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豪门赘婿 >

好紧好爽再深一点在快 我和寡妇房东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醉逍遥

“直到我们被赶出来,哈利还在昏迷,我真有些担心她。”无意识地用羽毛笔戳着纸面,不难让人猜到这人的焦急。

“不用太担心,若真是按校长说的,哈利只是断了几根肋骨。这点小毛病我们优秀的校医用一晚上,就可以给她接好,不过卧床静养是必不可少的。”一边安慰着焦急的人,一边客观地分析。

“那么我明天上课前去看看她,真的谢谢你里德尔!”因为羊皮纸上的话,心中的焦急得到缓解。

“这没什么,该感谢的是我,你不仅没有直接把我当做什么邪恶的东西销毁,还愿意和我交谈,我真该谢谢你。”一改平时的严肃,难得这句话后,出现了一个笑脸。

“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谢谢你。时候也不早了,明天还要早起,再见。”写完没有等待回答,就直接和上本皮。

小心地的把刚刚的本子收好,便离开准备洗漱就寝。那人刚离开,那藏本子的地方溢出一道绿影,慢慢地绿影显现成一个英俊的少年,只是这少年有些透明好像幽灵一般,但却有不同,因为幽灵基本上都是灰偏白,他却不一样,虽然有些透明但他身上的颜色很鲜明。他比那夜的皇北星还有存在感,若不是因为他身.体有些透明,还以真的有人在那里。

“小小年纪就防心这么重,和她相处这么久只能到这个程度吗?”试图用手触摸一旁的书本吗,却徒劳地穿过。“这孩子潜力不错,只是单纯和我聊聊就可以达到这个地步,要是把心敞开就会有更好的效果。可是这么久都没有什么进展,真是令人着急。偏偏又是这个时候,有混蛋动了我的东西。”

从‘交谈’中里德尔知道密室被某人打开了,这让里德尔有些动怒,那里面的东西在这个时代是他的所有物,他不希望有人染手。而且他怕那人最后得意忘形让人发现那里,那样谁也保不准他们会对他的东西做什么。

这么想的里德尔觉得明天开始,他要想办法对他的‘主人’下手。正在制定计划的里德尔突然想起那个老被提起同时也是他‘前任主人’的哈利,再一想她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里德尔还是放弃自己的计划。毕竟自己的‘主人’和哈利比较亲近,若是发现异样,然后再次找到自己就麻烦了。那次逃过去全是因为哈利的掉以轻心,才让他有机可乘能逃出生天。从哈利行为上来说他清楚,哈利知道什么,所以才想要把自己毁掉。若是再次落入哈利手里,她肯定会毁掉自己,而且是不择手段的。

“没关系慢慢来,虽然蛇怪珍贵,但也不是没有别的,现在我还是养精蓄锐的好。”想了想里德尔化作一缕烟雾会到日记里。

+++++++++++++++++++++++++++++++++++++++++++++++++++++++++++++++

左腹的钝痛让哈利转醒,虽然已经是深夜但被施过魔法的蜡烛,已经为整个房间铺上一层橙色的薄纱,没有太明亮也能让人看清房内的一切。一边用手按压着左腹,哈利一边皱起眉头。【这完全出乎意料,看样子决斗是输了,不知道卡汀娜会提怎样的要求……】感到身上的的视线抬头看去,见到意料之外的脸庞,哈利有点吃惊,再看那脸上带有的微微愤怒,哈利的嘴角不自觉地抽.动,想想也是发生那样的事,这人不找自己才奇怪。

“爷爷,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吗?这样对身体不好……”因为邓布利多越来越锐利的眼神,哈利的声音慢慢变小,但还是想要转移邓布利多的注意力。

“今天的再发生几次,我就可以一直睡下去了……”邓布利多的说让哈利脸色变得不太好。

“哎呀,我也没想到卡汀娜那一拳有那样的力量,要不我肯定会躲过去,呵呵……”哈利一边干笑一边挠头,尽量装出一个粗心大意的孩子难为情时的举动。

“薇洛菲尔不久前和我说过话……”淡淡地拆穿哈利,让哈利本来就有些僵硬的笑容,变得更加僵硬。

走到哈利面前,邓布利多慈爱地抚.摸着哈利柔顺的黑发,语气中带着浓浓地宠溺地说:“我知道你在策划着什么,对于你的行动,爷爷我一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爷爷不想让你友谊让自己的身.体受伤。虽然知道你将来会遇到危险,会受伤,但爷爷不希望你以伤害自己身.体为代价来得到什么。有时候试着依靠一下我这个做爷爷的,毕竟爷爷还是有点本事的,不要总自己一个人担着……”看到哈利紧抿到有些泛白的嘴,邓布利多也不再深入这个话题。“这个问题我以后再说,通过薇洛菲尔的话我知道今天这种结果是你自己做的,所以我想知道你到底打算着什么?”当然邓布利多指的不止这一件事,他更想知道哈利到底要做什么,自从哈利作为霍格沃茨的学生正式在霍格沃茨就读开始,他越来越看不明白这个孙女在想什么。

垂下眼睑让人无法读到自己的眼神,哈利带着郁闷的语气说:“这个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只是想让自己带一点伤,然后打败卡汀娜。毕竟卡汀娜是级长,我不想她输的太难看。那个契约你也看到了,我可不想开个可以让人任意填写的支票出去……”【对不起爷爷,我的打算还是不能告诉你。毕竟虽然我可以‘预知’会发生什么,但这‘预知’的内容我都记得不太清楚,就更不能告诉你了。况且现在变化这么大,我都不知道有多少东西会和我知道的一样,我又怎么告诉你?】

看着哈利虽然有些虚弱,但并无大碍又不愿把自己的打算说出来,邓布利多知道再留下来也没有意义,嘱咐哈利好好休息后就离开医疗室。接着庞弗雷夫人进来,强迫哈利喝下慢慢一大杯魔药。看到哈利喝完魔药不一会就昏昏沉沉的样子,庞弗雷夫人无奈地笑了笑。邓布利多特别嘱咐,让她给哈利的药里面加些安眠作用的药,理由是哈利会在半夜偷偷溜出去。“哈利,不好意思了,校长发话了,作为一个小医生我只好听从。”留下这句话,庞弗雷夫人就退出房间。

随着木门关上时的‘啪嗒’一声,病房变得寂静,这时本该因为药力作用而沉睡的哈利,却缓缓地睁开眼睛。“爷爷,你忘记让庞弗雷夫人加量了……”捻手捻脚地穿戴好,哈利悄然来到门前,在确认外面没有动静后,拉开门哈利迅速窜出病房,并且保持相同的速度离开医务室。

确定已经到达安全区域,哈利靠在墙上右手捂着左腹,大口喘着气汗珠顺着额头滑下。“果然是高估自己的身体了……”深深叹口气迈开稍微有些蹒跚的步伐,哈利向二楼的女厕所走去。

“不出所料今天不会有人。”看到没有巡视的人,哈利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走到那个特殊的洗漱池前,哈利调整了一下声音:“开门。”(蛇语)随着微微的轰隆声,眼前出现一个漆黑的大.洞,潮湿的气息迎面扑来夹杂着一股霉味。“还好,本来以为会臭气熏天,这个情况还行。”一边这么说着,哈利一边解下眼罩,比迷人的墨绿色的右眼,还要惑人的紫水晶的左眼得以重见天日。这么做当然不是为了看清东西,对于哈利这个特殊的左眼来说有没有眼罩都不影响视力,取下眼罩的原因是为了遇到危机时刻,能快速取出左眼中的魔杖。

“但愿那家伙好说话。”(中文)抬起左手施了一个‘荧光闪烁’向里面望了望,看着看不到底的前路哈利留下这么一句话就纵身跃下。

+++++++++++++++++++++++++++++++++++++++++++++++++++++++++++++++

“嗯?有人进来了……不是那个自大的家伙……”(蛇语)阴暗的一角,一个巨大的身躯发出令人不舒服的‘嘶嘶’声。“不是他……还是不要见了……谁知道会不会又是一个对我指手划脚的家伙……”(蛇语)接着巨大的身.躯向更深的地方移动,虽然它的身.体无比巨大,但在这移动的过程中和普通的蛇一样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没有想到这路比想象中的还要难走,道路上充满苔藓加上苔藓上薄薄的一层水,整个路都奇滑无比,这让身体状况本就不太好的哈利举步维艰。“坚持一下一会儿就到主殿了……”一个趔趄让本能地扶向一旁,手上滑腻的触感让哈利一整恶寒,但又为了能稳定重心,哈利只好继续扶着墙,强忍自己心里的不舒服感,哈利只好不断安慰自己,等到了主殿一切就好了。到时候再和那蛇怪达成协议后,让蛇怪把自己送回去。

行走了很久,就在哈利忍不住要吐的时候,主殿的入口出现在她面前。看着那个像是一个做工优良的地下水井盖子的入口,哈利竟然觉得这入口做得还蛮有品味的。开门的指令发出,‘井盖子’刚开到够一个人进去的时候,哈利便‘嗖’地钻进去,这速度比哈利从医务室溜出来的速度还快。

站在巨像面前,哈利深吸一口气,洪亮的声音响彻整间主殿:“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宠物啊!出来吧!哈利•邓布利多•波特要和你谈谈!”

五分钟过后,一个无比郁闷的声音再度响起:“这死蛇怪怎么到处乱跑?来不及了,马上天就要亮了……该死,这鬼地方我还要再来一遍吗?!!”(中文)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老爸让儿子玩他妈 下面流水了受不了小说

  • 今天任雪儿为塔塔专门定制的棺材终于送来了,当送货员听说这副棺材是要当做家具摆在家里时差点没吓晕过去。“冒昧的问一句,你家里真的住着一个吸血鬼啊?”“嗯?”任雪儿微微一愣,前段时间这
  • 总裁中药一直做 女配又娇又软免费阅读全文

  • 听贾琏说完来意,林如海倒是没什么反应。他道:“我这病,看过多少名医神医,实在是油尽灯枯之相,回天乏术。不过,那位花七公子倒真是个细心良善的孩子。你们是如何认识的?”贾琏来找林如海,
  • 自闭少年饲养手册 大学艳史第二部

  • 右手提着新鲜的番茄左手提着一大块刚切下来的牛腩,穿着春季卫衣的风彻空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空气中隐隐的燥热让他觉得背后都有些出汗了。眼前这个脑袋真像个番茄。空一时间脑袋兜风,盯着眼前
  • 老师拿丝袜夹得我好爽的 厕所里林蓉拿着半截黄瓜

  • 魏无羡传林拂叶而入,只见有个身穿白色轻衣的少年站在那里,对着前方的一只靶子拉弓,放弦。这少年的侧颜很是清秀,拉弓姿势标准且漂亮。那只靶子上,一点红心里已经密密麻麻地扎满了羽箭。这一
  • 我和漂亮的表姝 支书玩村花

  • 机械声再次响起,“一次性法器,太阳能电灯泡,积分5k。”观众看到屏幕上红字标记出来的太阳能电灯泡,顿时笑翻了。【太阳能电灯泡,在白天能够发光的太阳能电灯泡?】【是没有光就不会亮的太阳
  • 在她体内疯狂律动总裁 奶好涨,快来吸,痒受不了

  • “虽说冬天才过,但是果然还是很难找啊。”真木有些无奈地走在小路上,扫视了一下周围,“话说回来,最近这些乱七八糟的小妖怪是不是变多了?”真木看着那些悉悉索索地悄悄扒开草丛,自以为看不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恩好大好硬好爽公 谁在水里做过爱好不好

  • 办公室的气氛瞬间安静。全咒术界都知道五条悟拥有「六眼」,他的那双苍蓝色的眼睛能看穿世界上近乎一切的伪装。而且虽然他性格极度恶劣,恶作剧本当上手,但——怀疑一个人是不是「人类」,这已
  • bl文红肿外翻合不拢扩张 太美了惹人爱快穿栖安

  • 风隐愿娶,小玉愿嫁,两厢情愿的事,鸳鸯未成却有人出来棒打。一大早就有个丫头来,说过几日就是白云洞洞主的生辰,请小玉小姐画一幅花鸟,能彰显未来少夫人的气度就好。哪彰显不出气度的岂不是
  • 男主给女主刮毛h 宝贝我想在这里做

  • 南希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重回霍格沃茨以及今年可以参观霍格莫德的喜悦被冲淡了。因为斯内普夫人的事情,莉莉和南希的整个旅途都很沉闷。中间劫盗者四人组来找过莉莉,尖头叉子开口闭口的鼻涕
  • 求大龄保安 校花黄若希小说

  • 不过在离开之前令妃警告了太医,不准他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太医自然没有不答应的,他们全家的小命都系在令妃身上,令妃说什么他哪里敢不从。离开的太医并不知道令妃砸了自己宫里的很多物件,当天
  • 为夫献身梦如 师兄好大不行

  • 掌声中,大家把位置给子虚真人让了出来,顾一楼道:“还有其它的先生,子虚先生能否替我们请一下呢?”    子虚面无表情,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咂吧咂吧,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道:“嗯,还不错
  • 肉宴(H) 小尼姑酥乳

  • “微微,这里环境不错嘛。”云墨薰看了看周围,干净还略带古风,比起别的网吧,简直不要太好!“我也这么觉得,我先上了。”微微赞同的点点头,戴上了一旁的耳机,云墨薰决定先欣赏一下这里的设

最新文章

  • 太后怀孕要生了 全身瘦屁股大的原因

  • “该去做饭了。”快到中午了周雅婷才不慌不忙地从衣柜中走出来。“大姐你总算是出来了,这门怎么打都打不开快憋死我了。”站在门前的我就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看向睡眼惺忪的周雅婷。只要周雅婷没
  • 双飞两少妇 想要吗乖说出来就给你

  • 洛祺转头看向后面,那人正是炽火学院的火舞。唐三皱着眉头看着她开口:“有什么事么?”火舞几步来到他面前,一直走到距离唐三只有不足一米的地方才站定。火舞凝视着面前这相貌并不如何出众,看
  • 孽海花小说 婶让我进入她身体

  • “不是平野小姐哦,是我。”结月从一棵树后面走了出来,目光沉沉地看向今川裕一:“你应该是知道的吧,你姐姐平野丽的前男友,是一位交往了很久的中国人。”“所、所以呢?”今川裕一有些错愕。
  • 壮汉合集高H 谢欣的大狼狗老公

  • 坐在南贺川边支着下巴看着波光粼粼的河面,泉奈随手从身旁的地面上捡了颗石子丢向了水面。那颗石子“噗通”一声直直扎入水中,很快便沉了下去。身后的草丛传来了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然后是熟悉
  • 狗狗把我舔尿了 老婆死了才后悔免费

  • 天色逐渐浮现出鱼白,一抹阳光照进了古德森林里,透过层层树叶撒下浪漫的光辉。【站住!】微雨用魔王真言,让一只野猪猛然的停下了脚步。然后,微雨在迪雅的眼神注视下,拿出他的灵狐短刀,给予
  • 拧着奶头粗口调教 高考后母亲发生过系

  • 火锅专题已经由跟细细同一组的其他同事完成了,这次的选题是老城区早点。作为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N市有着独特的饮食文化,早点虽然不如武汉、西安那样连吃一个月不重样,但也独具特色,让人百
  • 警官性奴调教羞耻工具 我拍写真丈夫出去买烟

  • “我不用你救!”    “请你救他!”    两声完全不同的声音,却同时响起。    窗外窗内,两个同样吃惊的脸孔。柳轩一骨碌爬起身来,就大声地喊:“娘子,你疯了!难道你没有听到她
  • 我的妖孽父皇全文免费 交换 美妇在男人胯下哀求

  • 培养舱中,香川莺游缓缓地将双手交叉在身前,静息,而后凝神。然后闭上了双眼,而世界,也仿佛在这一刻黑黯。无数不可名状的苍白色血线从少女的身体中流出,向着四周飞散,而有些丝线则团聚成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