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理念文学 >校园小说 >

爸爸我快坚持不住了是什么歌 爸爸和叔叔同时上我

日期:来源:网络收集编辑:醉逍遥

虽说不知道兰锦儿今天为何没下山找他喂招,但少了她的叨扰,白天还真是久违的无聊起来。

司尘躺在躺椅上百无聊赖的摇着,这才是自己该有的生活嘛!早知道她今天不来就订点零食报刊好了。

做点什么呢?司尘打开抽屉取出《毓秀山花名册》翻了起来,这些天因为三仙会武的事情除了兰锦儿根本没有弟子下山来找他切磋,终于他的手停在了记有兰锦儿姓名资料的那一页上。

“兰锦儿!”司尘取出墨笔在她名字后面记录着,磨人的污女。

“心机叵测,满脑子的不正之风,恶魔一样的……”司尘越写越起劲,写到最后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兴奋之余到底写了什么东西,“身材纤细苗条就是胸前少了点分量不尽人意,不过两条紧绷的长腿确实是极品中的极品……”他只觉脑中思如泉涌,笔动如飞,不消片刻一篇洋洋洒洒怎么看怎么像yellow文的人物描述诞生了。

一番酣畅淋漓的写作后,司尘抻了个懒腰,爽!他刚拿起自己的杰作打算仔细观赏一遍的时候,屋外传来了对话的声音。

有了之前的几次教训司尘可知道谨慎了,他急忙将写有自己大作的册子一合塞进了抽屉里,几乎是同时敲门声传来。

“什么人?”

“是我,观月。”

司尘起身去开门,发现门外等候的不只是观月,“黄鸣?”

身高不及观月胸口的黄鸣安静地站在一边,看到司尘她不慌不忙的欠身施礼道:“仙师好。”

看到黄鸣,司尘心中一惊随即释然了。

当初自己带黄鸣返回毓秀山的途中遭遇了殷粉蝶,虽然两人都受到殷粉蝶幻术的影响,但自己好歹有些修为在身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黄鸣就没他那么好运气了,从未修炼且心智尚未成熟的她受到殷粉蝶直接攻击神魂的幻术伤害,虽然有山上精通医术的长老助她康复却不知现在恢复的如何了。

“她的情况怎么样?幻术的伤害都康复了?”司尘关切的问道,他犹记得醉仙楼戏台上黄鸣如谪仙般的绝世歌喉,若真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她受了什么影响她一生的伤害,司尘恐怕会自责很久。

“师弟不用担心,还是让这孩子自己告诉你吧。”

“仙师您不用担心鸣儿,山上的各位仙师很关照鸣儿,用很多鸣儿听都没听过的神奇方法帮鸣儿疗伤,现在鸣儿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

司尘释然一笑,这样便好,回想两人在山路上交谈时黄鸣毫不掩饰对自己的崇拜之意,没想到山上一次居然变得这么端庄了,想必是受山上气氛感染。

“司尘师弟,这段时间山上的琐事特别多,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抽出时间带黄鸣下山看看。”她宠溺的看了黄鸣一眼,继续对司尘说道:“这孩子懂事理,所以刚才故意没说清楚,她的伤势虽然已无大碍但确实还需要调养很久,等过一会儿我还要带她回去。”

司尘抬手示意二女坐下再说,“我还能不知道你们忙?那怎么今天就有时间下山来了?”

观月面泛苦笑,“之前师父他们把精力都放在我身上,所以我也无暇脱身。今天又来了为弟子,长老们都去教导他了,我这才得以忙里偷闲下山转转。”

“又来位弟子?是何方神圣能取代观月你的位置?”

观月闭眸深吸一口气,“冷细雨。”

“冷细雨!不是说她想偷窃万霞羽衣被关起来了吗?”

“之前确实被关起来了,不过听说这次三仙会武出了些紧急状况,所以把她放出来顶着。”

“长老们都去关注她了,你不会不开心吧?”

观月摇头,“怎么会?”她神情轻松的看着房屋角落出神,“说心里话我高兴都来不及,师弟你是不知道,处高山之巅方觉严寒刺骨啊。每次有什么需要弟子出头的事,长老们总是会把我拉出去,也不管我愿不愿意。”

“这你就涉及到我的知识盲区了,别说高山之巅,这山门就已经是我待过海拔最高的地方了。”

黄鸣听着司尘打趣的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但随即扫了二人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司尘继续说道:“其实这也是等价交换,长老们倾尽所能给你最好的修炼条件,你为毓秀山争光添彩,这不是很公平吗?多少人想和你一样都没机会呢?”

观月眉毛一挑,“呵,师弟,你是真不知道怎么开导人,这里你明明应该安慰我才对。”

“啊?”

“我说这里你应该安慰我才对,而不是和我讲那些大道理。”

“不是,难道我说的有错吗?”司尘摊手。

观月双手托腮拄在桌子上,毫不避讳地看着司尘,“说的确实没错,但师弟啊,你要知道和女人讲道理可是没用的。”

虽然司尘很想反驳观月的说法,但回想兰锦儿、观月等人近日的所作所为,他却不得不承认”和女人讲道理没用”本身就是很有道理的一句话。

正当他想回话调侃时却发现观月神态温柔的看着自己,眼眸似一汪清澈的池水般泛着微光,不觉得思绪飞回到几年前的那个夜晚,对坐的两人就此安静下来,相视无言。

而在一旁的黄鸣见两人不再说话,以为气氛终于冷落下来,这才敢插话道:“仙师姐姐,鸣儿一会儿想去看看班主可以吗?已经半个月没下山了,鸣儿有些担心班主他们。”

暧昧的气氛被打断,观月急忙错过脸庞轻咳两声来掩饰刚才的失态,怎么一不注意这毛病又犯了呢?!

“咳咳,鸣儿你说什么?”

“仙师姐姐,鸣儿一会儿想下山去看看班主,班主平日里最关心鸣儿了,这么久没见班主该心急了。”

“嗯,这倒是可以,天色还早,姐姐一会儿陪你下山。”黄鸣悄悄瞥了一眼看着观月出神的司尘问道:“那司尘仙师一会儿也会下山吗?”

“师弟他……”观月看向司尘却发现他还在望着自己,饶是见惯了大场面的观月也是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轻声问道:“师弟你看什么呢?”

“呃(⊙o⊙),”司尘也是慌乱地挠了挠头,“想到点以前的事情分神了。”

以前的事情……吗……,观月嘴角泛起一抹甜甜的笑意问道:“刚才鸣儿说要下山看看她的班主,师弟有兴趣和我们一起去吗?”

“好啊!我也正好没事儿,一会儿就出发吧。”

三人又聊了好一会儿,看外面天色渐至黄昏便决定出发了。

可刚走出去没多远,有说有笑的观月忽然停下脚步,她眉头蹙起回身望了山上一眼。

“仙师姐姐怎么了?”

只是一瞬观月便恢复了之前的优雅笑容,“姐姐忘记山上还有些事情没做完,今天恐怕不能下山了。”

听得小黄鸣瞬间嘟起嘴,“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吗?”

看黄鸣那楚楚可怜的小模样,观月也是心中不忍便对司尘说道:“师弟今天能请你陪黄鸣下山去探望班主吗?我方才想起来有急事需要去处理。”

“呃,这倒是可以。”

观月一边后退一边叮嘱司尘,“别忘了把鸣儿带回来,她还没康复不能在山下待太久,之后让她呆在你那里就好,我忙完就去接她。”

“好啦好啦!怎么几天没见忽然像人家老妈一样磨叽了。”

“呸,”观月轻啐一声,不但没有显得不雅反而让她看起来更是娇羞,“一点儿不会说话,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冲黄鸣和司尘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了。

见观月离去,司尘低头看着比自己矮了很多的黄鸣说道:“好啦!这又剩我们俩了!”

“仙师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呢!和鸣儿山上的时候一模一样,只是那时天色更黑一些。”

司尘则是不解风情的向前走去,“亮一点儿还不好吗?乌起码黑的走起来多难受。”

跟在司尘身后的黄鸣则是一边双手合在胸前轻轻搓了搓手,一边看着司尘在身体两侧摆动的手臂露出挣扎之色,仙师说的没错,天亮着走起来确实轻松了很多,但这样自己不就没理由让仙师大人牵着自己的手了嘛。

再说正在往山上赶的观月也是脸色一变,不好!忘记告诉司尘,鸣儿每晚都会发病的事情了。不行要赶快回去通知他!可是师父刚刚传音说有急事让我回去处理这可怎么办?

她终于下定决心,鸣儿只是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如果司尘发现她有不正常应该有办法处理,现在还是赶快回山吧。

本文标签: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妲己的玉足榨汁 扯下领带绑住手

  • 男人的脸色惨白,嘴唇也没了血色,手指不由自主的发颤,看上去就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他躲开了艾伯伸过来的手,用打颤的口齿说道“不用你假好心!”说罢他恨恨的瞪了一眼艾伯,阴狠的目光犹如实质
  • 小受被干到合不拢腿 宝贝 再来一次就放了你

  • “轰!”“轰!”“轰!”这不是在战斗哦,这只是树木倒下的声音。什么?为什么会有树木倒下的声音?当然是我砍的啦!至于我为什么砍树?一个月前,我误打误撞明白了虚空之戒创造的真正目的,拥
  • 扑倒!我的高冷暗卫! 白洁第50部分正文

  • 展昭坐下来屏息凝神,他记得师傅曾经告诉过他,无论是迷了路还是入了阵法,一是抬头看天空,看太阳位置,看星星方位;二是闭上眼睛听风声,听水流声。人能受困于这万事万物,皆因为人身在其中,
  • 黑鬼操得我好爽 快穿系统之尤物女配h

  • 李德全道:“皇后娘娘,您误会陛下了,陛下也是有苦衷的”楚语汐眉头一皱,道:“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让开”李德全侧身让道,放楚语汐离开,同时自顾自的在楚语汐背后继续说道:“当初蛮人首领点
  • 将军你的好大我好痛 男主和女配经常上

  • “阿纯姑娘,今天要去做个检查,麻烦你跟我来。”一个陌生的男声响起。“我知道了谢谢医生。”她知道这个人是个冒牌医生。这是反派派来抓她试探男主的剧情。李老爷为了保全李家就找了一个和儿子
  • 会议桌底舔花蒂 九重深宫锁美人23章

  • 时崎奈奈的声音稚嫩而带有感情,但将其听入耳中的取名难三人组只感觉像是身边一阵阴风吹过,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激了起来。“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人?还是npc?这名真难取抬起头,警惕的凝

聚合标签

热门文章

  • 张开腿我要添你下面试看 快穿系统男神悠着点

  • 她躺在床上,木木的睁着眼睛,明明已经清醒,但是完全不想动弹,被子里暖洋洋的,那逼人的寒气似乎已经消退了。    她的目光缓缓的移过实木的房梁,七彩的琉璃瓦,落到了身上触感极佳的被子
  • 老早就想在厨房和你做了 穿裙子去酒吧 直接进入

  • 「叮铃~」男人的手机再次响起来。「呵喔~该死的你终于都来了啊…哈哈哈!!」男人狞笑。「赶快把地契和拥有人转移申请书带进来!」「你在说什么!!这栋永川塔本来就是我的!是我的啊!!」男
  • 文馨如何沦为 情侣在车上的猛h文

  • 在斯雷因被解决之后,诺洛伊和卢纳便把他们各自设置的结界都给取消掉了。随着结界取消,六宿的大门便再次被打开。除去因为担心而一直待在门口的缇拉和卡萝,率先挤过她们两个人跑出来的反倒是夏
  • 蹂躏屈辱护士 爸爸老师一起弄说

  • 顺着火光的照射,十束多多良才看清自己周边的环境,看清的那一刹,恶心欲呕。他之前以为的水流其实是一个个冤魂和恶念汇聚而成的淤泥,随着火焰的烧灼,破碎的魂体尖叫着嘶吼着抗拒着接二连三的
  • 落染销魂恨君澈zydzyd 别怕我慢慢进就不痛了

  • “喂醒醒呀怎么回事呢?应该是连上了吧…”一道让人会感到心情平静、温柔似水的悦耳女声在路易德耳边响起,这让她不想从熟睡中醒来。这种感觉就好像在自己母亲身旁一样,让熟睡的她如此安逸与安
  • 沈先生我终于可以不用爱你了 把珠子一颗颗塞进去

  • 时间到了去见递交了入团申请的新人了,穆·洛维几口把早餐吃完,把温牛奶喝下去,抱起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黏着他转悠的宝石鼠一起出门了“穆出门了的话,那我也回一趟奇利村买点特产吧,总是吃

最新文章

  • 男生总喜欢摸你的腿 高校生的玩物大结局

  • 林中弥漫着雨雾,富饶的水气将海风的咸腥冲刷干净,令周遭的空气无比清新湿润。毕竟现在下着小雨嘛,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实。——这才是值得正常人感到奇怪的地方。为什么格鲁镇这座位处海岸的临海
  • 美女双奶头夹乳夹视频 女尊完结女生子

  • “放过我吧!”令羽幽幽的开口道:“难道你就不怕我师父?”“怕?我擎苍生来就不认识这个字!为了你,与这天地三界为敌又有何妨?”擎苍宠溺的梳理了一下令羽的头发:“你也莫要忘了,瑾虞宫的
  • 男友校草h 自己怀了同事的孩子

  • 小白在我们注意到他后,也立刻准确无误的看向这辆卡车上的……狗朗,为什么不是我们而是只有狗朗呢?因为……“小白!!!”此时,他那美长腿很好的发挥了它的优势,一步便跨到了后载室的出口,
  • 8岁睡觉老是脚用力蹬 男人将机机桶女人

  • 沈扶苏是个骗子,还是挺有名的那一种。他骗了不少人最后的积蓄,让这些人走投无路,最后落得个自杀的结局。但是沈扶苏对此毫不愧疚。他很清楚,黑网上绝对没有善类。这些看似温顺的商人,背后却
  • 男朋友第一次吃奶羞羞 公车地铁全是肉肉的文bl

  • 站在全国大赛决赛的现场,青学的人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如稚子般纯澈的少年,少年的眼眸里面清楚地映着他们的影子,脸上带着笑,有些好奇,“你们是谁?”这么和善的,越前龙马?“越前?”手冢的
  • 不要再进去了会被撑坏的 儿子趁妈妈睡着

  • 第四小结:一日。蓝月察觉到远处有一处变异凶兽领地。蓝月想要测试一下木之本涵涵,和雨宫三姐妹的实力如何。于是蓝月便让她们想办法解决这只变异凶兽。木之本涵涵和雨宫三姐妹知道蓝月实力非常
  • 抽搐拍打白沫bl 甜宠101分呆萌青梅

  • 赵家毕竟是邺城的世家大族,虽然不是本地人,但是却在过往的许多年里享受着旁人所无法企及的荣华富贵。“这是……别院?”唐予安的眉头看到眼前这间简直堪称奢华的园子,不觉挑了挑。赵西源财大
  • 翁公啊快好 第章贵妃吞入

  • “没想到珍宝阁的生意竟然这么好。”凤秋好奇地看着周围慢慢挑着东西的人。虽然她是穿过来的,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恶补,权贵还是记住了不少,至少能认出来京城内大多数家族的族徽。看得出来,来