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豪门赘婿 >

老师轻吮乳尖 总裁书桌play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华生

我和林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的什么呢,我也说不好。那时候我家老爹还在位,她家老爹也是风头正盛的时候,她老爹是真有能耐,是老三届那一拨,下放到北边做过知青,吃了不少苦头。77年恢复高考,她家老爹的成绩是大红榜上数的上号的前几名,实打实靠自己实力从下面拼上来的。不像我老爹,要不是我爷爷当过红军,立过军功,哪有老爹什么事。我爸这个人虽然不刻苦,高考好悬没高上,但很尊重文化人,两家又住邻居,所以走的进,她老爹年纪比我老爹大,我爹算是无法无天的了吧,见面还会叫她家老爹一声大哥,而我则叫她老爹做大爷,特别的亲。

那时候我们还小,我常听我爸妈叨叨,说我妈和她妈是前后有的孩子,约好了娃娃亲,要是一男一女,说啥都得封建家庭包办了。要说事情也是怪,那时候没有B超,男孩女孩都得猜着来,林家妈妈从怀孕到妊娠反应来看,怎么看都是女孩子,我家妈妈从肚子形状到后来的迹象来看,怎么看都是男孩子。进产房的时候,护士还打着包票跟我妈说肯定是个男孩,给我爷爷乐的呦,我亲大爷家也就一个孩子,是个女孩,也就是我堂姐唐木星。全家盼星星盼月亮的想要一个小子,没想到产房传喜讯,我一个嘹亮的啼哭,女娃落地,怎一个意外了得。产房门外的玻璃心算是碎了一地!我爷爷顿时的,热泪都盈眶了。要不是身居高位,得强守着节超,非得把产房拆了,生挖出个男孙不可。

改革春风吹满地,盛京人民很争气。计划生育政策如晴天霹雳一般,彻底粉碎了我家爷爷的男孙梦,没有男孙的我爷爷,一个眼红一个急眼,把我当孙子养了。从小给我买机关枪,玩大坦克,弹玻璃球,拍票起,男孩玩啥我玩啥,男孩啥样我啥样。

我爸妈明白老人家的遗憾,也就由着他了,也不知道这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反正我后来若隐若现的男孩气,打那时候起,就显出了苗头。

林边小我两个月零几天,都是冬天出生的孩子,我是冬天头,她是冬天尾,她生日小到差点进来年腊月去,所以年龄上很吃亏。我家爷爷说女孩子冬天出生身子薄,所以排字为木后面跟阳,正名唐木阳。至于林家爹娘怎么想的我就不清楚了,林边!我小时候死活不明白,老追着林边的屁股后面问,林小边,你爸为啥管你叫边?谁家孩子叫边啊?边边角角,听起来爹不亲娘不爱的。林边每次听完就瞪我,然后幽幽的问:“唐木阳,你作业还想不想做了?”我原本撩闲撩的兴致勃勃,一下子就没电了。我成绩不好,作业啥的都得靠她,她继承了她爹的高智商,我继承了我爹的无法无天,不承认都不行,遗传,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想来那时候还是小,等后来在国外的时候,我想家的时候,翻《全唐诗》,偶然看到诗人修睦的,林边落江徼,风起雨翛翛。才恍然明白她的名字有多么的诗情画意,可惜,那时候的我,已经没办法给她说这些心情了。

我们俩上的一个幼儿园,一个学前班,小学一个班,初中一个班,高中本来不是一个班,她统招我自费,肯定分不到一个班,我开学前跟老爸嘀咕两句:“老爸,我跟林小边不是一个班唉!”我爸让梁秘书一个电话给校长打过去,就又一个班了。班主任挺懂事,前后桌的坐了三年,她第三排我第四排。开学第一天,她回头看我,说:“我怎么还摆脱不了你了呢?”

我说:“咱俩不是双胞胎么,你怎么老惦记着甩了我?再说,不跟你一班,我作业抄谁的去?我考试靠谁?”

她瞧了我一眼转过身子没吱声。

她从小就好静,面上总是淡淡的,不像我,从小就不是老实孩子。初中时我和她一起看古装剧,台词里听到一句话:静若处子,动如脱兔。我文化浅,没明白什么意思,就问她:“这话什么意思?”她看电视看的入迷,不爱搭理我,就说:“自己查去。”我还真就翻《辞海》把这话查出来了,我就点着《辞海》跟她说:“这话肯定不是说你的,你是静若处子,动也如处子。”处子这个词,小时候听起来算是流氓词!她气急,恨恨的看了我一眼,学着前几天刚背过的《木兰辞》,张嘴就来:“是,双兔傍地走,也辨不出你的雌雄!”

我也不背书,不知道她说啥呢,明知道她说的不是好话,也回不了嘴,吃了闷亏。所以,其实就算是我撩的闲,最后吃亏的也还是我。

至于为啥说我俩双胞胎,就是因为两家关系好,我俩又一起长大,大人买衣服总是带出两件来,她一件我一件,小时候不懂事,家里给啥穿啥,穿出去俩小孩衣服鞋子一样一样的,好事的路人都会过来问一句:“是双胞胎不啊?”我妈喜欢林小边喜欢的什么似的,每次都喜洋洋的说:“是啊是啊,是双胞胎。”后来,也就是高中以后吧,她莫名其妙的就开始忌讳这些了,每次出门前都看我穿啥,要是一不小心撞衫了,她肯定回去换去,要不就逼着我换衣服,就没在穿一样过了。我打小就闹不清她想啥,她有什么心事也都不说,问急了就跟我翻脸,老翻脸多没意思,这些有的没的的事我就顺着她来。以至于后来同学都问我:“唐木阳,你怎么那么怕林边?”问的我都可不好意思了。

我曾天真的以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虽然她偶尔欺负欺负我,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她计较也就算了。夫子不是都说了么,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她肯定是个女的,还比我小,我跟她计较什么?所以我从来,从来都没有想到,我们会走成今天这一步,更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怕见她,怕到宁可去见贞子姐姐。生活真是一出巨大的讽刺,上帝造人指不定就是用来嘲笑的,你大爷的,你等我死了的,我跟丫没完,是哪个老不死的给我写的命格本子,我不勒死他我就不叫唐木阳!

医院台阶的凉,冻的我瑟瑟发抖,我活动活动累废了的腿,抬头看了眼剩下的楼梯,告诉自己,就剩3层了,再上3层,你钱包里的钱就找到债主了!就这么给自己打气,不奔革命我奔钱,强撑着算是上了17楼。

天已经是微微的亮了,这一圈折腾下来,都快5点半了。病房外面渐渐有人声的响动,光光不知道是麻醉没醒还是睡死过去了,也没有醒的迹象。等到6点多,她还没有醒,我上开水间给她打了壶开水,到楼梯处的自动贩卖机那给她弄了两桶康师傅放到床头。嘱咐了护士两句,要是她醒了,就给我打电话,然后就下了楼。别怪我绝情,我没法请假,我就一临时工,本来工资就没多少,请假扣钱倒好说,这两天领导查课查的紧,我可不想顶风作案。至于光光,我要是敢把这消息告诉她家老爷子,难保她不被再扒层皮,等她醒来自己找人吧!福兮祸兮,自求多福吧!

这个点了,住院部的电梯已经有不少人乘上乘下,天亮了我就不怕什么了,何况还有人陪我一起。出了医院,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我猜我现在的神情一定很不好,睡的本来就晚,还折腾这一宿,这时候谁要是给我个病号服,我说我是病人,连大夫都一准信。我得赶在早高峰前把家回了,把自己拾到拾到,把班上了。天打雷劈的,是那个缺德鬼发明了打卡机这种神器?我代表全世界上班族,诅咒他一户口本儿————

上午都是主课,没我什么事,正好补觉,齐新晨在办公桌后面问我:“你昨晚干什么坏事了?这一白天的萎靡不振!”他跟我一样,是代课老师,年纪相仿,又带同一组的班,我代历史他代地理,他人不坏,就是嘴贱,有时候能跟我说上两句玩笑话。我趴桌子上说:“你见过哪个鬼在医院逍遥的?”

中午快午休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陌生号,估计到了是光光那边醒过来了,接听的时候,我正收拾饭盒准备去教职工食堂打饭,听见林边的动静,吓的手都一得瑟!她的声音变化不大,是我一耳朵就能听出来的不疾不徐。她说:“木阳么?”我稳了稳心神,端着饭盒跟在齐新晨后面出了办公室,说:“嗯,我是唐木阳,你哪位?”

电话立时没了声息,我正挤在午休的学生人流中亦步亦趋的往大门挪。周遭吵吵嚷嚷的,我又追问了一句:“我这边很乱,你大点声。”她的声音微微的提高,说:“我是林边。”我噢了一声,挤啊挤的,终于挤了出去,在门口有学生看见了我,叫了我一声唐老师。我冲学生点了点头,跟林边说:“什么事?”

“陈光光醒了。”

这时候她醒了我也干没招,我下午第一节就有课,时间上根本来不及,只好说:“你在她身边吗?把手机给她。”

“我刚下楼,再上去吧。”

“这样啊,那等你到病房再给我打过来吧,谢谢啊!”

她没有断掉电话,继续问:“你在哪呢?”

“我在学校啊。”

她有点吃惊:“你还是学生?”

“嗯?不是,我在智泽做老师。”

“教什么的?”

“历史”

她应该是笑了一下说:“倒也符合你的兴趣。”

对,上学的时候,我除了语文和历史可以答高分,剩下的哪科不需要林小边?我客气一下说:“什么兴趣不兴趣的,混饭吃呗!”

我扶着手机进了职工食堂,跟不同的老师打招呼,也没再找话跟她说,直到她说:“我进病房了。”然后就是光光赖声赖气的动静:“唉,小阳。”

我把饭盒顺饭口给大师傅递了过去说:“你醒了,怎么样?”

她要死不活的说:“我胸口疼。”

“哦?快去查查,是不是乳腺癌?趁早割了吧,跟假的似的,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会偷摸隆胸了?”

她大概确实是使不上力气,不满意的声音也没有很大,但语速是加快了:“像假的也比你一点没有强,你还有没有点人性,我出了车祸唉!”

我接过饭盒看见齐新晨在窗边下的饭桌,给我招了招手,就走了过去说:“你活该,叫你酒驾,不让你喝你不听,拉你走你也不走!”

她不支声了,过了一会儿才说:“你没跟我家里人说吧?”

“没说。”

“够意思,晚上过来给我带饭啊,我这边没人。”

我就纳闷了:“王罩呢,你未婚夫是死人哪?”

“他去北京开会了。还得半个月才能回来呢。”

我就无语了说:“你咋混的,比我还惨,连个陪护都找不着?”

她切了一声说:“那帮人你还不知道,扯闲淡的一个顶俩,真格的时候,没一个用的着,姐们电话单了一长趟,就你一个真格的!”

我不吃她那套:“少给我带高帽子,你医疗费什么的都是我给你垫的,我钱包里现在一张大票都没有了,住院费还是透支的招行卡,晚上过去你赶紧还钱!”

她爽快的答应着:“就知道你是我亲姐们,你过来,我一分钱都不少你的。”

我说:“那行,这样吧,你要是饿了,就让护士给你泡桶方便面吧,康师傅在床头摆着呢,我可得吃饭了,下午还有课呢!”

“成。”

我一听这话,怕她又把电话递回给林边,马上跟了句:“bye。”麻溜的就把电话挂了。放下电话又有点后悔,我不该着急管光光要钱的,林边就在旁边,让她了听见不好。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妈妈的实力19p 道具play珠串震珠bl

  • 自众族领袖已经来到人族帝都三个月的时间,各族大部队已经被调集到了附近,准备时刻迎接着最大的敌人。伊莱穿着一副银色铠甲,手里拿着一根法杖,背后背着根打造精良的长剑。艾德琳看着后者这幅
  • sm室外羞耻 客户说让我陪他睡一次

  • 任盈盈水灵灵的眸子中溢满了惊讶,她低声道:“竟然……竟然是……剑魔前辈的弟子。”她心中一凛,俯身一拜:“独孤求败他老人家在江湖上名声久远,百年前曾是当仁不让的第一高手,一直没有他立
  • 男朋友按着我的头吞精 爸爸你轻点

  • 那是……水声。更准确些,是水浇在人体上的声音。假如是某方面想象力丰富的人,几乎可以立即想象出一下一副画面,在朦胧的水雾萦绕间,清澈的水缓缓流过女性光滑细腻的肌肤,顺着纤长的腿部线条
  • 男主女主细腻h的描写 舌尖卷住花蒂多人

  • 雷婷就是这直来直去,宁折不弯的性格。虽然她对苏千己算不上有好感,但这赏金本就是对方应得的,她自然不会去争。眼下苏千己不便自己兑现赏金,雷婷也愿意帮他的忙。毕竟对方救了自己,能借此机
  • 含着我的小肉核 我妈妈重男轻女我特别恨她

  • 那么控制室在哪里呢?    放眼望去,前方是工业区,右边是引向高塔,左边宽广的跑到一望无际,似乎没什么地方容得下精密的控制室。    「啊,好热啊,前面的锅炉太碍眼了。」站在老鼠旁
  • 替他守护你gl 与合租美女

  • 雪原上,一辆银白色的装甲车正在疾驰,这架势跟学校中午学生冲向食堂的驾驶有的一拼。当然是一个是主动的,一个是被动的而已。被动指的当然是后面追的几个。银白色的装甲车又转过了一个惊险而无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催眠h怀孕人妻 男朋友把我的肠子拉出来了

  • 第二天早上,李肖然一进客厅就收到了周妈妈怜爱的目光。直到屁股接触到柔软的坐垫,他才明白那个眼神代表着什么含义,顿时哭笑不得。“小然,这么早啊。”周妈妈笑眯眯地说,周家此刻还静悄悄的
  • 我被男同桌吸乳的故事 师父倒追徒弟的小说

  • 最后天真还是没能要到这位很像赤司但看起来要比赤司对她胃口得多的池面的号码。    因为邻桌的客人也点到了属于她的隐藏菜品,搭讪不得不被迫中止。    齐木楠雄松了口气。刚刚在天真即
  • 征服成熟麻麻 排卵期播种怀孕文

  • 陆沉最喜欢颜体,磅礴大气,一丝不苟。隐隐藏起锋芒,笔力圆润浑厚。可惜,陆沉自己的字总写得很拘谨,且越写越小,说的好听点是隽秀,说的不好听便是女气。他想,幸亏自己的字没人看得见,不然
  • 肥白的大屁股不停的向上挺 总裁与男侍者txt

  • 曾义出发后五天,三人才终于来到荒地以外的地方,五天的满眼荒芜后,新地方却是一片森林花海,眼前的五彩缤纷差点让曾义没有回过神来。据他所知,魔王城里没有太多生机勃勃的植物,魔王城周围除
  • 短篇纯肉爽文 月火焚心在线阅读

  •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满脑子都是罗恩的话。老实说,这的确没什么意义。父亲是那个人的心腹,母亲和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是堂姐妹。罗恩说得对。她这段感情是绝对不可能的。没有人会支
  • 穿越成为军妓h文 楼梯遇到然后h

  • 【何上漂,何家家主,何尊荣之父,初异圆满修士,涉及人易,走私丹药,买凶杀人,多次贿赂&8203;考官,虐杀王家村村长……共计二十多项案件有关。补充:疑似与狂刀门大师兄王超之死有关。状态:

最新文章

  • 太后怀孕要生了 全身瘦屁股大的原因

  • “该去做饭了。”快到中午了周雅婷才不慌不忙地从衣柜中走出来。“大姐你总算是出来了,这门怎么打都打不开快憋死我了。”站在门前的我就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看向睡眼惺忪的周雅婷。只要周雅婷没
  • 双飞两少妇 想要吗乖说出来就给你

  • 洛祺转头看向后面,那人正是炽火学院的火舞。唐三皱着眉头看着她开口:“有什么事么?”火舞几步来到他面前,一直走到距离唐三只有不足一米的地方才站定。火舞凝视着面前这相貌并不如何出众,看
  • 孽海花小说 婶让我进入她身体

  • “不是平野小姐哦,是我。”结月从一棵树后面走了出来,目光沉沉地看向今川裕一:“你应该是知道的吧,你姐姐平野丽的前男友,是一位交往了很久的中国人。”“所、所以呢?”今川裕一有些错愕。
  • 壮汉合集高H 谢欣的大狼狗老公

  • 坐在南贺川边支着下巴看着波光粼粼的河面,泉奈随手从身旁的地面上捡了颗石子丢向了水面。那颗石子“噗通”一声直直扎入水中,很快便沉了下去。身后的草丛传来了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然后是熟悉
  • 狗狗把我舔尿了 老婆死了才后悔免费

  • 天色逐渐浮现出鱼白,一抹阳光照进了古德森林里,透过层层树叶撒下浪漫的光辉。【站住!】微雨用魔王真言,让一只野猪猛然的停下了脚步。然后,微雨在迪雅的眼神注视下,拿出他的灵狐短刀,给予
  • 拧着奶头粗口调教 高考后母亲发生过系

  • 火锅专题已经由跟细细同一组的其他同事完成了,这次的选题是老城区早点。作为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N市有着独特的饮食文化,早点虽然不如武汉、西安那样连吃一个月不重样,但也独具特色,让人百
  • 警官性奴调教羞耻工具 我拍写真丈夫出去买烟

  • “我不用你救!”    “请你救他!”    两声完全不同的声音,却同时响起。    窗外窗内,两个同样吃惊的脸孔。柳轩一骨碌爬起身来,就大声地喊:“娘子,你疯了!难道你没有听到她
  • 我的妖孽父皇全文免费 交换 美妇在男人胯下哀求

  • 培养舱中,香川莺游缓缓地将双手交叉在身前,静息,而后凝神。然后闭上了双眼,而世界,也仿佛在这一刻黑黯。无数不可名状的苍白色血线从少女的身体中流出,向着四周飞散,而有些丝线则团聚成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