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现代修真 >

肉岳水太多 快穿之扑倒男神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苏佳怡

他起身走到谢知舟身边,一面帮着谢知舟往已然展开了的信笺里注入玄气,令信上的字迹显形,一面随意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关月卿敲门的时候就醒了?”

谢知舟:“我诈你的。”

关承化:“……”

不多时,在玄气的催动下,原本一片空白的信笺上渐渐出现了几行书写得有些潦草的字迹。

谢知舟微虚双眼,看向了信笺。

信,是杏花村里唯一的那位二转修者写的。

——廿二七,有一批自称正道的修者集结而动,来访了杏花村,说是要搜查老魔符东山的独子。边乐逸和符戎无故失踪,怀疑两人与魔头独子有关。

看完信笺上的内容,谢知舟的面色登时黑沉了下去。

正道的人居然还在搜寻符戎的下落么……?他现在有理由相信,符东山肯定还留下了什么如玄器魔军这样、必须要有符戎才能获取的遗产了。否则的话,单就是一个符戎,恐怕还不值得正道的人如此兴师动众。

毕竟,搜寻符戎的人里面可还有陵王门这等根本称不得正道的门派呢……

谢知舟沉吟,为了防止符戎身份暴露,对方是魔头符东山独子一事,仅有谢知舟、关承化以及边乐逸三人知晓。

杏花村中的人只以为符戎是谢知舟收留的稚儿,并未将他的身份与臭名昭著的老魔符东山联系上。

如今杏花村那边的人发来消息,说明边乐逸应该是在正道的人上门寻人之际带着符戎离开杏花村,躲避正道的人了……

边乐逸生性机敏,脑子活泛,纵使他和谢知舟一样没有修为傍身,但边乐逸手上还有玄能机这等杀器。以边乐逸的头脑,谢知舟估摸着在自己与关承化赴宴的这段时间里,这厮怕是早已自个儿倒腾出了不少玄机。

更何况,边乐逸身边还带着个符戎呢。

虽说符戎只是个孩子,但已然有了三转修为。他年纪小,与人对阵,极有可能让对方轻敌。以符戎的实力,甚至能和四转修者战个高低。

不过……

眼下,边乐逸会带着符戎躲在什么地方呢?

谢知舟又开始思考起来。

就在他思考的空档,关承化也看见了摆在案台上的信笺里的内容。

他挑眉:“这俩小孩儿好像跑了,你准备去找他们么。”

谢知舟摇摇头:“再等等吧,边乐逸这厮挺机灵的,应该没事。我想过几天,他可能就会想办法给我们写信过来了。符戎有三转修为,应该能保他们两人的安全。”

关承化颔首。

不知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他忽然出声,又道:“说起来……”

谢知舟:“……?”

“这封信是今天到的吧。”关承化拈起桌上的信笺,拎在手里颠了两圈。

“是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关承化:“也就是说,如果从寄信的那天出发,那今天应该也能和信一起来吴樾宗了吧?”

谢知舟略做停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关承化摸了摸下巴。

“有没有可能……边乐逸和符戎也到吴樾宗这边来了?符戎不过七、八岁的年纪,有什么事,第一反应就是找长辈吧?至于边乐逸,他对吴樾宗不是也有些兴趣么,只要符戎开口,他肯定第一个同意”

谢知舟愣住了。

符戎有时候表现得过于早熟,让他完全忘了对方现在仅只是个孩子而已。

以往独行的时候不好说,但现在有了自己这么个“家长”……

妈的。

谢·新手上路·头一次奶孩子·知舟一时没忍住,直接在心底里爆了句粗。

·

吴樾宗。

作为南疆的大派之一,靠着神木吴樾壮大发展起来的吴樾宗门占地面积庞大,一众门派建筑以众星拱月的姿态包围着处于门派中心的神树,远远看去便已气势巍峨磅礴,让人忍不住心生敬畏。

因门派规模庞大,吴樾宗宗门内人员驳杂。除却以首席弟子慕容安为首的内门核心弟子外,还存在着大量的外门弟子与打杂的凡人。

常昔是吴樾宗内的一员普通的外门弟子,如今已年近而立,但却只有一转修为,算是修者里垫底的存在,仅只比没有修为的凡人好上一些。

像他这样的外门弟子,在宗门内的日常便是从内阁处领取门派任务,将其完成后,用活得的门派贡献换取一星半点的生存资源聊以维生。

偶尔的,常昔也能超额完成一些门派任务,活得额外的门派贡献。

每当这时,他便会领着这些多出来的门派贡献去藏书阁处阅读吴樾宗开放给外门弟子的付费藏书,做着从书中悟道,而后一飞冲天,被吴樾宗内的某位长老相中,成为内门弟子,走上人生巅峰的美梦——

当然,就算不能被长老相中,成为如慕容安那样的内门弟子的随从也是极好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如常昔这般的外门弟子在整个吴樾宗、乃至其他的南疆门派中数不胜数,但真正有灵性,能就此悟道的人却少之又少……

真正的天才只是少数,大部分人都是永远也开不了窍的庸人。

今天常昔从内阁处领到的门派任务是看守吴樾宗的西北侧大门。

整个吴樾宗内有着大小不一、总数在二十以上的进出口,西北侧大门算是宗门内的大门之一了,看门所给予的门派贡献非常丰厚。虽然不大喜欢看门这种活路,但常昔仍是心满意足地守着大门。

一边和同样守门的外门弟子闲聊着,常昔一边看着那些进出宗门的内门弟子,已经从其他门派赶来赴宴的门派精英。

瞧着那些精英弟子身上的锦衣华服,他不禁露出了艳羡的目光。

真是羡煞旁人啊……

他暗想着。

“要是有一天咱们也能大大方方地进出这里该有多好,”和常昔一同守门、负责核实出入吴樾宗的门客身份的外门弟子忍不住同常昔嗑唠道,“说起来前些时日宗主不是收了个弟子么?这次会大摆寿宴,也是存了把关门弟子介绍给各个南疆门派的心思。你说,怎么人和人的差距这么大呢?我像那小孩儿那么大的时候,还在乡里放牛呢。”

常昔抱着手,百无聊赖地回道:“同人不同命咯,对了,那关门弟子,似乎也就七八岁的样子吧?”

他将视线转向那些进出宗门的宾客身上。

忽然,常昔发现了一个有些矮小、混在一众宾客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的身影。

“宗主新收的弟子也就是那小孩儿那么大点吧!”常昔道。

他的同伴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便瞅见了个扎着双平髻的小女孩儿。

小姑娘生得灵动可人,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极有灵气。常昔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这才发现女孩的身上有股极为凝练的玄气波动。常昔推测,这女孩的实力至少在三转以上!想到自己如今已年近三十却孑然一身,修为堪堪一转,他心中不禁有些怅然。

女孩的身边还跟着个看护着她的少年,那少年不过二八年纪,却身无修为,仅只是个普普通通、平平无奇的凡人。

只是小姑娘似乎有些怕生,一直牵着那领着她的少年的衣袖,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周围。

若非看出了两人的真实修为,常昔都要以为那少年才是两人里的主导者了。

想来,这女孩儿应该是哪家门派的门主之女,而牵着她的少年则是女孩的仆从?

常昔忍不住羡慕起少年来,他年岁大了,也不奢望有朝一日能入道飞升,只希望后半生能傍上个前途无量的修者衣食无忧。

“二位可有入门请柬?”

收起心中的艳羡,常昔替同伴开口,问询着准备进入吴樾宗的两人。

女孩儿似乎被他的突然出声吓了一跳,一个劲地往护着他的少年身后钻。

那领着小姑娘的少年倒是老成许多,他略微点头,道:“我们是家属……这位姑娘是银狐商会会长的女儿,还请阁下通报一二,去寻银狐商会的会长谢知舟。我们的入门请柬,在会长手里。”

“银狐商会?”常昔翻了一下宾客名录,找到了银狐商会的名字,“这样啊,既然是会长的女儿,那还请二位先进去吧。这银狐商会我也知道,他们的会长这几日和慧雁商会的舵主走得挺近的,似乎是在谈生意,我有些印象。”

少年颔首致谢:“那便多谢了。”他偷偷望了一眼常昔的那位正忙着核对请柬的同伴,悄悄将一块东西塞进了常昔手里,“小小谢礼,不成敬意。”

常昔拎了拎手里的东西,从分量上估测少年塞给他的居然是五枚中品玄石。

他心中一喜,五枚中品玄石对他这样的外门弟子而言虽然不是个多大的数目,但也抵得上常昔好几日的门派贡献了。

待少年带着女孩儿走远后,把玄石塞进自己腰包里的常昔才突然想起了某件事情。

他曾在中堂里见过慧雁商会的舵主,当时和对方走在一起的人应该就是银狐商会的会长吧?

他明明记得,那位会长观其面相也就二十左右的年岁,没想到居然已经有了个这么大的女儿了……

常昔情不自禁地也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同人不同命。

这银狐商会的会长虽然只是个修为甚至连他都比不得的凡人,但年纪轻轻便已有妻有女,女儿还是个天赋极佳的修玄苗子。不仅如此,他背后还有家大型商会……银狐商会的会长,当真是个人生赢家啊。

不过……

拍了拍有些微鼓的腰包,常昔心情不错。

今天要不就不去藏书阁了,反正也悟不了道,还不如去宗门内的酒场挥霍一次呢!他美滋滋地盘算着,转眼便把凡人少年与修者女孩儿的事抛之了脑后。

·

“我说,小芙蓉啊,能不能别一直扯着我的袖子了,我感觉手都要被你给拽下来了。”

进了吴樾宗后,凡人少年便领着女孩儿七拐八折。待两人的周遭再无旁人后,少年才将衣袖从女孩儿的手里拽了出来。他甩了甩有些发酸的手,忍不住出声抱怨起来。

跟着他的“女孩”有些不可置信道:“居然蒙混过去了么……”

“什么叫居然蒙混过去了!”少年又抻了抻脖子,“……算了,我们还是先去找老师他们吧。”

“女孩”点了点头。

此时混进吴樾宗的凡人少年和修者“女孩”,赫然便是与谢知舟失联的边乐逸和符戎!

只是这会儿,为防符戎身份暴露,边乐逸居然异想天开,给符戎换了身女装,将对方乔装改扮成了个小姑娘。

也亏得符戎现下只是个孩子,尚未长开,也并未变声。要是符戎年岁再大些,边乐逸估计也没法使出这等神技了。

——若是银狐有幸见识到边乐逸的这番神操作,怕是得嗼嗼嗼地喊上一句谢知舟真是捡了个宝才。

“不过该去哪里找呢?”嘴上虽然说着要去找谢知舟,但真要上手了,边乐逸却是忍不住犯了难。

符戎身份特殊,绝对不能暴露。虽说这会儿他给对方套了身女装,寻常修者是没法发现符戎的真身的,可凡事都有万一,边乐逸也不好大张旗鼓地找人问询谢知舟的下落。更何况,他现在给符戎捏造的身份可是谢知舟的“女儿”呢……

等等。

边乐逸忽然慌了,谢知舟应该不会生气……吧?

他心中忐忑起来。

而符戎……

小孩儿正兴致勃勃地仰望着那棵位于吴樾宗宗门中心的神木吴樾。

因着身世的缘故,符戎打小便没怎么出过门。在符东山伏诛之后,他虽然出了山峰,但却又忙着逃命,自顾不暇,根本没时间也没心情去纵览玄界的奇伟瑰怪。如今到了吴樾宗,见到了传闻里的神木吴樾,符戎不禁睁大了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宛如峰峦般雄伟的巨木。

他忍不住迈前了一步。

“嗯?这是哪里来的小孩儿?”

忽然,就在符戎靠前之际,却是有道清脆的女声传了过来。

听到声音的符戎与边乐逸连忙转头一看,才发现他们的身后竟不知何时跟上来了个年纪同边乐逸差不多的少女。

少女身上玄气凝练,让符戎戒备起来:对方有三转以上的修为,且背后背着一把黑色大剑,似乎是名剑修。如果动起手来,自己恐怕不能在对方手下讨得好处。

边乐逸倒是没符戎那么紧张,他侧了侧头,忽然发现少女背后的那柄大剑有些眼熟。

“你们是迷路了么,”少女和声道,“这里好像是吴樾宗的后厨,不开放给宾客的,还是快走吧。”

边乐逸问:“你是吴樾宗的人?”

少女摇头。

“那你怎么会到这里来?”边乐逸狐疑道。

少女面上一尬:“我……闻到香味了。”

边乐逸:“……”

少女:“……”

边乐逸转移话题:“不提这个了,感谢姑娘提醒,我马上带着我家小姐离开。倒是你……”他又看了一眼少女背后背负着的大剑,“姑娘身上所背的大剑我看着倒是有些眼熟,同一位熟人的剑十分相似,不知姑娘可认得我的这位熟人?”

“和这把大剑相似的剑?”少女惊讶,“你们认得关承化?”

听到她的话,符戎顿时来了精神。

他虽然不大喜欢关承化,但对方一直跟谢知舟孟不离焦的,只要找到关承化了,就代表着能顺势找到谢知舟吧?

符戎忍不住出声道:“关承化是……”

在他开口之际,边乐逸却是不动声色地把他拦在了身后,示意符戎不要开口。

符戎微疑,但还是老老实实地闭了嘴。

“关承化么,当然认得,姑娘是关承化的熟人?那想来姑娘应该也知道银狐商会的会长谢知舟吧,他和关承化的关系可非同小可呢。”边乐逸微笑着开了口,他从谢知舟处学到了不少东西,就其谨慎性而言,与谢知舟如出一辙,“不知姑娘是什么人呢?”

少女没什么心机,大大方方地抖明了自己的身份:“我?我是关承化的妹妹……哦对了,兄长说为了防止自己身份暴露,他在外面用了化名,还是称呼他为谢知舟吧,”她连忙朝边乐逸颔首致礼,“我是谢知舟的妹妹关月卿。”

边乐逸:“……?”

他和符戎也就和谢知舟分别了不到十日吧?怎么十天不见,谢知舟就突然和关承化合体了,还莫名其妙地冒出来了个妹妹?

符戎显然也是被关月卿的言语惊得不轻,差点被没边乐逸的衣摆给揪下来。

“原来是会长的妹妹啊!”边乐逸忙道。

他收起心中的疑惑。

既然关月卿自称是关承化的妹妹,那对方定然知道谢知舟在什么地方了。

不过,在想办法让关月卿把他和符戎带去谢知舟处之前,他还得从关月卿嘴里套点话出来,以免出问题——边乐逸对自己的这位老师也算颇为熟悉了,他从关月卿的言论推断,谢知舟肯定是在忽悠关月卿。

关月卿全然没觉察到边乐逸的心思,继续大咧咧道:“你们两位是……?”

边乐逸礼貌道:“在下是银狐商会的某家分会的掌柜,这几日分会出了点事情,必须要同会长商量,我便不请自来,到了吴樾宗这边寻找会长。”

“那这孩子呢?”关月卿指了指符戎。

边乐逸面色不变:“这位是在下的妹妹。”

“是掌柜你的妹妹啊,”关月卿似乎没怎么怀疑符戎的身份,她下意识问道,“不过这孩子年纪这么小,为什么掌柜的要把她也带到寿宴这里来?”

“实不相瞒,在下和妹妹打小便父母双亡,孤苦无依,”完全继承了谢知舟忽悠人的功力的边乐逸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起谎来,“若是把舍妹独自留在分会,指不定要被谁欺负去了。虽然在下只是一介凡人,但……在下必须要保护妹妹啊。”

边乐逸说完便觉得侧腰一痛——

符戎这小没良心的,居然直接恨恨地掐了他一把,显然是有些为边乐逸的胡诌感到了不满。

“原来是这样……”关月卿垂下了头,“掌柜的倒是个好哥哥,真是让人羡慕……”

边乐逸抱拳道:“既然关小姐是会长的妹妹,那姑娘应该知道会长他现在人在何处吧?不知姑娘能否行个方便,带我与舍妹去会长那里呢?”

关月卿点头:“当然可以,还请掌柜的随我来吧。”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同桌让我在教室里弄她 攻温柔地哄受塞

  • 空气中弥漫着着淡淡的酥香。    "白路明。"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看着搬弄着花的女孩吐出了相当清晰的音律。    "是这个名字吗?"他问道。    "真是一个不错的名字,不知道起源
  • 美熟妇人娇呻浪吟 压力好大啊

  • 热闹的一天终是过去,男生们都没有熬夜的习惯,女生睡着后的几十分钟他们也接续入睡,所有人期待第二天的到来。在这个夜晚有两个人做了非比寻常的梦,其中的一人是春无林,与其说是梦,用&8216;
  • 深裂缝浅裂缝界定 我和三个外国人玩3p

  • 他杀伐决断,曾将南岐的领土扩张至东菱边境十二城,但在他退位之后,从此听戏遛鸟,再也不关心那十二城的事了。    ……    寿宴当日一大早,云昭阳就被红袖和尚早扶到妆台前,开始梳妆
  • 北大校第一美女校花忆诗 异地老公找其他女人

  • 决定不给方羽好脸色的凌天,顿了顿,有些嫌弃地看了一下方羽的东西。“咳咳!一点好东西都没有,这就是你身为弟子的态度吗?”“师父,我要是有好东西的话不会跟你要了。”“不孝的弟子!”凌天
  • 女上男下虐式吃奶动态图 将她一把抱起抵在了墙面上

  • 梦里的他带人持剑冲进藏经阁,入目的第一眼就看到百里屠苏拿着焚寂,身前还躺着……肇临?看着那个自己义正辞严的指责屠苏,甚至还派人去请师尊。陵端想要动,却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制着自己。无能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和怪物做的小说h 王爷打王妃下面用细杖

  • “我没事,就是肌肉有点酸。”吴邪看到张起灵后全身的不适全都跑了出来,他现在连手指都懒得动一下。看到张起灵没事儿之后,吴邪盘算要不要去看看那处异常,万一真的是某种建筑,这次考察也算是
  • 揉捻着她敏感的蓓蕾 小妖精弄的舒服吗

  • “儿啊,跑起来,跑起来!向着东南方向,跑起来!找出小镇中吃人的恶鬼,儿啊!”自从传闻中吃人的熊被炭十郎杀死后,只会嘤嘤嘤的鎹鸦突然爆发出神奇的力量,一边反复横飞,一边使用连环扇翅将
  • 长剩将军番外全文 巴厘岛找男技师按摩

  • 回到天王洲高中后,夏尔简短的交代了一下自己找到祭的过程,当然这是加工过的故事了,毕竟『零时迷子』这种东西是不便于让集它们知道的,至于戒指,夏尔已经悄悄的回收了。回来后,夏尔也没有再
  • 小倩的自我改造日记 这样弄你是不是很舒服

  • “……”“秦姑娘?有问题吗?”眼见秦岚迟迟没有动作,可能是还没有想好借口,叶离轻笑一声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满脸都是玩味的笑容。“灵儿,你以后可千万不能骗人,哥哥最讨厌撒谎的人。”借
  • 电竞越海御宅屋 英语老师喂我浮汁

  • 第二天,伯爵府中开启了宴会,各种形形色色的的贵族们纷纷来到,林立也不得不参加,在乔希的服侍下穿上了那繁琐的衣服之后,林立感觉到了有些喘不过气来。这是在裹粽子吗?心中如此吐槽,却也还
  • 高H全肉粗口 进宫为妃被调教的古文

  • 114你们有事?“唐昊风格十分霸道,扛着张佳乐对他的攻击坚持近身,漂亮!”潘林的解说声又在现场响起,“唐昊一击得手,但是张佳乐并不气馁他用弹药打出了气流再次分开了两人的距离,张佳乐起

最新文章

  • 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 抱着大肚子冲刺

  • 那是一个女孩,穿着和自己相同的衣服,腰间佩戴着与自己相同的太刀和手枪,披肩长发从背后垂下,而自己正抓着她的脚踝,仰头看着她。杜月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这个与自己装扮一模一样的女孩究竟
  • 老师,好紧,要进去了小说 狠狠地撞击深深地律动

  • 十月末,天干物燥,树木渐渐染上了黄霜,而京城也如同这萧瑟的秋景,清清冷冷,上至文武百官,下及平民百姓,都开始囤粮备冬,街上的贩夫走狗也不见了踪影。导致他们无心营生的原因很简单,皇帝
  • 高H调教男奴小说 偷内裤射完挂回去会被发现吗

  • 一个魔修如何堂而皇之的混入名门正派的元婴大典原本就引人遐想,兼之居然又被发现而当场围剿,那日的腥风血雨即便是历尽厮杀之人都不愿再回想。    承天门与顾家同时出手,业有些交好的门派
  • 娱乐都市130 什么是含龙根

  • “唔咕!”一股剧烈的刺痛感席卷而来,迫使云曦发出了沉闷的痛呼。“额,疼!”捂住了自己的脑门,意识也缓缓的恢复,皱着眉头,云曦望了望自己所处的地界。“这里是?”通过自己刚刚的观察,一
  • 老当益壮老马最新章节小说 拉扯绳子摩擦花缝流水

  • “十——十万块?!”“对哦,就是十万块,这个世界的物资价格和我们原本的世界差不了多少,就是说要攒十万rmb才能拥有勇者的证件。”“那——那也太夸张了吧!这简直就是用钱买证啊!”“差不
  • 求你们停下来 摸小豆豆为什么腿会抖

  • 地下建筑发生震动时,宗介等人正在实验室的旁的一间屋子里拷问被他们俘获的干部们。“怎么突然开始晃了?”卡佩罗放下手中的甩棍,拽起浑身是伤被绑得结结实实的百乾的脑袋“你们的人在搞什么?
  • 床震娇喘大尺度视频 涨奶难受小叔子来帮忙

  • 车子开得很慢。阿标原本是很自觉打算继续充当司机,可是鲁德培下来以后抬手冲他打了个手势——两个手指并拢然后竖起来,朝着前头晃了晃,那是要他他提前过去把那边的情况摸一下,然后再打点一番
  • 王爷体弱瘫痪失禁 穿越之六零园园满满

  • 对方越喊,周妍拉着徐之行走得越快,只恨爸妈少给两条腿,不能神兽一般飞奔。她早认出那女子是最近风头正盛的女星李玥,但现在不是校友攀关系的时候,李玥身边还跟着一位汤煞神呢。右手手指打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