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现代修真 >

师生系列h合集在线阅读 太湿就感觉不到紧吗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安小志

哭喊声随着这一声高唱从宫墙内蔓延开去,一路如浪一般绵延到了外面。尖利刺耳的女声之外,额外又加入了浑厚高昂的男声。宫女和大臣隔着宫墙比着哭功,唯恐皇帝觉得自己哭得不真诚。

可其实,皇后所在的宁坤宫中并没有一丝声响,所有人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等着这个国家的至高权力者发话,毕竟从他的表现看,他不仅一点都不想哭。

甚至还有一点点想笑。

“确认死透了?”他还这么问。

太医、天工局和钦天监的大臣一起跪下,从各自专业的角度指天画地确认皇后真的凉了。

“娘娘鼻息脉搏全无,必然已经驾鹤西去!”

“臣已拿天物放入皇后娘娘手中,天物没有丝毫反应,皇后娘娘必然已经仙去!”

“臣刚刚卜出后星晦暗,再亮时已经换宿而居!皇上!天兆已降,当立新后了!”

XXX!听到钦天监大臣的话,其他几人心中一阵脏话奔腾而过,虽然大家都看出皇后死了皇帝挺高兴,但是顶多机智的不劝皇帝节哀,却没想到有人已经把马屁拍得那么长远!

谁不知道皇帝属意萧家那个武举女啊!哎呀就差这么一步啊!

脑子转过了弯,所有人心里捶胸顿足,更是卯足了劲准备一会儿如果还有机会一定好好表现。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皇帝终于忍不住了,仰天长笑,畅快淋漓,“终于死了!你们果然会死!”

一听你们,所有人头更加低,冷汗涔涔。

皇帝收了笑,阴沉的看着所有人,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但最终还是站起来,负手扬声道:“朕与皇后伉俪情深,想与皇后单独相处,故命众爱卿在殿外等候,却不料悲痛太过,失手打翻了烛台,汝等忠心,护朕脱离火海,却实难救出皇后遗体……你们,明白了吗?”

所有人的头随着皇帝的话语越发的低,几乎要埋到地里,等皇帝把话说完,立刻山呼道:“皇上节哀!”

没说懂,只说节哀,这些人精的意思也算到位了。

皇帝冷笑一声,甩袖欲走,却还不放心,又走到皇后榻前端详了一会儿,亲自用手探了探她的鼻息。

一阵风拂过,仿佛有温柔的呼吸打在他手指上,皇帝猛地一僵,失态的退后了一步,紧紧盯着皇后,仿佛她随时会醒过来。

皇后依然安静的躺着,如生前一般,乌发雪肤,倾国倾城。

那是天人的长相……那也是妖人的长相……

是救世的长相……也是祸国的长相……

不能留,不能留!

想到这,皇帝忽然抽出腰间的宝剑,指向皇后的尸体,看起来仿佛一个不对,就要一剑刺进去!

所有人继续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不仅不敢看皇帝的脸,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许久,门外传来通报声:“淑妃娘娘求见!”

淑妃!众人松一口气的功夫,通报中的女人已经推门而入,她一身暗红色窄袖骑装、长发束起,露出一张鹅蛋脸,面上剑眉凤眼,长鼻薄唇,看起来既有巾帼英雄的英姿飒爽,又有江南女子的娇俏秀美,虽远不如皇后,却也极为吸人眼球。

她一步跨进来,面容紧绷,看到屋里的状态,又顺势望向帷幕中躺着的人,顿了顿,忌惮之色一闪而过。随后毅然转头,上前握住皇帝握剑的手,轻声道:“皇上,她已经死了,想想以后。”

“若骐,”元以臻看了萧若骐一会儿,手动了动,终放弃了当众拥抱她的打算,最后看了一眼床上的皇后,拉着她转身走了出去。等踏出了宁坤宫,大口的喘息了一下,“终于死了!”

萧若骐作为最受宠的妃子,皇后死了本应该高兴才对,但此时她的表情反而最严峻:“皇上,不可松懈,那边若是问起来……”

“朕已经把后位留给他们过了!皇后自己命短,还能再塞一个过来?哈!想得美!”话是这么说着,元以臻却依然沉住气,“等他们来了再说,一个商会而已,非王非侯,就算曾有恩于我朝,六百年的优待还不够吗!凭什么让朕与他们二分天下?我倒想知道这个皇后死了,他们会有什么说法!”

“以臻!”萧若骐皱眉,下意识的叫皇帝名字,她看向周围跪成一圈的人,着急起来,却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继续劝,“大局为重!”

“哼,大局。”元以臻回头望了望宁坤宫,他的眼神极为复杂,明显的仇恨,些许的忧虑和一丝丝的,惆怅。

他转身,甩袖而去。

宫卫如得了命令,向宁坤宫射出一排火箭,而周围的宫人在宁坤宫燃起熊熊大火时,才开始发出惊慌失措的尖叫。

“走水啦!!”

“宁坤宫走水啦!”

“快救火!快救火!”

“皇后娘娘还在里面啊!”

谁也没有看到,那个栩栩如生的皇后,在黑烟滚滚的火海中,忽然周身冒出一片灰白的轻烟,她面容不变,整个人却仿佛缩小了一圈。

一截床梁终于支持不住,砸了下来。

刚一触到皇后的尸体,那尸体就仿佛一个空空凝聚的幻境,陡然间烟消雾散……连灰飞烟灭的灰烟都没有。

尸骨无存。

“尸骨无存?!不可能!”御书房中,元以臻猛地站起来,“什么形迹都没有?!”

“禀皇上,找了最好的师傅去收拾,真的……什么都没有。”禀报的工人想到那收殓师傅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知道点内情的他汗如雨下。

皇后乃西方圣所百年一遇的圣女,传说乃天人之身,正经八百的仙女!这次死得如此不明不白,怕不是回天上去告状了吧!

“可是烧太久,化了?”皇帝的声音却犹带侥幸。

“禀皇上……这才一夜,不,不会烧没的。”

“你这是何意?!三百禁军看守,还能让尸体跑了不成?!”元以臻拍案。

“如果,不是尸体呢?”一旁屏风后面,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低哑,小心。

元以臻呼吸一窒,整个人僵硬了一瞬,面色变换数次,终还是吐出了那口气,颓然坐下,摆了摆手:“下去吧。继续找,没有尸体,蛛丝马迹也要有!”

“是!”

待门关上,元以臻扶额沉默了许久,屏风后的人也大气都不敢出。

终于,他开口了:“你说,不是尸体?”

声音平稳但紧绷,显然在强行镇定自己。

“我只是想到一个传闻。”屏风后的人语气似乎恭敬,但又透着一丝亲昵,“我曾读到过一本守陵志,内载一百五十多年前曾有暴民集结欲盗掘皇陵,但很快被发现了,几个主使者被判了斩立决,其他也大多老死狱中。”

“这事我知道,”元以臻不耐道,他对亲近的人都称“我”,“都被挖了祖坟了……还有呢?”

“我一时好奇,去打探了一下,发现自那时候起,民间便有帝后寝乃衣冠冢的说法。”

“什么?”元以臻眯起眼,“别卖关子。”

“那我便直说了,皇上,那次的暴民定是掘了后陵,开了棺,却没看到尸体。有人逃过了追捕,把这件事传扬了开去。”

“不可能。”元以臻一口否定,“历代帝后同寝皆有详载,史官就算有那个胆子欺君,也不可能代代都有那个胆子!”

“所以,究竟为何,皇,咳,先后的尸体于火海中消失,一丝行迹也无了呢?”

“那你得问他们去。”元以臻冷笑,神色狠厉,“活也好,死也好,跑了也好,被偷了也好……他们起来一次,我就碾死一次,既已动手,我与那西方圣所,是不死不休了!”

——————————————

西方圣所,大元朝家喻户晓的名字。

它于六百年前突然出现,随着元圣祖揭竿起义,反抗前朝暴政,在功成后却坚决身退,在其女首领的带领下成立西方商会,用功勋换取大量封地,苦心经营,事业蒸蒸日上,如日中天。

当时元圣祖心系女首领,甚至为其后位空悬,在圣祖驾崩后,其子元高祖继续受西方商会鼎力支持,铲除前朝遗患,休养生息,终成盛世。元高祖感其恩泽,在女首领逝世后遵照元圣祖的遗诏,将两人合葬。女首领也由此封圣,其商会亦因此改名为西方圣所,首领则为西圣女。

然而圣女并非接连不断,西方圣所号称圣女乃天赐之人,只在需要时出现,故设立了圣子位,在圣女之位空悬时统领圣所。

三百年后,历史轨迹周而复始,大元朝内忧外患凭生,天灾人祸不断,四面饥民揭竿而起,幼帝有心却无力,逐渐难以为继,眼见大元即将倾覆。西方圣所天降圣女,再次站出来,倾注巨资和人力,扶持幼帝力挽狂澜,重整河山。

彼时幼帝已经成人,与西圣女日久生情,遂设坛祭天,昭告天下,与西圣女结成连理。与此同时立下遗诏,以后凡是西方圣所圣女,必为元后,不管是否有所出,皆为后宫之主,永享尊荣。

就这样,又是三百年快到了,这一次,为新西圣女入主后宫的普天同庆尚未平息,就因为皇后的突然甍逝戛然而止。

西圣女,仿佛祥瑞的象征,不仅带来平安富庶,自己也从来都是寿终正寝,从未听闻半途陨落。

所有人都是懵的。

包括百姓、朝堂,还有西方圣所自己。

“圣子,京城来报,圣女殡天!”

空旷的大殿中,这汇报声远远传来,在巨大的立柱间阵阵缭绕。

大殿尽头,一个身着红衣,黑发如墨的消瘦男人跪在冰冷的地板上,正双手合十虔诚祈祷的他陡然闻言,怔愣了两秒后,竟噗的喷出一口鲜血来。

“圣子!”两旁的侍女惊叫着扑过来,却被男人抬手制止。

他缓缓抬头,俊美的五官,却有着妖冶的眼尾和唇角,此时那双凤眼眼眶通红,看向面前重重轻纱后面若隐若现的神龛,眼神绝望,甚至流下了眼泪。

“传令下去……所有人……禁食绝水,为圣女,祈福!”

所有人都顺从的低下了头,他们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有人默默的转身离开,过了一会儿,端着一个盘子走上来,在不远处跪下,膝行至圣子身边,举盘低头。

圣子嘴角残留着血液,他又怔怔的看了一会儿那纱帐中的神龛,才转头看向那盘子,颤抖的手从盘子上拿起一把锋利到闪着不详蓝光的匕首,毅然对准了自己的喉间。

“赐我红莲,予我业火。圣子从女,不可独活。”他低声呢喃,眼睛看看神龛,又看向匕首,眼中渐渐流露出不甘。

为什么!

为什么圣女死圣子也得死!

为什么西方圣所五百八十年历史,所有圣子都随着圣女长命百岁,唯独他,才刚上任!就要给圣女陪葬!

为什么!

一定是那个皇帝,那个狗皇帝……元皇族早就有了反意!他明明提醒过圣女!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让他报仇!圣子难道不该为圣女报仇吗!至少要让他先报仇!

他双眼死死盯着藏在重重纱帐后的神龛,纤细的手臂上青筋毕露,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满脸绝望和怨恨。

身后所有人虽然低头跪着,但他清楚他们正暗暗的观察自己,等着自己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刚上任就为圣女陪葬的圣子。

罢了,这也算另一种名垂史册吧。

只是若有如果,他定要……

就在他咬牙要使劲的那一瞬,纱帐中的神龛忽然亮了一下。

所有人都低着头,唯有他一个人看到了这奇异的光芒,竟然是蓝的?这是什么光?!

鬼使神差的,他往前膝行了两步,撩开纱帐。

这是大不敬!是死罪!

“圣子!”一旁察觉的教众一阵惊呼,可随即所有人都噤声了。

就在圣子刚刚爬过的地方,几十道蓝色光柱忽然出现,密密麻麻形成一个围栏,将圣子、纱帐和佛龛都围在其中。即使不知道那是什么,所有人本能的就知道那光柱不可触碰。

圣子仿佛全然没注意到自己被关在了里面,他梦游一般继续往前走,走入了纱帐中。隐在纱帐中的光芒越来越亮,闪烁得越来越快,还带着诡异的滋滋声和搅动声。

声音突然停了,有什么东西忽然打开了,还有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在众多望眼欲穿的目光中,纱帐中缓缓出现了人影。

两个。

所有人瞪大眼,死死的盯着慢慢走出纱帐的两个人。

圣子,他光裸着上身,头微垂,一脸幸福的笑,小心的搀扶着旁边的女人。

那女人,披着圣子的红袍,里面似乎一丝不挂。她身姿高挑,墨发如瀑,面容温婉秀美,皮肤白皙晶莹,看起来如婴儿般吹弹可破。虽然行走的姿态有一些僵硬甚至生疏,可每一步都很稳,甚至能在地上踏出蓝色的光点。

只有圣女能凭空从纱帐后的神龛中出生,只有圣女才能让这大殿发出这样的亮光。

这是新圣女!

是这个大殿真正的主人!

是西方圣所至高无上的掌控者!

上天这么快!就派了新的圣女来了!

牢笼一样的光柱也随着圣女的出来倏然消失,她走到教众面前,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众人,缓缓张口。

整个大殿都回响起了她低柔沉静的声音。

“工作日志给我,还有,你们是什么?”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幻想同人系列无删节txt下载 夫妻69交换俱乐部

  • 小姑娘敏锐的察觉到谢凌秋的情绪似乎不是很好。她小心地问:“您……还要继续在这里吗?”“嗯?不了。”谢凌秋收回视线,目光轻轻擦过围在实验室外边的这群人,“我的负责人呢?”“您的负责人
  • 男人和女人做做那个视频 求求你不要在阳台

  • 总是如此。&9312;&215;&215;&215;大概半小时后,其他成员也陆陆续续地赶到了约定的楼点。“濑吕和切岛?”峰田吃了一惊,“你们居然还在?这种时候不出去留在这里干嘛?”“我们也不想啊。”濑
  • 老公小偷小摸 les 唔唔唔 我要去了

  • “野原六寻对战波风水门。”经历了几场没看头的战斗后,终于到了水门上场,虽然战斗其实还是没什么悬念。“现在的六寻再强也打不过水门啊。”流风直接捂脸。“不,我不能以这样的心态去看待六寻
  • 撅着肥白的屁股秘书 总裁的私有宝贝未删减版

  • 白色电弧层层交迭,将水晶大岩蛇笼罩在其中,并没有直接接触到目标表面,只是在周遭疯狂地奔涌躺流。然而皮卡丘在小桐指示下这般意义不明的举动却引动了非同凡响的作用。“吼吼吼吼吼吼——!?
  • 极品少妇被按在沙发 巨大挺进她体内28p

  • 安土桃山时代、江户时代,这一百多年里的日本土地上有着六十六个国家,六十六个大名以及数不尽的武士家族。    她回到了战国。    以上那句话是她依据现在的处境推断出来的,早春的寒风
  • 楼梯间太深了好涨好烫h 慧静和老和尚煜通

  • ——————————————————————————他没有来。2015年,10月份的北京冷到不行,郁颜背着背包,拉着拖杆箱,站在机场登机口。被系统丢在这个世界的郁颜2000年11月出生在上海。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男朋友摸肚子然后往下摸了 a攻b攻c 三明治文

  • 整个过程,赵日仙完全没有运转灵力,仅靠着攻速和平A将迎面射来的冰锥全部弹反。一路披荆斩棘之下,赵日仙竟是在眨眼间逼近至弦命常的身前。尼玛!这妖孽到底是什么人?啧!没办法!只能跟他死
  • 气质少妇被灌醉全程记录 高质量gl文推荐

  • “安全的地方可不多啊,当年黄道十二宫轮流驻守的大祭司的府邸,看看现在那儿还有什么,空的。好在这里是五重天……路西法还管不着五重天。真难想象这之后还会发生什么,改了教育法案还不够,路
  • 满足岳的性需求小说 苍鹰禁锢的小蔷薇微盘

  • 坐上霍格沃茨特快返回家中的前一天,德琳娜得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你听说了吗,关于我们下学期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的事情?”“下学期……那不是要等下学期开学了之后,我们才能够知道教授
  • 满足我的高潮你不要喊停 给另一个女的当奴婢

  • “英!早上好!”小金木即使浑身被汗液浸湿,依旧神采奕奕,看到永近英良更是爆发出光彩。“早上好,金木!”永近英良刚想给可爱的小金木一个大大的熊抱,就被他毫不留情地推开了。永近英良:?
  • 轻点我会疼 皇上宠幸宫女下不了床

  • 知道逍遥宫主要给自己一个战斗用傀儡后,洛河刚好可以也有事想要去找逍遥宫主,两件事可以一起办了,当洛河绕了一圈来到主殿时,发现逍遥宫主已经坐在殿内大堂中等着自己了。“你来了。”“参见
  • 第二根手指慢慢进入 男子猛戳美女下部

  • 剧本走向有些超脱自己的预料,穆涵满是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个自带光源,全身散发着一种高高在上气息的男子。许久以后,在常舒那好似他说了什么值得人膜拜的话的表情下,穆涵挥了挥手,散了心念化身

最新文章

  • 总裁强势夺爱全文免费阅读 怎样把乳房用麻绳扎紧

  • 「哈?所以这次不是KOF赛制啰,那么那个魔物狩猎的实战积分制又是什么鬼?」天行剑惊讶的问道。「详情的话明天学院誓师大会时就会公布,到时候也会有手册发下来。」心恬说道。「嗯。」天行剑轻
  • 子衿彦深进入 轰出胜r18漫

  • “不!不会的!朔你一定是在吓我对不对!”维拉爬到欧阳朔身边将其抱在了怀里,左手不停的抚摸着他的脸颊,眼神温柔,就像一个小媳妇在看自己熟睡的丈夫一般。“你醒醒啊!朔!你是在吓我对不对
  • 楚随风的小说 公务员系列小说

  • 比赛开始后这才是冰凌雪第一次正式地看到墨许攸的武魂,他的武魂是龙,黑龙不过在冰凌雪看来可能不只是黑龙这么简单。“不愧是墨大哥啊,我都热血沸腾了”戴圣玄感受着墨许攸传来的威压激动地说
  • 在自己家操别人的妻子 帮你揉大好不好

  • 『姐姐大人!』我记得我应该死了才对啊......『真是的,明明年龄比我还要长的说啊!』原来死之后的世界都是这样啊,那么大概这是声音也是孟婆桑吧『啊,我受不了了!』不过孟婆桑的声音有这么好
  • 和老公朋友的一次 不要叔叔不要这么对我

  • 为什么!为什么啊!咬牙切齿的声音似乎要撕裂开这变得残破不堪的心灵。那双手曾经是如此温柔地摸着我的头,白皙似雪的肌肤,犹如最爱的冬日阳光般的温暖,现在我也握着她纤纤玉指,残余的温度在
  • 快穿何以笙箫默H 你这是在点火 妖精

  • 电话里全都是来自家里的电话,尽管我已经拜托了认识的西餐店老板帮我照看几个孩子一天,但想想就知道,五个孩子对于早上一睁眼自家父亲就突然不见了这件事,当然会感到惶惑的吧。    除此之
  • 扶摇真真让含著红枣靡 大学生内射11P

  • 唐三帮墨白处理完手上的伤口后就开始静坐回忆这里各种药草的药性,为明天独孤博的考验以及之后的解毒做准备,墨白守在他身边,心情却不像他那么放松。他怕独孤博反悔。虽说以封号斗罗的骄傲,多
  • 学长你还没喂饱我啊 好难受…给我

  • “云儿,有了强大的能力,不能够乱杀人哦?”“为什么?”“因为人之初,性本善。”“那坏人呢?父亲说坏人就该杀。”“云儿,人变好变坏是需要过程的,坏人一生下来不一定就是坏人,好人一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