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浪漫青春 >

女人高潮都有哪几种 张嘴给老子吸出来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醉逍遥

最后,挫败的凤九终于又想起了自己原本的计划,于是趁夜施法进入了东华帝君的梦中。

阿暖在菡萏宫等了许久,才见到凤九神色复杂地回来。阿暖连糕点都没顾得上,跑到凤九跟前,仰起小脸蛋:“姐姐,你不是去东华帝君的梦里问他的心愿了么,怎么这么一副表情,东华帝君的心愿,很难实现么?”

凤九看着阿暖天真的小脸,着实说不出话来,阿暖年纪那么小,定然是不懂感情之事的。

阿暖见凤九不答,却是不依不挠地抓着她的袖子:“姐姐为何不回答阿暖,是觉得阿暖人小帮不上忙么?阿暖虽然年纪不大,但也从小被母亲和各位叔伯教导,总也能帮上几分。”

凤九蹲下身摸了摸小团子的头,解释道:“阿暖,报恩之事,是要自己想办法的,若是旁人帮了忙,又怎能算报了恩呢?”

阿暖不是很明白凤九的意思,母亲和叔伯都没有教导过她关于报恩的事宜,她歪着脑袋想了许久,眼睛亮亮地看着凤九:“姐姐,你当日遇上虎精,被东华帝君所救,因此要找东华帝君报恩。那日阿暖遇上妖怪,被姐姐所救,阿暖也应该找姐姐报恩,对吗?”

阿暖不提,凤九早已经忘了这一茬儿,此时看阿暖满脸认真,无奈扶额:“我那只是举手之劳……”

阿暖一脸天真:“当日东华帝君救姐姐,很费功夫?”

凤九登时说不出话了,最后只得眼神飘飘,胡乱说道:“阿暖,你还小,不懂,总之,姐姐需要报恩,阿暖不需要。”

阿暖撇了撇嘴,显然不认同,却没有继续争辩,低下头,眼珠子却是滴溜溜的转,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阿暖没再追问,让凤九松了一口气,可是回想起东华帝君的心愿,却是脸色十分难看。凤九怎么也没有想到,东华帝君的心愿会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众仙皆知东华帝君乃是石头做的神仙,从无动情一说。凤九两千多年前被东华帝君所救之后,曾爱慕过东华帝君,做了不少傻事,可最后也终于逼着自己死了心,却没有想到,东华帝君做了凡人,心愿竟然是渴求一颗真心。

若是两千多年前,这一心愿对凤九来说实在容易,她那时候是一颗心都挂在东华帝君身上的。可如今她怕是要试试,再找回当初的感觉了。凤九此时却是不知道,死了的心不是那么容易活过来的。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凡间时光飞速流逝,而十里桃林的竹屋之中,翎月和白浅的大战也在继续,当然,这是一场毫无悬念一面倒的战斗。翎月似乎要把三百年错过的时光一次性弥补回来似的,精力旺盛得让白浅都有了些许惧意。

好在翎月终究还是知道过犹不及,第三天,终于让白浅略微恢复过来。白浅本想跟折颜打个招呼再离开,可是一摸到自个儿脖子上的印记,就没忍住瞪了翎月一眼,最终还是没拉下面皮,拖着翎月匆匆离去。

另一处竹屋里,折颜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地低头,没一会儿,也匆匆离开十里桃林,寻找白真去也。

青丘狐狸洞,迷谷再一次迎出来,,一眼就看到白浅身旁的翎月,眼睛登时瞪得老大。

白浅咳了咳,对着迷谷介绍道:“这是雪狼一族,翎月帝君。”白浅很明显能够感受到身旁的翎月散发着不满的气息,却也只能硬着头皮佯装不知。

迷谷对雪狼一族也是一无所知,不过能被叫做帝君,自然不简单,因此十分恭敬地行了一礼:“小仙迷谷,见过翎月帝君。”

翎月微微颔首,也没说话,她本就性子极冷,只会在白浅面前融化。

迷谷也不在意翎月的冷淡,对着白浅问道:“姑姑,可要收拾客房?”

这一次白浅还未回答,翎月就抢先一步:“不用。”

翎月的声音都散发出一股冷意,让迷谷没忍住打了个寒颤,心里想着,姑姑这个朋友当真是让人浑身发冷。却不知道,翎月若不是收敛着,他怕是更受不了。翎月本体极寒,站在那里,就会散发出极强的寒意,在十里桃林初见时,白浅都被冷得打了颤,又何况是迷谷。

翎月的回答自然是没有效力的,迷谷显然只听自家姑姑的吩咐。白浅倒是有心让翎月住客房,她也好休息一阵儿,可若她真这样安排了,怕是十几天都下不了床。权衡利弊,白浅也只得对着迷谷点点头:“她和我一道住。”

迷谷震惊的眼神白浅显然不想理会,拉着翎月径直走进狐狸洞。进洞之后,白浅指着其中一处,毫不客气地吩咐:“许久未尝过你的手艺,以后做饭的事儿都交给你了。”

翎月顺着白浅所指,进得厨房逛了一逛,出来之后眼中满是笑意:“浅浅,想不到你这厨房,还经常使用。”

翎月自然是清楚白浅的厨艺的,厨房中材料工具齐全,定然是长期有人做饭的结果,翎月脑中浮现出在凡间看到的那只小狐狸的脸。虽然凤九附身在凡胎身上,但翎月自然能一眼看到她的本体,甚至是她原本的人形也看了个清楚。

白浅自然知道翎月的意思,眼神飘向别处:“小九的厨艺,也甚好。”

翎月挑眉:“哦?”

白浅有些吃不住翎月的视线,最后只得投降:“你做的东西最好吃。”

翎月满意的一笑,走到白浅身前,握住白浅的手,便往狐狸洞外走。

“做什么?”白浅下意识问道。

翎月的回答十分干脆:“买菜。”

迷谷默默地跟在两人身后,看到两人的亲密状,脑中在想,这难道是姑姑的新欢?

幸好翎月不知道迷谷脑中所想,否则定然要让迷谷知道,树精不但可以怕火,也可以怕冰。

三人一前一后先来到东边的市集上,白浅平日来此大多是挑些果子,今日自是不同,三人将东南西北四个集市逛了个遍,迷谷不但手中提满了东西,还用上了袖里乾坤的法术。

刚开始白浅看到翎月挑选食材,脑中闪过的都是各种成品的菜肴,可是到后面看到翎月越买越多,也忍不住轻轻拉了拉翎月的衣角:“这么多,够了吧?”

翎月毫无意见地点头:“既然你说够了,那便够了吧。”如此随意,让白浅有些错觉,这还是三百年前那个精打细算的家伙么?白浅想了想,心中的小人默默点头,似乎还真的不是了。

白浅只顾着盯着一道道食材,却没有发现,她们每停留一个摊子,都会接受无数目光的洗礼,每一个眼神之中,都满是八卦之情。而身后的迷谷,即便提了再多东西,也有空对着诸位摊贩介绍着翎月的身份。当然,迷谷说的可不是正经的雪狼族帝君的身份,于是当这一天过去,整个青丘的人都在猜测,姑姑是不是终于走出了三百年前的阴影,有了新欢。

这一切两个当事人自然是不知道的,此时她们已经回到狐狸洞,由翎月做了一大桌子菜,直看得迷谷一愣一愣的。

本来以翎月的性子,亲手下厨做的饭菜,是不可能让白浅以外的人吃的,可是白浅习惯性地让迷谷跟着坐下了,翎月想了想,终究是没有反对。而迷谷在尝了一口菜肴之后,便眼睛一亮,即便是一棵树,也没忍住口腹之欲,开始大快朵颐。

是夜,迷谷被遣去休息了,白浅看着精神奕奕的翎月,就想起前几天的惨状,出口建议道:“时间还早,不若出去散散步?”

翎月心中有些懊恼之前的过火,有心弥补形象,急忙点头:“好。”

两人手牵手在青丘闲逛起来,难得的静谧,即便不说话,也有一种淡淡的温馨环绕在两人周围。白浅看着熟悉的花草,总觉得周遭的一切都更好看了些,或许,是因为有了心情欣赏,所以才能发现美吧。

两人散步时毫无目的地乱走,没成想竟来到了炎华洞附近,白浅还未反应过来,就看到翎月眉头微微一皱:“那里头是什么人?”伸手所指,就是炎华洞的方向。

白浅犹豫了一秒,没有隐瞒:“是我的师父,天族战神,墨渊。”

“战神?”翎月的关注点显然跟白浅不同,她眼中闪过一丝战意,却又立即熄灭了,“浅浅,你就是那传说中的司音?”

白浅点头:“昆仑虚不收男弟子,因此阿娘便将我化作男儿身,化名司音。”

翎月眉头霎时皱得紧紧:“传言,墨渊与司音有一腿,所以才会在墨渊死后,偷走其仙体。”

白浅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这些东西都听谁说的?”翎月一直在极北冰原,不知晓这些年四海八荒的事宜,所知道的事情定然都是出来后听他人所说。白浅着实没想到,翎月听到的会是这个版本,登时对在翎月面前乱说话的家伙有了几分想法。

九重天上,司命星君又打了个寒颤,四下望了望,不由感叹,冬天似乎真的要来了。可怜的司命星君,丝毫不知,继折颜上神之后,他又被一个上神惦记上了,真不知道,当他的名字被翎月暴露,他会面对怎样的场景。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都市少妇出轨小系列小说全集 乖张开腿我看看你那里

  • 东华帝君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悠悠的道:“缘分二字最是难得,有缘未必有份,有果却必然有因,你看到的未必是真实的,你以为的未必是对的。”许是法器打造的不错,帝君对苏陌叶的态度稍稍缓和了一
  • 绳捆双乳根 看着妈妈被操

  • 这个人眼神清澈,气质干净,神色清淡却很温和,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阿酒轻轻用目光扫了一眼,得出结论。而且据阿酒历经多个世界的经验,这种拥有非凡气质的人物不是主角就是重要角色,虽然系
  • 王爷你的好大弄死我了 司机师傅不要了好涨

  • 彼方的冥灯第九十三章恶人的女儿秋燕几人听到这话一下子就愣住了,她们完全没想到会是斯切,这人她们都见过,梳着小平头,五官很端正,看起来还算顺眼,平时说话很谦虚,在众多怨灵中存在感很低
  • 王爷在书房干了我撩上衣 夹得好紧太深了慢点轻点h

  • 自从慕容绝当众表白了之后,成功把楚语汐带回了皇宫,从此以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生怕楚语汐会再离家出走。白天一大早,上完早朝回来,手里必然握着一束鲜花,来温柔的叫醒呼呼大睡的楚语汐
  • 男生手放进我内裤揉摸 不良书记与女乡长

  • 五    孙翔想退出那个群了。    因为那个叶秋粉丝群,最近开始了“抨击孙翔”活动。    什么“叶神带领的嘉世比孙翔带领的好太多了”“孙翔还是太年轻”“就算是最佳新人但越来越觉
  • 高H小说男友和闺蜜 让我爽够了就放了你

  • 哈莉·奎泽尔抱着笔记本,左右腿轮流交换重心缓解高跟鞋带来的压力,多少有些焦躁地等待警卫打开门锁。今天是又是忙忙碌碌的一天,早上她给一个新病人做了心理检测,接着处理了C区几个放风囚犯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变态攻改造受身体 两根粗大撞击花液

  • 袁弘的耳机中响起陈伟霆的声音,“怎么样?”  袁弘道,“赶上了。”  酒店房间中,陈伟霆长出一口气,“幸好老吴判断出是日本人,我才想起来是谁。峰峰,你也认识。”  李易峰说,“我?
  • 官场风流又大又粗 干爹操干女儿

  • 勉强吃了些东西,阿敏又细细在心中将胤禛讲过的话回忆了一遍,自己觉得有了&9633;&9633;分把握,便回了贝勒府。    当回到府中泡完澡更完衣的阿敏正躺在榻上歇息养神,酝酿情绪的时候,大理
  • 和尚树林为女子开光图 卿君侧by不羡仙纸

  • 想一想他对我的态度,我觉得他也是喜欢我的。我和十年后的他相处了不到半天,尽管时间很短,但我能感受到他变了很多,他对我很温柔,耐心地解答我的疑问,让我有被呵护的感觉。这样的他……让我
  • 很黄很肉很刺激的文章 趴在桌子上play

  • 他在滞空的时候从腰间抽出了自己那柄白玉烟斗,灵活地在指尖转了个圈。绿色的光芒从白玉烟斗的末端喷薄而出,自上而下将还悬浮在空中的中原中也扫了个遍。红色的花纹于是如同遇到白板擦的马克笔
  • 报复男友拍av边打电话边做 总裁抱着在厨房做

  • 嗯,以前叫什么?那些已经不重要了不是么,现在我就是阿飞,当然偶尔我也会用用宇智波斑的名号忽悠一下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    说实话我真没想过会在某天抓来一个娃娃,当时就那么顺手一带
  • 当着受的面和别人做 啊啊,不要啊,好痛啊,老公

  • “啊……这、这是怎么回事?”御槌高志张狂的笑容凝固了,上扬凹陷的嘴角下压,眼神明显产生动摇,他的双手不自觉垂落,脊背弯曲尚未明白情况。他的性命有如风中残烛,可怜的颤抖着,喧嚣的风再

最新文章

  • 经典总裁小说巅峰之作 瘫痪失禁刺激把尿

  • 苏遇发觉自从那晚以后,叶楚对自己的态度又逐渐冷却了下来。甚至,还对他提出了分房睡。苏遇觉得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因为以前不管怎么样,叶楚都没有要跟自己分开睡。“苏总,真的要这么做吗,
  • 第章桌下销魂 饕餮盛宴高干文三部

  • 不过铃花并没时间注意这个,眼看期末就要到了,平时不好好学习的她必须在期末的倒数两周里把所有科目都复习一遍。这工作量是巨大的,巨大到她根本没时间进游戏。不要说全息游戏,她连耗时不长的
  • 我和女同学的荒岛生涯txt 风弄太子小说御宅屋

  • 乔安娜打了个哈欠,踮起脚一跃跃上了饲主的肩膀,在对方惊讶的眼神中,用自己的尾巴绕住了对方的脖子,闭上了自己好看的蓝色眼睛,打算睡去了。  饲主的身体略微有些僵硬,但是马上就恢复了,
  • 墨燃给楚晚宁情药 电影院他的头在我下面

  • 方从缘有些吃惊,虽然她的确挺喜欢孙瑶这个小姑娘的,可是并没有想要关系更近一步的冲动,有时候,距离才能产生美。孙瑶人小鬼精,定定的看了会儿她的脸色就知道方从缘肯定想出言拒绝,忙又开口
  • 啊好涨你快吸 老想放里边睡

  • 梦境结束后,羽寂让白怜和白泠多待在一起,虽然知道此刻应该让白怜远离白泠才对,但是羽寂做不到,白怜也没有任何想离开白泠的想法,羽寂也没有理由分开两人,只是守在两人身边。“姐姐,今天天
  • 耀揉西施的胸到高潮 娇妻胯下吟

  • 皇甫月低着头,脚尖点着圆滚滚的竹子。紫萱啊……她嘴里轻呵出一句,就在晚风里被淡淡地匀散开。当初看《仙三》的时候,她最讨厌的就是紫萱。不过是女娲后人而已,凭什么能得到两个男人至纯至性
  • 快穿之尤物养成暮颜138 含弄吮吸着大白兔抖动

  • 我也有点不管不顾了,抓住了这个嚣张大师兄的辫子开始迁怒,噼里啪啦一顿埋怨出气,“我跟你说,我一直混在二线,就是因为你老给我接下乱七八糟的戏,我多相信你啊,您老到好,也不管角色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