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校园小说 >

我弄她的时候她在装睡 跟别人后回家老公又要怎么办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苏佳怡

临近女贞路1英里小汉格顿镇山坡上。里德尔老宅三层走廊尽头走里面的房间中,这间房屋的拥有者靠在座椅里已经放松重新得到的人类身体,恢复猩红色的眼睛静静的看着,对面房间里用魔法燃烧起来老旧的暖气炉。

同时,伏地魔醒来一直在思考生前莫名其妙失败地方。以及终于有僻静的环境让他思考,目前这个看不懂的世界。

伏地魔没在意之前瞬间像经过几十年时间,重新长出来黑色丝绸般长长的发丝垂落在布满灰尘的地板上。他把头脑中隐隐还记得未混乱的记忆细节,全部梳理一遍,确认让他生前惦记后半生,预言中的救世主男孩根本不可能战胜自己。

这个假设,在这个世界中同样适用。

尤其,他逐个毁了自己魂器的运气好的不可思议。仔细想想,每次被逼到绝望的角落时,波特突然有如神助的好运气后面,都有阿布思.邓布利多的身影。

黑魔王想到这里,巅峰时期俊美的脸庞上扯出一丝邪恶而又危险的微笑。那个躲在波特背后和自己斗了一辈子爱管闲事老不死的,才是波特战胜自己的关键!

把自己折腾进熟悉又似是而非世界里,非常后悔他生前怎么没早一点杀死那个碍事的老东西?因为只要没有了他,世界上最伟大的白巫师-——阿布思.邓布利多除此之外,魔法界年轻的救世主之类反抗蝼蚁般残喘的巫师,恢复八分之三理智的黑魔王根本没放在眼里过。

生前魂片分裂过多不稳定的经历,已经让他逐渐认识到灵魂是无法经过分割,同时这种方法也无法达到永生的目的。分析多少次得出的结论,永远都是他十五岁自己轻率的决定,注定了最终失败的结局。

而且,从头到尾都是他自己作的。

回忆逆推到五年级狂热分裂灵魂的自己,伏地魔表情有些不自然的抽搐——人到老了,总会为自己年轻时愚蠢的选择付出代价。

伏地魔想到这里,浑身几乎具象化的戾气也沉下去一大半,因为都是他自找的......虽然,极度不喜欢这个有父系麻瓜血统的人类身体。但是,为了拼合破碎完整的灵魂只有暂时忍耐。

毕竟,他也没想到之前拼合斯莱特林吊坠盒,跟赫奇帕奇金杯魂器的过程会成功。让本来做好一半几率以上,可能身形俱灭复杂的心理准备一点儿没用上。

恢复强盛的青年时期,庆幸自己没再死一回的同时,也察觉似乎成功的有些不可思议。没来得及再仔细往下想成功太快的源头,思绪就自动拐个弯到他忠诚的助手双重间谍——西弗勒斯.斯内普。

如果没有邓布利多和叛徒斯内普,这两个家伙在自己背后搞小动作。杀掉背负魔法界所有希望未成年救世主,对他来说简直易如反掌。而且现在他不明白在生前有着相似身份,非常信任的部下西弗勒斯.斯内普为什么背叛自己?

还是因为十几年前那个红头发女巫?伏地魔为曾经脸色蜡黄的部下,相当罗曼蒂克的情怀嗤笑了一下。当初对方可是跪在地上恳求,发誓永远效忠自己放过那个红头发女巫,而从没为任何部下仁慈过(还用的着他)的自己,难得那一次破例同意了。

得到的结果却是彻底失去身体,只剩下主魂在阿尔巴尼亚森林,躲躲藏藏不能回魔法界十二年。而当时魔药大师他是最寄以厚望寻找自己的部下,可他却在自己失踪的时候,马上转身就投向邓布利多一方兢兢业业当起了双面间谍。

窗外月光淡淡拂过正在回想过往非人时期,伏地魔猩红色眼睛里面闪过一丝冰冷的锋芒。因为他咬牙切齿的想起在霍格沃兹决战的塔楼上,波特发疯拽着自己跳楼的时候,他曾经说过斯内普一直爱着他的母亲(那个红头发女巫),而且是自愿当双面间谍协助救世主杀死他,并赎罪的。

呵,他的魔药大师还挺长情的。分分钟给他的前主人顺手插刀掀老底,麻瓜坊间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这真是插得一手好刀!’

重生的黑魔王内心已经给同样是,混血的斯莱特林判了死刑。只等身体机能全面恢复正常,就会回去清算背叛他的仆人。而且这个人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他不会把一颗不安份的棋子放身边太久。不过,观察段时间倒也是可以再揪出几个,存有疑心他的同伙就更有意思了。

反正他在另一个时空,已经被自己提前杀死过。这次,再提前杀死他一次会发生什么呢?

想到有可能会再揪出一串贪生怕死的人。死了一次好不容易重新恢复人类身形的伏地魔,为打乱既定结局的历史,愉快的笑了。

只要想到生前被那两个阴险的家伙暗算无数次,更借救世主的手杀了自己八次(毁灭魂片)!倚靠在沙发笑得邪魅狂狷的同时,胸口气得不停剧烈起伏,浑身血压不停往脑门上涌。

同他生父相似俊美的脸庞不停在,里德尔的脸和伏地魔蛇脸间不停变换,好长一段时间后才稳定在人类的脸上。

这一次,他倒要看看邓布利多和斯内普,那个背后随时插他一刀的叛徒。现在怎么利用救世主再杀了自己!

小汉格顿里德尔府窗外月光下,隐藏在阴影中笑得绝对一脸反派BOSS的黑魔王。

成了远在千里之外霍格沃兹塔楼里,此时正在睡梦中疲惫的年轻救世主长久的‘噩梦’。

这里第二天,是福吉派乌姆里奇到霍格沃茨任检察官的第一个星期。

当在这位喜欢穿嫩粉色小套装的黑魔法防御教授,兼霍格沃兹检察官拿着业绩表格定制了一切,近乎苛刻强制性的学生守则通告。接连骚扰了执教时间相当长的魔药教授、占星学教授、魔咒课等等教授后。

哈利从阿尔巴尼亚森林废了半夜回来的这天早上,大家也都明白她流窜各个课堂之前在做什么了。刚上完一节课,得到消息四个学院的学生从四面八方,赶到学校中庭,此时已经有很多人站在走廊看着出乎意料的事件。

这里也包括从另一个走廊刚来,恰好碰到从十字走廊出来,没看到自己脚步不停秋张的哈利波特。年轻的救世主在看到有些面露焦急,漂亮的黑发东方女孩时,眼睛一亮上前紧走了几步问道:

“秋,发生了什么事?”

“是特里劳妮教授。”秋看到身边并排走着的自己也有好感的黑发男孩,原本焦急的心情缓解了一些对他说。随后,不明真相的哈利和秋跟着大多数人流走向学校中庭。

哈利他们走到前面中庭时正好看到,校工费尔奇提着一个半旧不新的行李箱,重重放在一副难得整洁外出打扮模样的特里劳妮教授脚边。

带着□□眼镜一样夸张镜片的特里劳妮教授,受到惊吓般跌坐在身后更大的行李箱上,口中发出找不到方向似得草食动物无意识的呢喃。怔怔地看着前面学院大门里面走出来,把自己辞退的粉红身影。

站在一起不分学院的学生们听到身后大门的响声,自动分开出一条通道。看见门里走出穿着粉红斗篷,这学期新来的的黑魔法防御新教授,趾高气昂的走向中庭——被她辞退的特里劳妮教授面前。

特里劳妮教授慌张的站起来差点被脚边的箱子绊倒,还是坚持走到魔法部检察官面前,比粉红怪还高半个头的身体佝偻着,卑微的乞求着最后的转机:

“我在这里教了十六年,霍格沃兹是我的家......你不能这么做......”说到她最后只剩哽咽的哭声。

“事实上,我可以。”

貌似同情对方的乌姆里奇拿起手中的解聘书,微笑看着哭出声的前占星学教授。匆匆赶来的麦格教授保护性的抱住已经泣不成声的同事。只不过,乌姆里奇非常讨厌这样打扰自己工作的人。尤其不久之前,为不听话学生的处罚有过一段争执的米勒娃·麦格。邓布利多的接班人:

“你有话想说吗?”压抑着快要扭曲的笑容,她问道。

“哦,有些事情我要说。有些......”麦格教授一边安慰被赶出家的特里劳妮,一边情绪激动的谴责乌姆里奇滥用职权的不近人情。可是,因为她有魔法部授权开除教师的权利,一时间找不到让她撤回解聘书的理由自责不已。

双方争执中这时,乌姆里奇刚才打开的大门发出更大的响声,从里面打开所有人看到走出来的是邓布利多校长。终于看到这学期异常忙碌的校长,不止学生们安心了不少,就连教授们也看到转机似得悬着的心踏实下来。

穿着暗灰色袍子的白胡子身体还很硬朗老人走到中庭,站在魔法部检察官面前对她身后的两个情绪失控的教授说道:“麦格教授,能请你将特里劳妮教授护送进去吗?”

“亲爱的西比尔,这边走。”麦格教授愉快的揽着哭得有些虚脱的同事向城堡走去。

“谢谢!谢谢!”又可以回家的特里劳妮教授,感激的对校长说了好几个谢谢才离开。三人谁也没搭理早已气得鼓鼓的乌姆里奇是什么表情。

“邓布利多,我想提醒你。按照魔法部长执行的教育法令第二十三条......”

“你有权利开除我的教师,”邓布利多面部表情的接下她的话语,说:“但,你无权驱逐他们。这个权利是属于校长的。”

“目前为止。”

乌姆里奇表情开始由气愤到胜券在握,用两个人都听得懂的语言说着。随后,满意的看到邓布利多‘垂头丧气’转身离开学院中庭。还赶跑了围观的学生们。

永远站在人生巅峰的乌姆里奇,得意的笑了。霍格沃兹早晚会全面掌控在魔法部的监视之下,谁也无法破坏魔法界的和平!

“教授!”

“教授?”

“邓布利多教授,教授!邓布利多教授!”

哈利好不容易见到老校长,追在后面叫了好几声都没能赶过去。好像刚才自己喊他的时候,老校长脚步更快了似得,最终消失在人群中不见踪影。

哈利有着莫名被抛弃似得不真实感,但又想不到自己干了什么让老校长不待见自己?而且,他还没告诉老校长昨晚自己看到,恢复人类身形的伏地魔呢。怎么办?

年轻的救世主孤零零的站在十字走廊中间,脑中想着昨晚国外森林湖岸边浑身湿透--还未醒来恐怖的黑魔王。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林动和青檀的h黄文 抵在入口处摩擦

  • “老匹夫,从一开始你就不该和老子作对,受死吧!”只听一声轻叱,刚刚离朱家还是近在咫尺的田虎飞到了墙上,被震得头昏眼花,耳旁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数千人围攻一个也太不要脸了!”“哇!
  • 给男朋友深喉好难受 老公…你好棒

  • 外院住宿区。数个时辰前,在叶轩还在被近千名女修的追杀的时候。一名蒙着面纱的黑衣女子诡异地从虚空中迈步而出,站在空旷的小径上,静静地望着已经化作废墟的石堆。周身似有朦胧的雾霭缠绕着。
  • 芳芳送给妈妈的礼物是 好撑啊坐不下去h

  • 序章很久之前有这样一个传说,在远古时期强大的人类拥有着非比寻常的力量。他们用这股力量来保护自己弱小的族人。其中一部分是普通人一部分的拥有这种天赋,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逐渐忘记了那些曾
  • 18x男主播连江月在线阅读 男生用舌头亲女人下面小说

  • “四师妹……”随着秦锦依的话语,顾影的脑中,一些熟悉的记忆浮现。二师妹入山后后不久,紧跟着三师妹也跟着进来,印象中,两人都不怎么对付,而且也经常发生争吵甚至战斗,不过两人的吵闹,最
  • 上校他体力太好 txt百度云 暗恋了很久男人突然吻了我

  • “小子,我可以帮你变强大起来,而你需要帮我做一件事很简单,等你达到那高度后帮我重塑金身。”从之前的震撼中恢复过来,唐子弦的声音再次传来,一字一句的说道,严肃无比。“变强大起来。”瞪
  • 崔雪莉被调教黄文 侄子对我有反应了

  • 时间在聊天中总是过的飞快,一晃眼,下车的时间快到了。大家早已提前换好了校服、收拾好了行礼,悠闲的坐在各自的位置上说着话。“咦,哈利,你的校服和我们的不太一样。”莉莉眼尖的发现了不同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他舒服的闷哼出声 傲骨狂兵2771

  • 茶几另一半边放着一只茶盘,镶嵌进了茶几,也不会随着车身的晃动而把茶水洒出来。孝绒偏过头,座位旁边各有一个五六层抽屉的格子橱,贴着马车后壁,穆桔清在他对面坐下,对着车外道,“启程。”
  • 与饥渴的少妇同居 花城的通灵口令

  • 而坐上替补席的皮萨罗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解,反而友好地过来为路德维希加油,还开玩笑地同他击掌告诉他这样能将进球运传递给他。无论是路德维希的年纪,还是他的经验,都注定了此刻他无法撼动
  • 和霸总离婚之后gl 按摩腹部 视频 毛

  • 两人仔细勘察了庄子的地形,凭借着萧十一郎多年的偷盗经验,成功进入沈家庄的兵器密室。就在风四娘急急催促萧十一郎打开那个单独摆放的盒子,察看传说中可一统江湖的割鹿刀时,外边传来了窸窣的
  • 丝袜老师的性教育 按压肿胀 gl

  • 虽然东京米花町依旧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犯罪案件(其中以杀人案件居多),但只要我不接近柯南,那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找不上我。然后就到了月度的组织体检抽血的时候。啧~不就是想要【凤凰】的血
  • 沉沦by风途石头在线阅读 跪下来含着喝主人的圣水

  • 凉爽的风吹乱了麒零的长发,他的手里正拿着一根长而尖利的枯树枝,他站在小溪边静静的望着不远处树林前的苍雪之牙和雪刺。  苍雪之牙震开巨大而雪白的双翼,透明的光波轰然扩散开来,它的灵力
  • 女主在男子监狱 男生把头靠在女生前胸上

  • 那位老者不愧是护卫队的队长,攻击老辣稳健,死死地压着奥内梅,一时间奥内梅只能不断地躲开老者的攻击,无暇顾及金发少女那边。剑飞又观察了好一会,红发男果然是个法师类的能力者,这类型的能

最新文章

  • 总裁强势夺爱全文免费阅读 怎样把乳房用麻绳扎紧

  • 「哈?所以这次不是KOF赛制啰,那么那个魔物狩猎的实战积分制又是什么鬼?」天行剑惊讶的问道。「详情的话明天学院誓师大会时就会公布,到时候也会有手册发下来。」心恬说道。「嗯。」天行剑轻
  • 子衿彦深进入 轰出胜r18漫

  • “不!不会的!朔你一定是在吓我对不对!”维拉爬到欧阳朔身边将其抱在了怀里,左手不停的抚摸着他的脸颊,眼神温柔,就像一个小媳妇在看自己熟睡的丈夫一般。“你醒醒啊!朔!你是在吓我对不对
  • 楚随风的小说 公务员系列小说

  • 比赛开始后这才是冰凌雪第一次正式地看到墨许攸的武魂,他的武魂是龙,黑龙不过在冰凌雪看来可能不只是黑龙这么简单。“不愧是墨大哥啊,我都热血沸腾了”戴圣玄感受着墨许攸传来的威压激动地说
  • 在自己家操别人的妻子 帮你揉大好不好

  • 『姐姐大人!』我记得我应该死了才对啊......『真是的,明明年龄比我还要长的说啊!』原来死之后的世界都是这样啊,那么大概这是声音也是孟婆桑吧『啊,我受不了了!』不过孟婆桑的声音有这么好
  • 和老公朋友的一次 不要叔叔不要这么对我

  • 为什么!为什么啊!咬牙切齿的声音似乎要撕裂开这变得残破不堪的心灵。那双手曾经是如此温柔地摸着我的头,白皙似雪的肌肤,犹如最爱的冬日阳光般的温暖,现在我也握着她纤纤玉指,残余的温度在
  • 快穿何以笙箫默H 你这是在点火 妖精

  • 电话里全都是来自家里的电话,尽管我已经拜托了认识的西餐店老板帮我照看几个孩子一天,但想想就知道,五个孩子对于早上一睁眼自家父亲就突然不见了这件事,当然会感到惶惑的吧。    除此之
  • 扶摇真真让含著红枣靡 大学生内射11P

  • 唐三帮墨白处理完手上的伤口后就开始静坐回忆这里各种药草的药性,为明天独孤博的考验以及之后的解毒做准备,墨白守在他身边,心情却不像他那么放松。他怕独孤博反悔。虽说以封号斗罗的骄傲,多
  • 学长你还没喂饱我啊 好难受…给我

  • “云儿,有了强大的能力,不能够乱杀人哦?”“为什么?”“因为人之初,性本善。”“那坏人呢?父亲说坏人就该杀。”“云儿,人变好变坏是需要过程的,坏人一生下来不一定就是坏人,好人一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