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现代修真 >

陪读的日子王梅全集 男友靠着墙做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醉逍遥

雪冥,星罗阁

九真怒气冲冲的踢门而入,瞧着独坐帘后的碧衣少女,道:“暮颜小姐真是好兴致,教主已然失踪整整一日,倒不见小姐焦急半分。”

暮颜平静的抚着手中碧玉笛,道:“九真,我正要去找你讨个说法,你来得正好。”

九真顿觉好笑道:“哼!说法?!你不过是仗着教主的宠爱,才如此有恃无恐,不知天高地厚。祭神大会上,若不是你,教主明明可以拆穿那小子的身份,而不致身受重伤。若非伤势严重,教主又怎会着了那小子的道儿,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说到吃里扒外,这世上恐怕无人敢与暮颜小姐相提并论!”

暮颜淡笑,道:“我爹爹若不是听信你的谗言,也不会落到今日地步,我若吃里扒外,你便是厚颜无耻。别忘了,这里是雪冥的地盘,还轮不到你做主,你既然知道爹爹有危险,为何不将此事说给我和无涯师父,而是自作聪明的将爹爹置于险境,如今,爹爹出事了,你才想起来寻我,真是笑话!”

九真挥袖,扫落竹帘,怒道:“臭丫头,我没时间在这里跟你耍嘴皮子,教主一定是落入了慕云轩那个臭小子的圈套,才会毫无音讯,你若真有良心,便去找他要人,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暮颜翻身而起,手中碧玉笛直指九真,冷笑道:“九真,你口气不小,我们之间的账,是该好好算算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便是你怂恿我爹爹灭了天山步氏一族,致使我娘亲与爹爹反目成仇,你不是总看我不顺眼么,正好,我看你更不顺眼,今日,我们便来个了断。”

九真不屑道:“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也好,我倒是想见识一下,天山若云步传到你这里,威力尚余几分!”

暮颜雪足一旋一滑,碧玉笛已然抵到九真胸口处,明眸含笑道:“你可要小心了。”

九真皱眉,翻袖甩开暮颜,力道十足的一掌由臂下推出。

暮颜闪身避开,左旋右转,身影飘忽不定,九真一掌落空,连打数掌,都只打中一个虚影,不由气得厉害。

暮颜抓住机会,素手一翻,银针由玉笛射出,散成一片,四射而出。

九真腾空而起,宽袖携着内力扫了个圈,周遭银针纷纷落地。

暮颜结指,数道绿绫自袖中抽出,缠住九真双腿,而后凝结四周水汽,化作冰刃,直刺九真。

九真双足使力,想要破开绿绫,怎奈暮颜所使绿绫乃是天山千年冰蚕丝所制,水火不侵,根本挣脱不了,不由有些气急败坏的挡开冰刃。

暮颜一招得逞,步步紧逼,雪足急转,幻影四散,连连打了九真十数拳,方才解恨般将九真甩了出去。

九真气得咬牙,怎奈之前受了重伤,根本无法施展幻术,只能任由暮颜戏弄。

无涯赶到时,看到的正是暮颜将九真绑了个结结实实,一阵拳打脚踢的情景,不由急道:“颜儿,不得胡闹!”

暮颜狠狠补了一脚,而后满意的拍拍手,冲无涯扮了个鬼脸,道:“无涯师父,九真长老就交给您老人家抚慰了,我去探查爹爹的消息!”

语罢,绿绫一抽,人已失了踪迹。

九真咬牙切齿得盯着暮颜消失的方向,道:“臭丫头,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无涯闻言面色顿冷,道:“你最好不要打颜儿的主意,你应该知道,教主心里真正在意的是什么。”

九真笑得讽刺,道:“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从教主灭了步氏一族起,他唯一在意的东西便是他的野心与霸业。”

墨月殿

青渊安排好午膳,先检查了一下云轩伤势,问道:“感觉好些了吗?”

云轩点头,道:“爹爹,轩儿已经好多了,可以下去吃东西了。”

南宫紫衣面露疑色,青渊安慰道:“整日躺着也不利于恢复,轩儿应该下来走动走动。”

南宫紫衣想想亦觉得有理,便帮着云轩将衣服打理好,而后扶了云轩跪坐在案旁。

云轩调整好一个舒服的姿势,向南宫紫衣使眼色道:“娘亲,你应该坐到爹爹旁边。”

南宫紫衣拧了拧云轩,嗔道:“没大没小。”

青渊闻言亦是难得含了丝笑意,伸手将南宫紫衣拉到了身边坐下。

南宫紫衣替云轩夹了满满一碗的菜,犹不放心道:“轩儿,要是不舒服,就去榻上躺着吃。”

云轩拣出碗里的鱼肉,道:“轩儿已经没事了,只是,轩儿向来不喜欢吃这些带刺的东西。”

青渊见状蹙眉,道:“不准挑食,这样的坏毛病,是如何养成的?”

云轩放下筷子,满是委屈的去看南宫紫衣。

南宫紫衣瞪了青渊一眼,而后笑着将云轩面前的一盘清蒸鱼换到青渊跟前,将筷子重新塞到云轩手里,道:“无妨,除了鱼,还有这么多菜呢,多吃点。”

青渊颇是无奈,道:“紫衣,你若是这样惯着他的性子,非将他宠上天不可。”

南宫紫衣笑道:“不过是小事一桩,你何必这样含沙射影,轩儿这不是挑食,而是不愿违逆自己的心意,实话实说。我听轩儿说,你给他定的规矩,第一条便是不准说谎,如今,轩儿说了实话,你倒不乐意听,莫非,你要将这规矩改一改,换做察言观色,阿谀奉承?”说罢,便看着云轩,一副谆谆教诲的模样,道:“轩儿,你记住,以后,千万不可轻易在你爹爹面前说实话,你爹爹会不高兴的。”

云轩十分配合的点点头,道:“轩儿记住了。”

青渊闻言只觉头疼得厉害,道:“紫衣,这根本不是一回事,轩儿还在长身体,最忌讳的便是挑食拣菜。”

南宫紫衣夹了一筷子鱼到青渊碗里,言辞恳切道:“好了,赶紧吃吧,不过一顿饭,哪里来那么多道理。”

青渊晒然,道:“真是拿你们没办法。”语罢,忽的想起什么,盯着云轩道:“刚刚你娘亲说的不算数,第一条规矩,不许说谎。”

云轩眼观鼻,鼻观心,暗自腹诽为什么受欺负的总是自己,嘴上却立刻积极表明态度:“轩儿知道了。”

南宫紫衣正替云轩舀汤,见状连忙安抚道:“轩儿,你也须理解,书读的多了,便容易变得死板,你爹爹虽然身在江湖,却最喜欢研究书中那些个君子的为人处世之道,所谓君子,足下都有个框,不仅想圈住自己,还想圈住别人,所以,你也得多向你爹爹学习君子之道,这样他才高兴。他们君子一脉,有个先祖,唤作孔子,孔老夫子曾教导弟子,小杖则受,大杖则走,非为不孝,这些道理,都是他们君子时常研习的,你也要懂得。以后,要机灵些,如果你爹爹情绪失控,要重罚你,切莫傻乎乎的任由他欺负,就算动手,也要逃过去,你也算遵从君子之道,不负你爹爹的期望了。”

云轩听得津津有味,对最后几句理解犹深,很是遗憾道:“这些道理,要是娘亲早些告诉轩儿就好了。”

南宫紫衣笑意盈盈的替青渊夹了第二块鱼肉,柔声道:“青渊,我说的对么?我们轩儿很聪明,讲道理,一点就透,以前,你定是没有好好跟他讲,他才会听不明白你的本意。”

青渊手抖了一下,尽量让自己显得淡然道:“这种方式,很好。”

不多时,冷烟的声音自殿外响起:“教主,有一位姑娘,自称是冰火教的暮颜小姐,要见小主子。”

三人听到这个名字,反应各异。

云轩按捺不住,撑着桌案起身,道:“爹爹,娘亲,我得出去见她。”

青渊道:“她可能是为了齐少均的事而来,你想好怎么说了吗?”

云轩想想:“我实话实说便是了,颜儿她知道,不会怪我的。”

“颜儿?”南宫紫衣眸中闪过一丝笑意,道:“轩儿,你跟这丫头是什么关系?”

云轩思索片刻,道:“我们是很好的朋友,而且,轩儿喜欢她,她也喜欢轩儿。”

南宫紫衣正抿了一口茶,闻言险些呛住。

青渊低咳一声,道:“轩儿,这话,你可要考虑清楚。”

云轩略有愧色,道:“爹爹,我知道,文箫哥哥跟颜儿有婚约,可是,我们很久之前就认识,她救过轩儿的命,轩儿不能对不起她。”

南宫紫衣将云轩拉到身边,循循善诱道:“轩儿,你可知道,男女之间,喜欢有很多种,第一种,像哥哥与妹妹,你喜欢跟她玩耍,把她当妹妹照顾。第二种,因为她对你有恩,对你好,你觉得自已也也应该对她好。还有一种,便是你觉得离不开她,看不到她时,会想她,见她时,会有心动的感觉,极力想把自己最好的展现给她,会渴望她今后一直陪着你。第一种叫做兄妹,第二种叫做愧疚,最后一种才叫喜欢,你是哪一种感觉?”

云轩摇头,道:“轩儿也说不清楚,可能,都有一些。”

南宫紫衣笑道:“没关系,你还有时间仔细想这个问题,你应该明白,这个选择意味着什么。日后,冰火与雪冥定是水火不容之势,对她,对你,都是极大的考验,齐少均毕竟是她的爹爹,这一点,是谁也无法抹杀的事实。”

云轩点头,道:“这些,轩儿都明白,我们会坚强面对的。”

青渊叹道:“轩儿,你若真喜欢这丫头,箫儿的亲事可以另择。”

云轩眼眶一热,道:“谢谢你们。”

南宫紫衣将云轩揽到怀里,道:“娘亲与她的母亲情同姐妹,自然也是希望你们能够在一起的,所以,轩儿,你不必有顾忌,无论如何,爹爹和娘亲都会支持你的。”

云轩嗯了一声,便问青渊:“爹爹,轩儿可以带她进来么?”

青渊含了笑,道:“自然可以,你有伤,不能远走,我跟你娘亲去里殿书阁避避。”

南宫紫衣眨眼,道:“若是过会儿招架不住,便让娘亲跟她讲。”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污污的文章越细越好滴水 50岁的女人叫床嗷嗷的

  • 听到金轮对凌梓落所说的话,忽必烈才发现凌梓落二人,一眼望去首先看到的是小龙女心道,这世间竟有如此貌美之女子。又看向凌梓落见他剑眉星目,俊逸不凡,好一风流倜傥的翩翩少年郎。二人肩并肩
  • 强奷白莹小说 慢慢地解开老师的内裤

  • 艾伯特早就发现了她的情绪不高,他在她身边远远的坐下,“哎呀,今天的西湖怎么别有一番风味呢?”    梦萍瞥了他一眼,心中嗤笑,她淡淡的开口,“是你吧?”    “嗯?”艾伯特饶有兴
  • 男朋友解开内衣揉我胸作文 同意儿子戴套

  • 简墨到的时候会议室里除了楼船雪外还有好多人了。一眼扫去有的眼熟,有的陌生,但他都不知道名字。楼船雪起身,微笑着向他介绍坐在主位的高年级学生:“这是学生会主席,丁一卓,造纸系7601班。
  • 一寸挤进唐嫣的身体里 校花被老头干得欲先欲死

  • 要是不喜欢记得告诉我一声好让我知道哪里可以改我的内心还是不错的自认为,措辞不要太严厉就好啦。这章我也没满意因为纲吉男神是不是有点目中无人的感觉,想改的但时间已经是这个时候了,再改就
  • 3D动漫征服美艳的护士图片 啊好大坐不下

  • 过了一会儿,他胳膊突然被轻轻拍了一下,维达的声音也随着动作响起:“要不要喝茶?”莱姆斯转回身,维达站在他身后,正冲着他笑。维达注意到莱姆斯在转身的同时,脚向后撤了一步,让两个人的距
  • 我们在阳台来一次好不好 堵住一滴都不许流出来

  • 一米八四的大高个,身上穿着因为没有买新的所以被都敬秀在柜底扒出来以前为了打折一块买的一个粉色新围裙,还一副认真严谨的像是做什么化学实验一般的表情?脸上更是不小心蹭到面粉还是什么乱七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污到你湿透自慰的短文 抬起仙子的腿

  • 越是话少寡言的人,心里转过的想法往往更多。    高中之前住在轻井泽的一言师傅家时,附近的老人曾经对我说过这样的话。只是那时候我并不认识什么特别话少的友人,无法用经历证实他们的说法
  • 领导叫我陪两个外国人 女性视角口述H文

  • “我会让你的美丽永驻于这世间,就像这朵蓝玫瑰一样。”说着,他深深的嗅了一下手中的玫瑰,满脸陶醉。“火灼·燃……”嗖!月再次举起双手,想要释放魔法,但连招式都只喊了一半,一道飞影就直
  • 他埋头进她腿间咬 和妈妈在办公室里

  • 如果小天狼星又一次跑到了神秘事物司而自己不知道......哈利不敢想有什么后果,有少年时TOM力量的里德尔也应付不了命运让人出的状况。命运并不因某些改变而完全改变,但是能有机会改变命运的人
  • 放荡的女友系列小说 总裁毫不怜惜地挺进

  • “好了,接下来是吃饭时间……”山治看到了饭点,出声说道。“好啊!!吃饭啦!肉啊……肉!!”路飞兴奋的大叫道。山治走向厨房,在经过嫣然身边的时候小小声的说了一句,“甜点是红豆团子哟”
  • 老王的春天来了 伪装学渣 挤奶油play

  • 终于,在木叶的医院住进第N1个被扑克牌和大号钉子插伤的忍者的时候,中忍考试开始了……——————我是一句话带过中忍考试之前大家表PAI我的分割线———————虽然睡过了头,但是顺利到达
  • 都市之最强邪少 贱人夹死我了

  • 「请醒过来。」女孩的声音从晓无耳边,不,从头上传过来,晓无痛苦的呻吟出声,把手背放到额头上遮挡住住直射过来的阳光后,微微睁开了眼睛。「唔……」「醒过来了?」「再五分钟。」晓无坦率的

最新文章

  • 快递员让我爽了一下午 有肉的情节写的很详细

  • 婉然还没有注意到氛围的尴尬,她一脸懵懂,又追问一句。“为什么…要把嘴巴贴在一起呀?”浣溪这才惊叫一声,脸颊红的像是一个苹果似的,指着应柳心和婉然说道。“汝,汝等何人!何时潜入妾身住
  • 快穿之春梦系统H 满意你所看到的尺寸吗

  • 那是一只绣工精致,织着山河日月图的小香囊。金丝绣千里云霞,银线绣万里河山,底下缀着红石玛瑙,一看就知道是个价值不菲的物件。墨熄盯着那个香囊看了良久,心中怒潮翻涌,慢慢地,吐出几个字
  • h辣文穿越之np文快穿 体院男校草的屈服

  • 村里会有人生出这种心态,陈钰并不感到奇怪,甚至于可以说是早有准备。因为这辈子的陈钰并没有傻乎乎地过早暴露自己催生作物的异能,在村民们眼中,他不是“高人一等”的异能者,只是一个有那么
  • 不行 这里是电影院 儿子每天要做

  • 说起来这是这个朝代建立的第几年呢?或许大多数的人都不太关心这个问题,百姓忙着在来自上层的剥削中求生存,身居高位的人忙着在歌舞升平之中寻找更多的快乐来麻痹自己。洛阳,是这个大陆上王朝
  • 绝色世子逆天妻txt下载 老光棍征服妻子

  • “好了,别废话了,赶紧融合吧。一套一级有灵外附骨骼足以疏通你右手的经脉了。”华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陈浩南的身后,抬手推了陈浩南一把。陈浩南被推到了有灵外附骨骼的面前,他这才有机
  • 国产肥妇女熟 池中烟雨h部

  • 台风第六天,大雨已转为淅淅沥沥的温柔小雨。薛小满躺在床上,用小被子裹住自己,面对墙壁,背对镜头,拒绝起床,不管导演组怎么威逼利诱都不起。似乎是有点闷闷不乐。但陆修信问他怎么了时,薛
  • 乡镇赤裸歌舞团表演视频 风流农民艳遇记

  • 周子璋扭伤脚养了两个星期,也基本好了。脚一好,失眠却更严重,这天晚上,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干脆爬起来,小心翼翼开了灯,摸出药酒,给自己揉腿。他的腿是旧伤了,纯粹倒霉催的,走
  • 那一夜他从后面抱住了我 和女朋友还有闺蜜一起睡

  • 据说生物进化的过程中,有种蛇主动放弃了毒牙这项武器,转而使体型变得更大,而那类蛇捕获的猎物是最为巨大的。路灯单薄的灯光下,光头男携着武器向我走来。这时候逃跑或许不错,但谁能保证他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