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都市异能 >

我没有穿胸罩去上课h 攻强迫受用暖玉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醉逍遥

检测到时空乱流!!

平行空间的某世界,慌乱的机械男声在喇叭里传来。

已经有付丧神被卷入时空乱流!请政府予以判决,是否追回?

沉默……

请政府予以判决!!

喇叭里的男声还在诉说,从惊恐到淡然。

已越过时空乱流区域。有数十把付丧神已卷入时空乱流。

政府一直沉默,良久,才沉重开口:放弃。

时空乱流的代价太大,时之政府没有万全的把握。而且,时空乱流无法预测时间终点,有可能到过去未来,也有可能到别的世界空间。

对时之政府来说丢失的付丧神不过是复制品,无关痛痒。没有灵力唤醒,这些刀都是废品罢了,连普通的刀都比不过。

只是脱离了时之政府这些刀可都是不受管控的,只希望时空乱流的尽头那里没人会灵力,能唤醒刀剑。

————

香波地岛一号岛,臭名昭著的人口拍卖场。

一如往常,今天是每月人口拍卖的日子,乔然拉着米拉的手并肩在街道上走着。

一号岛人口贩卖属正规产业,一路上不乏有人起了歪点子想绑架两人,一开始乔然还动手打飞,后来次数太多了,便觉得无趣。

召唤出了尾火虎套装的玉笛和幽夜白虎。紫炎白虎在前开路,她手中拿着玉笛用来释放技能。

幽夜白虎并不是一只真的老虎,它是尾宿一半灵力的化身,整体看起来虽然逼真,但虎爪和虎尾的虚幻都证明了那只是能力变化出来的。

一路护送到拍卖会前,乔然才收回白虎。

“乔然,你要给我的惊喜是??”米拉有些摸不着头脑,如今正是准备服装秀的关键时刻,时间很紧,很多事情还没处理准备好,怎么会突然要来这里?

“我说过要让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自然不能食言。”乔然单眨眼,向米拉扬扬胳膊,米拉无奈笑了,瞥她一眼,轻轻推了她一下,挽住她的臂弯。

“乔然你呀!庞斯废了一双手,欠了赌场的钱又被你卖到人口拍卖场。已经够惨了。”拍拍乔然的手,米拉像个老母亲一样。

“米拉你就是心软。对付这种男人,这种惩罚还是太轻。”

“乔然,我已经揍过他,算是报仇了。我不想你再因为他操心这么多,惹事上身。”

“好米拉,知道你是担忧我,不过,我就是咽不下那口气。那个男人可是毁了你半辈子。”

米拉三十多岁了,说句不好听的话,她已经过了最好的年华。她和她父亲原本和和美美的家庭被庞斯设计毁掉、得知真相,孱弱的父亲更是被他气死、十几年的地狱生活、日日挨打受骂、差一点被卖掉成为奴隶。

这哪一件都足够乔然扭断那个男人的脖子,她这暴脾气怎么忍得了?

“敢动我的人,我让他生不如死。”乔然笑着,低声细语,说的话却显得有些阴狠。

“乔,乔然。”米拉被触动,眼眶内变得亮晶晶,黑色的眼珠蒙上了一层薄雾。

看米拉的样子,乔然心疼起来,啊啊轻呼,手足无措。想给她擦泪,可她的眼泪并没有流出来,不擦又觉得心疼。

佯装生气,说:“哭什么嘛!我们是来看庞斯这个人渣的下场,可不是看你哭的!”

拉着米拉进了拍卖场,阶梯型礼堂里面早已经坐满了人。舞台被丝绒红布遮着,看不到里面。

中间那独立出来的座位是给天龙人、世界贵族准备的,不过乔然并没有发现有天龙人过来。也是,不是每次都有天龙人的,她又不是路飞。

抬头环视四周,二楼还有单独的房间,恐怕里面就是各方势力的大佬了。

米拉挽着乔然,在后排找了个位置坐下。

侍从见两人坐好之后,过来进行了登记,给两人一个牌子——134号。

还没开场,周围闹哄哄的,乔然听着前面那些贵妇人谈话,说要再买个男奴隶回去,之前的已经被活活打死,废掉了。

语气里充满了不屑,仿佛那不是一条人命,而是路边可以随意践踏的小草。

不!尚且还不如草吧。乔然悲哀地想着。

另一贵妇接话,说她的宠物点点前几天咬死了那个女奴隶,就因为那个奴隶和她的狗抢食。今天准备再买一个和她的狗玩,当她狗的玩具。

乔然听的心里发凉,她什么时候听过这样的事??人命如蝼蚁,毫无尊严可言。

那男贵族淫笑着,向周边人炫耀说他有多少多少性/奴,讲述他虐待那些女孩的全过程。

身边的人没有人一个露出怜悯的样子,反而兴致高昂地接话,说那烙铁烙在女人身上,呲呲的血肉响声和女人的尖叫真是一首好听地让人直上云霄的曲子。

乔然没敢再听,不堪入耳。

扭头看米拉,就见她捂着耳朵满脸惨白,嘴里轻声念叨着都是魔鬼。

乔然抱住了米拉,轻抚她的背。低声安慰:“没事了,没事了。”

“如果我被庞斯卖掉,那我就是这样的结局对吧??”米拉抬头,坚定地看着乔然,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可是却固执地等乔然的答案,想让她告诉自己,这个世界还是光明的,美好的。

“没错,是的。所以……米拉,你还会说让我放过那个男人吗?你要明白,女人不能太懦弱了,性格太软!只会被欺负!”

太懦弱,太柔,太顺是真的不行。乔然猛的想起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曾经她也是个小可怜,性格太软,任人捏扁搓圆。本以为忍,顺着她们会相安无事,结果还是发生了。校园暴力!

触底反弹,她成了现在这幅样子。看似柔弱可怜,实则像个男孩子一样,大大咧咧脾气暴躁。

米拉没接话,但是乔然看到了她的转变,那双似水柔情的眸里多了些坚韧。

开场奏乐响起,红色帷幕缓缓拉开,主持人从天而降,拿着话筒说着,舌灿莲花,时不时引人发笑。

暖好场之后,进入重头戏。第一个被推上来的就是庞斯。

因为被毁了双手,他是这里最没用的奴隶。但因其猎户出身满身肌肉,身材出挑,倒也有寥寥两人举牌。

50万贝利不到的价钱就卖走了他。人类一般都是50万以上贝利,但是庞斯情况特殊。

乔然咂舌,一个人类50万贝利,而她的系统抽套装,一下花掉两亿四千万!吃钱长大的系统吧。

不对!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听到系统的动态了,怎么回事!

主持人在上面继续介绍下一件商品,说了一大堆,乔然也没有听清。

只见帷幕后推出了一个展架,一把一米多长的太刀被推了上来,不知道为何,乔然觉得那把剑无比的熟悉。

“二号商品是一把从天而降的太刀,外形优美,狐型刻纹精致,净长一米一,重量5千克。白色刀柄,紫色长坠藤绳。”

乔然整个人眼睛离不开那边刀,心里疯狂叫喊着买它。

来拍卖会的人大多数都是贵族,有钱人,会用刀的人并不多,大家看起来兴致缺缺。

“该刀并不锋利,甚至连普通砍刀都比不过,可以作为装饰品。”

“刀鞘刻名——小狐丸。”

小狐丸……

小狐丸……乔然脑海尖叫,这不是和三日月宗近并称的“欧刀”??她没玩多久刀剑乱舞,但是几把难获得的刀她都有所耳闻。

一期一振、小狐丸、三日月宗近都在其列。

“开始拍卖,底价15万贝利。”

乔然努力克制住内心的激动,淡然地举牌,但那微微颤抖的手暴露了她:“16万贝利。”

“134号16万贝利,还有更高价钱吗?”

两个穿着异域服装的人举了牌子,分别喊了20万贝利,和22万贝利。

乔然对这把刀势在必得,可并不代表她愿意被这两个明摆着就是托的人坑。沉住气,没有举牌。

两个托似乎有些着急,他们只是抬高价钱并没打算将这把刀继续砸在手里。

当初接下这把漂亮的剑以为会是五十良工甚至二十六快良工,结果,竟然是个连砍刀锋利都没有的废刀。

主持人就要敲锤,乔然这才举牌:“25万贝利。”

见乔然终于举牌,托没敢再抬价,怕她不愿再拍。乔然豪爽笑了。

“134号25万贝利,还有没有更高的?没有的话就敲锤了。”

“三”

“二”

“一”

极具戏剧性,就在主持人要敲下的时候,二楼传来了低沉的男声,带着戏谑,说道:“30万贝利。”

仿佛是看出来了乔然对这把刀势在必得,这人的态度似乎是要和她杠到底了。

“1号30万贝利,有没有更高的?”

乔然咬紧了牙,眼里带着愤怒,二楼的,那就不是托了,是出于好玩才和她抢的吧?

对于楼上的大佬来说,别说三十万贝利了,三百?三千万贝利他们连眼都不带眨的。

“134号31万贝利!”

“1号32万贝利!”

“134号36万贝利!”

“1号40万贝利”

……

只见双方频繁举牌,主持人不停喊着,无声硝烟蔓延。

乔然不算太缺钱,但也算不上有钱。为了办她的服装秀,艾斯给她的三亿剩下的六千万贝利,除去不能动用的备用金,已经剩的不多了。

看这阵势,这个一号大有和她杠下去的样子。

这点数字的钱对他来说就是游戏,但对现在的乔然来说,钱是她的命,是她事业开始至关重要不可缺少的东西。

价格已经抬到了五十万贝利。围观人还没见过如此场景,一把破烂的装饰刀竟然让两个人抢到这种地步。甚至超过了一个人类奴隶的价钱。

“134号,52万贝利。”

眼瞅着一号就要喊价,乔然终于沉不住气,乔然蹭地起身,大声冲着楼上喊:“一把装饰刀而已!并非什么珍品,配不上您的地位,这位大人又何必和我小女子抢?”

气极,乔然的声音带着颤抖。米拉拽着她的手臂,安慰,试图让她消气。

如果不是拍卖会有自己的规矩,她真想一拳头锤到那人的头上。

冷静下来,乔然调整好情绪,现在不是和这位大人物硬刚的时候,声音软了下来:“我看着精致,心里欢喜的很,不知道您可愿意让我?万分感谢,小女子会一直念着您的宽容。”

乔然脑子疯狂转动,还在寻找着一些求情示弱的词。还没想好,楼上就传来了声音。

“我也不想和小姑娘相争。”语气慵懒,但语气里的玩弄意思怎么都遮不住,“可我也喜欢的紧啊~”

乔然握紧了拳头,心里想了一万多种可能。她的服装秀就在近期,她真不能惹出什么事来,否则功亏一篑。

以她的性格,若非如此,乔然必定要和这个不知名的大人物打上一架。

“小姑娘当真喜欢?”

乔然诚恳地点点头,仰着头看着楼上隔间。楼下看不清楼上,可楼上却将下面一览无遗。

多弗朗明哥靠在王椅上凑着下巴,手指轻点脸颊,饶有趣味看着乔然,明明已经气的不行,双手颤抖,可还是得说着示弱的话,向他投来了臣服的目光。

多弗朗明哥心里大大的满足,终于松口:“那就让你吧。”

“不过,之后得请小姑娘带着刀上来,让我仔细看看。”重音落在了仔细看看。

是仔细看看那把刀?还是看看人?多弗朗明哥也不知道,低声呋呋呋笑了起来。

“134号,52万贝利。还有出价的吗?”主持人擦了下巴的汗,见没人喊价,敲下锤子。

这把“小狐丸”归乔然了!

可是多花了27万贝利!本来25万就可以拿下,硬是成了52万才拿下。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禁忌 文雪儿全文目录 亲哥跟亲妹睡在一起可以吗

  • 第二十五章:最强魔法护卫阵容“莉莉后辈,你就这么相信了我,真的好吗?”夜色降临,原本繁华的大城市内,却不见平时的万家灯火,唯有夜色中骚动的疏散,以及大量武装军车、武装军用直升机、装
  • 官场跪趴在地高撅肥臀 和大叔车震的故事

  • “陛下说笑了,姊姊家的,不就是陛下的吗?”平阳亲自端下食案上的一道菜,放在刘彻面前,“陛下尝尝?”  烤的焦黄脆嫩的肉丸整齐的放在盘中,被烛光照的金黄油亮。刘彻一见之下,不由得食指
  • 办公室桌下含巨大 主奴 跪 标准

  • 云苏一路跟着他,就见他沿着山脚的小路,往前走了一段路,就到了山脚的寺庙,寺庙牌匾上写着金山寺,正是后来江流出家的寺庙。    江流熟门熟路的进到寺里,寺里的僧人和他很熟,一路跟他打
  • 羽毛挠尿口到崩溃不让尿文章 日了小侄女

  • 作者有话要说:对了,关于澈的问题,究竟要不要他也穿呢,大家有兴趣的投个票吧,希望穿的亲吱一声我原本是准备就这样的啦因为觉得如果他也穿了就有点俗了不过还是先看看大家的意思好了“端木前
  • 小说女主凤舞君临渊 强奷系列合集第140章

  • 被人看穿的感觉绝不好受,大师看上去平淡无奇,但他的话却极具穿透力,直接说中了秦明的心声。秦明也不做作,点了点头,道:“是的。天斗皇家学院在天斗帝国虽然有第一学院的称号。但这些年已经
  • 干了小姨子 大学生们穿过的内裤都扔哪

  • 穿好校服的上衣和裙子,系上代表着圣索菲亚学院初等部一年级的红色领结,并在自己头发左侧用一根红色丝带系上一条侧单马尾。镜中的少女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俏皮的发型更是突出了少女的娇小可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撕开小短裙 亲爱的快顶我的小说

  • “别动我开枪了,都别过来。”走出公主寝宫的艾罗索被士兵发现。艾罗索情急之下只好抱歉的看了看被自己掐住脖子的侍女小姐。他才看到原来侍女也是个美人。只是刚才公主房中的灯光太暗了她又带着
  • 穿成陪嫁丫头(穿书) 被门卫大爷和狗上

  • 叶采倒是注意到了顾撷和秦越白之间的暗流,只是一个美目圆睁,一个春波荡漾,不像在吵架,反倒像在调情。知道真相的叶采觉得十分辣眼睛,所以把目光放到了展示台上,专心地去看那些竞拍物品。不
  • 和她先婚后爱了格格党 为了职位献给张行长第3

  • 那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山上没有风,海边也没有浪。花千秋早早地来到博览馆,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今天因为市长要来,所以博览馆也准备得更加细致,比如派了一群年轻貌美的小姑娘来为参观者们解说
  • 下面一张小嘴儿 有没有人睡过自己堂妹

  • 我和撒鲁尔完全的不同。他从刚刚降生到这片土地上时,就有无数条母龙围在他身边转。再加上,他拥有着前世的记忆,最起码,还记得自己是谁、自己的前世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我就不同了。没有人对
  • 女友被老头内射 学长太大了含不下腐文

  • 庄园之中的书房内,一名穿着黑紫色束身长裙、面容秀美的年轻女性正坐在书桌后面批阅着文件。她的旁边还睡着一只通体漆黑、没有一丝杂色的猫咪。洛兰,默斯王国的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当她将
  • 厨房洗碗盆下水管堵了怎么办 我被干的好爽

  • 男女混双赛几年前于日本兴起,很快就发展成了一项职业锦标赛,不过由于比赛规则是男女双方一人走一步棋,但比赛中组合双方不能有任何交流,因而双方的默契显得至关重要,所以一般的参赛者都是夫

最新文章

  • 总裁强势夺爱全文免费阅读 怎样把乳房用麻绳扎紧

  • 「哈?所以这次不是KOF赛制啰,那么那个魔物狩猎的实战积分制又是什么鬼?」天行剑惊讶的问道。「详情的话明天学院誓师大会时就会公布,到时候也会有手册发下来。」心恬说道。「嗯。」天行剑轻
  • 子衿彦深进入 轰出胜r18漫

  • “不!不会的!朔你一定是在吓我对不对!”维拉爬到欧阳朔身边将其抱在了怀里,左手不停的抚摸着他的脸颊,眼神温柔,就像一个小媳妇在看自己熟睡的丈夫一般。“你醒醒啊!朔!你是在吓我对不对
  • 楚随风的小说 公务员系列小说

  • 比赛开始后这才是冰凌雪第一次正式地看到墨许攸的武魂,他的武魂是龙,黑龙不过在冰凌雪看来可能不只是黑龙这么简单。“不愧是墨大哥啊,我都热血沸腾了”戴圣玄感受着墨许攸传来的威压激动地说
  • 在自己家操别人的妻子 帮你揉大好不好

  • 『姐姐大人!』我记得我应该死了才对啊......『真是的,明明年龄比我还要长的说啊!』原来死之后的世界都是这样啊,那么大概这是声音也是孟婆桑吧『啊,我受不了了!』不过孟婆桑的声音有这么好
  • 和老公朋友的一次 不要叔叔不要这么对我

  • 为什么!为什么啊!咬牙切齿的声音似乎要撕裂开这变得残破不堪的心灵。那双手曾经是如此温柔地摸着我的头,白皙似雪的肌肤,犹如最爱的冬日阳光般的温暖,现在我也握着她纤纤玉指,残余的温度在
  • 快穿何以笙箫默H 你这是在点火 妖精

  • 电话里全都是来自家里的电话,尽管我已经拜托了认识的西餐店老板帮我照看几个孩子一天,但想想就知道,五个孩子对于早上一睁眼自家父亲就突然不见了这件事,当然会感到惶惑的吧。    除此之
  • 扶摇真真让含著红枣靡 大学生内射11P

  • 唐三帮墨白处理完手上的伤口后就开始静坐回忆这里各种药草的药性,为明天独孤博的考验以及之后的解毒做准备,墨白守在他身边,心情却不像他那么放松。他怕独孤博反悔。虽说以封号斗罗的骄傲,多
  • 学长你还没喂饱我啊 好难受…给我

  • “云儿,有了强大的能力,不能够乱杀人哦?”“为什么?”“因为人之初,性本善。”“那坏人呢?父亲说坏人就该杀。”“云儿,人变好变坏是需要过程的,坏人一生下来不一定就是坏人,好人一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