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都市异能 >

玉米地里日小妹 与漂亮岳的爱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醉逍遥

应该是错觉吧?

路长安心里有些拿捏不准,他来到这个世界才一年的时间,不太清楚这个世界上是否存在妖这样的物种。

主要是坊间没有什么传闻,以坊间传闻为自己主要的消息来源的路长安,自然是不太清楚这一点。

“这茶叶我就收下了,或许可以煮出来很好的茶。”

沉思一番,路长安还是收下了这一片茶叶,毕竟除了感觉到了一股灵性之外,这个茶叶本身,就再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了。

“你喜欢就好。”

陆月笙眉眼微弯,路长安收下了礼物,让她发自心底的感到开心,甚至还有淡淡的甜意在心中泛起。

这在以往,是陆月笙怎么也不会相信的事。

哪里有送人珍贵物品,自己还发自心底的甜蜜开心的道理?

只是今日,陆月笙却觉得,自己似乎能够理解那种感觉了。

“我那边问出来阵法的情况了,据说是花岗山的二当家帮忙布置的,那个人似乎懂这个阵法。”

路长安说起了正事,阵法的事情是陆月笙颇为关心的,因为连天山庄这边的事情和魇天教的阵法掺和上关系之后,三年前的事情,很可能就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了。

陆月笙有些怀疑,三年前的事情,是同门栽赃到了自己身上的。

“花岗山的二当家?”

陆月笙沉思了片刻,发现自己对花岗山的二当家并没有什么印象。

“你们现在是要动身往花岗山去?”

“对。”

“那我会跟在后边的。”

和陆月笙说定之后,路长安便是返回了镇子,在镇口看到了收拾好了行李,牵着马车等在那边的封婉清。

“你来的怎么这么慢?”

封婉清双手抱在胸前,语气三分傲,七分娇。与其说是抱怨,反倒更像是撒娇。

“因为动作要隐蔽些嘛,现在我们还不能打草惊蛇。”

路长安的话也不算错,陆月笙的行动是隐蔽进行的,为的就是不惊动那些幕后的人。

“唔......也不是在抱怨你啦,就是......”

路长安解释的干脆,反而让封婉清变得有些支支吾吾,她想要解释自己并不是真的在抱怨,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我知道。”

这幅有些可爱的样子让路长安会心一笑,从封婉清手中接过缰绳,路长安双手一引,做了个“请”的手势:“请大小姐上马车,我们要继续赶路了。”

封婉清松了口气,顺势上了马车。

“小姐坐稳,我们出发喽!”

扬起马鞭,路长安驾驭着马车,离开了七里庄。

片刻后,一道有些鬼魅的身影在丛林间掠过,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稳稳的吊在了马车后边。

花岗山。

在寨主离开后,全权负责山寨中的事务的二当家忽然打了个冷颤,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

“奇怪,我好歹也是先天一气境,怎么会突然感觉有些冷?”

疑惑的喃喃一声,二当家摆了摆手,唤过来了心腹。

“前几日送来的那些孩童怎么样了?”

心腹迟疑了下,随后面色有些复杂的说道:“状态都不太好,他们气血长期亏空,如果再用于七里庄那边的话......”

二庄主也有些沉默,他叹了口气,说道:“那对于他们也都是一种解脱,那些所谓的正道的道貌岸然的家伙,有些人可是比老子都狠。干的这事啊,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心腹面色讪讪,没有接话。

二庄主正想让心腹最后给那些孩子送一顿好吃的,山门外忽然就是响起了一道闷响。

似乎是寨门被人暴力破开了,随后便是有一道女声响起:“花岗山的二当家可在?”

“MD,这个时候有人来闹事?”

二庄主神色微冷,提起身旁的朴刀,就是大步走出了大厅。

来到寨门前的空地上,二庄主一眼就是看到了来闹事的人。

那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周围已经躺下了好几十个山贼,有些还在哀嚎,有些已经动也不动,显然已经断气了。

周围有几百个山贼围着这两人,但是没人敢靠前。

“我就是这里的二当家,你们找我何事?”

打量了下那两个人,发现男的自己看不透,女的是先天一气境之后,二庄主便是忍下了心中的不爽,颇为礼貌的和对方打了招呼。

“你可知金行聚气阵?”

有些冷不丁的,那个男的忽然问了二当家一句。

“什么?”

二当家一脸懵逼,什么金行聚气阵,那是个什么东西?

“不是他布置的,应该是有人顶替着那个名头,帮忙布置的。”

这一男一女,自然是路长安和封婉清。

路长安看得出来,二当家的懵逼可不是作假,这说明当时布置阵法的那个人,并不是花岗山的二当家。

不过这个二当家应该也知道一些东西,七里庄的事情二当家大概率知道,就是不知道那个阵法的名字是金行聚气阵。

“你们来这里到底是想干什么?!如果是打架就直说,我奉陪到底!”

二当家感觉自己被这两个人戏耍了,当即有些恼怒。

“你恐怕不太配。”

路长安看了眼二当家,老老实实的说道。

“好大的口气!”

二当家再也忍耐不住了,山贼出身的他,哪里有什么耐性?

提起朴刀,二当家直接就是朝着路长安砍去。

路长安看也不看二当家,手中软剑一挑。

剑光后发先至,眨眼的功夫,就是刺穿了二当家的手筋脚筋,废掉了二当家的行动能力。

“啊!我的手!”

二当家身子跌落在地,这才是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手脚上的剧痛。

杀猪般的哀嚎声从二当家的口中传出,周围的山贼面色都是变得惨白,有的人甚至是丢下了刀朝着外边跑去了。

路长安眼疾手快,一脚踢起数块石块,击打在了那些想要逃跑的人的身上。

“啊呀!”

惊呼声响起,那些人运气好的,被石块打折了腿骨,栽在地上无法动弹,运气差的,直接被这石子击中了命门,当场暴毙。

路长安从来不是什么圣人,这些山贼身上都有很浓厚的血腥味,没少沾惹人命,所以路长安动起手来也是没有丝毫心理负担。

“我劝你们不要跑,因为我不想这里的消息流露出去,也不想杀太多人。”

剩下的山贼面面相觑,随后不知是谁带起的头,纷纷丢下了手中的刀,都老老实实的抱着头蹲了下去。

从破门而入开始,不过数十呼吸的功夫,一座山贼营寨,便是已然陷落在路长安和封婉清的手中。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公车上的被农民工伦 男友在学校教室要了我

  • 而如今,精金术神就在制造神器马车的时候用上了从“十二辰光”中精炼而来的神通道理。  “十二辰光”之所以名为“光”,就在于修行者在意念中构建出来的意念形态的存在方式。  一日十二时,
  • 男生总说想把我摁在下面 亲爱的 不要 哦

  • “咚咚”两人的拳头在不停的碰撞。我看着越来越慌张的赤炎嘲讽道“怎么了,神明大人,550多年你就长进了这么多吗?向这样你可是打不赢我哦。”随后向后跳了一步。赤炎毫不客气地道,“你的废话
  • 藏獒开了我的花苞 妖精乖乖让我疼

  • 面对众人异样的眼神,黎杨草草收拾了一下东西,狼狈地离开了学生会。走后,众人惊疑的议论声肆起——“啧,黎杨看着挺老实的,没想到会做这种事。”“我晕,这也太恶心了!”“果然是知人知面不
  • 男朋友就压下来 公主被驸马用玩具玩

  • 店员小姐笑得很开心,柊离能从那对眼睛里感觉出来。但是她脸上的那些烫疤和伤痕却破坏了这种美,如果是普通人,很可能要大叫着逃开了吧。柊离就和没看到一样,面色平静地和罗罗娜交谈。而罗罗娜
  • 真实刺激的交换 重生媳妇儿随军做美食

  • 1唱念做打,自是默契无双。然而嬉笑过后,又是一阵难堪沉默。屋里安静得能听见叽啾在屋外发出的悦耳啁鸣。两双明亮的黑眸对视。聂怀桑抿了抿唇,张嘴想要说点什么。魏无羡却先一步截住他的话头
  • 特殊榨精部队小说 单位领导性要求

  • 对方淡淡一笑:“学生皮志双,祖籍通州,有幸与国舅爷一会!”  东果便道:“你是汉人?有什么话与爷说?”  皮志双向庄家问道:“不知国舅爷差了你们多少银钱?”  庄家扬声而回:“纹银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徒儿们放过师傅吧肉肉 啊别在这儿讨厌

  • 在魂魄妖忌全神贯注盯住了门口的时候,另一侧半掩的窗户后面,却冒出了一个人的脑袋来。“哼哼。”发现大家好像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摩根只好咳嗽了两声。“抱歉,我不是有意偷听你们说话的。”刚
  • 他慢慢的挺进了我的身体 总裁吃醋生气挺入

  • 按了门铃后,门锁很快就打开,像是老早就在等待着她的到来。出来迎接她的是金教授,一脸笑容的看着她。尹百拎着箱子进屋,然后回过身抱住门口的金教授。“我回来了........偶妈”内眼角的泪珠顺
  • 用性具玩我 《夹缝生存》小说

  • “小三爷,恐怕你得亲自走一趟。三爷在长沙找了一个人带话给你,不过对方要亲自和你讲。”“三叔留话给我,他出现了?!”潘子事实上也有很多事不清楚,他回答不了吴邪。只是带着吴邪辗转来到了
  • 长途车上被轮上的故事 主人调教性奴打奶光

  • “你们两个小家伙到底是怎么搞得?手还能骨折了?打闹也要有一个限度吧?”血王一边用伤药治疗着爱莉莱雅的手,一边皱着眉头,十分苦恼的开口对着两人说道。“我......我就是朝着丽斯特姐姐她打
  • 一女n男的大肉np 轮死你个贱人

  • 准确地说,他在以另一个人的视角观察。他没有身体的控制权,只能通过这个人的眼睛来感知这个世界。周围的人都叫他阿坤,好像自己“附身”的这个人,失忆了。虽然这个人什么也不记得,吴邪的意识
  • 男主虐胃梗bl胃疼 学弟不要啦太撑了

  • 对于修普诺斯这样知情的人来说,这注定是难以入眠的一夜;而对于更多的如费里伯特和里奇那样尚且蒙在鼓里的人来说,这注定是他们最后可以安眠的一夜。但我早就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了,所以当这一

最新文章

  • 四个男人换着上 1v1h双处甜

  • “泉奈好像对秽土转生这种禁术一点都不陌生。”奈奈一脸好奇的样子。其实奈奈也是真的好奇,这里的泉奈是建村之前去世的,秽土转生明显是建村以后发明出来的禁术,但昨天自己使用秽土转生通灵泉
  • 沦为性玩物的校花 森 和妈妈做活塞运动

  • 纵然秋如风心中甚是焦虑,天还是一点一点的亮了。柳夕一大早得到消息,过来看她。倒是秋如风一见到柳夕,猛然想起,霸刀山庄也在雁门关牺牲了不少弟子,她一时间觉得自己无颜面对柳夕。  她支
  • 左腋下靠近胸口有一股气 在车上和司机在爱说说

  • 大学的男宿舍,本应该很喧哗,但今天是周末,所以大多学生都出去约会(pao)或聚餐(chui.bi)了。所以除了几个单身狗和小透明以为,所有宿舍内基本没人。233号宿舍,从门外,准确的说从楼道就
  • 牛老汉小雪小说 和11个老外滚床单小说

  • “我们应该先看看马尔福先生的情况再做决定!校长!”“米勒娃你应该知道,如果卢修斯闹到学校来的话一定是个大麻烦!”“可是……!?”邓布利多校长带着副校长麦格,以及我们斯莱特林的院长,
  • 女朋友很矮日她舒服吗 拉开拉链直接进入

  • 最后乔治亚王子还是住在了工会里面,不过应娜娜莉和格雷尔家族私军的要求,他们必须住在二楼,格雷尔家族私军住在三楼,该说西岚和拖雷不愧多年的宿敌,那些私军竟然是打着地铺睡的,二楼的任何
  • 玩3p的少妇20p 老婆帮我睡她妈和她妹

  • 青持送她到了闲怡宫门口的时候,她忽然想起了一个早就想问的问题,便又把他喊住了,犹豫好半晌开了口:“太子,你可知这次朱墨来的使臣住哪儿?来的都是些什么人?”青持只说了五个字,却让她呆
  • 舞蹈系校花的奶真大真软 拔萝卜txt在线阅读

  • 安静的接待。厅内有着明显只是为了暂住而刻意粗糙化的布置,气氛有些压抑,让人难以挑起话题。电幕板上只有简短的目的信息,它那瘦削高大的身材挡在事务所爬满尘埃的拱形石库门前,阻碍了轻灵的
  • 乖乖不哭坐下去动一动 把腿张开腰下一沉

  • 谢邂有些懊恼的道:“你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你也不用谢我,我只是看不惯他们人多欺负人少,又以大欺小罢了。”唐舞麟笑了,“我们是朋友了。”谢邂撇了撇嘴,“你交朋友也太简单了吧。我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