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浪漫青春 >

我和小雪的激情故事 延禧攻略魏璎珞吻戏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小排骨

冰凉的湿纸巾覆在他的脸上尽可能轻柔地擦拭灰尘,接着是头发上、身上都被擦拭干净。

很温柔的触碰,是久违的、被珍视着的感觉。药研藤四郎微微一怔。

“幸好身上有带湿纸巾来,好了,这样会舒服一点。”

回过神来,面对这位奇妙审神者的又一桩奇怪举动,药研藤四郎无奈地笑了笑。“谢谢大将。”

“嗯?为什么变成大将了?”

“因为大将就是大将啊,而且大将也不需要对我们加上尊称,大人这两个字还是免了吧。”

尽管这位新主很奇怪,但从她一连串举动到刚刚被清理的情况下,本来对有新的审神者没什么反应的药研藤四郎不免有了些期待。

“大人和尊称如果各位坚持我可以省去,但我被叫大将就……”有栖川枫微微蹙起眉头。“就算被赋予总指挥的责任,可是在我看来,审神者与刀剑男士是一起生活的家人、一起作战的伙伴,应当有家人与伙伴之间的相处模式,况且没有人称呼我的名字是件很寂寞的事,所以可以请、不、所以药研大、所以药研可以叫我的名字吗?只是称呼部分名字的话是不会被神隐的。”

新任大将的奇怪毛病又发作了。药研藤四郎这回倒是可以接受——平等关系的伙伴吗……恐怕她真的是这样认为的。

药研藤四郎从有栖川枫身上完全没有感觉到恶意,反而只有纯然的却不太明显的暖意。

是伙伴的审神者。很天真的想法,药研藤四郎却意外地认为这是件好事。

“我明白了,那我就叫妳枫,如何?”也只能妥协的药研藤四郎叹息,尽管知道她居然将审神者就职令交给鹤丸国永去“约会”和请三日月宗近代发不适任审神者解职令这种种让刃头疼的事情,还是没办法严厉斥责这位带着诚意而来的新任审神者。

俨然知道却假装不知道药研藤四郎烦恼的有栖川枫开心的笑了。“好,药研,那接着就继续拜托你带我去叫大家吃饭了。”将用完弄脏的湿纸巾搁进垃圾桶,有栖川枫心情很好,有七分是找到伙伴的开心,有三分是药研藤四郎与骨喰藤四郎相似的紫藤色眼睛。

虽然还只有药研大、药研一人,不过这个本丸总算是有了点朝气。有栖川枫心情好了不少,跟上神情仍然无奈的药研藤四郎离开手入室。

路上药研藤四郎一边替有栖川枫讲了一些审神者的必要知识,并且再次包括了神隐和神隐还有神隐,气场一百八发挥得淋漓尽致,至少有栖川枫在遇上路上的其他刀剑男士后乖了一点……一点点。

“啊,是药研?你出阵回来啦……嗯?难道这位就是新审神者?”真正的路过人士出现,来者是危险系数较低的自家人乱藤四郎。

“没错。枫,这位是乱藤四郎,我们同属粟田口刀派。”

藤四郎、粟田口刀派。这一位也是骨喰藤四郎的家人。“是乱藤四郎大人吗?您好,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请您称呼我为有栖川或枫。”

“……诶?”

“错了,不是您,是你,再说一遍‘请多指教,乱’。还有乱,照她说的称呼就可以了,自己挑一个方式称呼。”

乱藤四郎有些迷惑。

“哦,好……请多指教,乱,我是有栖川枫。”

看到这里,乱藤四郎发现了——一期哥的担心可能是多余的,松了一口气呢。

于是乱藤四郎笑了。“嘻嘻,妳好呀,新任审神者大人、不,小枫?哎呀,就像一期哥说的,小枫真的很可爱、不,是真的很漂亮、让人忍不住犯点错……”

“……乱。”

“不可以独占有趣的事情哦。小枫,要与我一起迷乱吗?”

“迷乱?什么意思——等等药研怎么了突然走这么快?”

药研藤四郎强行带离有栖川枫。“乱,回去跟大家说到大厅吃饭了。”

“药研好狡猾哦,竟然把这么可爱的小枫占走了……好嘛。”

碍于药研藤四郎猛然爆发的监护人气场,乱藤四郎对有栖川枫抛了一个可爱的媚眼就蹦蹦跳跳的回粟田口的大房间了。

还有。

“枫,这位是山姥切国广。”

“不用特意介绍我这么一个仿品吧……”拉紧白色布料,山姥切国广依旧阴沉。“枫?是这家伙吗?”漂亮的眼睛对上唯一一位可能是这个称呼的女性。

看起来是位害羞的人,不过这样披着好像新娘的婚纱,好可爱。有栖川枫的母性被激发,笑容温柔得宛若煦阳。“是的,请叫我枫,山姥切大人,我是有栖川枫。”

“照她说的叫吧,还有枫,妳又错了,是山姥切。”

“……山姥切这种称呼不适合我,我不过是仿品罢了。”

“不喜欢这个称呼吗?那么国广大人、啊,这里有不只一位国广大人,那么……新娘先生?”披着洁白快要及地的长布,看起来是位很浪漫的先生——有栖川枫的认知产生错误。

“又错了,别加大人而且是新郎才对——等等山姥切你要去哪?山姥切!山姥切你冷静!”打刀却超越短刀的机动是什么情况!

“我很冷静!总之不是新娘!也不是新郎!”感觉被调戏红着脸的山姥切国广神速脱离。

“诶?是这样吗?都不可以吗?那怎么称呼……”有栖川枫苦恼了,决定用委婉可爱的方式称呼。“不然被子精灵好吗?被子精灵!烛台切大、不,烛台切说请到大厅用午餐了。”有栖川枫放大声量,也不知道跑远的山姥切国广听到了没,希望他能听见。

“不是被子精灵!住口!”声音彻底远了。

“啊……又被拒绝了,是不够可爱吗?那下次试试看叫山姥切大、山姥切为被被,你觉得会被接受吗?药研?”

“……妳下次去叫叫看就知道了。”

几乎全程都想吐嘈的药研藤四郎已经有一种想要先喝点药压压惊的胃疼感与头疼感。

前往通知各个刀剑男士的房间,不出意料的,里面的刀剑男士早就出发了,这一趟路确确实实的按照烛台切光忠的意愿让有栖川枫熟悉起来,也不会误闯禁区。

该前往大厅时又遇上了第三个人。这回是有栖川枫的熟面孔。

“是三日月大人?您好、啊,文件空了,非常感谢您的协助。”

“又错了,发这种惊人文件的事请务必不要有第二次,还有是你不是您,枫,叫他三日月就好,三日月,称呼她为有栖川或……唉,算了,三日月请随意吧。”

这位同伴的我行我素药研藤四郎很清楚,立刻放弃纠正。

“哈哈哈,不会,小事一件,倒是我错开的时候这里发生了很愉快的事情啊,药研和枫。”

……同意了。不得不上任担任非典型审神者监护人的药研藤四郎有点惊讶。

“的确是很愉快的事情。对了,烛台切大人说请各位大人到大厅用餐。”

“……还是不对。是烛台切,枫,我说过了,请省去大人二字。”

“好好我知道了,我会和烛台切和莺丸阁下说的。”

“不是和三日月你说。唉,算了,那就麻烦了。”虽然烛台切光忠不需要通知。

数度造成混乱之源的有栖川枫依然温和微笑,彷佛这一切导致药研‧废婶制造机‧藤四郎杯具现况的不是她。

但其实这场走一趟纯属多余,除了能让有栖川枫熟悉路线之外没有太大必要,烛台切光忠交付任务给有栖川枫也只是让她能有“被托付任务”的使命感罢了。

习惯用餐时间点的刀剑男士不用催也会自己到齐,除非轮值远征的刀剑男士外。但今天的性质完全不一样。

所有人都知道今天会有新的审神者上任,无论当初接到消息时有没有刀剑男士抱持反对态度,这场会面都是势在必行的。

对有栖川枫而言这或许是场不甚愉快的鸿门宴,又或许会奇迹般地成为新任审神者上任恭迎。

让新的审神者的气味染上这座本丸,带起所有人的好奇,这才是那两人真正的用意,尤其是知道他今天会出阵的三日月,多半连烛台切都算进去了,恐怕鹤丸那件事也多多少少有他的份吧。药研藤四郎在心里想通现况,不由叹息——真是着了那个老狐狸的道。

这位审神者也是让人摸不透。说是柔弱,却是直言表态希望接下这座本丸,不以强迫的方式将审神者就职令直接放入天守阁正式启动效力,还发了那种东西,又让鹤丸胡闹带走那份重要的就职令,说出审神者与刀剑男士是伙伴关系的天真话语;说是强硬,在称呼和礼仪上反而把自己降到尘埃,就好像真的她只是个面对众神的人类卑微,还干脆自爆姓名给所有人知晓,甚至要他们直称名字。

被坑成监护人的药研藤四郎被有栖川枫打乱节奏,根本摸不清有栖川枫是大智若愚还是大愚若智,现在除了教育她以及再教育她之外,药研藤四郎正在考虑要不要成为第三个连手坑刃的坏刃来看好这位不按牌理出牌的审神者,然而实际被介绍给有栖川枫认识的只有意外遇上的乱藤四郎以及山姥切国广,这几位都不是能成为完美看顾者的人选,至于药研藤四郎想到的最佳人选——压切长谷部,则是根本还没来到这座本丸。

看看时间,大厅那边人应该也聚集的差不多了,除了加州清光他们那一组不一定会出席、大和守安定更是确定不会出席之外。药研藤四郎带着有栖川枫前往本该在最初就进入的天守阁放下行李箱,不料有栖川枫看见天守阁位于二楼,又拥有气派的装潢后再次抛出了一个奇怪的疑问给他。

“药研,天守阁位置被设置在二楼这件事你是怎么想的?”

有栖川枫很认真的询问,一直维持着的平淡微笑消失,顿时有了几分近似于审神者的气势。

纵使明白这位审神者是具有善意的,但药研藤四郎还摸不透她,对这个问题便采取了中肯的回答。“算是一种无言的共识吧,一座本丸的灵力通常是由审神者供给,少数除了像我们这种特例外,所以天守阁一直以来被视为是最重要的保护区域,能在有什么意外发生的时候第一时间由一楼的所有刀剑男士应战,将审神者保护起来。”

“所以审神者的地位才会在无形之中变得比刀剑男士更高吗,这样的事情……”

有栖川枫说着这话时神情有几分落寞,但随即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药研,刀剑男士提供武力,审神者提供灵力,我认为这是平等的,你认为如何?”

她认为这种被扭曲的关系是错误的,而且有点……难过,就像被剥夺了成为家人的、能够亲近的可能性一样。

有栖川枫皱着眉头,想着那天的恩人少年、刚才遇到的三日月、烛台切、乱、被子精灵、以及陪着她的药研,不由得有几分寂寞。

她不是感觉不到他们的妥协中仍然带有提防。

有栖川枫有些烦恼的模样落入了药研藤四郎的眼里。

他笑了笑,转移了有栖川枫的注意力:“以后枫就知道了。需要稍微准备一下吗?枫,我们该去大厅了。”

有栖川枫摇摇头,询问:“这样就可以了。对了,药研下午有安排吗?”

“没有,枫需要我随行吗?”

有栖川枫笑了,有几分无奈。“这么郑重地说是随行?我可不是什么公主,只是希望药研能够陪我一趟,可以吗?”

要去哪?要做什么?药研藤四郎虽然有点不安但没有多问,仅是颔首答应。

疑问累积得多了,再多几个大概也不是什么问题,只要不要太让刃胃痛就好。

……不,枫这样有部分鹤丸潜能的人还是不要再有问题出现会比较好。尽管弟弟们今天都十分乖巧,药研藤四郎依然感到了头疼。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控制不住想小叔子怎么办 叫的再浪点我就再深点

  • 她们回到了家里以后,在单独一人洗澡的时候,蜜儿娜就找到了放在口袋里面的某样物件。同时,被封存的记忆也开始缓缓地苏醒了过来。她仿佛又回到了被扛在肩上绑架的那个时刻。蜜儿娜她在那个时候
  • 腿部动作心理 女尊嫁给霸道女总裁

  • 没一会,浓郁的肉汤香,便迎面扑向众人;如果不是数十双水手掌及时进行拉扯,小奕怕是已经连带那水之大锅,一同吞进了肚子。对此,日向阳等人心底十分感谢那些漂浮着的水手掌,甚至觉得它们有些
  • 火热粗壮的巨龙贯穿 你们三个一起轻点太大

  • 今天的天气似乎还蛮不错。阳光明媚,万里晴空,鸟群时不时从空中飞过。街边擦肩而过的路人数不胜数,时不时可以看到猫猫狗狗在街道里互相追逐。落子轩寻找了一会,最后来到一处没有什么人的街道
  • 宝贝把水喷给我h医生 性故事重口味口述

  • 邱景国从一开始就压制新项目的启动,不主张对内地市场投入过多,这在董事会内部也引发分歧,以两位执行董事为首的激进派明里暗里都在支持纪远尧,不耐邱景国的保守令他们钱袋迟迟不能膨胀。纪远
  • 王妃水嫩皇叔不可以百度阅读 东叔巧儿免费阅读

  • “臭小子,行啊,居然瞒着我练成了这么个本事。”“嘿嘿~没办法啦,没法吸收灵力只能这么玩。”杨元怎么都没想到的是,杨霄在那段无法吸收灵力的日子里,一直都在锤炼自己的肉身,原本杨元想直
  • 人妻雨柔第二书包网 魏无羡触手play

  • 我觉得我这样的生活没有任何异常。  没有乱接工作又不负责的经纪人,没有总要小心被潜规则的电视台导演,没有堵门偷内衣的私生饭,没有“你不在了我们团可怎么办”的摸鱼队友,没有必须保持身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黑人同学征服教师麻麻 遇见逆水寒×你R

  • “对不起顾导!”两个小助理一下子慌了,连忙低头认错。她们原本就是顾长思手底下的助理,由顾长思亲自发工资的那种。比起其他人,她们更能亲眼见到男神,甚至负责男神的饮食起居。而且还有很重
  • 校花赌输被男生玩奶的故事 男女做爰 小说

  • 因此,比赛很精彩,场地人很多。  “真是的,怎么这么多人啊。”远山坐在自家表哥身边,看着周围这么多人嘈嘈杂杂的,不耐的抱怨着。  “小屁孩就是小屁孩,这么羞于见人,跟个姑娘似的,回
  • 都市少妇名器 狗的好大拿不出来

  • 19我是个活得很随意的人,什么事儿都不会太计较,但很偶尔的,也会小心眼儿一下,比如陆河有女朋友了却没跟我说。对于这个,我有点儿介意。倒不是因为我有多八卦,只是给他当了这么多天的“试吃
  • 情锁深宫杏仙nph 贫僧 48 时镜肉部分

  • 苏格其实也想跟着主角冒险的,但是想到古代这醉人的交通方式和住宿条件,立马打消了出门的念头。等在小楼里收到花满楼的来信,说陆小凤又破了什么案,见了什么人的时候,她其实是有一丢丢后悔的
  • 寡妇情欲饥渴小说 换妻一次真实

  • “顾小怂!”陆之昂取下自己头上的帽子,放在正趴在桌上的顾甜头上,“马上就要到艺术节了,你的节目想好没?”“还没有,”顾甜正陷入假期综合征无法自拔,懒洋洋地回道,“你呢?”“我也没想
  • 吃哺乳美女奶水小说 公主当着众臣的面在龙椅上

  • “嘭”的一声,涨大的蚊子爆裂开来,躲闪不及的夏马尔被炸开的气浪重重的砸到了墙上,嘴里一口血差点喷出来。    肋骨断了几根,还活着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靠在墙上,夏马尔一动都

最新文章

  • 总裁强势夺爱全文免费阅读 怎样把乳房用麻绳扎紧

  • 「哈?所以这次不是KOF赛制啰,那么那个魔物狩猎的实战积分制又是什么鬼?」天行剑惊讶的问道。「详情的话明天学院誓师大会时就会公布,到时候也会有手册发下来。」心恬说道。「嗯。」天行剑轻
  • 子衿彦深进入 轰出胜r18漫

  • “不!不会的!朔你一定是在吓我对不对!”维拉爬到欧阳朔身边将其抱在了怀里,左手不停的抚摸着他的脸颊,眼神温柔,就像一个小媳妇在看自己熟睡的丈夫一般。“你醒醒啊!朔!你是在吓我对不对
  • 楚随风的小说 公务员系列小说

  • 比赛开始后这才是冰凌雪第一次正式地看到墨许攸的武魂,他的武魂是龙,黑龙不过在冰凌雪看来可能不只是黑龙这么简单。“不愧是墨大哥啊,我都热血沸腾了”戴圣玄感受着墨许攸传来的威压激动地说
  • 在自己家操别人的妻子 帮你揉大好不好

  • 『姐姐大人!』我记得我应该死了才对啊......『真是的,明明年龄比我还要长的说啊!』原来死之后的世界都是这样啊,那么大概这是声音也是孟婆桑吧『啊,我受不了了!』不过孟婆桑的声音有这么好
  • 和老公朋友的一次 不要叔叔不要这么对我

  • 为什么!为什么啊!咬牙切齿的声音似乎要撕裂开这变得残破不堪的心灵。那双手曾经是如此温柔地摸着我的头,白皙似雪的肌肤,犹如最爱的冬日阳光般的温暖,现在我也握着她纤纤玉指,残余的温度在
  • 快穿何以笙箫默H 你这是在点火 妖精

  • 电话里全都是来自家里的电话,尽管我已经拜托了认识的西餐店老板帮我照看几个孩子一天,但想想就知道,五个孩子对于早上一睁眼自家父亲就突然不见了这件事,当然会感到惶惑的吧。    除此之
  • 扶摇真真让含著红枣靡 大学生内射11P

  • 唐三帮墨白处理完手上的伤口后就开始静坐回忆这里各种药草的药性,为明天独孤博的考验以及之后的解毒做准备,墨白守在他身边,心情却不像他那么放松。他怕独孤博反悔。虽说以封号斗罗的骄傲,多
  • 学长你还没喂饱我啊 好难受…给我

  • “云儿,有了强大的能力,不能够乱杀人哦?”“为什么?”“因为人之初,性本善。”“那坏人呢?父亲说坏人就该杀。”“云儿,人变好变坏是需要过程的,坏人一生下来不一定就是坏人,好人一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