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都市异能 >

女鬼拿出孕妇肚子里的孩子 宝贝再嫁我一次叶知秋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华生

两人的相逢绝不是偶然,周密心里非常清楚这一点,因为白鸟正志已经从一楼扶梯直达二楼并脚步极其稳健的走过来,目光坦荡的看着他,停在一米开外。

对方开门见山,“周密你好。”

周密同样简洁回应,“白先生。”

白鸟正点头笑了笑,“看来我们省去很多时间。”

周密也点头,“确实。”

“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我们坐下来聊聊。”

“正在谈客户,一个小时以后结束。”

“好,我让人在这等候,你出来可以与他随行。”

“好。”

两个心如明镜的人说话十分顺畅,作为第一次正面交涉白鸟正志对周密第一印象十分满意,周密没有推诿也是因为原本一直要费心查证的已经自己主动找上门来了。

回到会议室,周密和梁嘉逸还有其他两个重要客户继续谈项目构建的工作。

一个所谓客户——荣拓金融的罗先生,其实是梁嘉逸的多年商业伙伴,在国内的金融行业比较有地位,无论是公事还是私交都与梁嘉逸的关系都非比寻常,而另外一个也是罗先生以前介绍来的朋友——做实业的庄先生,个人白手起家,亚洲区业务开拓的比较完善。

两家本身在企业关系上都和梁嘉逸是常年的合作模式,梁嘉逸是提供方,他们是需求方,所以在搭建新项目或者常规项目供需调整的时候经常坐在一起开这种非正式会议,等真正确认核心内容后,对方的团队才会正式和梁嘉逸的维度科技接轨。

简单来说就是小小的“三巨头”私人谈话。

梁嘉逸带着中层管理来主要是听会,并在事后第一时间草拟方案提交到公司内部决策会上讨论。

而周密的到来,不得不说有些奇妙。

第一,他不是公司的员工。

第二,他不是谁的私交或者关系户。

第三,无论怎么说,他还只是个大一的学生,哪怕来自清华。

在这个实践出真知的行业圈里,他的资历嫩的出水。

对面的罗、庄二位客户都和周密是三次见面,一是在周密入学那天傍晚为了送梁珊珊被邀去全聚德吃饭,二是在计算机大厦落成的那天。

周密的风采自然是略展示了一二,尽管这样也已经让众人惊艳了一把。

可老家伙们,尤其是做到这个地步的企业者们实在见过太多,更不会把周密这样未出茅庐的年轻人太当回事,没想到周密还会被梁嘉逸青睐到参加今天这个场合,只能理解成梁嘉逸发现了好苗子,打算在“摇篮”里培养新人从而带出来历练。

所以在上半截会议,周密一直都在听,没怎么说话,一直听完半场,了解了全部信息,中间休息的时候出去清净了一阵儿。

再次坐回来的时候,维度科技的中层们已经开始各抒己见,并且有了统一概念的雏形。

经过一番儿表达,罗先生呷了一口茶,跟梁嘉逸半开玩笑,“老梁,维度这些年在行业内做大,真不是白给的!?”

庄先生也说,“确实,你说这只是一部分中层技术骨干,那下次不妨把高层的也请来,让我们受教受教!”

梁嘉逸闷头笑,“你们俩啊!不是让你们来捧臭脚的!不管怎么说针对这个长期规划他们给了意见,你们也发表点建议吧!”

罗、庄两位这才梳理了个人意见,洋洋洒洒的谈了半个小时有余,二次反馈回来。

维度科技的员工频频点头称是,梁嘉逸突然打断说,“还可以再参考下别的意见。”刚说完这句,他忽然转过头,特意看着周密温和的问道,“周密,你有什么看法吗?”

周密回看他的眼神,想判断一下他的真实意图。

梁嘉逸省了他猜度的时间,略低声给他传达,“我希望听到最有效的信息,不用多考虑。”

周密挑眉,点点头。

“互联网金融趋势一定是越来越占主位不变的,虽然罗总给金融结构‘固本培元’的想法暂时可取,但不出十年一定会被灭掉,一,您的资源分布不够,以老吃老。二,透明度不强,在信息整合上会被强震出局。三,内两个衍生项目常年拖后腿会导致整个结构松散,协作性太差。五年内,信息化金融可以绝对的改造、重组或者优化整个行业,您现在所需要的是如何掌握转化您现有的电子金融尖端产业,把刚才维度科技提出的互联网金融中关于‘数据集中工程’的部分正确的融合进去。

还有庄先生,您提出的问题特别有前瞻性,而且必然是以点成面的传播速率,但要考虑到如果十年后大部分互联网金融都做到了产业化,从老牌P2P转到O2O,而且新兴的消费互联网公司除非融入到垄断性的生态体系中,否则成长的空间不大,再有要考虑银监会,新旧交替一定是‘新’给‘旧’的冲击,冲击的范围、力度和影响并不是随意的,谁来制定这个规则?谁来规范?如果像罗先生提到他在英国的分公司,那一定知道FSA当年在监管证券和保险业的几个著名案例,所以放开创新和实践完全可以,并且一定有机会塑造出新的支柱产业,但要考虑‘收’的时候在不在擦边球的范围。”

(简单说明,FSA是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以前的缩写,2012年该局拆开两部分,起到主要监管作用的那部分简称FAC,小说里暂时的时间是2001年,所以还是叫FSA,但现在并没有FSA这个叫法了。)

干净利索、直至要害。

收剑归鞘——从周密闭嘴的瞬间,整个会议室掉根针都能听见。

老实说,梁嘉逸做梦都没想到周密会说出这段话。

经过小半年的了解,梁嘉逸已经知道周密在计算机和软件工程上是有绝对优势的,他也没拿周密当做一个刚入学的学生,正因为是他这样强大的能力才让梁嘉逸觉得‘奇货可居’,于是刚才让他提意见,是真心的希望他能在互联网技术应用上给与更独到和专业的见解,没想到的是——求仁不仅得仁,还得仨。

他从未想过不到20岁的周密会在他们三个□□湖面前如此一针见血的给出如此逻辑清晰并深刻的商业发展意见,而且完全超出他的专业范围。

罗先生的反应和梁嘉逸一样。

庄先生亦如是。

等有人打破沉默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三分钟有余。

三分钟并不久,但在一个十人以上领导会议中,却像半个世纪一样的漫长。

“谢谢,我再会重点考虑你的建议,谢谢。”

庄先生说完站了起来,隔着桌子跟周密握了握手。

罗先生虽然在当前项目构想上还保留自己的一部分想法,但不得不说,终于知道梁嘉逸为什么把周密带来了。

于是他指了指周密,张嘴空等了两秒,冒出一句,“下次我们俩单独谈!”

众人突然笑了,庄先生笑着呵斥,“老罗你不能这样!你这是当众挖墙脚!老梁在这坐镇我都没好意思挖!”

周密也笑的特别甜,瞬间武装上无害的面孔,满脸的“受之有愧”。

梁嘉逸自始至终都没表态,只是笑得眉眼弯弯,挥了挥胳膊装作驱赶面两人的嬉闹言语。

刚才还在附和罗、庄指导意见的几个维度科技中层们,齐帅帅的瞪眼盯着周密——被单人灭团确实有点难受。

私聊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结束,虽然没有得出任何明确计划,但三方皆大欢喜。

送走罗、庄两位老友,梁嘉逸在周密面前一点也不避讳,站直了深了个大大的懒腰,顺便在放下手臂的时候拍了拍周密的肩膀,“和他们谈项目,把最好的概念给了对方确实是服务的最高宗旨,但咱们也是落地的企业主,做什么?一直追着他们走吗?”

把“我”换成了“咱们”,言语中的立场变化周密岂能不知?

目的达到了,他笑了笑,“当然不是,让他们做前沿项目,我建议您做——大-数-据。”

他一字一顿的说完,梁嘉逸的眼中瞬间光彩溢出——这同样也是他想的。

梁嘉逸越是看重和在乎反而越不会去浮夸的表达,最终只是笑着伸出食指对着周密隔空点了点。

走之前特意问了一嘴,“你什么时候回北京?”

周密说,“初九返校。”

“嗯,回头我给你打电话。”

周密在一楼大厅目送梁嘉逸和属下远去,下意识的扬了扬眉毛——第一步棋开的不错。随后转身看了看不远处等着的另外两个人,抖了抖精神,朝他们走过去。

跟着他们两人一直来到大厦的十二层,出了电梯口就看到企业主门前中日双语的“泊林生物科技”。

生物科技只是泊林集团在华的一个分支,在东南亚的制药影响比较厉害,周密倒是听说过。

只不过它一个大型外资企业不会无端的跑到L市来,哪怕是这个新落成的计算机中心所吸纳的企业类型和他们的集团主体是有关联的,但也是创业型的居多,一个做第一产业的老牌日本集团型企业,在距离L市几十公里外的北京扎根驻总十几年,若说非要在此弹丸之地凑热闹来开朵小花儿,那决策者如果没有其他目的,可以说真是非常任性了。

如约得见白鸟正志,在专门的私人会客室。

房间的风格跟在桂林接待周正的那间差不多,都是现代改良的‘古朴日风’,既有格调又没有压力。

免去了简单的寒暄,落座,他给周密递了一杯茶。

“你刚刚……是兼职吗?”

“算是吧!”周密沉吟了一下回答。

白鸟笑着开了话题,“这么找到你会唐突吗?”

“还好,有想过。”

“哦?怎么会?”显然白鸟挺诧异。

周密看了看他,“你最早是找到周正,目的性很强,不然也不会五万块买下画儿。然后很快发现和你预想的事实不太一样,然后有计划的找到我——应该是这样吧?”

白鸟笑的越发坦荡,似乎周密直白的回答非常正中下怀。

“你很聪明,像你妈妈。”白鸟的眼睛看着周密,眸光深邃,难以解读。

“你们多久没有联系?”

“三十多年了,在她八岁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六岁。”

周密听到这个数字有些惊讶,“为什么?”

白鸟正志抿了抿嘴,“我祖父战前曾在华工作,当时日本国内环境比较乱,携家都来到中国,后来在……二战中日战争时期……还比较平稳,战争末期大恐慌没有全部离开,我父亲还有世交家的女儿无奈被留下来,后来两人结婚,你妈妈和我在中国出生,没多久母亲去世,父亲在家族的帮助下已经可以返回日本……但是……因为一些取舍,所以只带了我回去。”

周密听完,默默的看着手中的杯子,并没有回应。

“所以,自从我接触在华事务后,就一直在找你妈妈的下落,最初遗落她的时候是在云南,所以前十年都是在南方寻找,后来……”

“白先生,你用错词了,不是‘遗落’是‘抛弃’。”

白鸟正志听的脸色一白,闭了一下眼睛,沉默的点点头。

周密反问道,“今天您是来跟我提问还是……只为了揭示答案?”

白鸟有点哭笑不得,周密思考问题的灵敏和缜密严重超出了他的预估,只好摇头,“我只是想先表明身份,其他的事情也需要取决于你的态度,我当然不会放弃,但也不会强迫。”

周密放下茶杯,看了看时间,站起来说,“谢谢,我只有两个条件,第一,不要打扰周正,想必你也知道详情。第二,我和她的任何事儿都不是你的筹码。”

白鸟正志表示同意,也站起来,递给周密一张名片,上面除了集团logo只有两个号码,他说,“这是我的私人联系方式,我一半的时间在北京,一半在日本,也许今天并不是太好的时机,希望我们在北京能保持联系。”

周密把名片收好,点点头,什么都没再说,转身离开。

直到看不见了,才有私助从耳室出来小心翼翼的问白鸟正志,“先生,这个孩子比预想的难接触啊!”

白鸟正志轻叹了口气,“艰苦的还在后面。”

“不过,听说会长提到在您姐姐十五岁的时候已经找到她在云南的信息,为什么后来线索全无呢?”

白鸟看了看他,“因为谁也不知道她会在十六岁遇到周京。”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容老师教小倪性启蒙 在小姨子的房间里操她的衣服

  • 林承丘表演欲特别强,把齐玉杬恋夫狂魔的姿态诠释得淋漓尽致,然后扒拉着谈蹇碎碎念地感叹他怀孕的事情:“这也太厉害了吧,是吧?芋圆儿这体质是天生的,我在饭桌上被吓了一跳。”谈蹇想一想,
  • 我没有穿胸罩去上课h 攻强迫受用暖玉

  • 检测到时空乱流!!平行空间的某世界,慌乱的机械男声在喇叭里传来。已经有付丧神被卷入时空乱流!请政府予以判决,是否追回?沉默……请政府予以判决!!喇叭里的男声还在诉说,从惊恐到淡然。
  • 禁忌 文雪儿全文目录 亲哥跟亲妹睡在一起可以吗

  • 第二十五章:最强魔法护卫阵容“莉莉后辈,你就这么相信了我,真的好吗?”夜色降临,原本繁华的大城市内,却不见平时的万家灯火,唯有夜色中骚动的疏散,以及大量武装军车、武装军用直升机、装
  • 官场跪趴在地高撅肥臀 和大叔车震的故事

  • “陛下说笑了,姊姊家的,不就是陛下的吗?”平阳亲自端下食案上的一道菜,放在刘彻面前,“陛下尝尝?”  烤的焦黄脆嫩的肉丸整齐的放在盘中,被烛光照的金黄油亮。刘彻一见之下,不由得食指
  • 办公室桌下含巨大 主奴 跪 标准

  • 云苏一路跟着他,就见他沿着山脚的小路,往前走了一段路,就到了山脚的寺庙,寺庙牌匾上写着金山寺,正是后来江流出家的寺庙。    江流熟门熟路的进到寺里,寺里的僧人和他很熟,一路跟他打
  • 羽毛挠尿口到崩溃不让尿文章 日了小侄女

  • 作者有话要说:对了,关于澈的问题,究竟要不要他也穿呢,大家有兴趣的投个票吧,希望穿的亲吱一声我原本是准备就这样的啦因为觉得如果他也穿了就有点俗了不过还是先看看大家的意思好了“端木前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万花迎主第九次 男生做完不愿意抽出来

  • 简单谈了几句关于一周年庆祝的事项后,烛台切光忠还是毫不意外的被压切长谷部撵了出去。“……”看着书房门在眼前闭合,带着黑色眼罩的英俊付丧神挑眉,笑容里忍不住带上了一点危险的意味。——
  • 女侠受刑折磨 妻子叫我和她妈双飞

  • 蓝曦臣这才明白过来,大体……他是想改善聂氏同玄门四大家族其他三家的关系,自从阿瑶死后,聂氏虽有统领其余小玄门的趋势,毕竟不能和仙门四大家族其余三家加在一起的势力相抗衡,金凌和自己自
  • 很色很肉写得又仔细的小说 神医妻主战小楼全文阅读

  • 四周舞台灯光耀眼地闪烁着,澪环和伙伴们也换上了好看的服装。分散的灯光耀眼地以澪环为中心交集着,显得本来就煞白的澪环显得更......“你再骂?!咳咳,那么,这里是澪环,歪歪,听得到吗?”
  • 产前孕妇吃什么 睡了个孕妇同事

  • “中也先生,小心点。”“......别吵我。”安娜贝拉转头看着整个人靠在自己身上半睡半醒的中原中也,笑眯眯地轻声道,“中也先生,你是在允许我对你下手吗?”“你乱摸哪里啊!”说完,中原中也
  • 揉摸人妻乳峰 极品神棍老马小凤

  • 九把刀坚持要用陈妍希的原因就是,陈妍希和沈佳宜的原型“沈佳仪”眉眼之间确实有很多相像之处,较为圆的脸型,五官秀气,有酒窝,笑起来很好看,为此他几次与陈妍希接洽,却迟迟没能敲定。宝拉
  • 跪在妓女脚下当性奴的文章 小妖精都湿了

  • 白修筠如今是大腿拧不过小细胳膊,不得不任由沅衣摆布。再加之,跟她挨了几日,脸皮也厚了一些。沅衣抱着白修筠从水里捞出来的时候,他的脸还是涨红成一片,但也没多说什么。这时候,不说了还好

最新文章

  • 总裁强势夺爱全文免费阅读 怎样把乳房用麻绳扎紧

  • 「哈?所以这次不是KOF赛制啰,那么那个魔物狩猎的实战积分制又是什么鬼?」天行剑惊讶的问道。「详情的话明天学院誓师大会时就会公布,到时候也会有手册发下来。」心恬说道。「嗯。」天行剑轻
  • 子衿彦深进入 轰出胜r18漫

  • “不!不会的!朔你一定是在吓我对不对!”维拉爬到欧阳朔身边将其抱在了怀里,左手不停的抚摸着他的脸颊,眼神温柔,就像一个小媳妇在看自己熟睡的丈夫一般。“你醒醒啊!朔!你是在吓我对不对
  • 楚随风的小说 公务员系列小说

  • 比赛开始后这才是冰凌雪第一次正式地看到墨许攸的武魂,他的武魂是龙,黑龙不过在冰凌雪看来可能不只是黑龙这么简单。“不愧是墨大哥啊,我都热血沸腾了”戴圣玄感受着墨许攸传来的威压激动地说
  • 在自己家操别人的妻子 帮你揉大好不好

  • 『姐姐大人!』我记得我应该死了才对啊......『真是的,明明年龄比我还要长的说啊!』原来死之后的世界都是这样啊,那么大概这是声音也是孟婆桑吧『啊,我受不了了!』不过孟婆桑的声音有这么好
  • 和老公朋友的一次 不要叔叔不要这么对我

  • 为什么!为什么啊!咬牙切齿的声音似乎要撕裂开这变得残破不堪的心灵。那双手曾经是如此温柔地摸着我的头,白皙似雪的肌肤,犹如最爱的冬日阳光般的温暖,现在我也握着她纤纤玉指,残余的温度在
  • 快穿何以笙箫默H 你这是在点火 妖精

  • 电话里全都是来自家里的电话,尽管我已经拜托了认识的西餐店老板帮我照看几个孩子一天,但想想就知道,五个孩子对于早上一睁眼自家父亲就突然不见了这件事,当然会感到惶惑的吧。    除此之
  • 扶摇真真让含著红枣靡 大学生内射11P

  • 唐三帮墨白处理完手上的伤口后就开始静坐回忆这里各种药草的药性,为明天独孤博的考验以及之后的解毒做准备,墨白守在他身边,心情却不像他那么放松。他怕独孤博反悔。虽说以封号斗罗的骄傲,多
  • 学长你还没喂饱我啊 好难受…给我

  • “云儿,有了强大的能力,不能够乱杀人哦?”“为什么?”“因为人之初,性本善。”“那坏人呢?父亲说坏人就该杀。”“云儿,人变好变坏是需要过程的,坏人一生下来不一定就是坏人,好人一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