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豪门赘婿 >

在自己家操别人的妻子 帮你揉大好不好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苏佳怡

『姐姐大人!』

我记得我应该死了才对啊......

『真是的,明明年龄比我还要长的说啊!』

原来死之后的世界都是这样啊,那么大概这是声音也是孟婆桑吧

『啊,我受不了了!』

不过孟婆桑的声音有这么好听吗?话说回来,人死之后会感到冷的啊

我缓缓的张开眼睛,栗色头发的少女正拧着眉毛叫着什么“卡米露”

我有些呆愣的看着眼前的少女,栗色的长发草草的扎成了一束放在了背后,只有一两缕白发从胸前垂下,在末端可爱的系上了一个蝴蝶结,小小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恰好的微笑,小小的鼻尖有些挺拔,在鼻尖上面棕色的眼眸诉说着它主人无尽的温柔

恩…讲道理,或许是错觉,总觉得她看我的眼神带有一些桃红色的幻想。

嘛,那个先放起来放在一边,比起那个,刚刚少女所说的话里总有一点东西让我好奇,就是卡米露那个名字,总记得在死之前貌似有听过。

是什么来着?啊,明明直接问更加有效率吧?

真的不是我懒得思考,而是在本能的寻找最有效率的方法哦!

『卡米露是谁啊?』

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屁啊——

为什么我的声音会是女孩子啊!!!

不对的地方太多了!!!

眼前的少女轻轻笑出了声

『真是的,又睡迷糊了吧?姐姐这个毛病要改一下啦,不然会嫁不出去的』

『什么嫁不出去啊......』我的脑袋里一盆浆糊

我不应该死了才对吗???

正当我一边听着少女的说教,一遍在脑中整理眼前的景象时,我的眼角扫过一打厚厚的东西

怎么说呢?这个东西看起来就是被子

但实际上它就是被子

想到这里,原本身上不怎么明显的感受也渐渐恢复了

『阿嚏!』

『,果然吧!』少女原本舒张的眉间再次紧缩了起来,将搭在一旁椅子上的衣服扔在了我的脸上

『这......』我拿起了衣服,看着手中的衣物不仅暗暗苦笑

黑色打底带着花形蕾丝边的半长裙,在裙子的腰部各垂下两条丝带——红色和白色点缀着裙子,使其看起来更加绚丽;上衣也是饰有蕾丝花边的黑色……怎么说呢?真的很像游戏的长袍,但感觉又极不相同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魔法少女

为什么会是女孩子的声音暂且不提,为了维护我作为男人的尊严还是姑且问一下吧

『有没有更男人一点的啊?』

『你在想什么呢?』少女一把抓过我手中的衣物,将它从头上套了上去

有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从那一刻开始翟鉴作为男性的自觉便越来越少。

『醒了的话就去洗脸,今天我们就要开始为执行这一次的任务了』

冒险者、姐姐、还有这房子木质的结构

怎么说都不象是我原本的地方

我在头脑中整理着眼前的一切

一切都指向一个答案

但是我不愿意相信

我是接受过义务教育的人,原本不应该想到这里

但是所有迹象都说诉说着这个答案

——异世界

我从床上翻身下来,不再去想眼前的事,

正如某老板所说我从来都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不知道算不算是优点

但在我看来换句话说也就是毫无干劲的人

我草草的穿上鞋,刚刚打算迈开步子

一阵不平衡感传递到全身

我勉强稳住身形

刚刚在床上并没有注意到,这具身体异常的低

大概也就不超过一米四,原本的我在三年前体检是测得的是一米八

也就是大概四十厘米的误差

『切,真麻烦啊......』我这样说着,用小的不能再小的步伐走动着,我可不想第一天就来个平地摔啊……

一阵违和感涌上心头

至今为止近三十年的语气,与这银铃般的声音既不相配

我走进了洗手间,抬头向上看着

咽喉猛然间觉得被什么卡住了一般

过于完美的容貌。

淡绿色的头发中夹杂着两三缕白发,带有强烈意识碧色眼睛主张着自己存在,有些粉色的脸颊,小巧的鼻子下面是一张小小的嘴巴;还未有长开的面庞上带着孩子特有的稚气,若是仔细看去却还有来自大人莫名的妖艳。

这就是我吗?

《正在唤醒向导灵魂……唤醒成功!》

毫无感情的声音在我的脑中回荡

在那里听过来着?

《咱以为要多长时间才能醒来呢!》一阵活泼的声音在我的心中响起

这声音和这具身体的声音十分相似

或者说是完全相同

《这是?》

《嗨!你好啊!这具身体的新主人》

《你是?》

《哦哦,还没有介绍我自己对吧?我的名字叫做卡米露,硬要说的话是这具身体的旧主人哦!》

所以就是我夺去了这具身体的使用权吗?

姑且问一下吧

《为什么我会在你的身体里啊?》

《嗯?没有和你讲吗?》

《貌似并没有啊》

《真是不称职啊......简单来说就是我为了引发奇迹与做下的约定吧,神替我引发奇迹,而作为代价我则要把身体出租出去》

《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我都不知道,我要怎样在这里生活啊......》

《咱们的知识已经共享了哦,而且你还可以把这个改成你熟悉的东西,比如说施法时自动吟唱之类的,当然,是要代价的》

《代价?》

《是的,知识是捆绑于灵魂的东西,我向你提供知识的实质就是把灵魂的一部分割让给你,你们的世界不也有把灵魂卖给恶魔这一说吗》

《大概懂了,那么你要求的代价是什么?》

恩,暂且听一听,毕竟我什么都没有来着

《装成loli和我的妹妹谈恋爱》

《可是我什么都付不起啊……》

糟糕!一不小心把心里想的事说出来了

《你这样做姐姐真的好吗?》

《谁知道呢?》

《那好吧,我姑且答应你的要求》

很实用的一句话,职场的前辈交给我的!

『姐姐还没有好吗?我们就要出发了!』

『卢娜亚丝等等咱,马上就来了!』

轻而易举的就喊出了那个少女的名字,看来知识真的是有在共享嘛!

《嘛嘛,不要让我的妹妹等太长时间,咱先走了哦!》

匆匆洗了洗脸,再一次小步快步走出了房门

等等,我记得可以调整熟悉的东西来的

《你尽管走就是了,我会帮忙调整的!》

《啊,那谢谢就是了》

听到这里我便放心的迈开了步子,果然还是一个可靠的伙伴最棒了!

卢娜亚丝递给了我一支杖

纯白色的杖柄看起来十分高贵,杖的上端有一个透明的球体,里面封装着少许带有金属色彩的液体——水银

卡米露的知识里有说明,因为和银树杖柄有很好的相性,所以被用来做杖端

我接过了卢娜亚丝递来的法杖,熟悉的界面在我眼前展开

『哦哦』

这是我曾玩过的游戏的界面

《很好吧?!是不是很熟悉?现在可以安心了吧?》卡米露自豪的声音在我的脑海中响起

『喂,卢娜亚丝』

『怎么了』听到我呼唤他的名字,卢娜亚丝回过头,用着带有一些疑问的表情问道

『在外面由我叫你妹妹是不是有点奇怪啊?』我抬头看了看卢娜亚丝,眼神充满疑惑

『说起来是呢?因为姐姐的身高缘故,这种事情在之前倒是发生过好几次来着。』卢娜亚丝歪了歪头

『虽然有我说很不好意思,但是』稍微穿了一口,继续开口说到『姐姐?』

不用说,我的脸现在一定通红

我稍稍背过脸去

上一个人生几乎就没有什么家人,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从小学一直到大学的那个死胖子

初一刚刚分班,又看到他心里瞬间就踏实了

然后过没有几天在宿舍里就和几个关系特好的家伙一人拿着一根火腿肠说是要摆什么把子

随后就被在宿舍门旁的老师逮了个正着,一人记了个过

来到这个世界刚刚好是以女孩子的形象出现

说是要支付应有的代价

实则是享受下上辈子没有来过的亲情

一双环向我颈部的手臂将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姐姐终于肯向我撒娇了啊』

小小的耳语吹得我的耳根很痒

我扭头看向卢娜亚丝,原本温柔的脸上印上了一丝丝红晕

《喂喂!卡米露,我可不记得有这样啊?!》

就这样,我在异世界的惨淡生活就此开始了

----------------------------

这里是新人艾维绿,无流写手,没有什么特长。

这个文的世界观是来自很多游戏和动漫的综合体,你可以把它看做一个大杂烩的世界

就像冬天里的炖白菜(不是)一样

今后若是有什么问题还请多多包涵

请多多指教!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老师轻吮乳尖 总裁书桌play

  • 我和林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的什么呢,我也说不好。那时候我家老爹还在位,她家老爹也是风头正盛的时候,她老爹是真有能耐,是老三届那一拨,下放到北边做过知青,吃了不少苦头。77年恢复高考,她
  • 妈妈的实力19p 道具play珠串震珠bl

  • 自众族领袖已经来到人族帝都三个月的时间,各族大部队已经被调集到了附近,准备时刻迎接着最大的敌人。伊莱穿着一副银色铠甲,手里拿着一根法杖,背后背着根打造精良的长剑。艾德琳看着后者这幅
  • sm室外羞耻 客户说让我陪他睡一次

  • 任盈盈水灵灵的眸子中溢满了惊讶,她低声道:“竟然……竟然是……剑魔前辈的弟子。”她心中一凛,俯身一拜:“独孤求败他老人家在江湖上名声久远,百年前曾是当仁不让的第一高手,一直没有他立
  • 男朋友按着我的头吞精 爸爸你轻点

  • 那是……水声。更准确些,是水浇在人体上的声音。假如是某方面想象力丰富的人,几乎可以立即想象出一下一副画面,在朦胧的水雾萦绕间,清澈的水缓缓流过女性光滑细腻的肌肤,顺着纤长的腿部线条
  • 男主女主细腻h的描写 舌尖卷住花蒂多人

  • 雷婷就是这直来直去,宁折不弯的性格。虽然她对苏千己算不上有好感,但这赏金本就是对方应得的,她自然不会去争。眼下苏千己不便自己兑现赏金,雷婷也愿意帮他的忙。毕竟对方救了自己,能借此机
  • 含着我的小肉核 我妈妈重男轻女我特别恨她

  • 那么控制室在哪里呢?    放眼望去,前方是工业区,右边是引向高塔,左边宽广的跑到一望无际,似乎没什么地方容得下精密的控制室。    「啊,好热啊,前面的锅炉太碍眼了。」站在老鼠旁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我的娇妻公务员出轨小说 女澡堂里真有男搓澡工

  • 单音想要和卡卡西一道出去放松的愿望终究是没有实现。一大清早的,单音就在睡梦中被波风水门闹醒,不情愿的起了床,单音随手抓了抓头发去客厅开门。波风水门正站在门外一脸正经,身后还跟了个怯
  • 我变成了女生系统 摄政王的空间医妃

  • 安塞尔获得了这些优秀的人才,让他扩建基础设施的信心再增加了一层。而且,安塞尔从系统那里得知,自己修建的火力发电厂,燃烧动力来源并不是煤炭或者石油,而是这个魔法世界所必须的东西——魔
  • 双腿绑住分到最大 皇上虐孕生不出

  • 灰鹫那一伙人,估计是不太好过了,先是惹了许芊又撞上这群许芊都没注意到的硬茬。“呀吼~”斗笠少女朝许芊招手。许芊没有回应,不冷不热看着他们接近过来。两个布衣男子站位稍微靠前,像是在防
  • 女尊一对一的穿越文 得不到他就睡了他

  • “中央王国的人吗...”诺拉儿看起来显得有点不自在。“是人类吗,母亲大人?”我问道,说实话自从我转生到这个世界后就没有见过本地人类,同时也被一直灌输着人类是邪恶存在的观点,只不过作为
  • 他说喜欢放进去再抱我 班长攻x体委受

  • 听着背后的水声不停地奔跑着,虽然已经提醒了那个名叫拜伦的男人,但是他在我从他身边跑过的时候,他摇了摇头。“抱歉。”我似乎是听到了这两个字。应该不是对我说的吧,而是对我怀里的若莉。再
  • 我把女闺蜜摸到高潮了视频 女儿小雯的乳汁

  • 这黑道士和陆雪琪交手,毫无疑问的是落在了下风。不知情看热闹的人或许会觉得这黑道士的拂尘光芒四射很是厉害,可是真正有眼力的人又哪里看不出来,陆雪琪躲闪应对其实根本就是看不上这个对手,

最新文章

  • 小东西 我醒了你也别想睡 下面被放红酒和冰块

  • 就这样在这个空间里呆了几千年,没有动过,一直思念着姐姐。可恶,怎么回事这几千年我一直想着姐姐留下的话。和回忆着姐姐的时光,过去。仔细想想我好像是无数的梦境中的幻想。不记得了,我来到
  • 公么给我治疗经历完整1 嗯嗯啊啊抽插下体好舒服啊

  • 叶凡的记性还算好,第二天早上起来也没把昨天的事儿忘掉,就是大白天的再仔细看被他捡回来的陆离,叶凡被吓得倒吸一口冷气。首先,衣料的好坏他还是能看出来的,其次,陆离一头金发明显是真发,
  • 陪读的日子王梅全集 男友靠着墙做

  • 雪冥,星罗阁九真怒气冲冲的踢门而入,瞧着独坐帘后的碧衣少女,道:“暮颜小姐真是好兴致,教主已然失踪整整一日,倒不见小姐焦急半分。”暮颜平静的抚着手中碧玉笛,道:“九真,我正要去找你
  • 蜘蛛魔女折磨男孩榨汁 谪仙高冷受np

  • “噗嗤”赵梦柯此时已经穿上了睡袍般的白色V领睡衣,接近完美的身体曲线毫不吝啬地暴露了出来,但却好像没有察觉到一般若无其事地看着刘著。“笑什么?”刘著听到赵梦柯那如银铃般的笑声,脸微
  • 我把她日出了白浆10 啊那一点不要

  • 最后诸葛失去了玩儿的兴趣,原本笑眯眯的眼神瞬间变成刺骨的冰寒,皮笑肉不笑得直接送魔种上路了,送完魔种后又回头望向孙尚香,扯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这立刻就让孙尚香浑身汗毛直竖!“啊呀,又
  • 爸爸我快坚持不住了是什么歌 爸爸和叔叔同时上我

  • 虽说不知道兰锦儿今天为何没下山找他喂招,但少了她的叨扰,白天还真是久违的无聊起来。司尘躺在躺椅上百无聊赖的摇着,这才是自己该有的生活嘛!早知道她今天不来就订点零食报刊好了。做点什么
  • 撑大肚子灌水打气 女人能放进整个手臂吗

  • “果然,这里也有一个。”谢特一眼就看到了一个黑色的立方体,但他并没有去捡,因为他知道这玩意几乎没人能接近,而这个世界上能接近的不过十指之数。“蚩尤复苏了,也就是说姬轩辕已经处于被侵
  • 攻往受里面放红酒冰块play 打死家蛇的后果

  • 这间公寓,是夏油杰他们通过盘星教的渠道,隐瞒身份租赁来,专门当做藏身之地的。    所有人都挤在这里自然是不可能也不舒服的,于是,身为海洋咒灵的陀艮,平日里都会将公寓大门和自己的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