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豪门赘婿 >

吞吐跪趴硕大吞吐 谁的青春不迷茫同人晋江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安小志

人生不如意的地方十之八九,人活在这世上总有些事情要放宽心,否则操心这个在意那个,保不齐哪天头没秃,自己就先猝死。

这是我在过去几十年里总结出来的人生道理,但我现在真的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一个宇智波,被人……啊不是,被鬼用幻术耍得团团转,传出去都要给人笑死,还好这世界上没有宇智波这个姓氏,也没有这个家族,否则我肯定要被当成家族之耻,牢牢地记载在家族史册上,遗臭万年的那种。

我是在一间和室里醒过来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和室的天花板,淡金色的太阳斜斜地从窗户照进和室,窗户边的花瓶里,紫色的花朵安安静静地靠在花瓶内侧,紫色的花瓣静静地垂下脑袋。

我眨眨眼睛,转头朝坐在我的被褥边一直看着我的人打了个招呼:“早上好。”

“早上好。”他垂眼看着我,纤长的睫毛垂落,轻柔如蝴蝶。

缘一伸手摸了摸我的脸颊,然后托着我的肩膀把我从被褥里扶了起来。

温热的指尖抵到了我的太阳穴上,轻轻地转动,帮我揉着酸痛的太阳穴。

我老老实实坐在被褥里,享受着太阳穴按摩。

不同于体术和剑术,幻术针对的是人的精神,中了幻术的后遗症,头疼晕眩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脑壳痛算是轻伤,严重的直接变成白痴。

我伸出手,手指抵在缘一的太阳穴上,轻轻帮他揉起太阳穴:“不疼吗?”

缘一摇摇头:“还好。”

我:“……”

我错了,缘一,他从来都不是能用正常人的标准来衡量的。

缘一告诉我,我们现在在紫藤花之家。

这个以紫藤花为家纹的家族曾经遭受过鬼的袭击,被猎鬼人救助之后,只要是有猎鬼人来访,便会无偿招待。

外出执行杀鬼任务次数并不像缘一他们那样频繁的我接触到紫藤花之家的次数也没有他们那样多,但也接触过几次,平心而论,紫藤花之家对猎鬼人的招待真的是非常的周到。

每次到访都回吃到当下最时兴的吃食,去年春天一次外出到访紫藤花之家的时候,我吃了一顿最满意的三色团子,换洗的衣物也会一一清洗干净之后送回到房间里。

我醒过来的当天,身上穿的就是紫藤花之家提供的浴衣,布料柔软舒适,主人家还特地用了熏香熏过,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缘一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活似我是什么国家级保护动物,一个看不住我就原地去世了,“你的眼睛。”

我摇摇头:“我的眼睛,没有事情。”

它早就不会失明了。

“你看到了吗?”我抬起头。

我不确定他看到了多少,我们一族的眼睛,是会随着进化而视力下降,最后走向失眠,这一点,缘一他十有八九是看到了。

缘一的个子比我高很多,如果要直视我的眼睛,他得低下头来。

他低头看着我:“嗯,我看到了。”

弟弟把眼睛给了哥哥,最后自己走向了死亡。

“我的眼睛不会像斑和泉奈的眼睛一样。”我告诉他,因为我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也不是不一样。”

我的手不自觉地摸上了眼眶:“我的眼眶里的眼球,是我父亲的。”

至亲的眼睛。

那个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的混蛋老爹,自己一个人承受了所有,自以为是地为我好,自以为是地把眼睛给我,自以为是地逼着我对他拔刀相向,自以为是地死在我的刀下。

他是最好的爸爸,也是最混蛋的爸爸。

多数时候我都不愿意提及他,他是我一生最大的阴影,也是给予我一生祝福的人。

宇智波从来不后悔,即使一路到了死,也不会后悔。如果让那个混球老子反省他做的混账事,他估计也不会好好认错,而是理直气壮地说我弱鸡,还要他放水,然后我气得会一刀砍上去,再然后我们两个会直接打起来。

这也是我们父女两个人从来都合不来的原因。

“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我曾经在那个淅淅沥沥的雨天,吼得撕心裂肺,像是一头受伤的狼,我质问他,我发狂地向他吼叫。

但是无人回答我,因为他已经如愿了。回荡在山谷里的只有淅淅沥沥的下雨声,冷冷寂寥的风呼啸过山谷,发出哭泣一样的“呜呜呜”的声音,混杂着雨声,还有我的嘶吼。

半截断掉的刀刃插在泥土间,雨水混杂着上面的血水冲刷到泥土表面,顺着雨水在地表流淌,空气里都是血腥味和铁锈的味道。

我在那个雨水淅淅沥沥的夜晚吼得撕心裂肺,冰冷的雨水打在身上,冷彻心扉。

给我莫大的祝福,亦是给了我最大的阴影的人。

“你……会讨厌我吗?”我还是忍不住抿了抿唇。

缘一伸出双手捧住了我的脸颊,同样温热的额头抵到了我的额头上,气息温热,近在矩尺。

“歌,很辛苦吧。”他说,“歌一直都在害怕自己的过去。”

我任由他这样捧着我的脸颊,抵着我的额头。

很多时候,我都会像是藏着自己肚皮的野兽一样,死死地藏着自己的过去,不让人看到一点点,不让人接近,自己也不接近别人,任何时候都紧绷着神经,不肯放松。

可是现在,我觉得我可以放松了,起码有他在我可以放松,放肆地露出自己的肚皮。

我伸出双手,踮起脚尖,抱住了他的脖子,把脸颊埋进他的颈窝里。

“已经过去了。”

醒过来的当天,临近中午的时候,我走出了房门,就看到庭院里开得正盛的紫藤花,紫色的花朵像是瀑布一样,从树冠上垂落下来,在风里轻轻摇曳。

树下站着一个女孩儿。

看清楚女孩的脸的时候,我一愣。

对方也矜持地向我问好:“日安,歌小姐。”

“日安,栀子小姐。”我点头轻轻回礼。

“可以邀请我进去坐一会儿吗?”栀子花一样的女孩挽起耳边垂落的碎发。

“请进。”我说。

紫藤花之家的老人家贴心地给我送了一壶茶,新鲜的紫藤花茶,配上精致的茶点,整整齐齐地被盛放在托盘里。

年迈的老人家对我们欠了欠身,我向她道了谢,她就退了下去。

我提起茶壶,翻开茶几上倒扣的茶杯,给坐在我对面的女孩倒了一杯茶,茶水从壶口倾泻而下至茶杯,我把腾着热气的茶杯放到了她面前。

女孩矜持地道了谢。

“歌小姐。”女孩子突然开口,“你有一双非常好看的眼睛,像是黑曜石一样。”

“你……恨我吗?”我问她。

那只鬼是在一年前来到稻木村的,它很聪明,和平时那些见人吃人的鬼不一样,它懂得利用人类的贪婪,还有那近乎疯狂的求生欲。人类把同类作为食物献给它,它则靠杀人劫掠人类的财富作为报酬。那些无论是报酬还是鬼的食物,都无法满足双方,所以它选择了进一步利用人的贪欲,于是有了能实现所有愿望的“梵音极乐女神”,于是有了不会再回来的信徒,于是有了葬身鬼口的人。

鬼死在我的刀下,这也证明了稻木村不会再富有,自这以后,会也会慢慢变成那个以贫穷闻名的村子。

我毁掉了一个村子的最辉煌的时候,所以村民恨我,这是理所因当的事情。

但是我不后悔,毕竟我也是被他们送上祭台的祭品之一,就算要死,我也不想被鬼吃进肚子里作为人生的终结。

栀子摇摇头:“我不恨你。”

“我一直以为,保佑村子的神明大人是个温柔的神,但是它却是吃人的鬼。村子里的人明明知道,却依旧奉它为神明。”栀子低头看着茶杯,蒸腾的热气在杯口氤氲出一片湿润,“这样的村子,建立在别人的尸骨之上,迟早有一天会迎来它的报应。”

“歌小姐的出现,不仅是报应,还是救赎。”栀子突然抬头看着我,眼睛明亮清澈,“歌小姐并没有杀了村子里的人。”

我放下手里端着的茶杯,杯底轻轻磕在茶桌上,发出一声细微的轻响。

我告诉她:“如果是十多年前的我,会毫不犹豫地把整个村子的人都屠杀殆尽。”

我直视她的眼睛,告诉她,我并没有在开玩笑。

可是栀子只是淡淡地笑了,她说:“可是现在的你没有。”

栀子告诉我,说我是个温柔的人,不管别人怎么认为,她就是这么认为了。

我是她口中那样的人吗?我否认了,而且一再强调我不是她口中那样的人,可是小姑娘就倔强地坚信她所认定的事情,我懒得跟她争执下去了。

“那么,愿真正的神明大人保佑您,歌小姐。”女孩的双手伏地,额头轻触地板,“我很抱歉,我是如此的无知,村子里的人们做了如此不可饶恕的事情。”

我垂眼看着她:“你不用如此,如果真的要赎罪,在你以后的岁月里,静静等待报应的到来就可以了,人在犯下罪过的那一天,报应的日期也随之定下,不用担心你的报应不会来。”

栀子抬起头看着我,露出一个清纯的笑容:“歌小姐,果然很温柔。”

我:“……”

你们这些人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

温热这个词汇跟我搭得上边吗?

一看就知道八竿子打不着!

栀子走后没过多久,缘一才从外面进来。

我毫无形象地像条死咸鱼一样趴在地上,抬头看了他一眼,他站在门口,看着死咸鱼一样的我,一时之间也没说什么话。

我翻了个身,睁大眼睛看着他:“我像是她说的那种人吗?”

缘一什么都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我又翻了个身,起身正对着缘一,认真地看着他:“我觉得不像。”

“我觉得像。”缘一的嘴角弯起一个浅浅的弧度,浅得微不可见。

但是我注意到了,宇智波的眼睛可不是白瞎的。

我撇了撇嘴,嘟囔:“到底哪里像了?”

你们是不是瞎?

我又罩着地板躺下了,缘一走过来,在我旁边坐下来,比几年前长长了不少的马尾垂落在我的眼前。

我伸手就抓住了他的头发,气鼓鼓地说:“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心里在想什么了。”

缘一沉默了一会儿,认认真真地问我:“歌的年龄……是不是比我大很多?”

我一愣,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伸手捏住他的脸颊,用力往两侧扯,有往里挤,龇起牙齿,恶狠狠地说:“小伙子,没人告诉过你,不要问一个年纪已经已经年过七十的老婆婆的年纪吗?”

老实人缘一认认真真地告诉我没有,整个人人畜无害到极点。

我:“……”

……靠!

我气结,放开了他的脸颊。

我转过头去不想看他,整个人的身体却猝不及防地腾空而起,视线一转,我看到的是缘一的发旋。

我下意识地抱住他的脖子,睁大眼睛:“你干嘛?”

“举高高。”缘一认真脸,“你不高兴了,举高高你会高兴。”

我:“……”

滚犊子!

你在幻境里还举上瘾了?

“刷拉——”一声,纸门被拉开,还伴随着一声气势十足的“失礼了”。

红黄色的头发明亮如火焰,猫头鹰瞪着炯炯有神的眼睛,保持着拉开门的姿势,站在门口。

缘一抱着我,眼睛看向门口,我盯着焱寿郎,焱寿郎目瞪狗呆地看着我们两个人。

空气一瞬间安静得可怕。

“十分……抱歉!!”

原地下趴,双手撑地,动作一气呵成,同时一瞬间爆发出一声大吼,惊起庭院里栖息的鸟。

我眼角抽搐,拍了拍缘一托着我腰部的手,示意他把我放下来。

“缘一……”

几声脚步声之后,熟悉的马尾,菱形纹路的和服,腰上佩刀的斩鬼剑士出现在门口,抬眼看到弟弟之后一时间也愣住了,脸上严肃的表情一时间也挂不住。

缘一:“……”

我:“……”

焱寿郎:“……”

严胜:“……”

严胜:“……抱歉。”

我:“……”

你们有完没完?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不顾她隆起的肚子 青梅竹马军婚宠文大院

  • 我叫逢林,16岁。住在山乡山之馆……咳咳。阳光洒落在我的床上,光线就像天然的闹钟一样,我整理了下仪表就爬梯子下楼了,我一下楼就看见一坨铁条在我面前用土下座的方式,可把我吓到了,我戳了
  • 浑圆肥美黑森林 姐姐晚上喝多了

  • 预警一下,这个故事啵啵超奶,奶化的那种,姐妹们看之前有个心理准备哈——“洛阳下雪了。”助理的声音忽然进来,叫回了肖赞飘远的思绪。他其实早几分钟已经看到,但还是“嗯”地应了一声助理。
  • 锦玉良缘天后归来 前夫见面睡我

  • 萧允终究经历少了,哪怕是上辈子加一起在感情上也是一片空白,说白了雅妃的突然矫情不过是醒悟了一些自己可能微妙的对萧允起了什么心思而已。气氛有些尴尬,雅妃到底是在商业大手,快速收拾好心
  • 男男孕夫虐孕灌水 蒙上眼睛做到一半换人

  • 听说有大人物前来讲道,但在大人物到来之前,汇聚到一起的天之骄子们,却也并不是静静等待。毕竟天骄汇聚的这么齐全的时候,还是很少见的……石昊性格疏朗,很快就和秉性相投的人打成一片,嬉笑
  • 啃咬她肿胀的乳尖 霍庭川叶时笙完结版

  • 看出范依已经耗尽力气了,但是还是什么都没说跟着他继续走。他能理解她想要尽快走出去的心情,但按照她现在这样的状态再走下去,估计还没出去人就不行了,于是在确定还是安全的之后,他强制拉着
  • 两女一夫双飞 相逸臣伊恩太紧了

  • “非法人体试验,为何会存在?这种丧失人性的试验是如何通过审核的?”“所谓的超级生物原来是惊天骗局。”“人权何在?这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自从那个名为“死神”的杀手接受人体试验的视频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约会放屁视频 难耐 压 红 娇 埋 研磨成章

  • 所有人都陷入了惊讶之中……但很快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另外一个在擂台上的人。观众开始议论纷纷……“他是谁啊?怎么没见过?”“我看着他好像有点眼熟。”“他好像是陈雨婷从召唤圈里召唤出来的那
  • 老师涨奶叫我帮她喝 男主高冷禁欲

  • 车里的气氛却沉重的快滴出水来。曼春和明楼坐在后座,她很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明楼,她都能明显的看出他现在心情十分沉重。是南田掌握的线索和他有关么,她有些敢问又不
  • 都市双飞美妇 窑子开张了v文章目录

  • 近些日子庄崇澜一直在徐家店铺里帮忙,乡民们看在眼里,多少猜到庄崇澜是要入赘,一时间谣言四起。    庄崇澜没有近亲,只有一个住在隔壁村的姑母。    姑母足不出户,听到消息已是几个
  • 老师你的尿太好喝了小说 网调室内羞辱任务

  • 曹得安入宫时才九岁,他并不是一进宫就伺候太子的。在宫中待了快一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被当时先帝身边的太监总管注意到,因赏识他的机灵,遂带在身边亲自教了半年,然后才被安排到太子身边。太子
  • 男朋友中途换人了 楚妃吟一只繁缕全文阅读

  • 莱恩公国王都北郊,有一片公墓,这里便是刘文娟准备好的“狩猎场”,当然,独自一人同时对付死亡使者赵月涵以及神秘莫测的李应雄自然是不明智的,更何况,这次出任务的本来就不止她一个人。然而
  • 叔叔不要舔我的下面好想要 啊妾身啊好棒

  • 扶着墙一步三颤地走到了房间的外面,吕贾龚棋费力的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离迟到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背靠在墙上喘着粗气,渗出的汗水瞬间就将墙壁荫透。尝试着离开墙壁走起来,他却只发现了自

最新文章

  • 高冷禁欲受被各种play 小东西,跪着含着它

  • 小清人虽小,却是个手脚麻利的丫头,不仅帮程曦照顾福元还帮我料理家务,牧先生教辰儿读书她偶尔得了空还在窗子下面偷听一会儿,牧先生见了干脆将她叫进屋去,嘱咐她一有空就可以去听。我本想既
  • 好硬好深再深一点m 受身体里长期放着道具

  • 做了元子均多年的女婿,对于尚书府的密室他还是很清楚的,自己也来过很多趟,但却从没见过戒备这么森严的守卫。若不是有上辈子的记忆熟悉地形,再加上身手还算不错,宇文护绝对不可能在这样的防
  • 好大好深啊别停3p 李洁的一天四十三章

  • 雪女看着奴良理久说:“我会一直呆在少主身边,一直守护着您的!”“话说雪女,你们是一出生就会使用妖力的吗?”奴良理久看着雪女好奇地说。“不是啦,也是学了挺久才会的...欸嘿嘿嘿”“这样
  • 挺入好深粗嗯游泳池 忍着点拔出时会有点疼

  • 海滨路近海岸的水深其实只有三十米左右,同时海面也相对平静,浪虽有,可是却不显凶猛。如果水性好的话,是完全可以自行游到岸边的。可双眼失明的李灵霄,从「走马灯状态」中清醒过来之后,虽然
  • 啊哦用力操快点 热铁搅弄子宫

  • 差点滑到,并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这背后表达的特殊性,让悠田非常的担心。不会真的人,偷偷摸摸潜入了自己的家中吧。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像悠田家这种普通人家,家里根本不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存
  • 校服 蓓蕾 揉捏 讲述我与女友啪啪

  • “小京,你的国中以后怎么好像还是很闲啊,每周都有空回来。”嘉儿见小京又来学校报到了,便笑道。  “我不是听说今年有球赛嘛,当然不能错过啊。”小京穿着国中的校服,也显得成熟了不少。“
  • 宝应十大混子 老师我哪里痒你帮帮我

  • 那猴子精扫视一下柳梦昕,只不过是一介女子而已,能干什么呢。况且美人计是对他无效,是无法让它泄露自己机密的。“柳姐姐啊,不准对一只猴子用美人计啊。”“呵,需要吗?”柳梦昕轻笑着,凑到
  • 作者玻璃上的全部小说 冷少辰口舔童若

  • “于是,美人鱼就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完了,睡觉吧。”讲完自己改编的故事,羽由盖上被子合上了眼睛。姆……明明还那么早。最近羽由总是老早的就睡觉了,也不多陪陪我。我坐在床上一如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