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现代修真 >

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小说 会坏掉的H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华生

“听说你最近萌生去意,曾经数次向朝仓知事请辞,但他都拒绝在你的推荐表上签字,并且狠狠训斥了你是吗?”高木翻着从其他地方了解到的信息,问前藤,“你对他这种霸道的行为心怀怨恨,所以想要报复他?”“喂喂警官小姐,你在开玩笑吗?”前藤哭笑不得,“我又不是小学生,虽然知事的确没有同意我离职,但我还不至于就因为这种事就要报复什么的吧?”

结果,对其他两人的询问也是一样,一无所获。

就连佑希也没能从三个人的表情中看出任何说谎的痕迹,这很可能表示,列出的三位嫌疑人是错的。

“现在,重新梳理一遍案情。”佐藤美和子在白板上依次写下三个人名,“保镖永野满曾在高中担任空手道社团的教练,朝仓知事两年前将那所学校与其他三所高中合并成立了新的私立中学,扩招了很多学生,设置了丰厚的奖学金制度,对于学生们来说可能是一件好事,但永野先生因此而失业,不得已才加入了一家安保公司。”

“站台工作人员中冈弘贵原本的住所在朝仓知事的推动下被划入了城市公园的范围,建筑公司对那片住宅区进行了拆迁,导致中冈失去了去世双亲留给他的财产。”

“秘书前藤植则是因为工作纠纷,有同事反应最近一段时间,朝仓知事经常批评前藤工作上的失误。”

都有动机,但还不够明显啊……佑希低头思索,尽力以嫌疑人的角度去看待这件事。

鉴识课的鉴定结果已经得出,恐吓信上使用的报纸是七八年前的旧报纸,但是三名嫌疑人所涉及的案由却都是最近两三年,如果真的是他们中的某个人做的,有必要专门使用那么久以前的报纸吗?普通说来,报纸这种物品的保存期限都不会很长吧?

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漏掉了?

“七八年前,朝仓知事还在担任国土交通省大臣吧?”佑希转着笔,“那时候有发生什么大事吗?关于朝仓知事的。”

“要说大事的话,可能就是新瀉大坝的落成了吧?”佐藤回忆着,“我记得那时候朝仓知事亲自去拜访原址村落的村民,非常耐心地劝说大家搬迁,那个时候很多媒体都报道了那件事。”

“有不良的传闻吗?”佑希精神一震,可是却得到佐藤否定的回答。

“没有听说过,似乎搬迁工作一直都进行得很顺利呢。”

“这样啊……”

似乎又回到了起点,毫无头绪。

“手冢检事,这是朝仓在任期间有过合作的建筑公司的名单还有他们的合作项目,我初步整理了一下,有五家企业是出现频率比较高的。”事务官广末高一将两本资料放在手冢桌面上,汇报道,“我拿来了他们项目期间的财务报表和原始领料单。”

“嗯,辛苦了,麻烦你联系一下知事公馆,我们明天去拜访。”埋首案卷的男人头也没抬,继续对着面前会计师事务所给出的审计报告进行研究。

朝仓奖因为推动了新瀉大坝的建成而变得被人关注,自此以后,他屡屡达成建设项目,很快政绩卓然,为他顺利当选东京都知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寄到特搜部的匿名举报信件上也指出,朝仓在新瀉大坝工程上存在受贿现象,看来这个工程是重点,很有必要单独拿出来查验。

手冢找到主持开发新瀉大坝的建筑公司——住友建设的审计报告,然后翻开了广末带来的厚厚一沓原始凭证。

得到知事公馆的回复是第二天将近中午的时候,手冢整理了手头的资料,与事务官前往约谈朝仓奖。

收到恐吓信和被特搜部调查两件事,让朝仓奖的精神状态看上去不是很好,表情有些不耐烦,在前藤植将手冢与广末领进会客室接待时,也不知是什么地方触到了他的神经,遭到一顿毫不留情的责骂,用词之尖刻让广末高一都忍不住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

手冢充耳不闻,公事公办地翻开笔记:“八年前你提出了新瀉大坝的建设方案,并直接推动了原址居民的搬迁工作,政府预算和开发商住友建设的财务报告显示,此项工程财政部门共拨款900亿日元,其中用于人员安置的费用只有不到600万,仅占拨款0.007%左右。朝仓知事能解释一下吗?”

“哼,愚蠢!”朝仓奖面色严肃,表情不快,“新瀉大坝原址居住的都是山区的村民,只有几十户人家而已,安置费用自然相应会减少。当年我可是给每户都提供了优厚的安抚款项,并且有好好开导,他们都是自愿搬迁,这么多年也没有出现过回流和反弹,你们还想如何?”

“工程招标结束之后,您的夫人在证券市场开户购买了一笔1000万的外汇基金,这件事您知道吗?”

“女人的消遣,我怎么会知道!”朝仓嗤之以鼻,“年轻人总是爱冲动,但是我可要向你声明,你找错了调查对象,到头来一无所获可不要后悔。好了,我的时间很宝贵,没有时间和你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做游戏。前藤!”

前藤植应声而入。

“送客!”

“真是固执的人啊!”失望地走出公馆大门,广末高一显得有些垂头丧气,“态度这么恶劣,完全欺骗了民众呢。”

“我需要一份当年搬迁人员的名单与安置情况,以及朝仓夫人在证券市场上开户的投资运行情况。”手冢不为所动,“明天之前交给我。”

广末高一垮了肩膀——看来今晚又要加班了。

东都环状线试运成功,定于10日后正式投入使用,本线电车将从隅田川开始,绕整个东京都一周,最后经过驹形桥到达终点的浅草站。这是朝仓知事在本届任上推动的最大工程项目,相信凭借这项骄人的政绩,足以让朝仓知事成为镜民党候选人。

这是来自《每朝新闻》的报道,撰稿人是社会部骨干记者樱井义高,《每朝新闻》的王牌。

“樱井记者的报道总是很有深度呢。”广报课负责送报纸的新职员见佑希一拿到报纸就在翻看有关东都环状线的板块,不由停了下来,“对朝仓知事的评价也非常到位,是位业务非常精通的记者。川崎顾问也喜欢看他的稿子吗?”

“嗯?不是的,我只是刚好看到而已。”佑希在脑海中回想了一下,想起这位樱井义高就是剪彩仪式当天在现场进行实况转播的那位,“怎么?你是他的忠实拥护者吗?”

“嗯。”新职员见佑希似乎有兴趣的样子,立刻打开了话匣子,“而且很少看到像樱井记者这样不使用数码相机的人了,我记得他还在专栏里写说‘能被胶卷完美呈现的影像才是真正的真相’。”

不用数码相机?佑希心头一跳。

在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身为媒体最前沿的新闻记者居然不用数码相机,也有点太跟不上节奏了。

“听你这么说,弄得我都对他好奇起来了。”她若无其事开口,转向兴致勃勃的小职员,“你知道樱井记者的博客地址吗?我也想多看看他的文章。”

“没有呢,樱井记者似乎没有博客的样子,不过他的专栏我每期都有保存,川崎顾问想看的话,我可以拿给你。”

“嗯,那拜托了。”

用词精准,文笔工整,喜欢在句末使用押韵的音节,时事评论文章不多,大多针对朝仓奖的政绩,没有博客只在报刊杂志上设置专栏,坚持使用需要胶卷的老式相机。老家在新瀉县一个叫北泽的小村庄,那里正是如今新瀉大坝矗立的地方。

几乎完全符合侧写条件和可疑标准。

佑希抓起了包。她需要去确认一下。

“手冢检事,我们这样挨个询问当年的住户能得到什么信息啊?目前为止我完全没有找到共同点啊。”跟在严谨认真的上司身后向新闻大楼走去的广末高一忍不住问了出来。

“真相是建立在大量事实基础上的合理结论,法律不可以臆测,缺少任何细节都不能拼成完整的图案。”冷面英俊的男人毫不客气地教训下属,同时伸手按下电梯的按钮,不巧却与另一只手碰到了一起。

双方不约而同侧目,同时瞪大了眼睛。

“手冢君你怎么在这里?”

“川崎小姐?”

得知对方是来查案,手冢不赞同的目光立刻将佑希从头到脚扫了一遍:“其他人呢?”居然让一个没有上过警校、没有任何武力值的年轻女孩单独来见嫌疑人,警视厅这么缺人吗?

“只是我自己稍微有点想不通的地方,所以想来证实一下。”读懂了手冢的潜台词,佑希解释道,“不过,既然在这里碰到你,我想应该也不用特别去验证了。”特搜部针对朝仓奖进行调查,却找到了樱井义高,本身已经说明两人有所关联了,剩下的问题只是关联在哪里。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快穿之千古流芳 怎么扣出水指法图

  • 因为一中要作考点,所以全部教室都需被布置成考场,于是高一高二的学生欢天喜地地得了六天假期,而高三学生被集体挪到空旷的实验室里。  平时吵吵闹闹的校园,一下就变得安静起来。像是一名威
  • 我和老板办公室嗯啊 三哥来喝犀儿那里温的酒

  • 懒洋洋的阳光从窗外透了进来,空气中弥漫着春草的气息,路上的行人发出了轻缓的脚步声,早晨来了,啁啾的鸟儿,烂漫的春花,透露着春的灵秀,春的欢乐。【今天是第一次带小纹皓出大东门,苗苗,
  • 被学校烧锅炉大爷上 通房待妾小花

  • “诺...诺薇娅!!难道你跟白音她认识吗?!!”当缇莉悠回过神来时,直接忍不住摇晃着诺薇娅,脸色满是激动。“那个...缇莉悠,你冷静点...”“这...这怎么可能冷静呀!对方可是白音呀!那个大名鼎鼎
  • 柳若莹的大结局 阿 啊啊好深啊再深点

  • 叶琉涟看着地面那深深的印子心有余悸,然而不等她反应过来刀已被再次提起,烛火照出门后出手之人的面目,赫然是在密室里的人偶婢女!苏子衾没想到门后居然有人偶突袭,但是人偶出手之快自己的都
  • 看着娇妻被医生玩 把腿绑成一字马

  • 到最后,连慷慨赴死都失败了...呃,算了,这样的失败...还是可以有的!不过,还真是丢脸啊,居然被“俘虏”给救了...啧,也不知道纲手他们有没有平安回到木叶。喉咙被毁,交流不能的自来也因为
  • T大校花结局 来宝贝一会就好

  • “你!”青年男子恼羞成怒,他没想到羽化会把之前他说过的话回敬给他。“哼,你只不过只是装腔作势而已。”青年男子色厉内茬地说道。“你可以试试。”羽化看着青年男子笑着说道。“该死!”青年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三十女人一摸就是水视频 二姐家睡了二姐

  • 教主出事了!神隐教四位长老与护法吓得狂奔上山顶,待瞧见石室内纵横交错的剑痕和还算新鲜的血迹齐齐倒吸一口冷气。青衣男子惊疑不定:“教主练功出岔子了?”目光冷凝地盯着墙上的血迹半晌的书
  • 你叫的真好听真浪 女子打的没钱让司机玩

  • 今天虽然是周末,但是士道却要去参加作为会场的天宫广场确认区域的划分。这就是各个学院实行委员所要做的事情,而开会的地点就是在龙胆寺学院,听说那里是一所全部都是女孩子的学院。瑠六此时正
  • 老师不行我做不下去了 学长在上by流麟免费阅读

  • 尽管的确有期待过今天的宴会东方遥可以给自己带来惊喜,不过当真正见到那琳琅满目、全部都是些她从来没有见过的菜肴时,魔理沙忍不住当场口水直流了。“这个是什么?”“咕噜肉。”“那这个呢?
  • 太大了疼坐不下小说 少年派妙妙送三明治是第几集

  • 别低头,皇冠会掉,这是很多人耳熟能详的语句,然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事实却会让很多人低头,为了迎合更多人。谁知,让人更容易地头的,是这该死的烈阳,出门五分钟,排汗一小时,我光是走
  • 转过去扶着撅起来打屁股 宿舍三攻一受肉双

  • 晋.江.独.发二二章下半场的球赛即将进入尾声。初香他们这支队伍以大比分遥遥领先,可以说稳操胜券。对面以小伯爷鲁廷煜为首的队伍接连失球,打得很是艰难。三位公子哥儿年轻气盛,后半场的脸色
  • 徒儿太大了师傅好痛 宝贝对着镜子塞13颗荔枝

  • “小鸽子表示:现在我心中的疑惑,多亏有鸢心柔你们的讲诉,从而吹散了一些;那么我还有事要忙,就不打扰你们了;告辞!”小鸽子此刻长舒了口气;在传出这番话的同时,她便转身漫步朝着一旁的窗

最新文章

  • 太后怀孕要生了 全身瘦屁股大的原因

  • “该去做饭了。”快到中午了周雅婷才不慌不忙地从衣柜中走出来。“大姐你总算是出来了,这门怎么打都打不开快憋死我了。”站在门前的我就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看向睡眼惺忪的周雅婷。只要周雅婷没
  • 双飞两少妇 想要吗乖说出来就给你

  • 洛祺转头看向后面,那人正是炽火学院的火舞。唐三皱着眉头看着她开口:“有什么事么?”火舞几步来到他面前,一直走到距离唐三只有不足一米的地方才站定。火舞凝视着面前这相貌并不如何出众,看
  • 孽海花小说 婶让我进入她身体

  • “不是平野小姐哦,是我。”结月从一棵树后面走了出来,目光沉沉地看向今川裕一:“你应该是知道的吧,你姐姐平野丽的前男友,是一位交往了很久的中国人。”“所、所以呢?”今川裕一有些错愕。
  • 壮汉合集高H 谢欣的大狼狗老公

  • 坐在南贺川边支着下巴看着波光粼粼的河面,泉奈随手从身旁的地面上捡了颗石子丢向了水面。那颗石子“噗通”一声直直扎入水中,很快便沉了下去。身后的草丛传来了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然后是熟悉
  • 狗狗把我舔尿了 老婆死了才后悔免费

  • 天色逐渐浮现出鱼白,一抹阳光照进了古德森林里,透过层层树叶撒下浪漫的光辉。【站住!】微雨用魔王真言,让一只野猪猛然的停下了脚步。然后,微雨在迪雅的眼神注视下,拿出他的灵狐短刀,给予
  • 拧着奶头粗口调教 高考后母亲发生过系

  • 火锅专题已经由跟细细同一组的其他同事完成了,这次的选题是老城区早点。作为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N市有着独特的饮食文化,早点虽然不如武汉、西安那样连吃一个月不重样,但也独具特色,让人百
  • 警官性奴调教羞耻工具 我拍写真丈夫出去买烟

  • “我不用你救!”    “请你救他!”    两声完全不同的声音,却同时响起。    窗外窗内,两个同样吃惊的脸孔。柳轩一骨碌爬起身来,就大声地喊:“娘子,你疯了!难道你没有听到她
  • 我的妖孽父皇全文免费 交换 美妇在男人胯下哀求

  • 培养舱中,香川莺游缓缓地将双手交叉在身前,静息,而后凝神。然后闭上了双眼,而世界,也仿佛在这一刻黑黯。无数不可名状的苍白色血线从少女的身体中流出,向着四周飞散,而有些丝线则团聚成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