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浪漫青春 >

慢一点,太快了,不要了 女尊文一v一推荐文笔好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小排骨

沈无欢却是已经从外面玩了一圈回来了,左手拎着两三个油纸包好的糕点零食,右手抱着几副卷好的水墨画,眼角带笑地走了进来:“江大哥,你快来看看,我在街上看到一位书生,其貌不扬,没什么名声,可是这画却真得好看,我想这个人,未来一定能成为传世大家,只不过我毕竟年幼,眼界尚浅,江大哥你出生不凡,见多识广,你来一起品鉴一下是否如此!”

江枫看着兴高采烈的沈无欢,苦笑着让店小二换了一壶热茶上来,摆摆手:“你且把书画都放下来吧,你的出身如何眼界如何我虽然知道的不是很清楚,但是怎么会不相信百晓生龙首教出来的徒弟,却是不知道无欢你……是不是十天里真的可以解决金陵的事情?”

沈无欢好似没有听懂江枫的话外之音,自顾自地摊开了画卷,画风飘逸潇洒,着色浓墨相宜,格局大气,角落里提的七言绝句,更是平仄对仗工整,韵味十足,怎么看都是一副山水诗画里的上上之作,只是落款的私人印章不是个有名的角色,至少对于江枫来说,听都没听过,若是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初出名,那么这落笔应该还是有几分青涩,就说这布局方面,老练得像出了名大画家,这一山一水,都极为契合大户人家心意。

简而言之,就是这个人如果不是一个富家人专门供养的画手,那么在富人圈里肯定有名气,否则不可能这么熟练。

江枫只能说:“果然是好文采,好手笔,这个人才日后若是不出名,怎么对得起这一手好画!”

“江大哥都如此欣赏这个人的画作吗?那么可愿意买上几幅?”沈无欢笑着说道。

江枫无奈地应下:“买买买,无欢都入眼的画作我怎么能不买,就是不知道这样不俗的画作,无欢开价几何?”

沈无欢好似惊讶的转过头看着江枫:“江大哥莫不是饭没吃饱饿昏了头,这画的价钱应该问这位画师才是,怎么会问我?我手里这几幅画可都是我自己喜欢的,便是你要高价,我也不卖!”

“那就劳烦无欢为我引见一下这位画师吧!!”江枫不知道是想到什么,带了一点微笑,站起身,“说起来,家里要新修一座阁楼,恰好需要一些笔墨点缀,如果能得到这位画家的墨宝,那真真是锦上添花了!”

沈无欢将摊在桌上的水墨画卷了起来,抱在怀里直起腰:“为你引见他自然可以,只是这喜家的糕点,我想……”

江枫实在是忍俊不禁,这沈无欢身为天下第一会——青龙会分舵舵主,又是百晓生的徒弟,怎么想都不太可能是这样一个贪嘴少年的样子,偏偏人又生得极好,年龄小,看起来一点都不违和,那张小脸抬起来,眼巴巴看着你,真的是想宠上天,什么都带给他!

走在前头出了店门的沈无欢,右手抱着画卷,左手提着一溜的油纸包,一蹦一跳地好不开心。后面跟着江枫,无奈又宠溺的笑着,同样双手都提着油纸包,上面还贴着喜家特有的图案。

看着余阳似火的天际,沈无欢调笑地对江枫说:“江大哥,天色将晚,不如我们先去用了晚膳,然后再去找那位画师?”

江枫看着沈无欢,实在拿不准是真的饿了,还是故意的,只能说道:“无欢饶了我吧,我这一肚子的心事,一下午的茶水喝都喝饱了,而且……确实是吃不下了。”

“哦?真的吃不下了?”沈无欢弯着好看的眼睛,“可是晚膳时分不宜登门,不如江大哥随我找个地方做做等着吧。”

又做……

心里跟被火烤着似的,江枫还不好出声催促,只能应下。

沈无欢心里跟明镜一样,清楚得很,却不说话,只是在前面走着,偶尔在还没收起的摊位上停留一会,买了两个大肉包,笑着看向江枫。

江枫笑了一下,拿过来,继续跟着沈无欢走着。

喜怒不形于色,处事不惊,不急不躁,有求于人而不失傲骨。

江家养出来的继承人,果然是好的。

“到了。”

江枫抬起头,发现沈无欢带着他又走到了青楼门前。

“进去吧,稍微做做就走。”沈无欢扭了一下头,“走了那么久,累!”眼睛都不眨一下,显得特别真诚。

江枫看着不知不觉,拎得满满的东西,除了四纸包是从喜家带出来的糕点以外,包子、烧鸡……能包上的,能见着的吃的东西,沈无欢都要了一份。

估计,无欢是真的饿了,准备到青楼这里休息一会儿吃点东西。

江枫只觉得这个少年郎,是真的越来越拿不准心意了。

沈无欢推开门,一个年轻人早早就等着了,见着沈无欢和大包小包提着的江枫,愣了一下,还是弯下身:“属下见过少主。”

少主……?不是应该叫舵主吗?

江枫突然意识到或许所有人都被这个少年轻飘飘的糊弄过去了——不过看其他人与少年熟识的样子,应该是只有自己和燕南天把这个小少年当成一个小小的舵主而已。

等到年轻人直起身,江枫只觉得这个男人有些面熟,天生笑唇,嘴边带着一个梨涡,显得有些可爱。

那个年轻人见到江枫,拱手略微躬身:“江大公子。”

江枫皱着眉,看着面前这个人。

实在是面善得很,却记不得是在哪里见过了,这对于记忆力极好几乎称得上是过目不忘的江枫来说,可以说是非常少有的事情了。

“旧年还没吃饭吧,来,给你带了一堆吃的——虽然没有饭,不过好歹有两个白面包子,肉馅的!”沈无欢可不去看还在思索的江枫,将手里的画直接放到柜台上,然后从江枫手里拿过油纸包,一一拆开来放在桌上,只留了两盒喜家的点心没有拆,“这家的点心可好吃了,不信你试试看,留一点我带回去给怜星姐姐他们尝尝。”

旧年听了,本来就带着笑意的嘴角上扬得更高了:“是,谢谢少主!旧年吃什么都行!”

看着旧年坐下来大快朵颐,沈无欢看向有些怔愣的江枫:“旧年还要吃上一会儿,江大哥也坐下来喝点茶吧,就是再想要画,也不急在一时吧!等旧年吃完你再问他就行,我去泡茶。”

这个年轻人就是那位画师?!

江枫有些惊奇地看着旧年,他已经放弃去猜沈无欢到底想做什么呢?总之不是对自己有害就行,再多的就听任沈无欢作为就行。

江枫手上的折扇一下一下地敲着掌心,偶尔看了一眼狼吞虎咽地饿了极久的画师,原来想要问什么,张了嘴还是闭上了。

沈无欢端了茶出来,茶叶是种在原来药园里的桂花,晒干了包好放在系统背包里的,就连泡茶的水也是五莲泉,清甜可口带着丝丝清香。

在泉水里洒了一把干桂花倒了一杯递给江枫:“江大哥尝尝看,还是不错的。”

江枫没在意冰凉的杯壁,喝了一口,冰凉得感觉好似将心里的烦躁浇灭了几分,舒了一口气:“好水!”

沈无欢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对吧!一般人我都不舍得拿出来!江大哥喜欢了话,下回给你送两坛子!”

“那可就谢谢无欢啦!”

旧年一通胡吃,人看着瘦,胃口却一点都不小,一桌子的东西,等到这个人吃饱拍拍肚子,除了喜家的糕点因为旧年不喜欢甜食没动上几口,竟然一点不剩。

沈无欢笑着也递上了一杯茶水,看着对方咕噜咕噜一口饮尽,舒服地缩了缩脖子,笑出了声:“你还是这么能吃,怎么这肉一点都不长啊!吃都不知道吃到哪里去了!”

“都吃到脑子里了!不信,少主您看看,那些画我可费了好些时日才折腾出来的,每一副拿出去都是上品,价值不菲!”

“说你两句还顶嘴了,真是反了你!”沈无欢气得笑出来,捏了一块最甜腻的蜜糖酥就给旧年塞了进去,“吃你的糖去,吃好了去洗洗手,跟江大哥谈生意去!”

嘴里的糖糕甜得差点没让旧年噎死,直接拿起茶壶,对着茶嘴就跟吃药一样,好不容易咽了下去:“少主你是要我死!”

“有得吃还多话!”沈无欢擦干净手,等不及心疼那喝一壶少一壶的五莲泉,正经了脸色,“江大哥家里要修一座楼阁,想要些笔画点缀,你且问问,要什么样子的。”

一说到自己拿手的地方,旧年立刻眉飞色舞:“江大公子要修楼阁?什么样的,坐落在哪里,住人还是藏物……”

一连串的话说下来,不止是沈无欢听得迷迷糊糊,就连江枫都觉得有些头大。

“你说的这些,我,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若你与我同去看看?”

旧年听了,打量了一下江枫,装模作样地搓了搓手:“江大公子,不是真心求画的吧?”

“我……”江枫顿了顿,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问出这样的话,只是看了看毫不意外的沈无欢,在看看一脸笃定的旧年,恍然大悟,“你是上午时分在街边摆书画摊的那个年轻人!”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我和小雪的激情故事 延禧攻略魏璎珞吻戏

  • 冰凉的湿纸巾覆在他的脸上尽可能轻柔地擦拭灰尘,接着是头发上、身上都被擦拭干净。  很温柔的触碰,是久违的、被珍视着的感觉。药研藤四郎微微一怔。    “幸好身上有带湿纸巾来,好了,
  • 控制不住想小叔子怎么办 叫的再浪点我就再深点

  • 她们回到了家里以后,在单独一人洗澡的时候,蜜儿娜就找到了放在口袋里面的某样物件。同时,被封存的记忆也开始缓缓地苏醒了过来。她仿佛又回到了被扛在肩上绑架的那个时刻。蜜儿娜她在那个时候
  • 腿部动作心理 女尊嫁给霸道女总裁

  • 没一会,浓郁的肉汤香,便迎面扑向众人;如果不是数十双水手掌及时进行拉扯,小奕怕是已经连带那水之大锅,一同吞进了肚子。对此,日向阳等人心底十分感谢那些漂浮着的水手掌,甚至觉得它们有些
  • 火热粗壮的巨龙贯穿 你们三个一起轻点太大

  • 今天的天气似乎还蛮不错。阳光明媚,万里晴空,鸟群时不时从空中飞过。街边擦肩而过的路人数不胜数,时不时可以看到猫猫狗狗在街道里互相追逐。落子轩寻找了一会,最后来到一处没有什么人的街道
  • 宝贝把水喷给我h医生 性故事重口味口述

  • 邱景国从一开始就压制新项目的启动,不主张对内地市场投入过多,这在董事会内部也引发分歧,以两位执行董事为首的激进派明里暗里都在支持纪远尧,不耐邱景国的保守令他们钱袋迟迟不能膨胀。纪远
  • 王妃水嫩皇叔不可以百度阅读 东叔巧儿免费阅读

  • “臭小子,行啊,居然瞒着我练成了这么个本事。”“嘿嘿~没办法啦,没法吸收灵力只能这么玩。”杨元怎么都没想到的是,杨霄在那段无法吸收灵力的日子里,一直都在锤炼自己的肉身,原本杨元想直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韩蕊韩雪同伺朱厅长 男朋友接吻越来越越用力

  • “我能反悔么,你这个消息一点价值都没有啊?这跟我完成任务后直接脱离结果有什么不同吗?”叶忧唯有点怒了。“叮——区别很大的啊宿主!一人死亡也不是那么简单死了就完事儿,而是把自己的血流
  • 研磨软肉哭泣 生产队长睡女知青小说

  • “新名字吗……”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秦校长,需要我把这件黑衣给您送过去吗?”柯若看向手中的漆黑套服。“那真是再好不过了,确实,在这种对他的信息极度匮乏的情况下……”“谢谢你啊…
  • 伪装学渣朝俞女装play 喝牛奶h不要

  • 在经过半天的集结后,等艾尔登斯的部队向南度过河流,准备进军时,已是夕阳时分,艾尔登斯骑着自己的白马,走到了众人的前方。“骑士团的诸位,不,既然诸位能够与我共同站在这里,说明诸位都与
  • 想跨到你的身上猛烈乳摇 双向插头互攻

  • ===============================================================================    时间:1999年9月1日,下午14:38    天气晴    友克鑫跛腿的乔治准时来到威尔赫姆大街的转角
  • 脸上又红又肿怎么办 代战公主小说

  • 四人行了几日,统共也没有走上多远。江三越发地沉不住气了,跟楚飞扬叫板过几次,却全部被楚飞扬轻飘飘地打了回来,反倒把自己气了个半死。奈何是他有求于人,还要靠着楚飞扬去寻他一直挂念着的
  • 快穿之最渣前女友 老人一晚做六次

  • 远处天机闪现一道烽火,&8216;这是……&8217;三余心有疑虑,脚下步调一转向那烟火发射的方向前去。    三余刚到那烽火的出处之地便听到一道爽朗的声音响起,“你要去哪里啊?连招呼也不打一

最新文章

  • 总裁强势夺爱全文免费阅读 怎样把乳房用麻绳扎紧

  • 「哈?所以这次不是KOF赛制啰,那么那个魔物狩猎的实战积分制又是什么鬼?」天行剑惊讶的问道。「详情的话明天学院誓师大会时就会公布,到时候也会有手册发下来。」心恬说道。「嗯。」天行剑轻
  • 子衿彦深进入 轰出胜r18漫

  • “不!不会的!朔你一定是在吓我对不对!”维拉爬到欧阳朔身边将其抱在了怀里,左手不停的抚摸着他的脸颊,眼神温柔,就像一个小媳妇在看自己熟睡的丈夫一般。“你醒醒啊!朔!你是在吓我对不对
  • 楚随风的小说 公务员系列小说

  • 比赛开始后这才是冰凌雪第一次正式地看到墨许攸的武魂,他的武魂是龙,黑龙不过在冰凌雪看来可能不只是黑龙这么简单。“不愧是墨大哥啊,我都热血沸腾了”戴圣玄感受着墨许攸传来的威压激动地说
  • 在自己家操别人的妻子 帮你揉大好不好

  • 『姐姐大人!』我记得我应该死了才对啊......『真是的,明明年龄比我还要长的说啊!』原来死之后的世界都是这样啊,那么大概这是声音也是孟婆桑吧『啊,我受不了了!』不过孟婆桑的声音有这么好
  • 和老公朋友的一次 不要叔叔不要这么对我

  • 为什么!为什么啊!咬牙切齿的声音似乎要撕裂开这变得残破不堪的心灵。那双手曾经是如此温柔地摸着我的头,白皙似雪的肌肤,犹如最爱的冬日阳光般的温暖,现在我也握着她纤纤玉指,残余的温度在
  • 快穿何以笙箫默H 你这是在点火 妖精

  • 电话里全都是来自家里的电话,尽管我已经拜托了认识的西餐店老板帮我照看几个孩子一天,但想想就知道,五个孩子对于早上一睁眼自家父亲就突然不见了这件事,当然会感到惶惑的吧。    除此之
  • 扶摇真真让含著红枣靡 大学生内射11P

  • 唐三帮墨白处理完手上的伤口后就开始静坐回忆这里各种药草的药性,为明天独孤博的考验以及之后的解毒做准备,墨白守在他身边,心情却不像他那么放松。他怕独孤博反悔。虽说以封号斗罗的骄傲,多
  • 学长你还没喂饱我啊 好难受…给我

  • “云儿,有了强大的能力,不能够乱杀人哦?”“为什么?”“因为人之初,性本善。”“那坏人呢?父亲说坏人就该杀。”“云儿,人变好变坏是需要过程的,坏人一生下来不一定就是坏人,好人一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