烧了孩子。”庞弗雷夫人严厉的说道:“虽然是周末,但是也不能玩的什么都不顾了,你半夜被人送来时浑身都可以煎鸡
  • 教官在我腿间疯狂驰聘 英语老师让我去宿舍

  • “多谢仙侠相救!请让我代我们父老乡亲们一拜!”言罢一位中年男子便双膝跪下,“快快请起!除魔除患本就乃我们本分,这一跪我们可受不起!”霓漫天立刻拉着中年男子,看着身旁妇女们抱着的两个
  • 被做到晕是什么体验 胯下挺进 侠女

  • 没事找事的人消失了之后,雪原里的这支队伍就变得畅快多了,他们也没有再燃起回头的念头,不光是因为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什么危险了,而且就连最为要命的低温也已经对他们无效了。伍德也不愧为这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少妇的沦陷引狼入室 我跟婶子发生了关系

  • “……连日暴雨,海水都涨了三寸,何况人间溪流湖泊,如今已是有多地行成涝灾,百姓死伤惨重。”    润玉自沉眠中苏醒,便觉周遭灵力混乱,隐隐形成暴虐之势。    他抬起颈项,自一层白
  • 和乡下岳弄了 上课时校花把遥控器给我

  • “这么不懂听师父话的耳朵,不如扯了!”陆压手上加力,真是恨不得把陆轲一双耳朵扯成兔子样。“就算扯了耳朵还有洞啊……”陆轲死命把自己的耳朵拯救出来,“你是怎么知道的……”陆压一抬眼,
  • 我的黑人同桌丁鹏小说 刚好遇见你1v1h

  • “爸爸和妈妈……死了。”兜的小脑袋垂得低低的。“抱歉……”说出这两个字的我其实并不想继续板着一张脸的!!我真的很想要皱一皱眉头表示我的同情,但很显然我这张“娃娃脸”根本很不懂得配合
  • 胯下屈辱的美妇 求我我就给你 求你给我

  • “走不走?”“你能不能放弃让我跟着你上街卖艺的想法?”“我觉得你很适合跟我学做甜品啊!”“……你所谓的甜品就是糖葫芦吗!去年是糖葫芦!前年是糖葫芦!今年你还特么的是糖葫芦,你就不能
  • 跟老师啪啪啪 下面好多水

  • 几天后,清凉的早晨。早操场上,可以依稀看见一个挥洒着青春汗水的人们。欧阳紫馨。“小家伙,你可真是勤奋啊!才参赛回来,就有开始坚持每天跑步了。”“嗯,毕竟这东西,久了不练就会退步。”
  • 又粗又大很凶猛 干别人丝袜老婆3q

  • 灰老鼠从梦中惊醒,揉揉眼睛,却只看到塔米扑扇着翅膀离去的身影。“希洛出事了……”它喃喃道,可是塔米没有听见。“什么?你刚刚说谁出事了?”艾莉莎问道。“我听麻雀说的,说希洛他出事了。

最新文章

  • 撕碎衣服压上去 把同桌带到没人的地方

  • 锵!双方的攻击非常快,快到肉眼无法捕捉到,即使是在近战的速度,远程的反应,双方表面的战力几乎是持平的,然而双方没有拿出各自的真实实力,倒是想在试探对方的底子。这是一场大剑跟短刀战斗
  • 和震动棒的事 自述我和两个老外车震经历

  • “我有点怀疑你是怎么这么淡定的说出这样的话来的?爆炸了,咱们谁也活不了,而且你受伤的话,我就算是活着,也会被你爹给带走的。”她没有回话。哇,现在恢复了点体力,至少站起来还不是个问题
  • 囚爱成瘾偏执老公求放过免费 放荡的女医生BD

  • 东方已经亮起些微霞光时巴里斯才终于到了这处寝宫。“母亲………”他抬手轻轻的敲了敲房门。许久许久的沉默后屋内传出女人冷淡的声音。“巴里斯,我应该说过,在你登上王位之前不要再来找我吧?
  • 男生子受攻总裁 我被调训成最下贱的性奴

  • 哔哩哔哩——少女右手拂过自己的刘海,只指尖划过之处便留下一道转瞬即逝的电光。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人已经有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不过话虽这么说吧,其实主要还是少女有种战意盎然的感觉。当麻作
  • 美腿女神1–9无毒 吻到她喘不上气唔细吟溢出

  • 优昏迷了两天,期间,龙儿一直用嘴喂她喝药,过儿往往看得面红心跳。而今,当优醒来时,过儿正好过来更换灯芯,突见优茫然地看着自己,小小的心肝吓了一大跳。定一定神,过儿喜道:“姐姐你醒来
  • 我的同事苏樱丝袜 我喝两个老外

  • “她还没醒吗,阿纲?”椎名葵开了病房的门,素绿围裙在她身上还没脱下来,“晚饭做好了,换我来守着她吧——我已经吃过饭了。”沢田纲吉把眼镜从鼻梁上摘下来放进衣袋里,又理了理一摞已经处理
  • 宝贝我要吃你下的面 压在墙上接吻

  • 经过了两个小时了吧,音姬已经被巧巧连续踹飞了一百零一次了,也就是每分钟都会被踹一次。虽然看起来很惨,但是音姬有一点值得称赞,那就是她手上的刀从未从手上滑落过。要知道,以前修罗在锻炼
  • 落染销魂恨君澈zydzyd 日母狗怎么才能日进去

  • 如约而至。零一行六人第二天早上来到了天神神社,而夜斗等人也已经在这里等着他们了,包括日和。“唉!零先生也来了吗?”日和有些奇怪的看着零。不过她的行为则让其他人感到十分的惊讶,因为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