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浪漫青春 >

攻是龙有两根h 第一次水乳交融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小排骨

“接下来是不是下一个车队了?”区长很疲倦,看着名单问道。

“是的。”一个军人走上来,有些迟疑,“只是,在安排顺序上,我们有些分歧。”

“分歧?”区长看着名单,“一个车队就两个成年人,还有一个是断腿的,当然是那个健康的是啦。”

“对啊,而且那个叫单桐的我在报纸上见过,商界精英啊,号称拍死前浪的暗流。”有个研究员模样的年轻人应和道。

“但为什么不能是那个艾方成呢,他虽然在观察区和在休息室都没特殊表现,但是我们有他的资料,即使不联网都知道他,军校优秀学员毕业,参军后参加了特勤大队选拔,虽然落选,但后来去防暴警察选拔是那一期的第一名,管特勤的王司令去招揽过他被拒绝了,在警察队伍里名声很大,后来就在去年那一期大比武里得了第二名,不得了的年轻人呢。”

“这……”听了中年军人的介绍,区长也犹豫起来,不过最终他决定还是把单桐排在最后一位,理由很充分,“当车队长光武力是不行的,即使一开始集结队友的是艾方成……应该是他没错,要不是警察的责任感作祟也不会收了那么多小孩,不过这么一路过来,车队里的控制权应该全部都被那个单桐掌握了,毕竟,这还是个脑力活,更何况,他还受伤了。”

“哎,好吧。”军人走下去,颇为遗憾。

小郑便拿着名单去叫人,先是阿奇,接着满福,紧接着阿狗,阿狗一言不发的样子和当初恐怖的武力让人心有余悸,很快便安排的出去,接着是齐祭。

“名字。”

“齐祭。”齐祭表现的很乖巧。

“年龄。”

“十六。”

“……”

例行的问话后,开始了别的问题。

“你们出发的时候,有多少人?“

“两个。”

“……”区长噎了一下,“那就是后来和艾方成他们走到一起的?”

“恩。“

“不要怕,有什么尽管说。”对小萝莉,大叔还是打心眼里柔情的。

齐祭诡异的抬头看看,不说话。

“孩子,你有杀过人吗?”

“恩。”

真利落,估计是杀了丧尸吧:“活人,死人?”

“都有。”

“……”看着那淡然的表情,区长有些反应不过来,“孩子,这不是说大话的时候,我们不会因为你没杀过人而看扁你。”

齐祭皱眉,她感觉很困扰,这有什么好说大话的?

“那么,你,杀了几个?”一两个吧,迫不得已的吧。

“很多。”

“差不多多少呢……”

“很多很多。”齐祭不耐烦,“你很啰嗦,不会问别的吗?”

区长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纠结于这个问题,只是这个看起来还没有十六岁的女孩子那平淡的表情实在不像正常的迫不得已杀过人的人,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这女孩越是淡定,心理疾病就越严重。

他回头看看旁听的研究人员,几个专攻心理的人一脸严肃,朝他点点头,一个中年女研究员甚至说:“这是个危险人员,心理发育还没成熟的时候已经习惯了杀人,这样漠视生命的人会对聚集区造成很大伤害,需要尽快隔离治疗。”

区长心理低叹,他说:“齐祭,你要去哪?”

“北方,找人。”

没有去问她找谁,区长直接说:“但是你的队友都不愿意再走了,你一个人,也走不出去啊。”

语气尽量委婉。

谁知齐祭没什么反应,只是低声道:“管他们去死。”

“啊?”

“他们爱去不去。”和自己有约定的现在只有艾方成了,单桐,满福,阿奇……他们都没和自己有过约定,爱死不死。

“可是,你……”

“我自己走。”

“孩子,外面很危险。”

“关你什么事?”

“既然我们见到了你,就要对你负责。”

“神经病。”齐祭起身,走到门口,“开门。”

区长哭笑不得,他站起来,即使齐祭看不到他,他的表情依然诚挚:“孩子,你要对自己负责,外面很危险,不要这么任性就……“

齐祭忽然抬头微微仰着,双眼定定的瞪着一个地方,开口:“开,门。”

那冷硬的表情,那冷凝的双眸,和那充满威胁感的口型。

区长愣住了,这个女孩即使隔着看不见的玻璃,依然准确的盯住了他的双眼,让他仿若无处遁形,被生生穿透。

小郑站在区长身后,紧紧盯着齐祭,心中一种隐藏已久的感觉越来越真实越来越确定,“其实,其实她才是……”

他没有说下去,在场的人都不笨,都明白了。

她,才是那个车队的队长吧。

瞎了眼看错了人,接下来两个队员的问话就无法用同样的战术了,齐祭摆明是油盐不进的人,艾方成和单桐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她不可能为了安全留下来。

于是对付艾方成,区长只能说:“你是个人才,现在腿伤,跟上了队伍也是拖累,不如留在我们这儿,我们有专业的医疗队伍,能够保证你很快治愈,并且得到军方高级待遇。”

艾方成仿佛没听到那些关于治愈和待遇的问题,只是闲散的敲击着椅背,漫不经心道:“我受伤当累赘那会我可真盼着她随便找个旮旯把我丢了,可她没丢。”

“但是现在有了聚集地……”

“我命是她的,问她去,不跟你们扯淡。”说罢,他就闭口了。

区长没办法,喊来了单桐,这个最难对付的人,谁知没说两句,单桐连一丝波动都没有,只是抬了抬镜片问道:“继看错队长,用错方法后,你们还想把我当傻子吗?”

这边几人脸一红,区长问:“你什么意思?”

单桐微笑:“余竞轲是他们车队第七个签名的,却最后一个进来,我是我们车队第四个签名的,也最后一个进来,刚才我就一直想,你们为什么,这么喜欢把队长放在最后,既然是一个一个问,顺序有关系吗?”

“这是随机的。”

“恩,那么,你们车队很多队友都不愿意走了,这句也是随机问的?”单桐摇摇头,“恐怕对余竞轲那车队,你们说的直接就是,你们车队刚才那些人都不愿意走了,对不对?”

他忽然往前探了探,双眼犀利的盯着玻璃,似乎想看透里面的人:“你们处心积虑的,想做什么呢?不要物资,不要贡献,为什么呢?”

“单桐,请你不要乱猜。”

“好吧,我乱猜。”单桐耸耸肩,继续闲适的坐回去,“那我就说说确定的吧,满福确实无所谓去留,阿奇的态度很含糊,但摆明了敷衍你们,阿狗一言不发,齐祭……呵,让你们很害怕吧,艾方成,他跟齐祭,齐祭要他,他跟着,齐祭不要他,他留,至于我么……就算不跟着齐祭的车队,我也要北上。”

除了单桐自己的,车队其他几人的表现,他说的一点不差。

区长终于彻底头痛了,还伴随耳鸣,那句北上让他纠结。

“聪明人就不要再编下去了,我只想知道理由,不告诉我……我也无所谓,顶多多让几个区长吃瘪吧……你们是不是接到什么上头的命令,凡是路过的车队都尽力留下,不让北上?”

又说对了。

现在的场面,不知道是谁审谁。

单桐很享受这种掌控的感觉,他凭借着静默判断着自己的分析对错,于是缓缓的说下去:“遇到这种事情,很多车队估计都想北上……我想想……是上头担心北方的聚集地收容不了那么多人,怕生乱,才让各地的基地分流吧,这么想来,阻止我们北上,倒确实是应该的,可是,你们应该直说啊,大家都不是傻子……莫非,你们担心留下来的人身在心不在,无法稳定聚集地情绪,到头来反而鼓动更多人北上?”

问什么问!?都让你说了去了!

“不得不说,你是个很负责的聚集区区长,认真细心的执行着上面给你的任务,不知道你已经成功截下了多少车队,但是抱歉,到我们这,你得失败一次了。”

区长终于拍案而起:“你知道现在北方压力有多大吗!?沿海的经济中心几乎全部沦陷,全国人民都往那边赶!只要一点点差错就是数万人基地的大沦陷!你以为我乐意留那么多人分粮食吗!?马上就要入冬了!丧尸越来越多,人越来越少……所有区长都是一群泥菩萨!”

“别激动区长,跟我说没用,我管不了。”单桐那休闲的样子,仿佛在茶馆聊天,“我比较困,既然有的休息,就让我们休息下吧,按照齐祭的性子,等到明天出发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吧,呵。”

区长颓然坐下,挥了挥手。

单桐被带了出去。

齐祭看着这小房间。

雪白的被单,枕头,白炽灯,白墙,白柜子,白凳子,白床……

一切都显得那么干净。

这只是医务室隔出来的一间小到不能再小的病房。

可是,谁知道呢,或许这是她这辈子睡过的最干净的房间。

或许,只有阿狗知道吧。

她扯了扯身上的衣服,白色的校服外套已经不知道染成什么颜色,花花绿绿的,还散发着异味。

但是生存从来没机会让她关注过这些。

脱下外套,小心翼翼的躺到床上,外面微微闪进微光,经过一夜的折腾,现在已经凌晨,夏末的曙光迫不及待的挤进房间,她已经毫无睡意,只能看着那束光照在地上,越来越大。

轻轻的开门声传来,又关上,一个同样散发着异味的身体凑近,跳到床上,从后面环住她,低低的道:“祭……”

齐祭转过身,缩进阿狗的怀里:“早上就走。”

阿狗摸着她的头:“恩。”

他们无法在这么陌生的地方放松……更何况,没有对方的存在。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错嫁战神王爷免费阅读全文 每天被打催乳针

  • 澄澈如亿万年前未被污染的一汪湖泊,她的眼睛闪烁着微光,茶色的长发轻轻摇动,发梢间透着股好闻的味道。那是偶尔在记忆中出现,却永远不会与她产生交集的事物。还记得...在许久以前,自己还是
  • 重生后我娶了白月光gl 被黑人操的感觉

  • 薰儿朝萧淼做了一个可爱的加油的动作,萧淼笑着摸摸自己的鼻子,“你们三个都赢了,就我自己输也不好看,亚历山大啊。”“萧淼抽签结果,玄阶一班冷冰儿。”“哎呀,萧淼妹妹真够点背的,抽了一
  • 在酒吧厕所3p 攻给小受穿纸尿裤调教

  • 回到候场室,一进门就收获了一堆欢呼雀跃的起哄声音“你们俩太甜了吧,还拉手手。”这是曾可妮喻言标准特种兵发言:“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俩太肉麻了。”赵小棠朝她们姨母笑,还竖了大拇指,
  • 宝贝乖把腿张开让你爽翻天 王爷用藤条打王妃

  • 两人正站在托兰西家的门前,向执事克劳德·浮士德解释到来托兰西家的目的。  被安排好住处后,罗瑟薇,也就是我,把行李箱托付给了塞巴斯蒂安。然后在托兰西大宅中乱晃悠,寻找地下室的踪迹。
  • 边插边做吃奶 经典种田文完结推荐

  • 季茗儿由于体内灵气枯竭,暂时陷入了昏厥之中。但由于天地之间灵气狂潮的影响,她原本已经干枯到极限的丹田气海亦开始随着呼吸的进行渐渐地充盈起来。终于,数刻钟过后,季茗儿渐渐地找回了自己
  • 好爽,慢点,阿,好深 能让女人把下面看湿的文字

  • 山中无日月,世上已千年。三岛十洲不愧为仙家宝地。遍地奇珍异宝不说,每一口呼吸都是纯净异常的仙气。在这些浓郁的灵气滋养下,长歌的修为只可用一日千里来形容。来到慈航真人道场潮音洞之后,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大学宿舍调教奴两女 妈妈帮我弄出来

  • “姐夫,你也上柱香吧。”刘青峰推了下王永信,姐夫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见到刘青峰的眼色,便点头明白。  “念秀,我给祖宗们上柱香。”王永信扶着有些颤抖的刘念秀,丧父丧母之痛,是刘念秀
  • 荡欲少妇视频 太监受肉香

  • “嗯?什么秘密?”洋葱歪着脑袋好奇心大起。  “其实,干爹已经来了。”汤圆圆朝外面努了努嘴,内心那叫一个翻腾。  “啊!!!什么时候!在哪儿!”洋葱火烧屁股一样蹦了起来就往外冲。 
  • 校花单沁雪调教性奴 龟头挺进入婶娘

  • 唉,唉唉...沙滩上的淡蓝色长发的女孩双手抱膝,默默叹气。结果不知道第几次屈从于莲华的安排了。那两位保安走进课室时干脆连解释的话都省略了,直接走到自己面前做出请的手势,连班上的同学们
  • 放荡的麻麻 大叔舔弄我下面

  • 我前世就最痛恨这种无耻下流之徒,当下不由分说,立即叫身旁的护卫三下两下就把那家伙和他的随从们打的哭爹叫娘,屁滚尿流的跑了,只因要赶时间去见师父,我未曾出车见她,只随手派了名护卫护送
  • 掐奶头h1v1 把头埋在你腿里吸

  • 话说宋微潜入商队离家远行的那天晚上,侯小夏待到深夜时分,爬进宋家院墙,敲开宋曼姬的房门,不负重托,将信物和口信一一转达。他不敢细说宋小隐如何勾搭了独孤夫人,然而宋曼姬何许人也,入耳
  • 璀璨人生闫欣小说免费阅读 今晚来我家吗

  • “阿勒,四季你醒了吗?看样子我这一段时间的离开错过了很多的东西呢?哦,这位高大的壮汉也醒了啊,初次见面,我是清正廉洁的小报记者燕紫衣。”“我的名字叫枫,枫·血器·史塔莫尔,现在是一

最新文章

  • 双性恋高辣小说 快穿之媚肉生香牛悦网

  • 读完这一句,金凌觉得自己的喉咙里仿佛有什么东西梗住了。偏生蓝景仪还在他旁边低落道:“好久……那是得多久了啊?魏前辈好惨啊……”金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咽下,继续读下一句。——蓝忘机腰间
  • 女主是贫乳被男主揉大的小说 我和外婆的那些事

  • 东方清鱼趴在桌子上,胳膊盖着脸,不敢看上面的难得冷着脸昊辰师兄。她也不是故意的啊!在浮玉岛,那个恶毒的嫂嫂哪会好心去给小妹妹讲女子之事,她倒是依稀在书上见过这方面的讲述,但一来是在
  • 宝贝儿大点声叫我喜欢听 豪妇荡乳黄淑珍在线

  • “穷不是问题,对吗?”刀姬的声音被一阵风带过,秋莉也渐渐沉浸在了两旁的风景之中。厄罗桀看着前面俩姐妹,觉得她们才是这条路上最靓丽的景色。………………三个人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可以租
  • 蘑菇头进入宫口 第章推到玉环

  • 他们虽然已经打听好了宋南天会暂时离开南天别院,而留下的只有他的儿子宋笑生,但是凡事都有个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人家宋南天中途拉肚子非要回来拿纸呢?虽然叶正阳相信自己的脑袋上面一定会
  • 李昆从后面抱张嫣 领导把我搞死去活来小说

  • 作者有话要说:请注意请注意,从这一章奈奈跟着沢田纲吉他们回到十年后开始,家教的剧情就会彻底被颠覆和崩掉了(擦汗,其实前面的剧情西茗就已经在崩和颠覆了)。因为此文的家教剧情已经和TV动
  • 熟睡后的恶魔小说 伪装学渣小说落霞免费阅读

  • 紫薇跟白吟霜成为好朋友后,虽然依旧住在大杂院,时不时的会去白吟霜跟白老爹租住的小屋探望,知道白吟霜最近手头很紧,快要交不成房租之后,紫薇不止一次劝说白吟霜搬到大杂院跟她一起住。“吟
  • 探入幽径的手指放肆 老中医小玲慧静煜通

  • 海军元帅战国头痛欲裂。他昨天晚上几乎没有睡着,也没有什么机会睡着。波特卡斯·D·艾斯的处刑会在今天下午进行,而海军的神经几乎从一周前就开始紧绷着了。白胡子究竟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这
  • 危险期被别人下种 高干辣文np 爽 紧

  • 在珂尔加德与伊达尔签订契约时,珂尔加德便对伊达尔所生活的这片大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少时候,伊达尔也在怀疑,这位巫妖小姐没有对自己下杀手的原因,或许就是需要自己这只工具人来了解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