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浪漫青春 >

饭桌下故意张开腿 他的小草莓全文阅读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华生

埃德加尔伯爵,或者说是洛菲夏,这么迫不及待动手的原因很容易想明白。

洛菲夏现在正被瑞尔莫斯家族拖进争斗的泥潭。原本对瑞尔莫斯的打击分化是他计划中重中之重的一环,结果非但计划破灭,被瑞尔莫斯趁机获利,更莫名其妙暴露了自己身为幕后操纵者的事实,遭到瑞尔莫斯狠辣的报复。

尽管双方并没有直接撕破脸,但洛菲夏的海贸船队几日内连续遭遇“海盗”袭击,几乎覆灭殆尽。“海盗”没有留下把柄,但瑞尔莫斯家族突然开始内部清理的举措和前后“海盗”事件的种种迹象,无不暗示他们针对的对象。

这一次,洛菲夏明面上损失惨重。暗地里,他全盘计划遭受的隐性损失更加巨大。然而他根本查不出计划是怎么泄露的。

他内心还有一种隐隐的恐惧,对伊萨所做的事情万一暴露,计划就全完了……但很快他稳定心神,伊萨的事情不会暴露,因为当时目睹现场的人中,除了他的死忠之外都死了,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也没有人会把伊萨公爵之死联想到他的头上。

但是原本不动声色吞噬伊萨遗产的打算不得不改变。船队覆灭虽然让他的财产损失近半,紧接下来避开瑞尔莫斯势力范围,重建船队和争夺新的航路,才是更棘手的麻烦。

屋漏偏逢连夜雨,光明神殿庆典后的惯例人员调动中,他在恩西城神殿最大的帮手加尔文毫无征兆被贬远,其他地方也有几个投靠自己的人被波及。

要不是明白这种调动是四年一次的惯例,洛菲夏甚至怀疑自己心底的隐秘已经被看穿。

一桩桩一件件焦头烂额,令他不得不做出提前瓜分伊萨遗产的决定,以藉此弥补损失,稳固势力再继续图谋。

在直系后代没有取得继承资格的情况下,领地会由国王选择一位贵族代管——通常是出自王室。而对于直系后代全部死亡的情况,领地就会被收归国有,或者转赐。

洛菲夏谋图的正是后者,只要小心谨慎,这就是当前阻力最小,但收益最丰厚的一步棋。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伊萨继承人问题。不过解决这点轻而易举,那个小女孩根本没有天赋,也没有多少存在感,弹指之间就可以清理掉。

洛菲夏也早就为这一天准备过,接替伊萨公爵留下的必胜战局是他刻意谋划的第一步,之前在恩西城想插手伊萨公爵葬礼,表达自己的敬意,同样本着这个目的——为接手伊萨而减少阻力。

这里不得不提,雅狄兰现任国王一共曾生过四位王子,大王子卡兰多和二王子亚撒都是第一任巴岱斯王后所出,三王子早夭,四王子洛菲夏是第二任卡璐林王后所出,而唯一的公主帕澜朵是现任佩莱王后所出。

大王子卡兰多天生体弱,多年来沉迷研究,心无旁骛。二王子亚撒这些年都在外国求学,和国王的感情也比较平淡。一直留在身边,表现又十分出众的洛菲夏就成为国王最喜爱的儿子。国王显而易见的宠爱,是洛菲夏野心增长的最大资本。

艾律雅“病重”的消息在恩西城很快传扬开,不过除了有心人外,并没有引起过多关注。魔月兽潮在南海岸国家各处爆发,谁会分心关注一个已经“病”了大半年的小姑娘?

洛菲夏按捺期待等待着,他觉得这是神赐的好时机。等到兽潮结束,大部分人回过神来,一切都已尘埃落定。

“你打算怎么做?”西奥纳在联络器的那头问道。

艾律雅拧起的眉头松开,露出一个冷酷的笑容,“我打算,给伯爵大人一个终生难忘的惊喜。”

西奥纳一听就明白她的意思。

他停顿片刻却没有阻止,只是平淡地回复了一句,“我会给老芬诺和霍伊写信。”

芬诺是伊萨公爵生前最信任的管家,霍伊是领地的守卫队长,这两个人她都熟悉。艾律雅之前一直没有机会联络他们,现在西奥纳知道她打算公开身份,联络这两个人是为了给她多一份保障。

必须让伊萨留下的势力,明明白白地知道她的消息。

暂时撇开这个话题,艾律雅顺便问了问晨曦城内的情况,西奥纳也没有隐瞒。

这三四个月来他一直没有把艾律雅当成孩子,而是像面对一个足够成熟理智的优秀战士——她所表现出来的,也正是这个样子。

西奥纳说了一个在她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消息。消息是原恩西城加尔文长老传到神殿山的——他说雅荻兰王国境内出现了魔使。

在邪术师体系中,达到相当于传奇层次的,被称为魔使。

可想,当加尔文发现魔使时,对方也一定已经发现了他。

西奥纳语气很平静,“没错,根据神殿山的说法,加尔文是被抓之后想办法传递来消息,他已经死了。”

无论是站在什么立场,是否勾结洛菲夏,所有光明信徒都首先虔诚于自己的信仰。

“既然这次反常是魔使插手造成的,”艾律雅略过加尔文这个名字不提,显得有些忧虑,提醒道,“他们一定还有目的没达成。”

“现在五个大法术师正在能量塔内日夜支撑防御罩,求援的申请也已经发出,晨曦城永不陷落。”西奥纳这么说完,难得地叮嘱了她两句,才结束联络。

艾律雅给泽利诺比写了一封信,然后继续投入到配置药剂的工作中。

千里之外的王都恩西城仍然是一派繁华和平景象,恩西城周围没有山地、森林,魔兽不可能穿越一层层平原城镇包围,打扰到王都贵族老爷们放-纵的晚宴。

然而,此时瑞尔莫斯伯爵举办的慈善宴会上,一片静寂,连乐队都在刹那安静的尴尬中停止下来。

所有人满脸震惊地看向会场中心,这场宴会的主办人,王国唯一的铭文大师泽利诺比。

“您、您刚才说您的学生是一位十六岁的七星铭文师?”站在他身旁那位胖胖的贵族是亚西比德伯爵的弟弟,此刻他瞪大一双眼睛,语气结结巴巴,“您刚才说她是谁?抱歉,我似乎听错了。”

“我想您没有听错,”泽利诺比一反平常的严肃,表情如沐春风,“我说的就是伊萨公爵唯一的外孙女,艾律雅•伊萨•埃德加尔,她是个好孩子,而且是一个数百年不遇的天才。”

“您是在开玩笑吗……”胖贵族下意识喃喃回答,但他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连忙道歉,“不不,请原谅,我是太震惊了,十六岁的高级铭文师,我难以想象……”

“西兰大师,”有人终于忍不住提出疑问,“高级铭文师对精神力的要求可是很高的。”

而伊萨公爵的那个外孙女,不是连成为法术师的天赋都没有吗?

这也是在场几乎所有人的疑问。

“所以我才说,这孩子是个天才,”泽利诺比不慌不忙,表情透着淡淡的骄傲,“其实她已经是三级法术师了。”

“什么?!”

“三级法术师?难道……”

会场内陷入一片嗡嗡声中,一时的吃惊后,很快有人想起埃德加尔家刚刚放出的消息,“埃德加尔伯爵不是说他女儿病重垂危吗?”

“呵,有好戏看了!”

宴会上这位泽利诺比•伊萨•西兰大师的说法和埃德加尔伯爵的说法截然相反,一个原本被视为废物的十六岁少女,短短半年后摇身一变成为绝世天才,这怎么可能?

不到一个小时,这条匪夷所思的消息就轰动了整个恩西城贵族圈。

洛菲夏正在王宫内亲手帮妹妹帕澜朵公主清洗画具,联络器突然闪烁,帕澜朵帮他取下来,扫了一眼,忽然露出趣笑,“哥哥,来了个很有意思的消息。”

“是什么?”洛菲夏温柔地看向她。

“我念给你听,泽利诺比在刚才的宴会公布了他的学生的身份,”帕澜朵秀眉微挑,评价,“我还以为他会一直隐瞒下去呢。”

她露出看笑话的表情,接着念下去,“是伊萨公爵的外孙女、埃德加尔伯爵的长女,泽利诺比声称她已经是七星铭文师和三级法术师。”

洛菲夏听着她的声音,表情仿佛凝固了几秒,突然变得狰狞,手上下意识用力,“啪嗒”,精美昂贵的画笔被捏断成两截掉下。

“哥哥,你把我的笔捏坏了!”帕澜朵生气地叫道,同时弯下身身不顾绣着精美花朵的长袖被弄污,伸手从水池里捞出画笔,心疼地看了看。

然而洛菲夏仍然没有回过神来。

“洛菲夏!”帕澜朵提高声音直呼他的名字。

他这才反应过来,难看得可怕的脸色在看见帕澜朵的不满时,顿时压下大半,耐着心情连忙哄她,“别闹,你知道接手伊萨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是故意的,啊?”

“你的伊萨,难道比我的画笔更重要?”帕澜朵仍然没有消气。

“好好,你的画笔更重要,”洛菲夏语气无奈,但他看向妹妹的眼里满满流露出宠溺,“我再赔你一模一样的,行吗?”

“世界上没有一模一样的画笔,”帕澜朵皱着眉,她的容貌美得令人心碎,忽然展颜,就仿佛女神的灵光般美妙,“不用你赔画笔,你派人陪我去找狄奥。”

“不行!”洛菲夏想也不想地果断拒绝,“他是个疯子,太危险了!”

兄妹俩顿时在殿内争执起来,俨然把泽利诺比公布的消息抛到九霄云外。然而帕澜朵的眼神暗自闪烁,果然,在哥哥心目中她比什么计划都重要。

但这个念头在她心里没有引起一丝波动,转瞬她就想道,还是狄奥更加有趣些。

与此同时,恩西城内得到消息的人,有的震惊,有的盘算,有的幸灾乐祸等着看热闹,也有人欢欣到热泪盈眶,迫不及待地跪倒在神像下喃喃祈祷,并将消息向四方传播。

埃德加尔伯爵府邸内,又是另一番景象。

伯爵独自坐在书房内,他看上去比半年前阴鸷瘦削了许多,此刻表情阴沉极了,彷如暴雨欲来。他忍不住回想起半年前,同样发生在这个位置的那场争执。

他以为自己是三次低估了那个女儿。

第一次,当她拿出艾格罗之眼。

第二次,当他发现艾利子爵手上的母球是空的。

第三次,当他见到艾律雅的留信。

然而直到此时,他才知道,那三次根本什么都不算!

她从头到尾都骗了他,什么没有法术天赋,什么半年成为七星。

这一切的计划,是从她五岁去往伊萨封地就开始了,只瞒着身为父亲的自己,“伊萨!塞尔图,他原来从没信任过我!”伯爵的心内如惊涛怒浪般咆哮、嘶吼。

那一丝微不可查的愧疚感,也在这种愤怒中消弭无形,被欺骗、背叛的愤怒和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慌,充斥他的脏腑。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喷潮喷水失禁h文 锦觅润玉重生相守文

  • 闭上眼,抬起头,清晨的朝阳洒在脸上,暖融融的却不炽热。空气很新鲜,湿漉漉的,有淡淡的雾。这里不像我原来的世界,空气中没有汽车尾气的味道,却夹杂着一种原始的,自然的清新香气。    
  • 白军嫁王文娜古装全集 老董征服小白杨

  • 坏死的小腿切除后,秦鱼喂她吃了一些消炎止痛药。但是药再好疼痛依然是有的,秦鱼操控着郑婷婷体内的纳米虫,让它们加快修复身体的速度,减缓疼痛。很快郑婷婷的体征便慢慢稳定下来了,高烧减退
  • 偷偷藏不住新婚番外网盘 与妈妈的一节性实验课

  • 远远听到了归蝶的脚步声,如今沉迷网络不可自拔的织田信长,头也不回,继续认真的盯着眼前电脑的显示屏。“不是丰臣家的,是你绝对想不到的人哦。好了三郎,先把鼠标放下,过来和我一起招待一下
  • 露出,不带遮挡的奶头 爸爸给我吃他的大棒棒糖

  • 鸣人的蓝眼睛有些黯淡,他低下头,小声地回答说:“我还没等到斯坎儿哥哥。”佐助瞬间沉默了。既然英雄们的车队已经进村,这就意味着……活着归来的忍者们已经全部回来了。也就是说……他下意识
  • 双性喷汁花唇 如何判定自己是否被下过药

  • 一年后,顶着三强争霸赛光环的余波,阿不思·邓布利多顺利在霍格沃兹以全科优秀的成绩毕业,同年盖勒特·格林德沃通过跳级考试,同样提前毕业。他们两人,带着我亲笔的推荐信,满怀雄心壮志地、
  • 口述情感故事 他很好很好书包网全文

  • 深夜了,院子的篱笆旁放着一个蓝白花纹的石椅和石凳。一个女人正在院子里昂首观望着天上的圆月,手里拿着一个看起来超昂贵的酒瓶倒着。酒水反射月光让酒色显得一丝优美。“真是香醇的红酒,这么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霸道总裁宝贝水真多 卫然卫子戚办公室

  • 基础训练加上练习赛循环,场地不限于那块不平的地方。幸村本着折腾折腾长长记性的目的已经达成,场地就恢复了一开始准备好的平地,但这几天训练成果还算不错,所以那块凹凸不平的土地还没有被放
  • 男朋友好有劲 护士今天晚上让我桶

  • 从走进&8216;帝国高中&8217;大门起,车恩尚仿佛走进了另一个世界。她看见那些学生坐着名车来上学,听见他们聊天的内容全都和金钱有关。她茫然无措地走在教学楼里。“喂!你怎么来这里了?来参观
  • 王爷小王妃不听话打pp 女老师洞穴好多水

  •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周末。七天说晚上要回家,周末待家里,就不用张日山保护了。张日山不同意,说七天不能离开他的可控范围,白天要来接她去新月饭店。七天不乐意了,“我周末要陪父母,你不能
  • 人妻献身好爽 黑化男神h

  • “西…西?”身体被紧紧的抱住,悠然愣怔了下,伸手环上对方的腰身。心里胀胀的,有什么东西全部积聚在胸腔,眼睛酸涩,眨了下眼,眼泪还是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她的容颜变了,她的身形变了,她
  • 二女共侍一夫双飞 美女班主任叫我去她家

  • 本来前一天晚上,关于李书意受伤这个话题,靳言虽然心有不悦,但是也没有再继续追问。结果第二天他送李书意治疗完回来,不知道在外面听了什么,在房间里气得跳脚。“这个白先生真的太过分了!李
  • 厨房征服贵妇美妇小说 我想要的是你想我

  • 沢田纲吉将毛毯轻轻盖到支撑不住睡过去的库洛姆·骷髅身上。窗外曦光轻盈地洒落到窗台上,昭示着新一天的降临。他取下鼻梁上顶着的眼镜,将手中原本分散开的文件一一复位,又将从雾守手上新入的

最新文章

  • 小乖我会轻的 灌满了一肚子浓浆

  • 林子里,苟不同左瞅右看的走在前面,吴涯懵头懵脑的跟在他身后。“额?我们不该跟着你的追踪符吗?找什么东西吃啊。。。”吴涯搞不懂苟不同的想法,张口问道。“你不饿吗?”苟不同说着,随手摘
  • 自己玩自己给别人看 我的女友小茵

  •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的头快裂开了。有一千只野猪在我脑袋里横冲直撞,践踏花园。紧接而来的是麻木和刺痛,我的脑袋恰似被长矛给扎穿,陈列在恐怖堡的城门之上。痛!尤其是后脑勺上方的部位,痛
  • 怎么解内衣 bl文库尿柱

  • 此刻,厅中只剩明路、惜日、田双三人。田双上前一步,当先叩拜道:“明郡王恕罪,方才奴婢一时心急,不顾礼数,在门口冲撞了明郡王,请明郡王责罚。”来时路上,惜日大略与田双说了一下方才门口
  • 厨房征服贵妇美妇小说 我想要的是你想我

  • 沢田纲吉将毛毯轻轻盖到支撑不住睡过去的库洛姆·骷髅身上。窗外曦光轻盈地洒落到窗台上,昭示着新一天的降临。他取下鼻梁上顶着的眼镜,将手中原本分散开的文件一一复位,又将从雾守手上新入的
  •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我4年级这胸正常吗

  • 还有一大段篇幅长比较影响阅读的作话,就直接删掉放评论区了,有兴趣可以一起讨论一下!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邱;煎炒烹炸小雪鹅;格格ikz_;日朝阳;早;吃土鸭脖少女;沉迷盗笔且不打算
  • 屁股磨蹭公交 我还不够满足你吗

  • 军营肃穆宁静,铁画银钩的旗幡在夜风下寂寂鼓动,不时一队队执戟士兵迈着齐整的步子巡逻而过。    中军帅帐中。周瑜挑帘而入,又驻足回头看了一眼门口,摇了摇头,边走进来便道:“伯符兄,
  • 艳妇的情欲 老公快一点好不好

  • “娘子,你答应吗?”猪刚鬣小心翼翼的问,害怕妲己不答应,又立马说“你放心,你修妖的时候我会一直待在你身边,直到你修炼成功。”    苏妲己看了他一眼,抱住了他的脖子,直接就吻上了他
  • 和影后隐婚后gl 研磨着两人结合的地方

  • 戈德里克山谷。埃菲亚斯·多吉捧着花束在街道上走着,这个平凡的麻瓜小镇从来没有如此多的巫师出现在这里。他和其他巫师走近教堂,巨大的悲伤痛苦压着他的脊背,他低着头,神情恍惚,没想到却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