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现代修真 >

快穿何以笙箫默H 你这是在点火 妖精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华生

电话里全都是来自家里的电话,尽管我已经拜托了认识的西餐店老板帮我照看几个孩子一天,但想想就知道,五个孩子对于早上一睁眼自家父亲就突然不见了这件事,当然会感到惶惑的吧。

除此之外还有来自安吾的电话,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先拨通了安吾的电话。

“你在哪?”

旧友开门见山地问我。

我告诉他自己的在横滨,安吾很惊讶:“怪不得我去你家都没人,你怎么会跑到哪里去?”

我支支吾吾着没有回答,安吾也不过是随口一问,他真正关心的是我什么时候回家。我回答他下午三四点左右就到家了。

安吾在那边一定是点头了,那声长长的“唔”上下晃动,“那五点左右我去找你。”

朋友们,请允许我帮助你们回忆一下。

坂口安吾其人,一副学者模样,常年西服带着圆框眼镜,是我的友人,更是我的编辑。

作者与编辑的关系,如同夫妻,互相依靠又互相憎恨。我当然不恨安吾,但确确实实在那么几个通宵写稿的夜晚,心里有过“啊,要是明天安吾突然消失掉就好了”这种可怕的想法。

我必须承认一点,在当时,就在车上,听到安吾要来找我,我的心里就一咯噔。

自打太宰出现在我身边之后,我还半个字都没有写过。

事实上,我现在的想法已经完全发生了改变,这本小说我恐怕无法再写下去,除非能够从头开始,剜去太宰治的部分,但这是不可能的,太宰治出场的那一部分已经刊登到杂志上。

当然如果处理得得当的话,也可以像办法让太宰这个角色只出现两三回就下线也不是没有可能。我思忖着,问了太宰的意见。他正抓着一朵常春花在玩,头也不抬说没什么意见。

“我是织田作的角色嘛,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哦~”

太过随意的态度了,太宰好像对自己在书中的命运一点都不关心。

慢慢把车开回家中,没来得及补觉就等到了安吾上门拜访。安吾很高兴,还没换鞋,在土间就把夹带来的几本花花绿绿的杂志塞进了我的手里。

是几本文学杂志,连载着我小说的杂志也夹在之中。

用食指轻轻在鞋后一拽,两只鞋就脱落下来,安吾扶着鞋柜便脱鞋边说道:“这回的小说评价很好哦。”

太宰蹲在不远处的台阶,幽幽地看着安吾,很在意的样子。姿势有点像伽椰子的孩子,那个叫做俊雄的男孩。

我看着太宰一时都没有听见安吾在说什么,直至安吾换完拖鞋,抱了抱我的肩膀,我才回过神跟着安吾一起回到客厅。

杂志上尽是是赞美之词,书评人是一些非常眼熟的名字,我惊讶地发现连一些刻薄之人都对这本小说极尽赞美之词。心中十分开心,又因为难以写下去而感到复杂,更是不由怀疑——安吾不会是给这些书评人塞钱了吧?

安吾摆手,“这次没有。”

……所有之前是真的塞过啊。

“常规操作而已。”安吾满不在乎地说,“是花钱买的书评还是真正的书评我一看就知道了,这次你的评价相当好啊,织田作——所以下一回的内容写好了吗?写了多少?”

果然是为了这个而来的啊,尽管早有预料,但还是感到惊慌,噩梦般的感觉控制了我,我想我一定露出了奇怪的表情,因为安吾看着我的脸,脸色也霎时变差了。

“织田作你不会还没有开始写吧?”

BIHGO!

干得好,安吾,正中靶心。

对于我一个字都没来得及写这件事,安吾的脸色瞬间变得很可怕。

“快写!”安吾发出如恶魔般的嘶嘶声,睁着发红的眼睛瞪着我,“截稿日期就在眼前了,现在就给我写!”

我一下狼狈起来,连连保证一定会马上就写,安吾不放心地交代好几遍,听我保证赌誓了几十遍才不放心地离开,走之前还告知我明天他还会再来一次,请我务必(重读)至少要把细纲确认下来。

如果这世界上周真的有神明会盯着人类的誓言,监督每一个人是否践行了自己的誓言并降下惩罚的话,我一定会因此反复去世几十遍的。

写不出来,就是写不出来。

太宰治的存在像是横在我与这部小说之间的巨大沟壑,我无法在与生动的、活泼的,太宰治交流过之后,再把他推上原本的那个无情的命运。

太宰翘着一只脚,把上半身都放在我书桌上,双手捧着脸颊,越过肩膀回头看着我烦躁地转笔。

“没关系哦~”太宰说,“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命运吧,我也有我的命运,无论是死亡还是失恋,既然已经定好了,就不要再犹豫了。”

话说如此,但是做不到。

太宰治的诞生到底是基于何种理由都还没搞清楚。

如果我在书中所写会影响到太宰呢?

“那就试试好了。”太宰道。

确实,比起什么都不知道成日惶恐不安地猜测,不如主动试一试。

在一阵烦心,艰难,没有灵感的生硬写作后,我终于按照原来的大纲,将下一回的小说写完交给了安吾。

这几天太宰一直在书桌旁与我一起商议剧情。

必须说明一点,尽管我是一个以写字维生的作家,热爱小说热爱文字,热爱文学世界里每一个概念和每一个人物,但我仍旧认为,文字所蕴含的能力是有限的。

早在小说诞生之前,文字就已经诞生,而早在文字诞生之前,更为古早的,语言就已经诞生。

文字的起源是为了记录,而语言的起源则是交流。

比起一个一个冷冰冰的文字,你一言我一语的交流更能让你去接触一个人的灵魂。

模糊不清的少年被我笔下的太宰治所覆盖,而活生生的,与我交流的太宰又覆盖住了我所写出来的太宰治。

短短几天,反过来再一看自己之前所写下的太宰,突然觉得自己把太宰写得还是太浅薄了。

太宰不只是一个忧伤的聪明孩子而已。

小说角色和现实中的人是完全不同的。

现实中再不喜欢吃甜品的人偶尔也是会吃两次的,但小说中这种事情是绝迹不可能发生的,小说中一个人物做出违反设定的事情就非要给出一个理由不可。

现实可不存在这样的规则。

太宰治是个聪明的孩子,同时也很笨拙。

他拆解让全世界都头疼的难题如同一眼就看出在柜台上看到哪个是自己所喜欢的零食,却绝不会直接告诉我。

明明是一句话的事情,却总是喜欢绕一个大弯,说着笑话,好像漫不经心或者迫不得已地让我拿下本就是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假装只是勉强可以接受一样,却在吃的时候笑弯了眼睛。

某些瞬间,当他笑着拿出一碗糟糕的料理时,当他因为我忙着照顾孩子们而惨兮兮地蹲在门口时,当他大字型瘫在我的床上让我不知道该怎么睡觉时,当他趴在我的肩头哼哼唧唧地叫我织田作,请我至少让他在小说里多和一些可爱的小姐们做朋友的时候,我猛地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太宰是不是又在兜圈子?

但是为了什么呢?

我想不明白。

伴随着隐秘的疑惑,这回小说刊登出来。

在这次的剧情里,借女主之口,说明了太宰治的黑发是后染的,太宰治本身的头发其实是发黄的棕色。

我和太宰早早地就埋伏在书店里,焦灼地等待着书店老板将杂志摆在货台上。

手下一本《堂吉诃德》停留在前后几页内反复翻动,桑丘的驴子在我散漫的注意中丢了一回又一回。

太宰翻着一本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翻出来的粉皮小书,封皮上写着《如何征服英俊少男》。他看得很认真,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下去,时不时还点头,发出“原来如此”“有道理”“学到了”的声音。

配套的还有一本《如何征服美丽少女》。

这个名字连我都好奇起来,但刚从太宰身边捡起来,就被太宰抢了回去。

“不行,不行——这是我的书。”太宰摇着头,把《美丽少女》往身后藏了藏。

好吧,我还是继续看《堂吉诃德》吧。

老板抱着一摞书从我们身边路过,我的个子很高,一低头看见打开的香蕉箱里正是我所一直等待的杂志。

在老板还在往书架上摆的时候,我就从箱子里拿出一本。

老板没有在意,我掏出钱来交给前台,迫不及待地打开了杂志。

纸页翻动,熟悉的内容出现在眼前。

我看向太宰,认真看书的头颅低垂着,浓密的发旋朝着我,发根乌黑,没有一点黄色。

心脏落回胸膛。

如果小说不会影响到太宰的话,这本小说也可以继续写下去了。

但是……

这样的话,不会被小说所影响的太宰,真的是我所写出来的太宰治吗?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学长你还没喂饱我啊 好难受…给我

  • “云儿,有了强大的能力,不能够乱杀人哦?”“为什么?”“因为人之初,性本善。”“那坏人呢?父亲说坏人就该杀。”“云儿,人变好变坏是需要过程的,坏人一生下来不一定就是坏人,好人一生下
  • 润玉bl肉 男友让我憋尿还给我带上锁

  • “我知道了。那么陆仁你依旧在前头开路,柯丽丽看着我们身后,我负责在中间校准方向。由于我们临时改变了目的地,走的时候得加紧脚步了。布拉迪您就和我一起吧。”陆仁和柯丽对伊莉希尔的安排自
  • 吃胸挤乳小说 女神她很难撩txt百度云

  • 大哥独自放下酒杯。这回耿直又是奔出去的。才刚刚开始喝。身为大哥,自然不可能和一般小青年儿一样,没事就约出来喝个酒吃个饭,况且耿直已经淡出帮派,她那小超市还得时时有人守着,更没道理整
  • 沪上两朵花那两个家族 兽人多肉短文

  • 随着东齐太上皇姜归的出场,这场被瞩目许久的万寿宫寿宴,也终是正式开始了。具体流程倒是和唐珏在西葫城中参与的那场晚宴差不多,只不过范围却是变成了一整个万寿宫庭院,一个个妆容精美的侍女
  • 我和外国人做好爽 丫鬟怀孕分娩

  • 穆佑佑一摸到我的眼泪就停下来了,他有些不舍却又有些不解的离开了我的嘴。然后用一种很无措的表情看着我,就连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怎怎、怎么了?我我我弄疼你了吗?”  一听见他的声音
  • 坐大腿素股摩擦到忍不住 我对老婆说想让别人睡你

  • 白沐推着行李箱走出来,就看到温柔拿着纸牌“白沐,欢迎回来!”,加快脚步迎了上去。  “沐沐,欢迎回来。”四年后的温柔褪去了当年的青涩,眉宇间多了一丝小女人的妩媚,张开双臂就抱住了白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我是如何一步步变成绿奴的 王语嫣被慕容复上

  • 轮回确实将兴欣打了一个10:0,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兴欣就没有爆点,实际上,位于擂台赛第二位的柳辞晓就给他们留下了足够多的惊喜。兴欣战队这里一共来了5个人,本来叶修是不想让柳辞晓来的,因为
  • 老师喂我奶我撕她的胸罩 干了植物人妈妈

  • “你不是说相信我的吗,相信我能保护好你,相信我会平安无事,相信我的能力。所以……我不会有事的,也绝对不会让你有事!”安室的步伐更加坚定。“嗯……我相信你……”迷迷糊糊的她失去了判断
  • 君吾x谢怜肉 小妖精你那真紧湿透了

  • 墨青归被群人给团团围住,让他感觉到计划十分顺利,就是这样的吸引力拿将多少冒险者拉入商队名单,就要看自己的造化了。“你说你们商队有藏宝图?”一位冒险者靠近墨青归就是来了一句提问,他所
  • 儿子的那个比老公还大 好深 啊啊 干我吧

  • 虎妖?怅鬼?叶紫微眼角瞥见几只身形苍白凄惨,双目无神的鬼魂朝自己飞来。嘴角不自在地抽了抽。人,妖,鬼,再加上一个不入六道的僵。好家伙,一个小小的贾院各方大佬云集,我叶某人何德何能。
  • 重生婚妻老公抱紧了 走一步顶一下深入h

  • 是四个人的扑克。自从三三到达文豪野犬世界之后就莫名其妙地有了一堆奇怪经历,她靠着涩泽龙彦弟弟的身份到处浪倒是也有了一点名气,可是,这都不是现在这种状况发生的原因。三檀,太宰治,费奥
  • 一边顶一边吃饭 爹地这里好硬萌宝摸摸

  • 古妮薇尔和波西娅缩在监狱走道的拐角处,向走道里探头探脑,观察着走道里四散的卫兵。这条走道是从黑石狱区出来后的第一条走道,通往仅此于黑石狱区的死囚牢区,里面关押的都是最穷凶极恶的罪犯

最新文章

  • 小东西 我醒了你也别想睡 下面被放红酒和冰块

  • 就这样在这个空间里呆了几千年,没有动过,一直思念着姐姐。可恶,怎么回事这几千年我一直想着姐姐留下的话。和回忆着姐姐的时光,过去。仔细想想我好像是无数的梦境中的幻想。不记得了,我来到
  • 公么给我治疗经历完整1 嗯嗯啊啊抽插下体好舒服啊

  • 叶凡的记性还算好,第二天早上起来也没把昨天的事儿忘掉,就是大白天的再仔细看被他捡回来的陆离,叶凡被吓得倒吸一口冷气。首先,衣料的好坏他还是能看出来的,其次,陆离一头金发明显是真发,
  • 陪读的日子王梅全集 男友靠着墙做

  • 雪冥,星罗阁九真怒气冲冲的踢门而入,瞧着独坐帘后的碧衣少女,道:“暮颜小姐真是好兴致,教主已然失踪整整一日,倒不见小姐焦急半分。”暮颜平静的抚着手中碧玉笛,道:“九真,我正要去找你
  • 蜘蛛魔女折磨男孩榨汁 谪仙高冷受np

  • “噗嗤”赵梦柯此时已经穿上了睡袍般的白色V领睡衣,接近完美的身体曲线毫不吝啬地暴露了出来,但却好像没有察觉到一般若无其事地看着刘著。“笑什么?”刘著听到赵梦柯那如银铃般的笑声,脸微
  • 我把她日出了白浆10 啊那一点不要

  • 最后诸葛失去了玩儿的兴趣,原本笑眯眯的眼神瞬间变成刺骨的冰寒,皮笑肉不笑得直接送魔种上路了,送完魔种后又回头望向孙尚香,扯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这立刻就让孙尚香浑身汗毛直竖!“啊呀,又
  • 爸爸我快坚持不住了是什么歌 爸爸和叔叔同时上我

  • 虽说不知道兰锦儿今天为何没下山找他喂招,但少了她的叨扰,白天还真是久违的无聊起来。司尘躺在躺椅上百无聊赖的摇着,这才是自己该有的生活嘛!早知道她今天不来就订点零食报刊好了。做点什么
  • 撑大肚子灌水打气 女人能放进整个手臂吗

  • “果然,这里也有一个。”谢特一眼就看到了一个黑色的立方体,但他并没有去捡,因为他知道这玩意几乎没人能接近,而这个世界上能接近的不过十指之数。“蚩尤复苏了,也就是说姬轩辕已经处于被侵
  • 攻往受里面放红酒冰块play 打死家蛇的后果

  • 这间公寓,是夏油杰他们通过盘星教的渠道,隐瞒身份租赁来,专门当做藏身之地的。    所有人都挤在这里自然是不可能也不舒服的,于是,身为海洋咒灵的陀艮,平日里都会将公寓大门和自己的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