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现代修真 >

大团圆结1 百花深处第五篇嫣然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小排骨

据说世界上最美好的感觉,是你暗恋的人正好也暗恋你。

可是常远没有这种感觉,他心神剧震,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五雷轰顶。

周遭的噪声慢慢淡去,潜意识将他与世界隔离开来,他本能的将桌子底下的手插进了口/袋,手机还在。

如果把愿望比作馅饼,他现在应该被砸得自己都能去当馅儿了。千等万等、梦想成真,可他却觉得无法置信,那种感觉就像牢门已破,而久居桎梏的囚徒却不敢贸然踏出一步。

常远脸色发白的坐在那里,心里有种不干点什么就无以发泄的冲动,可歇斯底里早已透支,这辈子他最不想经历的事就是失控,那种恐惧比十个邵博闻一起骂他还可怕。

没有邵博闻,他还是常远,可是失去了理智,和疯子就没什么两样了。

这瞬间他想见许惠来的欲/望比待在这里更加强烈,他想离开这里、想找人倾述,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

大概没有人会像他这样怂,被暗恋者的告白吓到腿软。

常远拼命地握着手机,仿佛那是一块定心石,幸好他不是超人,手机完好无损,反而是疼痛让他集中了注意力,他看不见手心里的淤血,目光却慢慢地有了焦距。

爱恨都有惯性,并且余韵悠长,他做不到即刻释怀、瞬间想开,他的脑子里仍然混乱如战场,可好歹提炼出了一个清晰的念头。

可能这辈子只有这一次机会,他们能坐下来谈谈彼此,不冷静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他可以凭借一时意气,抛开顾忌和羞耻,什么都敢说。

他会亮出他心里的底牌,他的克制、惶恐、憎恨、委屈和疑惑,也想听听邵博闻的。

飘满调料香的空气里,有种凝胶似的压抑感。

邵博闻正提心吊胆,常远表现得十分反常,预料中的狂悲狂喜都没有发生,他甚至没说一句话,只是失魂落魄地坐在对面,脊背微微的有些驼。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在这张褪去了青涩的脸上,邵博闻再次看到了那种深不见底的忍耐力,当年的记忆障碍也是如此,常远一边日以继夜的复习,一边还要倒过来,假装平静的安慰池玫。

如果非要说一种心动的理由,那么邵博闻的答案很简单,心疼。

他心疼那个小男孩,所以想对他好一点,懂事或宽容的人,总是被人伤害了也没人发现,因为他不会表现出受伤的一面,邵博闻自从发现之后,就像中了毒一样没法视而不见。

沉默让邵博闻有些坐立不安,可他只是坐在那里,等常远自己回过神来。

两人各自心事重重,不知过了多久,常远忽然看向邵博闻,像是没听懂一样问道:“他是谁?”

邵博闻心里一突,好像倒退成了一个即将表白的愣头青,他叹了口气,有点磕巴地说:“是……是你。”

他的眼眸很深,复杂的漩涡在其中肆虐,一种难以言喻的分量压在常远心上,他能很清晰的感应到邵博闻并不是在逗他,可真是因为如此,那才更可悲。

他记不住事可以怪病,可“以为”竟然也是错的,他的自怨自艾、对邵博闻的敌意,持续了十年之后忽然绝地反击,变成了一场自导自演的闹剧,他的抵触竟然都是辜负,这也太颠倒是非了。

常远连声音都捋不平,克制地问道:“你再说一遍。”

邵博闻盯着他,眼神平静温柔,掏出了心里话之后他十分轻松,他说:“他姓常,叫常远。”

常远的脑子里顿时全是回音,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听起来这么心酸,他动作飞快的抬起左手扶住额头,声音哽咽地嘴硬道:“□□大爷,我不信。”

地心引力终究快他一步,水痕从他的指缝里像蜗牛一样爬出来,刺得邵博闻心如刀绞,很想过去搂住他,刚一动作却又顿住了,话还没说开,常远也正值激动,他不该刺激他。

于是他坐着没动,用一种王婆卖瓜的温柔语气哄道:“信吧,我说真的。”

捂着脸的常远想说“滚”,可眼泪像是不要钱,一张嘴就往里头灌,这种汹涌澎湃的流法把他自己都惊到了,他觉得十分神奇,此刻他并没有很伤心的感觉,然而本能先于意识一步,为这么多年压抑的情绪提前寻了一个出处。

哪怕没有邵博闻,这些年来,他过得也不容易。

常远很快手不离眼的趴到了桌上,仿佛不胜酒力,身边的人们醉态百出,谁也不会来注意他的肩膀是不是在发抖。

邵博闻将装着烤串的铁盘移到一边,知道他此刻没法反抗,便将手放在了常远的头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摸。

夜风徐徐,带着盛夏酷热的气息,水分是最呆不住的东西,奸商如邵博闻,知道坦白从宽之后得趁热打铁地装可怜,才能刷到好感度。

“小远,你有没注意到我给你那个私人号码,是桐城的区域号,这号是我十年前办的,上号时间5月15,尾号1190,倒腾一下,是你出生年的农历生日。”

他正在笑,当时急着走,随便选了个号,后来分开了才发现有这份眼缘,可能也是这些乱七八糟的联系,让他觉得他们还能再见面。

趴着的常远猛然抓住了他的手!碍于颜面他不能起来,但是青筋毕露的手背替他透露了耿耿于怀。

2006年的5月15号常远不记得,但是他记得5月16,那是他醒来之后,从邵乐成的嘴里得知的邵博闻离开老家的日期。

离开之前办卡可以解释成方便联系家人,倒腾完是他生日的电话号码也能说是巧合,说不通的地方在于为什么在今天这种情况下,忽然提起这个事?

按照邵博闻的暗示,如果他离开之前来找过自己,那么接触的人就只有……

常远忽然想起那天邵博闻问他,有没有找过他,当时他想到邵乐成身上去了,现在一联系,邵博闻说的“找”,可能更偏向眼下的这个意思。

一旦涉及到池玫,他总是能获得一种违和的冷静,常远捞起衬衫下摆擦了把脸,很快坐了起来,眼圈明显很红,然而眼神和问题都很直接:“你是不是给我留过联系方式,当时我还在昏迷,于是给我妈了?”

没了记忆他仍然很聪明,邵博闻点了头,顾及长辈的颜面,关于这些年天南海北的大海捞针的艰苦和失望,愣是一句没提。

常远不知道他的难处,却毫不隐瞒地说出了自己的,反正秘密已经被捅破了,他抱稳了豁出去的决心,想说就说,想骂就骂。

“我不知道,”常远摇了下头,眼神有点自嘲:“不是忘记了,是真不知道,我醒来那会儿恨不得找你拼命,要是有你的电话,早就杀上门了,也不用等到不久前。”

“现在呢,”邵博闻说:“还记恨我?”

常远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哑着嗓子说:“……不敢了,我就是坐在井里的青蛙,很多事情不知道,知道的东西,也都是错的。”

“别这样,小远,”邵博闻有点心疼,但又不好当着常远的面说池玫的不是,于是他说:“你以后想知道什么可以来问我,我保证我知道的,你也一定知道。”

常远怔了一秒,心里有些感动,他转头去看路上的车流,眼睛被灯火映得流光溢彩:“不用了,哪怕你告诉我了,我也记不住。”

他笑了笑,仿佛终于决定放下了一样,不经意的带着点自在地说:“邵博闻,我曾经非常喜欢你,现在仍然有点喜欢,你骂过我,我也揍过你,所以咱们扯平了。谢谢你今晚这顿饭,我挺高兴的,知道了一些事。”

“我妈插手你们的家事,导致你在外面吃了很多苦,尽管道歉没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但好歹是个该有的态度,我代她向你道歉,对不起。”

“至于重新开始,这话不对,我们没有开始过,我的病是终身的,病发的样子你也见过,你刚刚跟我说的话,不记在本子上,我过几天就忘了,我不适合跟人绑在一起。”

邵博闻也不急着反驳,从被泼红酒那一刻起,他就料到了常远会是这种反应,遗忘给他带来的阴影很大,但是总有一天他会走出来的。

“我曾经被你发病的样子吓退了,然后一后悔就是十年,”邵博闻笑了笑:“我知道记忆障碍很难治愈,可我不想再过那种后悔的日子了,适不适合,总得试一次才知道。我不逼你,你也别有压力,我们就顺其自然的处,当朋友舒服就当朋友,当对象合适就当对象,不管怎么样,都比孤零零的强,你说是不是?”

常远条件发射就想拒绝,邵博闻却一人一台戏,能在电视剧里活几百集地说:“你不说话那就是答应了,你今天回去睡个好觉,我从明天开始追你。”

常远:……追屁!

他无语了半晌,骂了句“神经病”。

半小时之后两人在小区道上分道扬镳,邵博闻说一不二,还真就从“明天”才开始追,根本没提送他回家的茬。

这天夜里,热搜榜上的强拆新闻,带着它庞大的点击和转发量,一夕之间人间蒸发了。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四川少妇大战4黑人 虐孕校园憋着不让生

  • 沢田纲吉站在东京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露出怀念的表情来。“诶,沢田老师你以前来过东京吗?”“啊,也是修学旅行的时候呢......喂喂中村莉樱同学,不可以随便乱跑哦。”沢田纲吉双手叉腰,眼尖的
  • 电梯里苏虹完整篇 十几人吃奶小说

  • 我和绫小路夜间见面的事被夜间小酌结束的茶柱老师撞见了。她坐在椅子上来回在我和他的脸上目光梭巡着,脸上露出古怪的神情:“见过夜间约会,还没有见过半夜打架的,你们两个真是刷新我的三观?
  • 小龙女湿文 男主已婚和女主一见钟情

  • “好吧,好吧,看来闲谈茶话会是举办不了了,野蛮人就得用野蛮人的方式对待,都怪我自己,把你们想象的太有智慧了。”提尔气得都要笑出来了。“确实狗的话,我们也不能太相信他的智慧,毕竟他听
  • 很黄的喂奶小说 酒瓶门女主角

  • “外甥自从从东海郡回来之后一直无事可干,也无一官半职在身,出门在外时常被人瞧不起……”    谢广品着茶汤摇动手中羽扇驱开一只在他身边来回的蚊子。“那你想要个什么官职?”    “
  • 老公偷人小说 丞相不要弄朕了

  • 数千条根粗壮的树根复杂交错深深扎在地底,硕大无比像是巨大蘑菇树的下方是用树根制造出来的复杂迷宫,用草藤与树叶所遮挡的小地洞,这是莫西和奥利西斯的家。担心奥利西斯的身体状况,来到莫西
  • 好好让我疼txt 趴在女友身上一顿输出

  • “什么富家子弟……”她咬了咬下唇,“那家伙……分明就是教会的狗!”“教会?”我和芙蕾尔愣了一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穿的哪里是什么白袍,分明就是教会的牧师袍。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无敌小皇叔 攻给受换纸尿裤用奶瓶

  • “蕴剑术?”顾影眉头一挑,脑中浮现玉简中神通的名字后有些意外。“这家伙……还真是会给人惊喜。”顾影嘀咕了几句,他本来还有些可惜江阳是个穷鬼,但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快就给了他惊喜。
  • 老子想弄你很久了 婆婆和老公关系异常

  • 婚礼完,一群人大叫着要闹洞方,白送每个人一个白眼。  小草:“/委屈洞房洞房,人家要闹洞房!”  白色的黑夜:“小孩子还是乖一点好…”  猫猫:“/菜刀我看你是想以后跟你老婆结不了婚
  • 绑起来玩弄到高潮漫画 好大将军好痛慢一点

  • 对比起昨天,今天店里明显热闹了很多。等到晚上打烊的时候,已经消耗了整整一具【咒灵】尸体了。多亏了这,井上才人总算在厨房里找到了幸运水池。不过,这个罪恶的池子,或许不被找到反而更好也
  • 把弱受做到哭 小龙女那一次细写

  • ……她说,自己是没有前程的人。我呀,才是那个真正的——没前程的人。我的灵魂——毕竟算不上是一个为对抗病毒与细菌而生的纯正的白细胞。我是人,我一直都把自己当人。这些年来。我对这个世界
  • 纯肉sm道具虐女 床笫之私兮乐

  • 眼见近了年关,在外历练的修士都三三两两赶回了家,就连魏无羡和蓝忘机也回了云深不知处。魏无羡懒懒地骑在小苹果身上,一管乌黑的笛子斜斜地挂在腰间,两条腿悠哉地晃荡着。嘴里叼着一根不知道
  • 会议时躲在桌下帮男友口 老师可不可以教我弄

  • 之后,在翻来覆去一整晚,还是对自己现在这种麻烦心情没什么头绪的蕾蒂,决定发扬罗西亚帝国一贯的优秀传统——不管,就这么按照原来的计划行动,反正只要那个白毛女的课题研究遇到阻挠的话,大

最新文章

  • 北欧夫妇r18 可以听湿的男生喘气

  • “咳咳咳!”浓烟将少年和棠月所覆盖,一阵蓝色的屏障将两人保护了起来,没有受到伤害,但周围却是已经寸草不生,甚至被炸出来一个不小的坑出来。虽说棠月现在心情非常不爽,但随随便便杀人还是
  • 往子宫灌浆 幼儿园里的故事h

  • “要、要顶不住了!这太阳还没有出来吗?”电网的光芒逐渐变暗,力气疯狂的流逝,身体摇晃了两下,陈博士最终体力不支半跪在了地上。“擦!运气背到家了!”陈博士咬着牙,强撑着身体,撕开手上
  • 汉责文化sp女贝网打屁股 男人插曲女人视频软件

  • 第二十四章起初,季起以为自己走错了帐篷。他的脚下是厚厚的羊毛地毯,暗色的纹路并不显眼,但无处不透着华贵。各种一看便知千金难觅的饰物将帐篷内的空间点缀,一时乱人眼。白色纱幔垂下,无形
  • 上班前还要来一炮13p 奇思妙想第八篇第一章

  • 好似那个失魂落魄的人,从没有来过。“公主!”执扇仙子躬身道:“您今日说的话,若是让真君知道——”“他不会问这些。”“可是公主——”执玉仙子也侧身下跪:“真君总是匆匆而来,公主既然知
  • 网恋对象是我哥txt n男一女群交小说

  • 靖熙十七年,四月初八,宜出行清空澄澈,云卷风清,柔柔的风拂过脸面,甚是和煦。沈桑倚在马车的窗户旁,抬手抚了抚鬓角,将一缕凌乱的青丝别到耳后,纤细手指轻捻动书页,继续看书。随着马车晃
  • 菊门浣肠在线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

  • &160;“嘭。”&160;永远呆呆地看着被关上的门,歪头:“诶?”&160;他身后的众人也是一愣。&160;由佳一开门就看见一个带着鸭舌帽和眼镜的人在对她招手微笑。&160;不认识的陌生人。&160;鉴定完毕
  • 女主是军妓h 王牌教练txt

  • 他细细盘问了念之身世来历,可不论怎么问,怎么看,念之也不过是个凡人。父母亦都是凡人。廉晁也只能猜测念之许是天界某个神仙躲到凡界以此来避开天劫,只是历来神仙下凡投胎,都会有司命仙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