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现代修真 >

隔壁传来女友的呻吟声 两个父女之间的故事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小排骨

夜晚十点多,这个点儿大街上已经很少有路人了。而在人行道上,有两个鬼鬼祟祟牵扯在一起的人影一闪而过,像在丛林里撒欢的猫,飞速跑进了对面街道的阴影里。

“围巾捂好,捂好。”张佳乐一边拉着唐晴的手一边跑。

“跑到这里就可以了,后面没有人了……”唐晴累的气喘吁吁,弯着腰扶着膝盖大口喘气。

“不太保险,你跑不动啦?我背你。”

“哎,我不要……”

“放心吧,你没胖,也没有重!”张佳乐多了解她啊,第一时间就知晓了她扭捏的顾虑。

“你怎么知道我到底有没有胖?”

“这种事不是一目了然的吗?”他很正经的道,“就,刚才扶你的时候,顺手搂了一下,嗯,腰围跟以前没什么差别。”

唐晴将信将疑的跳上他的后背,从后圈住他的脖颈,“你还能记得?”

“抱过太多次,又体会过太多次,已经成了身体的记忆了,这么说你能理解吧?”

“理解了,你是个变态。”她在他耳后嘀咕。

“????”张佳乐急忙解释,“不是啊!这事就跟你摸久了鼠标一样,任何的变化都能察觉得到,就是有那种正正好好的趁手的感觉嘛。”

“嗯?那我怎么就没这种敏锐的记忆?”趴在他后背上的唐晴对于这种虚无缥缈的描述无法理解,干脆直接上手,原本勾着他脖子的手垂了下来,在他的胸膛前四处摸索探究。

“等等等等,痒!”

张佳乐的胸膛摸起来挺硬的,他体温高,烘的薄薄一层毛衫透出暖暖的温度。

她的力道轻飘飘的,游走之时带来一大片酥麻的触感。他假咳几下佯装严肃,“别乱碰抓稳点,我送你回酒店,是这么走的吗?”

“嗯,前面右拐。”

“墨镜戴好,别被人发现,不然又是一顿打。”

“为什么我们会混成这样子啊。”她叹气。

张佳乐脚步一顿,声音陡然低迷,“抱歉。”

唐晴想继续张口说什么,可是想了想好像说什么都无济于事,过往的种子已经埋下,说再多都不过只是强行安慰,断然不是一日两日就能说开的心结。

她便同样沉默了,收紧双臂静静的卧在他后背。

一时间唯有他踩上地面冰碴的声音咔嚓作响。

酒店离得很近,没五分钟便到了。

两个人也被寒意浸透了个冰凉,走进温暖明亮的大厅时犹如获得新生,蜷缩依偎的身体瞬间就放开了,脸颊也逐渐恢复了血色。

唐晴提议,“我们去喝点东西?一楼有吧台。”

张佳乐大梦初醒一样懵了好久才回答,“哦、哦,行啊。”

靠在吧台上,唐晴翻来覆去的看着饮品表,惆怅,“我最讨厌选择了,我也不知道喝什么好,无酒精的产品花样也很多呢,你帮我看看哪个看起来比较靠谱。”

张佳乐仔细的看了看,“嗯,这个咸柠七怎么样?补充维生素,养颜。……算了算了不行不行,我再看看,”他皱起秀气的眉头,斟酌半天,“热带风情……会不会是加冰的?这个也算了吧,唔……”

他接连选定几个又连忙否定,如此小心翼翼,就好像选定的饮品一旦不合她的心意,她就会失望乃至离开一样。张佳乐受得了千夫所指,受得了万人非议,但他却再也经不起没有她的日子。

那种生活他经历了一年,也早已经过够了。

很长一段时间,他的生活是真真切切的只有荣耀——在比赛,在训练时,他提起百分之百的精神,热血迫切的投入在为之奋斗的数年的理想与追逐中。霸图的队友很好,队长的风格他熟悉,副队的严谨让他倍感轻松,还有同是二期的林敬言说得上话,他在霸图很快乐,磨合的很快,配合的也如此出色。

他的竞技状态好像回到了巅峰。

只是经常,在跟队友们打闹玩笑之后,自己一人躺在床上,钟表滴滴答答,看着天花板以及那耀目的灯光,他却觉得其实那根本没有色彩。

他的内心始终有一处充满痛苦不解,尽管一觉过后,他还是元气满满的成为霸图最佳的气氛引领者。

他的生活就是这么诡异的……富有规律。

直到今天再次见了唐晴。

他在脑海里一次又一次的回溯着与她在一起的每一个片段,他从伊始那一刻起,从来都没有动摇过的心思便是,她始终都是他难以割舍的一部分。

他早就把唐晴种在了心里,如若把她从心头抛却,那一定是要连带着撕下一块血肉。

来不及回忆过往的无奈与遗憾,就已经被满心的欢喜代替。

就连给她挑个小小的饮品这样的任务,他也要至微的令她满意。

她太容易走掉了,那根摇摇欲坠的弦,稍微用力就会崩掉,可若是放任却会飞走。

他苦苦思考,不知道哪样才完美的合她口味。她爱吃的吗?他当然知道,可是一年过去,她是否改变,又是否反而厌弃……

最终是唐晴从他手里拿回了菜单。

她说,“其实只要是你选的,我都会喜欢。”

张佳乐有些错愕的望着她。只见她叫来了服务员,道,“你好,给他来一杯这个……嗯,浆果可乐,不要加冰块。”

服务员唰唰记下。张佳乐了然,旋即轻松愉悦的笑道,“那给她来一杯脆爽苹果汁吧。”

其实任何东西只要带上彼此的心意,那都是至高无上的倍需珍惜的礼物。

唐晴咬着吸管,卷翘的睫毛翻出精神妩媚的弧度,眨眼之间,眉目星光熠熠。

她的柔情给了他莫大的提示,其实他早就可以正视一切了。

“你……还怪我吗?”他已有勇气问出来,手悄悄握紧了玻璃杯,骨节微微泛白。

唐晴没有回答,嘴角牵起弧度,一切尽在不言中,她相信他能懂。因为……一直以来,他们都是这么理解对方的呀。

每一次,都能得到对方的呼应。

最终两人相视一笑,方才的拘谨与斟酌一扫而光。分开一年,其实这样的选择多么正确,很多过不去的东西依旧过不去,可是相比起形同陌路,这种“过不去”却变得那么无关紧要。

唐晴放下饮料,站了起来。

伸出双臂抱住他。

张佳乐自然而然的回应。

彼此的力度都不大,但已经她交付了自己所有的重量,而他也稳稳的托住。

她轻轻说,“其实以前我很惶恐。”

“为什么?”

“你喜欢去俱乐部的天台看风景喝可乐,我经常跟在你身后一起。我一直在看你,但你却喜欢看天空。我的风景只有你,可你心中有其他需要追求的东西。”

“晴晴,可我……不会变的。”他说。有些执着,放不下就是放不下。他做不到孙哲平那样洒脱,所以他会将所有一起背着,扛着。

“我知道,其实这一年来,我也在找不同的风景,让我的人生尽量不是只有你。但是今天重新遇到你,我还是很高兴,比任何时候都高兴。”

她扬起脑袋,摸着他的脸颊。他秀气精神的长相,近在咫尺。

她水眸微颤,甚是动容,张佳乐对她这幅反应也尤为熟悉,没多少犹豫就要低头亲她。

其实以前,接吻过好多次了。

在百花的宿舍,在无人的训练室,在比赛的后台,总是脑袋一热就趁机吧唧一口,年轻活跃。她就记得每一次她的心都咚咚乱跳,他也是,明知道被人发现了会很尴尬,可是仍旧乐此不疲。

只是这次,唐晴突然觉得有些疲惫。

想也不想的就推开了张佳乐。

她是第一次抗拒,就连她自己也浮现错愕的神色。

“晴晴?”张佳乐察觉出她的不对劲,有些担忧。

唐晴有些烦躁的把如玉一样的手指搅进浓密的发丝里,“乐乐,你等会儿,让本美女思考一下。”

她胡乱说着,理不清自己的思绪,也搞不懂自己为何又矫情起来,总之她不想在张佳乐没有完全了解她之前继续承蒙他的爱,完了,她不会也感情洁癖了吧。

“我们能重新认识一下吗,张佳乐?”她鬼使神差的开口。

他的反应是正常的惊讶,“什么?”

唐晴凝视着,“本美女给你一次机会,重新认识我。这一次,我不会再藏着掖着了,我的缺点我讨人厌的地方都给你看,如果你能接受,我们再继续也不迟。”

张佳乐瞬间就明白了,上次分道扬镳之时她就说的很清楚了,她说,其实她一直都在扮演他心目中的女孩,褪去一层皮相的她,在游戏中烧杀掳掠,在现实中水性杨花。

“我一直都很喜欢以前的晴晴,”他说,“不管怎么样,那依旧是你的一部分。”

“可那只是我的伪装——”

“有些事,装也装不来,”他很认真的看她,“其实,那都是你。我喜欢的就是你,跟什么伪装迎合做戏无关。晴晴,我知道你不完美,可是我同样也是。你能包容我,我为什么不能包容你?”

“今时不同往日了,以前我的心中只有你,而现在不是,这一年对我来说发生了很多事,我的世界不再只有你,我、我跟很多我中意的男人都……”

“未来你究竟会喜欢谁,能不能重新回到我身边,能不能只喜欢我一个,这难道不该是我应当去努力的事吗?”他反问。

唐晴瞠目结舌。

天啊,张佳乐比她还要神逻辑啊!不去当海王真的可惜了!

唐晴:这套理论很fine,下一秒mine。以后就用这逻辑去绕一下叶修试试。

“所以,”他轻松的耸耸肩,“这个事就这么解决了吧?很简单呢。”

唐晴说,“牛逼还是你牛逼。”不愧是她看上的男人。

他接受她真心实意的赞赏,“快点喝饮料,要凉了。”

“你有看我的比赛吗?”她反而问。

“一直都在看。”

“那就好。”

“变化很大,……风格也是。”

“你很意外吗?”

“有点吧。”

“不要再意外了,你应该多了解我。”

“如果今后有机会……”

“有的是。”

“嗯,有的是。”

“我等你慢慢了解我哦?”

“嗯,等我。”

喝完饮品,张佳乐没有久留。坐了将近半个小时,他觉得身子好暖,足以应对外面冷彻的寒冬了。

他裹上围巾,同唐晴告别,一步一步走向门口。

唐晴坐在原处,继续喝未完的热可可。

推门之前,张佳乐回头望了她一眼。她坐在明亮温暖的吧台旁,而他身后是呼啸而过的风与浓稠的深夜。

这一刻他的脑海里满满都是她。

刚来百花的唐晴,

交出春暖花开的唐晴,

第一次登台比赛的唐晴,

然后瞬间,这样的唐晴被风轻轻吹散了,那个羞怯又有些古灵精怪的唐晴的身影化作风沙消失不见,最终只剩下眼前的她——慵懒的交叠着双腿,妩媚的靠在吧台旁,眉眼含春的跟侍者聊了几句,杯沿落下靓丽的红印。

同样很动人。

甚至说,更让人惊心动魂、富有侵略性的美。

光是看着,他的心就跳的越来越快。

喝完饮料唐晴就上楼了,累了一天,事情的发展峰回路转,让她迷迷蒙蒙仿佛在梦里。

与此同时,在她不知道的某个神秘聊天群里……

[夜雨声烦]:你们看到了吗?你们看到了没?我靠靓女跟张佳乐跑了!!大危机!大危机啊!

[王不留行]:……散场的时候看到了。

[一枪穿云]:组队,杀。

[无浪]:队长你冷静点!

[一枪穿云]:游戏里。

[无浪]:那也别迁怒啊!张佳乐前辈很无辜的!

[一枪穿云]:不舍得怪晴晴。

所以只能找张佳乐泄愤了。

[王不留行]:@石不转解释一下

[石不转]:我也不了解情况。

[夜雨声烦]:开玩笑!人是你队里的,你不知道情况??

[索克萨尔]:哈哈^_^

[王不留行]:笑什么?

[索克萨尔]:也就一天,各位就又从群里见面了呢,大家晚上好。

[王不留行]:不怎么好。

[王不留行]:……你看起来好像很镇定?

[索克萨尔]:是啊,我在思考一件事。

[王不留行]:愿闻其详。

[索克萨尔]:其实各位仔细想想,大家单身了二十多年,职业圈妹子也不多,出现一个貌美热情的唐晴,有些心动不足为奇。只不过大家都深思熟虑过了吗?到底是新鲜感作祟还是久而旷之的意动,谁又说得准呢。

[石不转]:所以?

[索克萨尔]:对待唐晴的问题,一定要慎重。她不容错过也不容亵玩。现在大家明白了复杂的态势,有些急躁,难说是不是互相多年对手导致胜负欲也混入其中。所以我希望所有人都能重新思考一下对她的感情,这也是为了保护她。

[王不留行]:我们思考思考,你好趁虚而入?

[索克萨尔]:呵呵^_^

[夜雨声烦]:有没有发现,老叶一直没出现?他干嘛去了??@君莫笑

[索克萨尔]:不会是……

[一枪穿云]:杀。

[无浪]:都说了队长你不要这么凶好不好!

[索克萨尔]:^_^一跟唐晴有所联系,小周就不太像小周了呢

[无浪]:还不是因为那个人造的孽……

[夜雨声烦]:不许说靓女坏话!

[无浪]:我都没提名字,你也知道我说的是谁啊!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我和婆婆换老公睡觉 将军的小奶技

  • 地面轰动仿佛轻微地震一般,紧跟着两股黑色火焰瞬间撕开地面爆发而出,炙热的火焰风暴再次回荡在这片已经蒙上阴霾的空间。前后两道火焰风暴将七杀直接围困在其中,根本没有生路可以撤退。刚刚才
  • 高生小柔的日记 月儿爱海天中风

  • “系统,那个卡拉女王到底是什么开来路?怎么出手这么阔绰?”“叮,对方极可能是九阶强者,另外对方应该有交好宿主的想法,所以才会额外附送了两份传承。”“额外么……”看着空间里两颗七彩的
  • 走一步就故意顶一下 我玩别人的妻子和女儿

  • “阿嚏!”总感觉有什么事一样,一夜未眠,我现在整个人都精神的不得了。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几点了,外面一直都是一片灯火通明的模样,我根本就不知道现在是早上还是晚上,尤妮思也是在那里坐了一
  • 餐桌底下手指Play 看到男朋友腿软

  • “南斗先生,我的名字叫春野樱,谢谢你救了我们,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还的。”小樱对干柿鬼鲛鞠了一躬,说到,佐助和鸣人身上还有伤需要治疗,现在天也快黑了,得找个地方落脚休
  • 羞辱趴下屁股撅起来 恩恩阿阿恩阿舒服h

  • 楚飞扬道:“好了云深,一家人吃饭没有那么多讲究。先说一说无极山庄吧。这些时日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一家人这三个字听着就十分动听。青狼自己端起酒杯,笑得虽无声却极开心。信云深又叹了一
  • 厕所里爱爱好刺激 健身教练和我啪啪

  • 绿色的……黑色的……银色的……纷乱的色彩与图像纠结到一起,凌乱的缠成一团。然后散落虚无。喧哗、哭喊、嘈杂很多很多声音混到一处。最终归于寂静。终于结束了。可以安静了。卢修斯坐在床沿,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蜜汁满满奶小糖分为几部 英语老师半夜在学校和我

  • 白羽曾经从凌萱那里得知,他的父母两人虽不是同一个家族,但都是姓白的。据说关于他们的姓氏,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凌萱说过,白羽的母亲白玄音在他十岁的时候去世了,莫非就葬在这里?他默
  • 娇妻性系列 捏着胸前的紫葡萄

  • 御剑甲胄未除,执枪立地,懒洋洋倚靠在虎皮军座上,听他激昂沉痛地述告完毕,微一点头:“知道了。”柳狐狭长双目一闪,似在窥探他的神情:“……屈队长一意孤行,如今身处不测,也是在下未极力
  • 爸爸叔叔放过小喜全集 all明世隐受

  • 来到地下仓库,另王路意外的是,整个空间的器材都没了,被打扫的和新的一样。冯老师解释,是怕以后出现类似的情况就把仓库清空了,打算以后锁起来。只有一米半高的密室,对于王路和冯老师这种穿
  • 傻子的春天龙根完结版 养女系列小说

  • 根据古希腊神话记载,曾经统治世界的泰坦神族,被泰坦之王克洛诺斯的儿子宙斯率领的奥林匹斯众神击溃。从此,泰坦族被囚禁在冥界的深处,名为塔尔塔罗斯的地狱。然而,圣战(TheGreatWar)的火
  • 男生聊天说我要吃你奶 女将军古言h

  • “确认完毕,请保管好证明。进入迷宫后,请一定要注意安全。”迷宫入口的士兵将证明还给我们后,便开放了进入的通道。“最近有不少冒险者都在迷宫内失踪了,如果发现了什么线索,请及时汇报给工
  • 他抵着她动情律动 痛吗不痛我就在深一点

  • 一到达产屋敷宅邸,两人便根据产屋敷耀哉写好的剧本,先是替后者检查身体,欣喜的夸赞着新药果然有效,然后回到蝶屋催促的问有没有药材商找到了她们要的新药,说着那种青色花朵只剩下两天的份了

最新文章

  • 真水无香调教微微h污文 南京强拆部队出面

  • 和仙水回去之后,我们完了几局,之后树睡了。只剩下我和仙水坐在地上,后来忘记了是谁先提议,我们就开始搭起了扑克塔。一开始还只能搭起一点点就会坍塌的一干二净,但是随着一次次的搭建,手法
  • 小说嗯边说边做 病娇大佬的心尖宠txt

  • 穿越外神,原创序列,龙傲天文学,有掉san描写廷根市,北城郊区老尼尔推开他独栋房屋的门,空气中细小的尘埃扑面而来,让他下意识闭上了眼睛。虽然雇佣了杂活女仆定时打扫房屋,但一处居所如果
  • 李壮陈枚传宗接代免费 乡村娘家通吃

  • 深沉的暗蓝色下浮动着墨色的乌云,沉甸甸似乎随时都会滴出水来。小兰洗了澡出来时,萤还趴在窗边看着外面,她提醒道:“小萤,快下雨了,把窗户关上吧。”“好。”萤听话地将窗户拉好,锁上。柯
  • 迷迷糊糊中我把女友的室友 老婆出国来了远房侄女

  • “夏尔?你在干嘛?为什么不打龙?”“我、我下不了手……”“哈?只不过是条小龙,有什么下不了手的?”地点正是在小龙坑,红A和夏尔正如同勇者一般,讨伐着翱翔于天空的白色恶龙,沉重的吐息
  • 皇叔受生子he 啊总裁不能在车上做

  • “你的命是我救下来的,你本该属于我。之所以让你活着,不过是为了一个小实验。现如今盛宴即将开始,你作为主角也该登场了。只不过在此之前,我要让怨恨的种子发芽。”达伏图一步一步走到绿琳的
  • 奶好大又挺 蔷薇妖娆第2部昭君

  • 林秀努力忽略那些不适的感觉,忽然想到一件事,细思极恐,他是使用的瞬间移动到的厨神集市,那么按理来说,那个阿绫应该还被他绑在床上梦游呢啊!怎么说也不可能会这么快的出现在厨神集市,至少
  • 高校门卫老汉 性实验课被老师当教材

  • 第二百四十三章证明“企图窥视地狱的生者,证明你的强大!”骨龙张开没有血肉的翅膀,头部的眼窝里燃烧着的蓝色火焰更加旺盛,仿佛一直在期待着谁到来一般,语气里带着些许兴奋。地狱···地狱
  • 朋友的老公周末逛街 电影院不要乖自己坐上来

  • 鬼幽这会儿居然没理他。这让他有些惊讶,但并没有想太多,毕竟以他的能力要驾驭鬼幽并不容易,这魔器时不时闹点儿脾气他已经习惯了。魔物身后虚影大涨,竟是变成了一个血盆大口,要将这烫手的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